吴虹飞

All

Latest

吴虹飞 -【永生】

他有他的路,他的选择,他的体制。他的故事既复杂,又简单。他活在一个非常残暴和冷酷的权力机关里。他的血肉已经耗尽。在一个绞肉机里,不会出走了,他尽力了。于是他选择了回避。他终生臣服于暴政,我却向往自由和美。很不幸,我们是有着如此天壤之别,就连爱情都无法抹平我们之间无法跨越的鸿沟。他没有勇气对我说一声再见。这个故事就戛然而止了。我们此生不再见面,难道就连死亡,也不能让我们相互谅解么?

拇指阅读|吴虹飞:她们的每一滴眼泪都流在了我心里

http://ting.sina.com.cn/player/song/1835144/0/110011 幸福大街乐队《广陵散》 她们的每一滴眼泪都流在了我心里 今天一个女人用了陌生号给我打了电话。你是吴虹飞吗?她说。 我说,你是谁? 她说,我是李 jing 啊! 我没听清楚,她说了两遍:我出来了,我今天才出来的。 我这才想起了,她是朝阳区看守所里的同号。 她,三十多岁,胖乎乎的,河北廊坊人,因为打架打伤了人,关了 8 个月。刚刚放出来。在号里,她是第一个向我走来,偷偷塞给我四个咸蛋和一个卤蛋的人——在号里,这些东西都特别珍贵。 她知道自己还有不到 1 个月就出来了,所以特别卖力地记同号的电话号码。因为她们都需要亲人的帮助。预审通常不为他们传达这些。 当时她以为她会比我先出去,她没事就小声背我的号码。这样她可以向我的朋友帮我求助。 她说,如果我没工作,去她的足疗店,她的店生意好的时候, 1 个人可以挣一万呢! 我一听非常向往,准备让我的歌队接到北京去干足疗,又担心她们受欺负。一个上访的福建女人, 50 多岁,跟我说,我们出去后,一起去她的店打工去。 我给大家唱歌,名字叫《仓央嘉措情歌》,李 jing 大声说:什么!添油加醋情歌?! 大家哈哈大笑。 等我出来,我就上网查你的歌听。她说。 她不知道,百度早就用我的名字查不到我的歌了。尽管在过去很多年,百度音乐一搜我的名字,会出现至少 1000 多个搜索结果。 她在电话里说,她出来时,身上只有 8 块钱。 我说,你在哪里,要不要我给你送些钱? 她说,她的店找不到了,孩子也找不到了。所有的电话都打不通。 我要先去找孩子呢,她说,我和老公早离婚了。 随后她挂了电话。 我在看守所里,和二十个女人住在一起。我了解部分的她们,我和她们偷偷地聊天,我知道了不少故事。我给她们讲无厘头的笑话,她们喜欢,我给她们唱歌,她们也喜欢。 60 岁的田阿姨,被判了 4 年。她说,在哪里都是修行,在牢里反而踏实了。头一周,我什么也没有,阿姨塞给我她囤积的饼干,在我难过的时候,阿姨安慰过我。我讲笑话的时候,阿姨笑得最欢。阿姨给我讲了她的恋爱故事,告诉我说,男女之爱,乃是最不值得的一种。阿姨还很爱唱歌,她喜欢红河谷,年轻时候,她也是爱文艺的呢!每次她唱歌,我都会大声附和她。就好像,这样就能把音乐的力量在这个绝望的号子里,放到最大一样。 我离开号子的那天,在阿姨旁边洗衣服。我被看管叫收拾东西离开的时候,阿姨违规站了起来,颤颤巍巍向我走来,挥手,大声说,记得我跟你说的话。 我难过地说,阿姨,保重。 过几天李 JING 又打了电话。 我说,我在忙唱片呢,你给我一个卡,我给你打一点钱。她说,我不要你的钱。 他们都不要我的钱。我要给我喜欢的人一点零用钱,他也不肯要。 我觉得他大概是不爱我吧。我有点难过。 《一个》问我,你很缺钱吗? 其实父母健康,如果他也爱我一点,我大概什么也不大需要。当然做音乐是要一点钱的。