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菜头

All

Latest

和菜头:白岩松三问

白岩松,央视主持人,微博语录四大天王之一。许多微博流行语录都假借他的名义,但是,下面这三个在10月13日电商峰会上的提问则的确出自白岩松:...

东网|乔木:和蒙面五毛的不对称网络战

中国网络有一种人,或明或暗为官方说话,为其错误辩解,指摘要求真相和权利的民众。最早发一帖可得五毛,所以把这一类人叫五毛。最近在波及24个省市的疫苗事件中,又领教了五毛的神秘。尽管官媒通报事件,安抚公众,但全部真实情况、潜在的危害、监管方的责任,由于官方和媒体的公信力问题,引发网络舆论的热议。在这当中,公众难免恐慌、质疑,要求问责,成为主流的声音。可总有不同的声音,比如有一个叫和菜头的,在微信发文《每一个文盲都喜欢用“殇”字》,在疫苗问题真相和后果尚未确定,公众担忧和问责的时候,以一种理中客(理性中立客观)的腔调,不去谴责违法者和监管者,却教训网民学历低,受害者过分恐慌、认知肤浅,容易被网络点击所利用。他讽刺那些称疫苗之祸为“殇”的言论,说“殇,是指幼年夭折或为国战死者。疫苗还有幼年中年之分?还是疫苗为国捐躯了?所有文盲都喜欢乱用这个字。”网民王五四借他的文章引起话题,称“和菜头老师当然不会那么肤浅,他不是在讨论殇字用法,而是在关心民众,认为有不良势力试图操控公众的认知,让公众产生恐慌”。继而王五四像他的一贯风格一样,批评指向的是公权力,称“每一次恶性公共事件来临时,民众都会恐慌,为权力的反复无常恐慌。罗斯福说,人类有免于恐惧的自由,我目前没有这个自由,有免于恐惧的疫苗吗?给我来一针。”和菜头很快发文回应,题为《王五四——我是你爸爸》。文中说“我根本不在意谁注射了那些无效疫苗。我根本不认识他们是谁,他们子女是死是活,和我没有一毛钱关系。我只在乎我的读者”。继而从辈分之高、对王五四的不屑、自己多么有主见和文艺情怀几方面,狂妄自大一番。结尾又自问自答,称“和菜头,你以为你是谁?答案从古至今一直如此:我是你爸爸”,以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姿态,直接向公众挑衅。随即激起更多的文章,批评和菜头的观点和态度。但一天过后,所有的批评文章都被微信删除,只有和菜头的几篇文章独存。网络研究者詹万承在做了实证的统计分析后,附上每篇题目和一个个触目惊心的红色被删惊叹号,发文《和菜头,你赢了!》。微信公号,一天只能发送一次文章,即使是腾讯员工和自营的账号,也受限于此,只有《人民日报》等极少数有背景的账号,可以一天多次发送。而和菜头的账号,也是如此,享受和党报一样的待遇。和菜头这样的表现已不止一次。《南方周末》的方可成撰文指出,2008年汶川地震时,众多网友因为校舍质量而愤怒,要求问责人祸时,被和菜头责骂为不识时务,替人遮羞。当然方可成的文章最终也被删。此番和菜头一枝独秀,随后终于获得了官方《环球时报》的点名表扬。网友纷纷祝贺,千夫所指算什么,官媒表扬名垂史。武侠小说中有一种蒙面人,好人遇险、恶人被惩的时候,都会突然出手相救,然后神秘消失,不愿暴露身份。蒙面人可能是藏在好人中的恶人,也可能是恶人中的好人,总之身份和使命特殊。网络上的职业五毛,比如领饷的网评员,为了生计,可以理解。还有自干五(自带干粮的五毛),不为钱,认识不同,也能理解。是不是还有一种蒙面五毛,不知男女和真名实姓,也不知是个人还是团伙。平时在不痛不痒的问题上代表公众批评当局,赢得万众欢呼。在危机和丑闻严重的时候,又寻找借口,替官说话,糊弄公众。普通网民发帖受限制,经常被屏蔽、删除、禁言、销号,还要实名。蒙面五毛则享有某种网络特权。以后上网,看来还要应对和蒙面五毛的不对称网络战。

