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有光

杨义祥:公共知识分子的缺失及隐忧

民主不是某些国家的新发明或专利品,它是三千年间人类的经验积累。民主是不断减少弊端的较好制度。他幽默地指出,“徳先生”和“赛先生”原来是一对老搭档,擅长合作演唱“二人转”。现在德先生没有拿到“签证”。赛先生一个人前来,要他遵命办理他没有办过的“朝廷企业”和“官僚工厂”,感到“水土不服”。由于“徳先生”的缺席或受冷落,那些出场的“赛先生”不敢说真话,或许“赛先生”本人也是假名牌而被赶去充当门面。

阅读更多

BBC | 专访: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

周有光的发明,帮助了无数挣扎在汉语学习中的人。 周有光主持编制的汉语拼音令无数在汉语学习中遇到困难的人受益,然而周有光的故事却很少被国人所知。 这或许是因为这位现年106岁的老人不愿意接受过多的赞誉或其它来自共产党的好处。 周有光对当今中国的执政党保持清醒批判的态度——而他也有足够的资历不去在乎他的言论可能带来的危险。 周有光在其装修简洁的家中对来访的BBC记者说,“他们能怎么样?把我带走?” 周有光被称为“汉语拼音之父”,他主持编制的国际通用的“汉语拼音方案”不仅成功为汉字注音,而且极大地提高了中国的识字率。 笑谈往昔 周有光的一生经历了中国近代以来的几次重要变革,包括从满清皇权统治到新中国改革开放的不同历史时期。 周有光1906年出生自一个富裕家庭。他的家庭分别在清朝、第二次世界大战和文化大革命中经历了三次家道衰败。 然而,困境没有动摇周有光对获取良好教育的追求。在19世纪20年代,他在当时顶尖的上海圣约翰大学主修经济学。 周老早年曾在美国为一家中国的银行工作,他笑道:“那是华尔街一号——帝国主义的中心。” 周有光生性乐观,总是把笑容挂在脸上,“再糟的事情都总有它的好处。”然而这位百岁老人的一生其实并不顺利。 文化大革命开始之后,周有光被打成“反对学术权威”,下放至宁夏平罗的“五七干校”接受改造。在此期间,他不到六岁的女儿因为阑尾炎去世。 周有光回顾那段经历时笑着说,“那是浪费时间,我做不了别的事情。” 在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后,周有光从美国回来参加国家建设,当时他担任了复旦大学经济学教授。 随后,他应邀请担任汉语拼音方案委员会委员,并于1955年赴北京参加了全国文字改革会议。 尽管他一度表示自己没有相关专业经历而推辞加入,却最终在好友的劝说下参与了会议。而这个决定无意中救了他。 几年后,毛泽东开始了第一轮政治清洗,很多从美国归来的知识分子都被关押起了。 周有光说,“反右运动,美国回来的大学教授都是‘右派’,有的就自杀了;我的好朋友都自杀了……我逃过了一个上海反右运动。” 在整个采访过程中周有光在讲到这段的时候表情严肃。 看淡未来? 而在那一次改革委员会中的工作,不仅帮助周老躲过了一场灾难,更为汉语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当他开始研究汉语拼音的时候,85%的中国人不会读写。而现在,这个比例已经很小了。 历史上曾有很多次对中文与罗马字母之间转换的尝试,然而只有周有光和他的同事们发明的“汉语拼音方案”真正被大多数人所应用,并获得国际认可。 周有光说,“我们花了三年时间搞成功这一套。人家给我们讲笑话:26个字母搞了三年,你们太笨了!” 周有光在学术上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也结交了许多中国历史上的重要人物。最为周老津津乐道的是中国的末代皇帝溥仪的故事。 在凭票吃饭的困难时期,粮票紧缺,家人经常吃不饱饭。当时政府对政协委员和政协工作人员还是照顾的,在政协食堂吃饭不收粮票。于是周老带着夫人在食堂吃饭,把粮票省给家人和保姆。 “每天我到那里吃饭,总有一个老头坐在我的对面,也是带着夫人来的,”他说,“那是溥仪,中国的末代皇帝。试想一下,连皇帝都得在那地方吃,因为他没有足够的东西吃。” 在经历了中国百年沧桑后,周老认为共产党无法永远统治中国,“中国将来必须放弃共产主义,只要中国一天离不开共产主义,中国的前途就无法摆脱黑暗。” 这是一位85岁退休之后仍坚持读书写作的长者眼中的中国,也是一位因为相信共产党领导人将为中国带来民主而回到祖国的有识之士眼中的中国。 他会因为他当初的决定后悔吗? 周有光说,“我们都相信他,都相信毛泽东这话,要搞民主的,不知道他上台以后搞了最最坏的专制。” “但是我没有后悔过回来。后悔干嘛?”,老者脸上又一次挂着笑容补充道。

