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谐盛世

颜不染:当代屁颂(续一)

来源:作者微博 @颜不染 颜不染评论李世默系列: 屁颂专家李世默 当代屁颂(续一) 当代屁颂(续二) 四评李世默 五评李世默(完结篇)...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报告指北京污染严重不适宜人类居住 媒体先转后删相关报道引发质疑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上海社科院周三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北京污染极其严重,大大低于平均标准,已接近不适合人类居住的程度。中国大陆网站在转载了相关的报道后又全部删除,引发民众质疑。有评论认为,如果政府对一篇文章都感到担心,那么很难指望对雾霾等环境污染的治理能有成效。 上海社科院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周三发布了《国际城市蓝皮书:国际城市发展报告(2014)》,对全球40个主要国际城市的升级态势进行了量化检验,并从经济、社会、文化、治理、生态和空间6个方面的18项指标进行排名比较。 报告说北京的包容性程度足以与巴黎、伦敦媲美,但健康指数低于平均水平,表明公共卫生服务供给不足,居民健康状态不容乐观。报告同时指在40个城市的生态指标排名中,北京列倒数第二,其宜居指数远低于平均水平,属于不宜居城市;环境指数约为平均水平的一半,说明环境远未达标;污染极其严重,大大低于平均标准,勉强适合人类居住。 这一消息迅速被海内外多家媒体转载,引发民众关注。不少网民调侃道:专家终于说了点实话。网民“忙忙碌碌”感叹:再不保护环境,不需战争,我们自己就把自己灭了。网民“尤元臣”说:每日行走于帝都,都觉得自己是一枚坚强的小小吸尘器,雾蒙蒙的即便是你已安好,也看不见晴天。网民“小磨香油”则表示:北京缺水,科学家却研究几十年,让政府耗费巨资来南水北调。试问,假如环境优美,没有污染,该降雨就降雨,会缺水吗?要知道,地表土层可以把雨水过滤成可以饮用的水质。 北京市民赵先生周四接受本台采访时激动地说,环境的污染程度已经严重到令他忍无可忍。 “这么跟你说吧,我早就打算移民了,我早就忍无可忍了。我们就像生活在毒气里。现在我就在北京的通州,外面是一片蓝烟,工业废气,已经不适宜人类生存了,毫无疑问的。我注意这件事情至少在两年多以前,秋天的时候我就感觉(污染)已经非常非常严重了,现在是在持续的恶化。废气排放,还有那化工厂不加节制的破坏环境,能源透支,已经远远超过了大自然的净化能力了。” 不过,在民众议论纷纷的同时,至周四,包括中国广播网、腾迅、网易等多家官方媒体及大型门户网站已全部删除了有关报道。 对此,网民“范明珉”在新浪微博上写道:这几天北京空气质量连续严重污染,有专家撰文:北京污染接近不适合居住程度。标题仍在,文章已被屏蔽。不禁让人想起两年前,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发布PM2.5空气质量实测数据,中国政府官员强烈抗议和谴责。 民间环保人士崔晟周四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不知道这些报道被删除的原因是什么,但是如果当局无法容纳不同的声音,那么环境治理很难见效。 “中国治理雾霾现在已经提到一个政治高度,因为今年北京两会,北京市长、北京市人大代表王安顺市长已经提到,治理不好雾霾,提头来见,这是他的军令状。他原话是:治理雾霾是个政治问题。我们当时很兴奋,因为觉得党和国家政府已经提到一个这么高的政治高度,而且一个市长敢提头,这是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一个好现象。如果豪言壮语有了,认识也发布出来了,对专家的一篇文章就这么担心,以为天下会大乱,治理雾霾是更加无望的。” 今年1月,北京市长王安顺曾说“如果空气污染(治理目标)到2017年实现不了,提头来见”。同月,河北省长张庆伟也立下了军令状:3年让大气质量有所好转,5年有所改善。钢铁、水泥、玻璃,新增一吨产能,就地免职。 本周三,中国总理李克强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部署进一步加强雾霾等大气污染治理,要求在大气污染防治上下大力、出真招、见实效,消除人民群众“心肺之患”,包括加快调整能源结构;对重点区域大气污染防治实行“以奖代补”;落实各方责任等。 不过,崔晟认为:“我看到国家自己规划已经出来了,国务院的二十条好像也出来了。但这些规划都是纸面上的文章。我感觉他对于真正的工业经济的战略转移还是力度太小。某些行业,甚至是国家的支柱行业它在产生阻力,比如石油行业,你到底投入了多少治理,你的标准到底是多少,你到底产生了多少雾霾,这个必须要给国民一个答复。”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嘉远)