凤凰网博报 | 许亿:我尽量不谈疫苗,我们谈别的

陈佩斯道:没想到啊,朱时茂。你这样浓眉大眼的,也会做叛徒!——1990年春晚小品《主角与配角》很多年前,在《锵锵三人行》里看见和菜头做嘉宾。好像那会还有一点头发。在伶牙俐齿的主持人窦文涛对照下,显得有些腼腆木讷。但由此记住这个名字。当年网上写两个字,可以上《锵锵三人行》,想来很励志。后来在豆瓣许多电影,书籍的条目下见到他的评论。似乎写的不错。但我看的不多。我不太喜欢把简单事情说的太复杂的文章,更不喜欢那种好像自己什么都懂品味最与众不同的腔调。当然,我对和菜头无恶感。因为我也不关注这个人。到编剧宁财神以几块钱的代价将自己的微博号转给和菜头的时候,我在微博上关注他一阵子,那时候,他天天刷屏与网友对骂。骂的莫名其妙,我道德水准没有高到见不得人骂脏话,但确实也不见他骂的有多机智。于是取关。直到看到这篇《每个文盲的心中都有一个殇字》,我这种书念得确实不多的人常怀自认文盲的恐惧,不免粗枝大叶的看了一下。连带之后几篇,一并读到。于是他最近的臭名昭著,也算全程目睹。对于公众议题,我如今比较麻木。疫苗这么大的事情,我居然只是庆幸自己的孩子已经不用打了。但此案已延续六年之久,也涉及到江苏,说已被幸免估计自己也不相信。但至少小孩没有事情。我也就没跟着愤怒。和菜头说他不关心全人类,别人是死是活和他没有关系。已然自顾不暇哪还有心情胸怀天下,我认为这是实在话。下晚接小孩的时候,听见其他家长聊天,发现大家和我一样,没有人愤怒,只是有些恐慌忧虑而已,于是大抵呈现出两种情绪,一种庆幸自己小孩不用打,一种是小孩马上要打该怎么办。水淹到脚面的人和淹到脖子的人,都没有忧患淹水这种事情是怎么发生的,而是纠结谁会先死以及庆幸自己暂时无恙。生活在当下,你已经无法计较太多。好像吃路边苍蝇馆子,就克制自己不要去厨房一样。装聋作哑,是现实生活的一种技能。所以,最近一堆人跑出来鼓吹过期疫苗无效无害。确实可安人心。反正无可奈何,不如捡最好听的话来听。和菜头的文章也就这个意思,当然也不能说错,就是大众不要为错误的资讯恐慌,然后抵制打疫苗,从而得不偿失。但他抖着自己的机灵和优越感一番冷嘲热讽以及说教之后,连我都抑制不住愤怒。三聚氰胺毁了中国奶粉,郭美美毁了中国慈善事业,当下,那对山东母女让疫苗之殇估计也就快成为事实了。和菜头计较的‌‌“殇‌‌”字——未成年而夭折。用以形容中国的疫苗事业即将崩溃的危机,就我看来,也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一群人在茫然不知的情况下服毒已久,一朝真相大白,众人惶恐不安的时候,这时候跑出一个聪明人大喊,你们不要慌,不要慌。问怎么能不慌。此人慢道:此毒非报道中那么毒。其次相信报道的人普遍学历很低。最后。这个毒字,在这里用的不妥。大厦将倾,还堵着楼梯口对预备逃命的人叨逼叨建筑结构力学的人确实很讨厌。但他再讨厌,也掩盖不住当下人们已经放弃解决大厦不倒的努力,而是在等死和逃命两者中关于个人能力部分的忧虑,所以,声讨和菜头,也非我此篇本意。我想谈点别的。我每次看到所谓文科生与理科生的嘴炮就摇头。人文和理性这两样东西,并非对立。只有我们这这个社会训练不足,于是瘸子和瞎子相互看不起。房子失火逃命的时候,理性的部分是,哪些地方可以逃,哪些地方就是找死,而人文的部分,则是如何看待生死,以及让妇孺先跑。两者并非不对立,但对于良善的社会而言,则是不能对立。我们今天看问题,应该有些智识部分的基本训练,但不能指望人民就此通达人心,就不顾现实的威胁拿还不是最坏的情况来瞎扯淡。越粉饰太平,越经不住被煽风点火。一个事件的传播需要的是话题性,需要有标杆和焦点。和菜头后来和王五四的辩论,是不是能让这个事件失焦,我不确定。但至少对我而言,则更加关注疫苗案情的发展。所以某种程度,和菜头未尝不是做了另一种程度的加深传播。我们当然不要非议他已受招安。恐吓则是最迅速的传播。但任何社会都会轻易的被恐惧操控。因为沙滩上小难民的尸体,所以德国人开始能对难民无比宽容。但科隆性侵案发生后,立刻群情激愤要发善心的默克尔下台。戈培尔说犹太人抢走了德国人的财富,所以屠杀犹太人在纳粹德国就有了合理性。解放前夕,因为沈崇案,全中国人立刻有了反美情绪,即便之前,美国人帮助我们打跑了强奸更多中国妇女的小日本。就如外国烟盒上贴着因吸烟而坏掉的肺一样,不见得每个吸烟的人肺都烂成这样,但因为有焦点,就产生一定的警醒作用。一个也许错误的报道,却能放大了伤害已经造成的另一部分事实。谎言有助于传播,将错就错,不必要把它正确化,但某种程度,却有其必然性。微信朋友圈各种耸人听闻的谣言大行其道,再努力辟谣,但人们就是乐此不彼。与其看表面,不如追究一下何以发生这种现象的土壤。官方如何处理舆论,也必然导致民间以何种方式传播舆论。越是掩盖太多,越是逼着所谓谣言横行。越是捂住人家的嘴,越是叫人偏听偏信。这么说吧,即便《疫苗之殇》这篇报道与此次疫苗出的问题无关。但假如不耸人听闻,又怎么能叫全民关注引为重视。归根结底,就是监管出了问题。但监管的人就是不愿意出来负责任。所以话题在其他方面飘来飘去,包括我至今看不懂,那种案子还不算水落石出,就把关键性证据,卖卖上下线人员的名单电话公布出来的必要性。我看有位叫柴会群的记者推测,这算不算是公然掩盖。大家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的状态,也或者训练着自己程度不同的麻木。就好像今天好多人遇到法律的问题不会求助于法院。而是长年累月风餐露宿去上访一样。本该最靠谱的东西不能指望,却相信越过关山险阻就能上达天听。制度都是被设计制度的人搞坏的,就如公信力缺失,是因为公权部门肆无忌惮讲欺负大家智商的谎话。比如我今天看到某地因为强拆发生警民冲突的公告。那篇公告是这么写的:‌‌“……棚改拆迁指挥部组织人员对已达成拆迁补偿协议并自愿拆迁的5户群众房屋进行依法拆除。……受到部分与该房产无关的群众起哄并冲击拆迁现场。‌‌”满纸荒唐言。该要多大的人文素养才能让人理性下来。确实还不如喊句‌‌“我是你爸爸!‌‌”并以之暗爽。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和菜头VS王五四:“疫苗之殇”所引发的碰撞