阅读更多

译者 | 每日原文推荐 – 2012/03/05

以下为每日原文推荐。如果你有兴趣,请参与翻译并将译文寄给 《 译者》   ( [email protected] ) 以便与大家共享。 欢迎使用 邮件组 、 Google Reader 、 推特( @yigroup , @xiaomi2020 )和 G+  跟踪我 们的最新消息。 【时事·政治】 《华尔街日报》 中 国军费的困境 ——今年中国6700亿人民币的巨额军费预算再次吸引了全球的眼光。随着中国像海外稳步的扩张,越来越多的 中国资本、国民和利益在海外需要得到保护,中国的军费呈稳步增长的趋势。最近三年以来中国海军在亚丁湾的反海盗行动和去年在利比亚的 撤侨行动显示了中国军力的增长,但随着士兵个人开销和训练费用的激增,中国的军费也面临巨大压力。 http://goo.gl /THUHL 《雅虎》 一 名藏族孕妇和一名藏族中学生自焚 ——据美国政府支持的自由亚洲电台报道,本周末,又有两名藏人自焚身亡。其中一名中学生 于周六在甘肃玛曲县一个市场中自焚身亡。一名藏族孕妇在四川阿坝的格尔登寺附近自焚身亡。RFA报道说,这名叫仁青的女子在自焚前要 求达赖喇嘛尊者返回西藏,要求西藏得到自由。 http://goo.gl/dWV41 《CNN》 中 国提出解决叙利亚危机方案 ——中国呼吁叙利亚政府和有关各方通过政治途径和和平对话结束暴力冲突,尤其是立即停止针 对平民的暴力行动,以解决叙利亚危机。 http://goo.gl/qiq8w 《金融时报》引述在重庆打黑中受打击的前富豪李俊的爆料,他说”重庆模式” 就是”红色恐怖”,李俊至今仍被追踪,他详述他如何成为打黑目标,如何在狱中被折磨,财产被没收。他透露说薄熙来的唱红打黑目标 是前重庆市委书记汪洋。 http://www.ft.com/intl/cms/s/0/36c9ffda – 6456-11e1-b50e-00144feabdc0.html#axzz1oArikc8y 《彭博社》宗庆后说中国政府已经成了垄断者,需要更多的创业者,国家收入太多,个人太少。本文还介绍了哇哈哈集团,最后一段是宗谈 习近平,宗认为”习近平管过浙江,他会鼓励民营企业的发展。” http://www.bloomberg.com/news /2012-03-04/china-s-second-richest-man-says-monopoly-state-needs-more-entrepreneurs.html 《南华早报》引述监察部部长马馼的话说,王立军案不是中纪委处理,而是国安部门 在审理,引发猜测。传薄熙来与中纪委关系很近。另,马馼还反对”情妇反腐”说,并透露刘志军案尚未进入司法程序。言论值得关注。 http://topics.scmp.com/news/china-news-watch/article/Remarks-fuel-speculation-on-probe-of-Wang 《中国法律和政策》博客用一篇文章记述陈光诚,回答基本问题:他是谁?发生 了什么?他现在怎样?国际压力有用吗?标题是:《中国农村的缓慢杀戮》双关语:既是陈的现状写照,也指计划生育的野蛮实施。 http://chinalawandpolicy.com/2012/02/29/slow-killing-in-rural-china/ 《纽约时报》一位106岁的老人发出了政治异议之声——周有光 从85岁之后,他开始公开自己的政治批评,他认为民主可以在任何阶段实施,”看看阿拉伯之春”。 http://www.nytimes.com/2012 /03/03/world/asia/a-voice-of-dissent-in-china-that-took-its-time.html 《每日邮报》这档电视节目本来是想警示犯罪者的,却逐渐变成了纪实片的风格,并 赢得了相当多的观众,现在已经停播。