比中产阶级打高尔夫,还是便宜很多。 我对李 JING 说,我给她们去送点钱。 别送了,她说。 我说,田阿姨怎么样了? 她说,她走了,到监狱里服刑去了。 田阿姨是无罪的。我知道。 她不过是按照自己内心的价值观活而已。她在哪里都会不会被欺负的。我这么想。 我想起看守所里那个被指控贩毒的女人,月芹, 49 岁,来自辽宁,看起来却像三十多岁,鹅蛋脸,古铜色的皮肤,光洁的额头,乌黑的长发,洁白的牙齿。进看守所的时候,尿液检测是阴性,而非阳性。 据她自己说,十几年前被车撞飞,之后失忆,不复记得家人的情感。会算命。她被吸毒者白某指控贩毒,但她坚持认为她没有贩毒,也不吸毒。我看了她的判决书,也觉得逻辑不那么严密。他们家帮她请律师,律师开价要 100 万。她只能自己为自己辩护,可是她的记忆却很差。她被判 11 年那天,她轻声说,哎呀,心口疼了。她说,这世上怎么会有人这么坏,要害我呢? 月芹的眼泪顺着光洁的脸,大滴大滴滚落下来。 她们的每一滴眼泪都落在了我的心里。我是不会忘记她们的。 这不是文学生活,这是我们每个人的日常,我们都会被举报,被构陷,被拘捕。我以一个 10 年老记者的身份,理性、平静地告诉你,这不是幻想,这是再普通不过的现实。危险降临到每一个普通人的身上了。 我确实嗅到了牢狱的气味,也一步步走近我的危险。我不知道如何应付。我不知道谁会帮到我。对我来说,打击我的不是政权,而是放弃我的那些人——我真正的悲伤和恐怖,不是政权给我的,而是来自人心。我害怕那个声称爱我和最终背叛我的人,这个惊恐甚至远远超出了我作为一个作家的描述能力。 我接受采访,本来以为是谈音乐的。但是谈音乐那部分似乎找不到了。剪掉了。我还以为,我真的要去谈音乐了。我在里面都没被禁止唱歌,在外面反而被禁止了。 我的魏晋,我的广陵散,我的萨岁之歌,我的梦,我的爱。 那么漫长的梦。 我在南方的雨季里醒来。每年,我都飞回南方,寻找我的爱人,向他告别。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和自己的最爱告别。最后这次,我说,我不会回来找你了。我说,机票太贵了。于是我闭上了眼睛。生怕自己更爱他多一分。 一个人怎么会这么爱一个人呢?我没想清楚。就像我来不及想清楚,我是怎么一步一步被公权力带入看守所的。没有人道歉,一出去就是没有住处,不允许唱歌。我都不去思量,我只是想:他 究竟有没有喜欢过我。这么多年,我像但丁,像盖茨比,只有一个太单纯,太脆弱的梦。 我想起她们。我没能了解她们太多,没能帮到她们。悬在头顶,是日夜亮着的惨白的日光灯。 我对她们非常确定地说,能审判你们的,不是一个这样的监狱,而是你们自己的心。我说,我们永远不要放弃。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那么确定,我也不知道,她们是否听见了这些。但想给李 JING 一点钱,她却消失了。 (“拇指博客”客户端已登陆苹果app store,百大名博,一手掌握)

【网络民议】新浪微博上你最看不起谁

@媣稥1:【新浪微博上你最看不起谁】@李开复@薛蛮子@作业本@袁裕来律师@徐昕@贺卫方@何兵@作家-天佑@老榕@袁腾飞@王小山 @于建嵘@茅于轼@演员孙海英@李承鹏@丁来峰@韩寒@潘石屹@任志强@吴虹飞@袁伟时@高会民@赵晓@李剑芒@慕云雪村@章立凡@袁莉[email protected]吴稼祥@中青报曹林@赵楚@左小诅咒@陈志武@陈有西 其他人图中找...