编辑注:22日,非法疫苗案见诸于公众视野后,财新一篇2013年的疫苗问题报道《疫苗之殇》在微信广泛传播,引起关注。之后,和菜头及王五四两人因此文产生了对疫苗事件不同看法,王五四在最新的博文中对和菜头观点进行了指名反驳,截至23日零时以前,和菜头亦做出回应。 和菜头:每一个文盲都喜欢用“殇”字 我被朋友圈里一篇名为《疫苗之殇》的文章刷屏了。准确地说,并不止一篇文章,而是一系列文章都用了这个名字。翻看了一下内容之后,我觉得有必要专门写一篇短文。...

槽边往事|和菜头:雾霾公关战 

今天席卷整个社交网络的消息,是柴静从央视辞职后自行制作的一段调查视频:《穹顶之下》。我们来聊聊这件事情: 首先,这可能是中国迄今为止针对雾霾最高级别的公关攻势,针对的是普通大众,主要目的是为了引起公众对雾霾的重视,和采取积极应对的态度。奇怪的是,一般的公关攻势都是由大企业和机构发起,带有明显的商业目的,柴静的调查视频明显不是这个状况。这一点,我会在稍后的部分讨论。...

槽边往事 | 和菜头:再不逼婚就晚了

再不逼婚就晚了,10年前你们觉得24岁是合适的婚龄,其实那时候30岁最合适。现在你们觉得26岁最合适,其实现在是36。在和现实讨价还价这件事情上,你们总是出价太低,出手太慢。你们总拿自己做标准,觉得自己结婚的年纪最合适,可那是几十年前的事啊!再不逼婚,这个时代的结婚标准会到40岁,你们要逼迫孩子和你们同龄人婚配吗?...