采访《临刑会见》主持人丁瑜,她说她曾经出现幻觉,那些采访过的死刑犯排着队盯着她。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2109756/The-Execution-Factor-Interviews-death-row-Chinas-new-TV-hit.html 在一大堆报道乌坎的外媒新闻中推荐两篇,《纽约时报》的《抗议可能不会在中 国其他地方复制》 http://www.nytimes.com/2012/03/04/world/asia /chinese-villages-revolution-unlikely-to-be-replicated.html 和《麦克莱齐报》的《两名前抗议者当选》 http://www.mcclatchydc.com/2012/03/03 /140722/in-chinese-village-that-revolted.html 这两篇报道的作者都去了乌坎实地采访。 《维基解密》捷克的能源安全总干事透露给stratfor的邮件,有一部分提到了俄罗斯如何看待中国:吉尔吉斯斯坦给中国发了 一个讯息,他们不相信中国人,更相信俄国人。俄国最大的危险不是来自西方,而是东方(中国)和南方(伊斯 兰) http://wikileaks.org/gifiles/docs/220936_insight-russia-eu – ca-caucasus-energy-politics-.html 【经济·金融】 《西雅图时报》 中国增加国内消费以保持经济增长 ——中国总 理温家宝今天宣布,将会采取一系列措施,包括增加对农民和教育的津贴、提高最低工资水平、帮助出口企业和私营企业解决财务困境、增加在社 保和商业上的支出等刺激国内消费。 http://goo.gl/Bqfnv 《华尔街日报》 中 国打算给自己的工人”休假式治疗” ——中国总理温家宝在今天的全国人大开幕式讲话中宣布从明年开始中国将要实行带薪休假制 度,这是在重庆副市长王立军”休假式治疗”一个月之后,众多中国网民质疑”为何只有政府官员才能享受这一待遇”的背景下出台的。目前中国 打算立法保护带薪年假制度。 http://goo.gl/SR3o5 《BBC》 由 于担心食品安全,中国的富人们开始自己耕种 ——在工作日,他们是电脑工程师、公关顾问、教室,到了周日,他们摇身一变成 为农夫,手里的爱凤变成了锄头,开始自己种植食品,这都是因为中国日益恶化的食品安全问题造成的。 http://goo.gl /YjgeV 《半岛新闻》中国的”人造”GDP,引用了 +蟹农场 的漫画哦,还有网友评论、图表等。话说半岛的风格的确和西方通讯社不大一样~~~ http://stream.aljazeera.com/story /chinas-man-made-gdp-0022079 【文化·观点】 《卫报》 伦 敦泰特现代美术馆买下艾未未800万颗瓜子 ——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买下艾未未800万颗瓜子,这是泰特历史上数量最大的雕塑 采购案。这些重达10吨的瓜子仍然不足以摆满泰特美术馆的涡轮大厅。老艾的瓜子去年在索瑟比拍卖行卖出了35万英镑,平均售价3.5英镑 一个。 http://goo.gl/QWMQq 《波士顿环球报》在中国消失了的人文学校——上海的圣约翰大学,曾经是精英们就 读的中西合璧的大学,600名老人最近举行了校友会,该校的毕业生有银行家、政客、外交家、实业家……有人提议下一届聚会在台北开, 而鲁平拒绝了,他应该是能让这次”校友会”得以进行的主要背书人。 http://articles.boston.com /2012-03-04/ideas/31118640_1_liberal-arts-lu-ping-hong-kong 《纽约书评》张彦采访冉云飞(@ranyunfei),话题天南地北,关于国 宝、艾未未、茉莉花、他的新书古蜀之肺、宗教、教育……四川为什么出了那么多政治异议者等等 http://www.nybooks.com/blogs/nyrblog/2012/mar/02/learning-how-argue-interview-ran-yunfei/ 《读卖新闻》采访@aiww希望有实现民主化的机会”当局又宣扬雷锋精神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而欺骗人民。”