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云蓬

【CDTV】周云蓬 | 四月挽歌+林昭狱中信

CDT编者按:2020年4月29 日,林昭52年忌日之际,周云蓬的《四月挽歌》再次在中文社交媒体上广泛传播。   《四月挽歌》 周云蓬 交给陌生人五分钱 妈妈买了一颗子弹 该把它放到哪里去 想看见又害怕看见 妈妈成了一个小姑娘 光着脚跑到大街上 她想把子弹藏起来 躲开众人的目光 时间请你停下 在四月的最后一天 让她跑完所有的街道再放她死去吧 在一条街的转弯处 一群孩子追上了她 慌忙中她把子弹藏进了 她女儿的身体里...

阅读更多

阳光时务 | 我们脚下的土地,从来不属於我们

来香港几次,周云蓬已从细节中,捕捉到香港大陆化的痕跡,也从观眾的反应中,知悉香港人生活近年被地產霸权挤迫的无奈。 文/柴子文 民谣歌手周云蓬是个诗人。但诗人是更加练达世情,看透事物本质之人。他在香港佐敦唐三楼办小型个唱,挤满了一屋子的人。当唱起这首《买房子&卖房子》,满场掌声雷动,为那种反讽的机警叫绝,被那份淋漓尽致的荒诞击中。 在周云蓬的各类头衔中,「音乐公民」,无疑最贴切。 如果看周云蓬的阅歷,你会为那份艰苦的个人成长史感到心酸,被他坚韧的努力打动。不过,他自己或许不那么看,写诗、唱歌,到各地漂流,这是被「经济成就」捆绑的城市人所无法享受和体会到的浪漫与激情,不仅真实可触,而且还饱含著一个公民的自由。 所有的歌唱,都是他內心河床上流淌的回声。和周云蓬面对面,你会看见一些失去已久的画面,听到一些久已不闻的声音,坦荡自然、拙朴有力。当你还在揣摩他的心思,他已窥见你的灵魂,既不突兀,也非故意。 我於是一点也不惊讶他一路走来的路,不担心他未来要走的路。听从自己,是黑暗赐予他的光明。他说,黑暗並不可怕,可怕的只有模糊、不透明。当人们期待他沿著《中国孩子》一路愤怒下去的时候,他转向了咏唱唐诗宋词的情怀,推出《牛羊下山》,就如小时候,被期待安於命运残破时,他偏要读中文系,写诗、作曲,流浪;成名后,被期待安居北京、得享文艺声名时,他却移居绍兴,远离京师。被期待是那么曖昧,而他从来不玩曖昧。 面对房地產这么盘根错节、曖昧不清的城市主流行业,他直切要害:我不拥有脚下的土地,让我如何爱它。他说,城市像头巨大的、不断膨胀的怪兽,让人沦落为房奴、车奴,还自以为享受了生活,其实已被一点一点工具化,失去了享受悠閒生活的基本尊严,只剩下无意义的焦虑。 来香港几次,周云蓬已从细节中,捕捉到香港大陆化的痕跡,也从观眾的反应中,知悉香港人生活近年被地產霸权挤迫的无奈。以下是周云蓬接受《阳光时务》专访的摘要: 问:为什么会写这首歌?为什么叫买房子,又叫卖房子? 周:这首歌原来的名字叫《买房子》。因为在大陆买房子是最困难的,是每一个大陆人必须要面对的、一辈子的大问题。后来,我又给它续了一段词,叫《卖房子》,写房地產商、卖房子的人的想法。因为有那么高的利润,房价才涨那么快,买房子才变得那么困难,普通人的压力才那么大。 我觉得应该两方面地看,把它结合成一个立体,有买房子的人的痛苦,也有卖房子的人的快乐。卖一所房子挣了多少钱,他自己生活多美多好啊。那样,就是一首对比性的歌。 我到香港唱的,是两个结合在一起的。因为,我觉得香港一点一点越来越大陆化了。可能也是因为两边的交往越来越多了。比如它房价也很高,普通人生活压力也很大。 问:到香港唱关於房地產的歌,你感觉跟在大陆有什么不同? 周:我在香港唱这首歌,香港观眾特別有感悟,他们心领神会。但前些年我来唱这首歌,大家相对来说都比较漠然。这些年,我觉得香港也面临普通人怎么生活、怎么能悠閒的生活?而不是沦落为房奴、车奴,被自己工具化。 问:你自己心目中的理想居住地在哪里? 周:我自己喜欢小一点的城市,安静一点的,不堵车,你可以步行到城市的任何一个角落,空气好,有山有水。北京、上海、香港这样的城市,都像怪兽一样,满地全是人,人们在挤地铁,挤公交车,每个人都很焦虑。这不是正常的人应该生活的环境。 人应该能够凭著自己的劳动,去享受空气、阳光和水,可以晒太阳,可以发呆喝茶,那样的生活,才是有尊严的生活。我选择绍兴,也是因为城市比较小,很安静。还有一些老街没被拆,鲁迅、秋瑾的故居也还在。 问:你觉得房地產的问题癥结在哪里? 周;实际上,买房子和卖房子的问题,就是一个商业和政府勾结的问题。就是说,我们还不拥有脚下的土地。我买了这个房子,也就70年期限。我在欧洲看到,他们很多房子是终身,就永远归你,你可以传给你的子孙。那你当然会很好地经营它,把这块地照顾得很好。 我觉得包括环保在內的很多问题,都是因为我们脚下的土地,从来没有属於过我们。为什么我们不环保?因为土地不属於我们,我凭什么要环保呢?从自私的角度,如果我有一片地,那我当然要种树种草,我要让空气更清洁,河流更乾净。但如果这块土地不是我的,怎么能让我从心里去爱它呢? 所以,关键是我们没办法拥有自己脚下的土地,一切就很麻烦。# 摘自《阳光时务》第三期,下栽: ipad.isunaffairs.com android.isunaffairs.com emag.isunaffairs.com 一五一十部落原文链接 | 查看所有 0 个评论 阳光时务的最新更新: 左小祖咒:我在太陽最光亮的地方創作 / 2011-10-11 17:47 / 评论数( 0 ) 是谁毁了辛亥革命:袁伟时答阳光时务 / 2011-10-09 23:11 / 评论数( 9 ) 「饿死和被饿死是有区别的」:专访《毛泽东的大饥荒》作者 / 2011-10-07 11:20 / 评论数( 10 ) 大饥荒是有意为之 / 2011-10-07 11:15 / 评论数( 5 ) 革命新發現 文/长平 / 2011-10-06 14:21 / 评论数( 14 )

阅读更多

他们表现的不是艺术,而是勇敢——向川子、周云蓬致敬

比如《郑钱花》中 “好好的成长,可别生病呀!努力学习才能省掉赞助费呀!长大了工作自己挣钱花,希望你能过得比我好哇!”这样的歌词,还有那句“爸爸我只有衷心的祝福你啦 ”,是典型的北京人开玩笑的口头语,而在间奏中竟然哼唱起《黑猫警长》的主题曲,更是对这一代人美好童年的感念和追忆,刹那间,幸福、心酸和怀念,好像所有感触一起涌上心头,可能连他自己当初也想不到,正是这首只用10分钟随手写就的小品歌曲,竟然意外的成为街知巷闻的天才之作。同样令他声名鹊起的那首著名的房奴之歌《幸福里》,以及此前令他红透网络的《今生缘》,都为他攒足了令其他明星歌手都望尘莫及的观众缘。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