Solidot|当局呼吁网络名人带头遵纪守法

在歌手吴虹飞因在微博上开玩笑而被拘留10天之后,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与多位网络名人举行了座谈会,希望他们带头遵纪守法。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鲁炜要求网络名人承担更多社会责任,自觉维护国家利益,自觉维护公共秩序。 他还希望网络名人带头遵守法律和道德规范,努力成为法治和道德的倡导者;积极倡导社会诚信,为社会诚信建设作出贡献。在新浪和腾讯微博帐户中,粉丝超过100万的微博帐户多达3300个。

BBC | 当局呼吁中国网络名人带头遵守法律道德

当局希望网络名人带头遵守法律和道德规范 中国媒体周日报道,当局要求中国网络名人弘扬“美德”。此前一名歌手在网络扬言要炸掉政府机构引发了关于言论自由的辩论。 新华社报道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与多位网络名人座谈交流,当局希望网络名人带头遵守法律和道德规范。 本月早些时候因网络发言被捕的女歌手吴虹飞被拘禁后获释,她在微博上发言说要炸“炸建委、居委会”。 在女歌手网络发言引起争议之前,一名男子因为同当地政府官员有纠纷在首都机场引爆了自制的爆炸装置。 媒体报道说,吴虹飞“涉嫌编造虚假恐怖信息”罪。根据中国法律这项犯罪最高可判五年监禁。但根据中央电视台所作的网络民调显示,80%的受访者认为吴虹飞的言论不构成犯罪。 据报道,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鲁炜要求网络名人承担更多社会责任,自觉维护国家利益,自觉维护公共秩序。 他还希望网络名人带头遵守法律和道德规范,努力成为法治和道德的倡导者;积极倡导社会诚信,为社会诚信建设作出贡献。 报道还说,中国目前103家微博客网站的用户账号总数已达12亿个,新浪微博用户账号多达5.36亿,腾讯微博用户账号达到5.4亿。 在新浪和腾讯微博帐户中,粉丝超过100万的微博帐户多达3,300个。 (编译:横路,责编:横路)

【河蟹档案】一个公民没有宪政,就像一个动物等待宰杀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吴虹飞:昨夜我夸了北京警察的工作。他们像蚯蚓一样兢兢业业,不怕脏不怕累,每天吃很多SHI和无用的物质,排泄出包含矿物质的土壤,把北京变得整洁,土壤变得肥沃富饶,而且他们做这些好事时从来不在阳光下做,都是在阴暗的土里,默默保护着环境,警察和蚯蚓一样都那么崇高,在生物学上他们拥有同样的腔肠。吴虹飞|看守所十日记链接 2013-08-08...

吴虹飞 | 看守所十日记

在看守所里,我和二十个女人住在一起。我了解部分的她们,我和她们偷偷地聊天,我知道了不少故事。我给她们讲无厘头的笑话,她们喜欢,我给她们唱歌,她们也喜欢。 7月22日 刑事拘留 我听到门外有人敲门。 7月22日上午11点,正在读曼德尔斯塔姆的诗。...