英 语: http://www.yomiuri.co.jp/dy/world/T120303003904.htm 【国际外交】 《外交学者》中国的发展外交 最近中国工人在南苏丹被劫持事件再次强调了中国愿意与政治不稳定的国家进行交易,只指责中国的商业性外交忽略了西方和国际组织的外交失败;而中国最终可能 还是要发现它需要与其他国家合作。 http://the-diplomat.com/2012/03/04/china%E2%80 %99-development-diplomacy/ 译文遵循 CC3.0 版权标准。转载务必标明链接和“转自译者”。不得用于商业目的。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即可订阅译文;到iTunes 中搜索“译者”即可订阅和下载译者Podcast;点击 这里 可以播放和下载所有译者已公开的视频、音频和杂志。(需翻墙)。

阅读更多

《炎黃春秋》雜誌力抗當局整肅

《亞洲週刊》 北京政壇再度傳出推進改革的呼聲,而長期來呼籲推進政改的《炎黃春秋》雜誌面臨再一次整肅。當局想利用文化體制改革的機會,透過組建股份公司來改變《炎黃春秋》辦刊方向。 原中央組織部副部長李銳說:「前一段日子,大家都在議論中東,也就是西亞、北非的局勢,到現在,中東的事並沒有完,還在繼續發展。我們應該想一想,當年辛亥革命時,全世界專制主義的國家佔百分之九十,到了二次世界大戰後佔百分之五十,現在只剩下百分之十左右。現在全世界都在看著我們,我們怎麼辦?非改革不可!中央黨校的教授杜光,寫了一篇文章是針對全國人大委員長吳邦國提出的『五不搞』(不搞多黨輪流執政,不搞指導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權鼎立和兩院制,不搞聯邦制,不搞私有化)的,應該推進政治體制改革。我們年紀大了一點,沒有權沒有勢,但我們還有腦袋。」這是九十七歲的李銳在二月八日《炎黃春秋》雜誌社在北京舉辦的春節聯誼活動上說的一番話。 像李銳這般的政改呼聲近期在北京凝聚成一股強風。距離中共十八大召開尚有八個月,距離全國人大和政協兩會尚不到半個月,北京政壇再度傳出推進改革的呼聲。中南海高層也頻頻釋放改革強烈信號,可以預見,無論是中共十八大,還是全國人大和政協兩會上,「改革」勢必再度成為熱詞,不同聲音會在這一平台上匯聚而碰撞,有助於凝聚改革共識。 北京科技大學管理學院教授趙曉認為,中國政治改革已開始破題。從「烏坎事件」到因「王立軍事件」正陷於崩潰邊緣的「重慶模式」,從汪洋和溫家寶頻頻吹響政改號角到越南、緬甸等政改的示範效應與壓力,都表明中國政改顯然已蓄勢待發。打黑頭目王立軍事件引爆了危機,也宣告了往回走、不改革開放只有死路一條。 二零一二年是中國本屆政府施政的最後一年,也是鄧小平推進改革的南巡講話二十週年。二月十六日出版的中共中央機關刊物《求是》雜誌,發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論述發展和改革的文章《在改革開放進程中深入實施擴大內需戰略》。《求是》是中共思想理論戰線的重要陣地。有望在下一屆政府中接任總理的李克強在十八大換屆前發表此文,明顯是為中國新一年政府工作定下「改革」基調。 溫家寶肯定烏坎選舉 最近一個月,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多次強調要永不停頓推進改革。二月六日至十日,溫家寶在中南海主持召開五次座談會,他說,要用改革的辦法破解難題,無論是經濟結構性問題,還是分配不公問題、反腐敗問題,都得靠改革、靠制度性建設才能從根本上解決。人們關注的廣東省汕尾陸豐市烏坎村,最近以一人一票方式,選出十一名村民選舉委員會成員,被譽為中國民主的萌芽。二月三日至四日,溫家寶在廣東聽取基層民眾意見時說,農村辦事要廣泛聽取農民意見,要由農民作主。