槽边往事|和菜头:回异乡的人

作为一个在异乡工作生活的人,最怕飞机落地是在黄昏。提着行李箱走在空港,世界一片寂静空旷,看见夕阳就会想着要回家。但是天地茫茫,去向何方? 人们说,在外面漂泊得越久,所谓家乡的概念也就越是淡漠。我想这话多半是真的,你会去新的地方,认识新的人,品尝新的菜式,凭借现代交通拼凑出一个只属于你自己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你最喜欢的咖啡厅可能分别在巴黎和加德满都,你最爱去的书店可能在北京和台北,你最吃的餐馆分别在东京、香港和上海。你在这个世界里撷取无数碎片,连缀出自己可以惬意栖息的小世界。不是一座城市,一条街巷,一栋楼宇,甚至不是相同的一张床。 有时候航班在午夜抵达,第二天早起,迷迷糊糊下楼去想去最爱的那家早点铺。推开公寓门,冷风扑面而来时才想起,它远在两千公里之外,在昨夜之外。身处这样一个消弭了空间距离的时代,家乡究竟是什么呢?或者我这样问:既然你可以随时动身前往一座2000公里外的城市,为什么你不时常返回故乡? 因为谁也没有办法在地理上走进回忆。故乡与其说是处所,不如说是河流。无论欢喜悲忧,它总要向前流淌,不断改变形貌,只有沉积在水底的几块石头能让你想起它的旧日模样。如果你一直沉浸在河流中,昨天、今天和明天都是连贯的,你没有生分,甚至不能觉察,因为你也属于这个变化的一部分。可惜你游远了,你要回去的家乡,是十年、二十年前那天下午的水光。 还有那个没人会公开说出口的理由:当初驱使我离开的理由还在。人们眼眶湿润只是因为回忆里的感觉,并不是为了真实重历那样的生活。关于远方的想象并没有随着岁月凋残,对于自我的选择依然顽固坚定。回忆并非是为了自己反对自己,在故乡最深处,依然埋藏着某种抗拒。它当年驱使你背转身离去,今天在抵御着你的亲近。仿佛蒲公英对种籽说:飞远点,再飞远一点。 我想,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搜集的诸多碎片里,一定有许多是带着家乡的印迹。就像一个云南人在台湾桃园中坜市会发现正宗的家乡味道,不带添加剂,仿佛回到了简单朴素的童年;他也会在南法看着蓝天白云怔怔发呆,因为那几乎是一样的颜色和温度,夏日清爽的凉风吹拂在此刻此身,也同时吹拂在彼时彼身。甚至是你无缘无故看了一眼之后觉得亲切的人,大概也是记忆中的笑容在此刻的投影。 在故乡之外更容易找寻故乡,在我所乐意的世界里做故乡的拼图,我以为这是许多人共同的命运,他们在出生那一刻就是个异乡人。从前慢,因为是单摆而非日晷、滴漏定义了什么是一秒,个人的存在感由于对时间的精确切割而强化到无以复加;年味淡,是因为美好的村落早已不复存在,再没有可以共同供奉的社神,也意味着让我们可以从宗祠和族法下得以逃脱。 为了自由选择,你必须忍受苦痛。 每年春节,我们终究还是会踏上回乡路,回到已经成为异乡的故乡。不是为了热泪盈眶,也不是为了渲染苦难,更不是让一处和一处分出高下,让选择和选择成为对立。故乡是此时此刻自己世界的起点,那里有美好的记忆,有等待的家人,还有当初离开的缘由。故乡也终究成为未来自己世界的边疆,让每一次出发都变成回归。 异乡人,祝你一路平安!  

和菜头:麂子和我的道德观

麂子是一种小型鹿科动物,喜欢在林地生活,分布在长江以南的多个省份。当然,作为一名典型的中国人,你肯定会问一个问题:好吃吗?这个我们稍后再来讨论。...

和菜头 | 昨晚我花50块钱买了宁财神的帐号

即将过去的2014年,我的每一位双鱼座好友都过得挺艰难。 昨晚21点51分,宁财神突然在微信上跳出来问我:「我把微博帐号卖给你,五十块钱,要吗?」估计是怕被我拒绝,又立即补上一句:「闲着也是闲着」。我立即回答他说:「要的」,然后马上通过微信支付转了50块钱给他。 21点58分,系统提示宁财神已经收取了这50元钱,交易达成。 22点01分,宁财神在微博发送了最后一条内容:...

和菜头 | 我是这样清洗朋友圈的

作者:和菜头 我不清楚别人是怎样想的,对于我来说,朋友圈是一个极为私密的地方。我在这里观察朋友的生活,他们的衣食住行、喜怒哀乐,同样,他们也那么观察着我。这样一来,我们即便天各一方,也能知晓对方的生活轨迹。当我们久别重逢的时候,也不至于除了回忆往昔,没有别的事情可做。​...

槽边往事|和菜头:黄章晋的《大象公会》

很多年前,我曾有一位好朋友,他的网名叫做魔鬼教官。 2002年的9月13日,我从昆明飞往北京。在首都机场,我和他第一次见面,那也是我第一次和雕爷见面。在当年的文章里,我找出了这样的一段:...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