杨恒均 | 对官媒刊登有争议文章的两点建议

现在有个现象我很担忧。连续有人在官媒党报上发表文章痛批宪政与法治,引起舆论哗然。按说,改革开放多年,中国的媒体,无论是互联网还是平面媒体,都有了一定的言论空间,赞扬宪政的声音网络上并不少见,党报上出现一些批评宪政的文章,有何不可?所以,即便我不赞成文章的观点,我对他们自由表达观点亦并无忧虑。   我担心的是,网上风传一些行政部门插手强力推荐这些文章,给外界一个印象,那就是官媒党报上出现的反宪政甚至反宪法的文章不是某位作者的个人观点,而是代表当局的主政方向,代表新一届领导人的执政理念。我最近在海外遇到的一些关心中国事务的政界、学界人士,也大多这样认为,并直言他们很不理解,担心中国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走回头路。   我就此现象请教北京的老领导,他们一开始责怪我大惊小怪,说权力制衡不应该先从“言论制衡”开始吗?言论自由难道不应该包括各种观点——推崇与批判宪政的都有?我说,没错,如果西方宪政不能批,或经不起批,那不正说明它不堪一击?这不是我的忧虑,我担心的是这些文章出现在官媒党报上,并没注明这是个人观点还是媒体、中央的意思,给人中国要走回头路的印象,抹黑了领导,制造了混乱。   再说,这些文章不是一般的批判文章,而是逻辑混乱,强词夺理甚至无理取闹,违背了人们的常识,也颠覆了从邓小平到习近平以来中国所走的路线,公然与多位领导人说过的话唱反调。   实事求是的说,从邓小平、江泽民到胡锦涛、习近平,都多次重申尊重宪法,强调法治,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每一位领导都不止一次提出要借鉴西方创造的人类文明成果,包括政治、经济制度与社会管理模式。甚至如果我们追溯到毛泽东、周恩来时代,中国领导人也没有如此赤裸裸诋毁过宪政、民主与宪法这些文明社会早就公认的优秀成果。   可能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的现象在作怪,领导人讲再多尊重宪法,提倡法治,继承人类优秀的文明成果,都抵不上突然出现在官媒上一篇或者一组不讲理且极端无知的“理论大批判文章”。这些文章引起普通群众与有识之士的忧虑,担心国家前途与民族命运。毫不夸张地说,在某种程度上,这些文章在民众中引起的对中央领导层的非议以及在中国社会各阶层中造成的思想混乱,实际上破坏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形象,也是对和谐局面最大的一种潜在威胁。   一些老同志听到我的解释后,说这些明显有违常识、有背常理的文章不代表中央精神和领导人引领的方向,反而有可能是因为有些顽固的利益集团感觉到新任领导要动他们的奶酪,于是急忙抛出了那些狗屁不通的“护身符”与“免死金牌”。他们答应同有关单位打招呼,不排除直接反映给最高当局。但作为一名草根,和一名同腐朽分子划清了界限的老党员,我认为自己有责任在这里提出一些看法与建议。   第一点建议:今后如《人民日报》这样重量级有代表性的官媒党报在发表评论时,应该遵照世界绝大多数媒体通行的做法,注明登载文章所表达的观点是“本报立场”、“中央精神”还是“只代表作者个人意见”。   官媒党报是党的喉舌,有些文章代表官方立场与政策方向,但经过媒体改革,官媒党报也扩大了表达空间,不说做到了“百花齐放”也至少有了“十花争鸣”,有些观点迥异甚至相反的文章都曾经出现在同一份报纸上(例如两年前《人民日报》关于公民维权的评论,就呈现截然不同的观点),不得不说,这是中国的进步,是好事。