一定要保障農民的選舉權利,堅定不移做好村民自治和村委會村民直選。他說,二十年前,八十多歲的鄧小平到廣東視察,明確說要堅持改革開放不動搖,不改革開放只能死路一條。 溫家寶在短短兩週內,數次強調要永不停頓地推進改革。一月三十一日,溫家寶主持召開國務院全體會議,透露了三月全國人大代表會議上《政府工作報告》政策基調,繼續搞好經濟宏調、切實解決民生難題、永不停頓推進改革,他強調,不僅要進行經濟體制改革,也要進行政治體制改革。一月十八日,溫家寶在結束對沙特、阿聯酋、卡塔爾等海灣三國訪問前夕的記者會上說,「任何動盪都有內因和外因,但我以為,內因還是主要的」,「任何政府的責任都是為人民謀利益,我之所以一再強調改革,不僅要進行經濟體制改革,還要進行政治體制改革,最重要的就是政府要密切聯繫群眾,傾聽群眾的意見和呼聲,改善政府工作」。 辦成《求是》第二? 然而,長期來堅定呼籲推進政治體制改革的《炎黃春秋》雜誌面臨再一次整肅。《炎黃春秋》社長、社委會主任杜導正接受採訪時說,現在又有人想利用文化體制改革的機會,改變《炎黃春秋》二十一年來的辦刊方針。他們的辦法是透過組建股份公司,用權力和票子控制大股,因董事會掌握人事權,從而改變辦刊方向,想辦成學術性刊物,有的人還說要把《炎黃春秋》辦成第二個《求是》。 他說:「國家此次文化體制改革的目的或標準是兩個:第一個是社會效益;第二個是經濟效益。照這兩個標準看,《炎黃春秋》現在都在八十分以上。從社會效益看,宣傳中共中央十一屆三中全會的改革路線,為全面體制改革大聲呼號,對人對事堅持實事求是精神,說實話,說公道話。這份刊物真正是讀者自己掏腰包訂購的刊物,發行量由去年的十二萬份,上升為今年的十五萬份。它增強了黨和政府的凝聚力、公信力。從經濟效益看,《炎黃春秋》創辦以來,國家從沒給過一分錢,我們又不善經營,現在已經能夠做到自給有餘,二零一一年上繳稅費二十八萬元(人民幣,下同),上繳主管部門中華炎黃文化研究會管理費五萬元。」 有學人說,現在《炎黃春秋》的運行體制是「四不像」體制。說是事業單位,又沒有事業編制和財政投入;說是企業單位,又掛著事業單位的牌子;說是國有,又沒有國家一文錢的資產投入;說是民營,又叫國有事業單位,戴著「國有」的帽子。這就是《炎黃春秋》的歷史與現狀。 杜導正說﹕「我們受中華炎黃文化研究會領導,研究會幫了我們許多忙,但人事權、發稿權,掌握在雜誌社的議事機構編委會、行政機構社委會手上,刊物運作一切權力歸社委會。在這種體制下運行,有原則,又很靈活,所以社會效益、經濟效益才這麼好。《炎黃春秋》的這一套體制、運作機制是成功的。《炎黃春秋》的這種市場化、社會化探索已為國家文化體制改革闖出一條新路。」 運作體制應得到扶持 他說,國家文化系統處於大轉折大發展時期,《炎黃春秋》這種成功的運作體制效益和效果明顯,理應得到政府明確保護和扶持。當然,這一套「四不像」體制會有缺失,還要改進。他說:「上級部門應該繼續承認我們這個體制,切望不要在當下轉制這件事上出難題,可等待時機成熟時再考慮轉制問題。如果現在強行改變雜誌現有體制和運作模式,我們就無法再勇敢探索政治體制改革,再不敢對人對事說實話公道話了。那將違背讀者和作者心願,違背六十個編委和上百老幹部與學者心願,後果是嚴重的,有人說甚至可能釀成政治事件,二月初山東省濟南市就出過一起。」 杜導正說,「二十一年辦刊經驗:小是小非可以讓步,大是大非寸步不讓。大是大非讓步的後果,不是個人、小團體,而是整個民族和國家的失敗。《炎黃春秋》已經邁過了許多個『坎』,現在又面臨一個大『坎』」,「十八大開幕在即,我們願和大家一起,營造和諧輿論環境,不給黨與國家製造新麻煩。我們重申:一,堅持十一屆三中全會路線不動搖;二,堅持對人對事實事求是原則不動搖;三,遵守憲法不動搖;對於背離憲法的法規允許我們獨立思考,提出不同意見;四,全面推進體制改革,當前著力推進政治體制改革。我們是體制內改革派,也有人稱是務實派、民主派。五,《炎黃春秋》對此次體制改革的底線是:基本維護現在體制,服從二十一年的辦刊宗旨,對股份制、董事會等想法,我們可以再作思考,但票子一定要服從理想」。 二月八日《炎黃春秋》舉辦春節聯誼會,周有光、閻長貴、章詒和、張思之、蔣彥永、戴煌、張木生、展江、丁冬、劉志琴、高放、馬曉力等一百七十多名老幹部和專家學者出席,為《炎黃春秋》再遇風波、面臨「大坎」出謀劃策,共商《炎黃春秋》何去何從。 前中央顧問委員會常務委員陸定一之子陸德認為,《炎黃春秋》在全國報刊中,是難得的堅持講真話、不趨炎附勢的刊物。他說:「現實生活裏確實有人藉口為政治服務而說假話。大躍進餓死幾千萬人,不讓人們知道,這根本不是我黨的新聞觀。十七屆六中全會主題是發展文化,我學習了有關文件,我發現文件的一個主要思想講發展文化的目的,九九歸一,歸於正統,強調儒家思想,這是不對的。春秋時期還講百家爭鳴,儒家只是其中一家,儒家的根本是皇道思想,集權統治。歷史賦予《炎黃春秋》一個非常光榮的使命,就是堅持改革。當前最突出的兩個問題,一是腐敗,二是貧富懸殊。我國已經排進全球貧富差距最大的八個國家,有人私自修改居民收入恩格爾系數,隱瞞貧困的真實狀況。現在每年的群體事件已經超過十萬起,維穩經費超過了軍費。」 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之子胡德華最近受《炎黃春秋》的邀請出任新編委。他說:「我想,能同這樣一群有思想、有靈魂、有正義感的朋友在一起,這是我榮幸。一位年輕記者採訪我,我反過來問他,年輕觀眾對我們談歷史會有興趣嗎?他說,你不知道,我們非常希望看見真實的歷史,但現在看不到,我們很無奈。來採訪你,就是為了了解真歷史。歷史上,秦朝趙高指鹿為馬,滿朝文武全體失語,秦朝二世而亡。今天,我們決不能讓這一幕重演,所以要講真話。儘管困難,我決心跟《炎黃春秋》的老編委一起保衛《炎黃春秋》!」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開國元勳葉劍英之女葉向真說:「《炎黃春秋》是一本老中青讀者都愛看的雜誌。說到忠言逆耳,在此我要向大家推薦一本《群書治要》,此書再版時習仲勳也題了詞『古鏡今鑑』。歷史證明,只聽吹捧話,聽不得逆耳忠言的王朝一定要滅亡。只有像《炎黃春秋》這樣的刊物才是真的跟黨和政府一致,像魏徵一樣,值得我們學習。如果心不真,他的言論對領導是有害的。領導人應該經常下來跟人民溝通,聽老同志的意見,他們是對國家最有發言權的人。」 原中國社科院美國所所長資中筠說,《炎黃春秋》應該說是穩重、嚴謹的刊物。他們代表了大家心裏想說的話,是「最大公約數」,所以並不算是很突出。但這樣一份雜誌,為什麼每年都會碰上「生死存亡」問題呢?法定代表人、常務社長吳思要發揮作用,既要堅持原則又要學會生存。但生存的意義在於堅持原則。記得美國當初要通過《愛國者法》,主張為了國家安全,政府可以查老百性的E-mail、百姓的通信,查某人到圖書館借過什麼書,並認為這是美國公民為了國家安全應該作出的犧牲。但這個法律最終遭到多數人反對,因為它侵犯了美國人最珍惜的東西。如果犧牲了原則,那《炎黃春秋》就沒必要生存下去。跨過了底線,雖生猶死,名存實亡。如果《炎黃春秋》改弦易轍,說明他們容不下一點點良心和真話,那這個社會更沒有希望了。 沒有清算文革流毒 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陶鑄的女兒陶斯亮說:多年來,意識形態部門總是盯著右,沒有清算文革的流毒。最近聽說二零一二年將會是極左勢力亮劍的一年。執政過程中積累了很多問題,長期的民怨引起了突發事件。社會上的反對力量打不倒共產黨,能打倒黨的只能是共產黨自己,千萬不能因為執政不得法而引起廣泛民變。她說:「《炎黃春秋》是三十年改革開放路線的捍衛者,是體制內穩健轉型的支持者,呼籲的是改革開放,這些人是真正的改革派。杜導正一生三起三落歷盡坎坷。在廣東曾被我父親陶鑄打成右傾機會主義分子。但他後來一直實事求是地評價我父親,功過是非相當客觀。在雜誌社,他培養了年輕一代,應該像杜老一樣地做人,沒有私心,客觀公正地做人。希望他們把《炎黃春秋》繼續辦成一個講真話的陣地,我們黨應該有足夠的胸懷,秉持春秋大義,讓他們把刊物辦好。」 國際問題專家、黨史學者何方說:「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了,到現在經濟市場化已經取得了共識,除個別小問題外,沒大分歧了。政治民主化卻複雜一點。這些年從拉丁美洲開始,最近到了西亞、北非。對這個潮流,我們採取什麼態度?我們在世界大潮面前是落伍者。在有些方面是往後退。有人想方設法干涉別人的自由,想方設法把民主思想搞掉,有人把搞掉《炎黃春秋》當成向上爬的台階。這是舉什麼旗的問題,不僅是《炎黃春秋》,而是全國輿論界的大問題。有人老想採取『延安整風』的方式來整肅輿論,這是歷史倒退。」 作者:江迅