即便无耻与无知之徒,也有表达他们的无耻与无知的权利。   然而,既然官媒党报传统角色是扮演党的喉舌,传达中央精神与政策方向,就不能不在刊登观点相异甚至相反的文章时要慎重注明,否则,从小的说,会引起外界对党有分裂的看法;从大的方面讲,会引发思想混乱;更严重一些看,还会害死人。不要以为我在耸人听闻,大家还记得当年《人民日报》发出无数篇“亩产万斤粮”的雄文吧?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并认为那些文章至少要为活活饿死的几千万中国人负上部分责任。当初,人民都信任共产党,信任党的喉舌《人民日报》啊。   如果从执政党与领导人立场出发,就更应该让每篇引起争议的理论或评论文章都注明是“官方立场”还是“个人观点”。一些实在是无厘头,甚至是无理取闹、胡搅蛮缠的“理论文章”,是注定要在历史上留下污点与笑柄的,你不注明属于你个人的观点,等于是把这个“屎盆子”扣在全党尤其是当家领导人的头上,是要遗臭万年的,你担当得起这个罪名吗?   第二点建议:今后在官媒党报上发表有舆论导向与理论“创新”文章,除了一些党政领导人集体做出的决定而不宜留下个人名字外,其他作者不管使用真名还是笔名,又或者是“粱效”之类的集体贡献,都应该在文章末尾标明作者的真实姓名与供职单位。   如今,连网络这么“混乱”的地方,都实名制了,堂堂的官方媒体与党的喉舌有什么好怕的?既然是宣传“放之宇宙而皆准”的真理,在一份人间的报纸上还用得着躲躲闪闪?如果你说的符合人民的利益,人民会记住你的名字;而如果你怀着一颗肮脏的心,写出毒害中国人的文字,大家也不会忘记你。我最不想看到的是,害死了那么多人的评论文章“亩产万斤”们,至今大家都无法明确知道这些害人的毒虫到底是谁? 冤有头债有主啊,被那些假、大、空文字害死的冤魂想找他们算账,不知道真名,找谁啊?!   最后,我想对自己的读者啰嗦两句(不是我的读者请勿继续看下去了):看到树木,更要看见森林,有暗影的地方,一定有光明。 如果我们被几篇缺乏学理或者包藏祸心的文章弄得唉声叹气、要死要活,不但于事无补,甚至会让悲观失望的情绪蔓延。可取的态度不但是看到光明,更要传播光明。我们要看到,新一届领导人上来后,从抓干部作风入手,提出柔性的“中国梦”,扎扎实实做了一些事,扩展了中国发展的空间与方向。   而如果你只是看到一些人对“中国梦”解释权的垄断与歪曲,盯住一些官媒上并不代表中国发展方向与主流的只言片语,放弃了你的梦,或者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牢骚满腹却什么事都不做,恐怕最终伤害的是你自己的理想与追求。   在目前中国的发展阶段与所处的国际环境下,极左与极右的激进行为都有可能打断中国经济发展的步法。心怀远大理想,坚持不懈,脚踏实地,一步一步推进中国前进,这就是我对自己读者的期望。中国是一盘很大的棋,这盘棋需要我们一起来下,明白不?   好了,不多说了,在你要发火,甚至试图借助自己的公权力删除我这篇文章时,我郑重声明,我完全赞成、并为本文观点负全责,但本文观点并不是老杨头一人之观点!   杨恒均 2013.8.9     参考阅读与广而告之:   好父母决定孩子一生 一家“飞”出三个博士的四快高效学习法 20个小时让您成为记忆天才 快速学习英语的一种独特方法   习近平的“中国梦”就是人民的梦 老杨头的“中国梦”就是你去买一本我的书,我又赚五毛钱:《 黑眼睛看世界 》,《 家国天下 》 习近平的大战略 少女爱大叔,有如老鼠爱大米 吴虹飞:十日谈  