阅读更多

中国选举与治理 | 自由派言论中的硬伤

自由派言论中的硬伤 作者:胡新民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1-11-19 本站发布时间:2011-11-19 17:26:06 阅读量:750次   自由派是我借用萧功秦先生的说法,即“以民主、自由与人的权利相号召,要求进一步加快市场化经济改革,并通过扩大政治参与和政治改革来实现民主政治”的人士。最近的孔庆东事件,网上挺孔人数大大超过反孔人数,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自由派的言论为什么得到认同的不多。实际上,自由派的言论很多是很有道理的,结果一直还是处于劣势。原因虽然很多,但有一条很重要,就是有些自由派言论,特别是某些名人名言硬伤太多,没有了公信力。   比如有位周有光老先生,他在一家有名的刊物上发表了《走进全球化》的文章。文中写道“2005年联合国通过一项名为‘保护责任’新理念的决议。‘保护责任’,说得含糊其辞,不清不楚,为了避用敏感字眼。说得明白些,‘保护责任’就是‘保护人权的责任’。决议说:‘确认当独裁者屠戮本国民众时,世界大国有权利和义务介入’。‘保护责任’新理念的意义非常重大,它使‘人权高于主权’成为联合国的法定原则。一国无道,多国介入;吊民伐罪,辅助起义。国际关系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这个“决议”的说法在网上流传甚广。实际上,联合国从来没有一个“确认当独裁者屠戮本国民众时,世界大国有权利和义务介入”字眼的决议。这又是从哪里来的呢?简单地说,算是一项美国造的联合国决议。这个说法来自美国《纽约时报》上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的文章。该文章发表于2011年3月23日《纽约时报》的“The Opinion Pages”版,标题为“Hugs from Libyans”。原文为:“In 2005, the United Nations approved a new doctrine called the ‘responsibility to protect,’ nicknamed R2P, declaring that world powers have the right and obligation to intervene when a dictator devours his people. ”(2005年,联合国通过一项名为“保护责任”(昵称R2P)的新理念,确认当独裁者屠戮本国民众时,世界大国有权利和义务介入。)有兴趣想查证的读者可访问《纽约时报》网站。想不到一个美国作家的Opinon(意见、见解、主张)竟成了周老先生的圭臬。至于“保护责任”的具体内容,各位可以上联合国官网查询。这个文件全称是《2005年世界首脑会议成果》,一共178条,提到“保护责任”的是其中的139条。笔者认为没有必要把全文附上来解读一遍,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去仔细研读每一条,既包括有主权平等和不干涉各国内政的内容,也包括保护人民和集体行动的内容。周老先生居然把联合国总部所在地的一位报刊专栏作家的意见当作是联合国的决议,是不是很“好玩”(这两个字是周老喜欢讲的)。有些人喜欢把周老先生这样的称为西奴或者美狗,这都是笔者不赞同的。看错写错的情况谁都有。但是如果一错再错经常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你把它当作一种“好玩”就可以了。   还有一位茅于轼先生,也在那份杂志上发表了《中国人民是什么时候站起来的?》。他还自以为表达不够,把编辑删掉的太离谱的的内容发到自己的博客上。