金融时报 | 商贩之死与中国“就业荒”

每逢中国的炎炎夏日,都有大群无证经营的商贩走街串巷,叫卖从盗版DVD到西瓜的各式商品。 由于地位低下和非法,他们常常遭到当局的恶劣对待。但今年对流动商贩而言格外血腥。 两周前,56岁的西瓜小贩邓正加和妻子遭到当地城管攻击,邓正加死亡,其妻被打昏。城管是一支辅助性质的警察队伍,任务是保持城市街道干净整洁。 自那以来,中国各地相继发生十几起类似事件,“瓜农”、街头商贩、记者乃至警员都遭到地方雇佣的城管殴打。 城管的粗暴已不是新鲜事,但专家表示,失业率上升(尤其是在低端的出口导向型制造业)导致街头商贩越来越多,进而大大增加了街头对抗事件。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城管问题专家邱建新表示:“经济低迷导致失业和低收入人群增加,他们必须回到劳动力市场,这难免增加城管和街头商贩之间的冲突。” 中国的官方失业率数据几乎毫无意义,因为它未将中国的几亿农民工计算在内。不过,政府近日发布的一项制造业调查显示,制造业就业水平连续13个月萎缩。 由汇丰(HSBC)编制的另一项调查显示,制造业工人人数7月份降幅为2009年3月以来最高,预期还会出现一轮裁员。政府表示今年上半年创造了725万个就业岗位。但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另一项调查发现,第二季度新增城市就业岗位同比下降5.7%。 摩根大通(JPMorgan)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朱海斌表示:“中国就业形势正在趋弱。服务业创造出一些就业岗位,支撑住劳动力市场总体状况,但低技能制造业的就业尤其疲弱。” 某政府智库一位要求匿名的研究员估计,在中国南方一些以出口为导向的制造业腹地,有三分之一的农民工仍在工厂就业,三分之一转向服务业就业,其余三分之一已经返回农村老家。 这种平衡效应意味着,尽管经济增长连续3年放缓——从2010年初的近12%到今年第二季度的7.5%——但中国还未出现大面积的净失业。 由于没有大规模失业的压力,政府一直不愿像2008年底面对全球金融危机时那样,推出提振经济的大规模刺激方案。但总体就业数据掩盖了劳动力市场的转变,也掩盖了维稳至上的中国政府所面临的潜在危险。 邓正加之死(发生在中国中部地区)的消息在社交媒体上蔓延,引发全国上下激愤,就连官方媒体也表达了愤怒。 主管城管部门的当地政府官员最初声称,邓正加“突然倒地死亡”。但中央政府迅速指示逮捕涉事城管,并为邓正加家属提供高额赔偿。 改革派杂志《炎黄春秋》副主编杨继绳表示:“政府很快向家属支付赔偿金,堵住他们的口,因为他们非常担心此事会激起更广泛的抗议或某种形式的民众运动。” 除制造业空缺岗位减少之外,空缺岗位与新增劳动力的技能和抱负也不匹配。 人气颇高、在城管问题上著述颇丰的专栏作家叶檀表示:“有研究表明,中国失业率和街头商贩的数量存在联系。但对不少商贩而言,问题不是他们找不到工作,而是他们不愿意从事长时间、高风险的制造业工作。” 这些农民工中,有不少以街头贩卖商品为主要收入来源,所以当他们被城管抓住时,将付出沉重代价,因为城管常常会没收他们所有的货物和收入。 城管经常向商贩索要保护费,还经常开展街头突击执法行动,这些行动有时会出现非常暴力的场面。 相关日志 2013/08/06 -- 《纽约时报》笑蜀因呼吁释放许志永被迫离京 2013/08/05 -- 笑蜀重获自由 揭露中国当局非法绑架 2013/08/04 -- 神逻辑!吴虹飞表示自己被关10天都是新浪害的 2013/08/01 -- 瓜农邓正佳到底怎么死的?官府说”外力诱发脑部畸形血管破裂致死” 2013/08/01 -- 吴虹飞从“刑事拘留”改为“行政拘留” 2013/07/31 -- 《蘋果》薄倒台警花失靠山 上訪被毆 2013/07/31 -- 吴虹飞律师:检察院已提请逮捕她 2013/07/29 -- 北京父女练摊被围殴事件当事人出面发表声明 2013/07/29 -- 宋志标:也说“去政治化”的脏 2013/07/28 -- 吴虹飞“想炸建委”是言论自由还是有罪?

潇湘晨报 | 吴虹飞讲述被抓经过:警察敲门时自称快递员

7月21日,音乐人吴虹飞的微博中出现了“炸”“居委会”与“建委”几个字,不久就被删除。 第二天北京警方将其刑事拘留,后来罪名变为“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又一变为“行政拘留”。几经辗转,8月2日凌晨,吴虹飞从北京市朝阳公安分局拘留所获释。 “我对不起我的祖国,因为我说错了话!我对不起我的父母,因为我没有结婚!……”给警方留下的悔过书中,吴虹飞这样写道。...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