他在文中有一段是最离谱:“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日本战败,日本工业几乎全部被毁,殖民地领土全部丢失,在那里投入的基本建设分毫无归,人员伤亡近千万(大部分是男性,当时日本总人口约为六千万)。大家认为日本在一百年之内再也无力恢复。但是事实上20年后日本已经完全恢复,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现在还是世界强国之一。相反,中国是战胜国,恢复了领土,获取了作为战利品的现成的工业基础,全民欢欣鼓舞,信心十足。可是连下来的是三年内战,死伤几百万。建国后三十年的阶级斗争又死人数千万。”   但是,权威资料显示:日本战败损失了国家大约1/4的财富,其中包括4/5的船只,1/3的机器设备,1/4的运输工具的机动车辆,而不是“几乎全部被毁”。日本人员伤亡350万而不是“近千万”。日本当时总人口7400万而不是“约为六千万”。大家认为日本恢复要5-20年而不是“一百年”。事实上日本恢复到战前经济水平用了约10年,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用了约33年,而不是“事实上20年后日本已经完全恢复,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东北那时基本上变成了废墟而不是“现成的工业基础”。这些资料与茅于轼的说法相简直是两回事。真不知道茅于轼的资料数据是从哪里来的?因此,有人把茅于轼先生这样的称为汉奸。其实笔者也不赞成给他戴这个帽子。他写的说的,离谱的确实不少。但有时候还是有所反省的。再小的进步也是进步。   可能有人认为笔者没有提供具体资料来源而不可信,这正是笔者要说明的问题。针对上述离谱的言论,笔者写了专文,投稿给了某家纸媒。那家纸媒此前刊登过笔者的相关文章。如果哪家网站能出稿费,本人马上请求撤稿(因纸媒审稿到确定采用的时间要2个月),交由该网刊登。如果笔者的专文中资料有任何一项查无实据,稿费双倍返还并做道歉。茅于轼先生有这个胆量吗?如果没有,也算是一种反省。希望他能不断进步。   再就是我们的某些自由派学人,喜好用双重标准议论同一表现的事物。就拿最近一期的《南方周末》中的一篇文章“公共言论中的教授谩骂”来说,不能说文章没有道理,认为孔庆东最近的事情“引起社会公众侧目”也不是凭空捏造。孔庆东先生如果确实爆粗口,肯定不是一件值得倡导的事情。但是,作者身为加州圣玛利学院教授,对美国了解得可能更多一些。建议作者把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的粗口“goddamn”和前副总统切尼的粗口“Fuck yourself!”拿出来引经据典地解析一番,特别是讲讲为什么美国多数民众当时并没有因为这些个粗口而不投布什总统和切尼副总统的票。这样的文章一定会大大开启国人的民智。捎带还可以把科技巨头兼财富巨人兼慈善伟人比尔·盖茨的粗口“Fuck yourself!”也来做个解读。这样,国人可以更明白到底是国骂影响世界,还是西方粗口全球化,甚至还有“相得益彰”之效?我企盼该作者的这样的文章最好能够在下一期的《南方周末》上面世。但要注意不要把稿件投错了地方,尽管都是南方的,但有家南方的报刊早就表现出对“他妈的”喜爱之情,那家报刊肯定不会刊登你的文章的,谁又愿意自己打自己嘴巴呢?如果作者连这点都搞错了,那就真的做不到“在这里,读懂中国”(《南方周末》之名言)   最后想说的是,笔者认为。孔庆东天天讲那么多,硬伤也好,错误也好,肯定不会没有。但那是他的言论自由。虽然你我都可能不认同他的许多观点,你我不听不就算了。倒是为什么他依然有那么多拥趸者,还是值得大家,特别是自由派的朋友思考。但有一条我相信,不管什么派,绝大多数人都是希望国泰民安的。企盼中国天天“追尾”的毕竟是个别国人。如果对个别人的这种心态也加以赞美,无论怎么说,也是一块更大的硬伤,搁在哪一派身上都注定得不到公众的欢呼。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香港抗争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