阅读更多

自由亚州|薛福顺事件调查团被逐 薛明凯放弃前往山东曲阜

中国各地网民组成的山东曲阜“薛福顺非正常死亡调查团”的14名成员,周一深夜刚到曲阜就遭当地公安扣押、驱逐。调查团第二批11人星期二中午抵达,因担心再被抓走而化整为零。据知情者说,薛福顺的儿子薛明凯因母亲周日再次被警方抓走,已放弃重返曲阜与当局交涉的计划。 前往山东曲阜声源的“薛福顺非正常死亡调查团”14名成员,本周一抵达当晚就被警方带走扣留、审讯及驱逐。在郑州的安徽异议人士钱进深夜告知记者,曲阜警方正在调查团成员入住的酒店抓人,双方发生争执:“在曲阜市的某宾馆,一大帮警察在深夜以强行检查身份证为名,闯入房间。我们打电话过去,听到他们说‘你不要抢我的手机’之类的话,警察在强行剥夺公民自由通话权,随后电话被强行挂断。现在他们被关在西关派出所”。 记者随后致电西关派出所的多部电话,但无人接听。 调查团成员之一的贾榀周二凌晨向记者讲述事发过程:“回到宾馆大厅,刚开始被七八个警察查王福磊与马强大身份证,还有翟岩民、李麟共四位朋友,我就站在大厅里面往回看,警察就围过去要他们出示身份证,他们要求出示警察证,后来我上楼了。我以为只是查身份证,不会有事,不到五分钟,我们的房间门被重重地敲,走廊里面有很多脚步声,是警察,后来才知道刘喜珍、单利华等,全被他们带走了,被带走的至少有13人”。 观察团成员说,他们14人被带到派出所,经过数小时的盘问后,被送往兖州火车站,强行驱逐。最后一个被遣返的山东临沂维权人士李向阳周二中午告诉记者:“凌晨两点多,他们(警察)一拨一拨把网友强行押送上火车。我是最后一个走的,凌晨四点多,派出所的一辆中巴车把我和夫人送到平邑县,把我们放在县城就走了”。 山东异议人士薛明凯的父亲薛福顺为躲避法外拘押,上周三和妻子王书清逃入曲阜市检察院大楼求生,后被警方分别关押,随后传出他坠楼身亡。官方称薛福顺是“跳楼自杀”,其家属提出质疑。而薛明凯的母亲王书清作为命案的关键证人,再被软禁。网民们上周六将其救出后,第二天又被北京及山东两地公安强行带走,目前下落不明。 观察团第二批成员周二继续前往曲阜声援薛家,其中大部分是临沂本地人,有王汝兰、刘国慧、徐大丽、卢秋梅等11人。李向阳说:“今天好像陆陆续续有二十人到”。 声援者卫小兵对记者说:“之前观察团的成员被五、六十个警察分别遣返、送上火车。今天被遣返的网友,他们在距离曲阜不远的小站下车了,返回曲阜,下一步准备分开行动,去呼唤薛福顺案”。 薛明凯的母亲王书清被警方带走后,薛本人的安全也引起外界关注。北京律师江天勇说,周日曾与薛明凯见面,他见母亲再度被抓,暂时不考虑回曲阜家乡:“薛明凯也没有、暂时也没有准备回曲阜,最开始还在犹豫,现在就非常明确,。抓他的妈妈那种态度,就是没有任何道理可讲,强行把人弄回去控制起来,与当年抓陈光诚和陈的妈妈、妻子袁伟静一样的态度。如果薛明凯回去会被失踪。薛明凯现在态度非常明确。他现在是安全的,昨天还是安全的”。 目前,处理薛明凯相关事务的律师团成员有蔺其磊、刘金湘、张俊杰、江天勇、刘士辉、谢阳、谢燕益、张赞宁及陈以轩共九人,他们正在起草一份律师团声明。 (特约记者:乔龙 / 责编:林迪/吴晶)

阅读更多

德国之声 | 薛明凯之父遭维稳时 “非正常死亡”

(德国之声中文网)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春节是一个重要的团圆节日,但很多异议人士、维权人士的家庭却无法享有节日的快乐。本周,”新公民运动”参与者许志永、袁冬等人相继被判刑。 山东异议人士薛明凯 对德国之声表示,1月29日其父母就遭受司法迫害一事,在曲阜检察院控诉时,遭到维稳人员殴打,薛明凯的母亲王淑清先被拉到一辆车中带离。几个小时后,王淑清接到当地公安部门通知:薛明凯的父亲薛福顺从检察院”跳楼身亡”。目前薛母被关押当地一处黑监狱内。 出生于1989年的薛明凯为中国知名异议人士,中国民主党成员。2010年2月,深圳中级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对其判处有期徒刑1年零6个月。2010年底,浙江乐清”钱云会事件”发生后,薛明凯于2011年1月对外公布实地调查报告,认为”钱云会非因车祸,而是被谋杀致死”。2011年2月中国”茉莉花行动”爆发后,薛明凯与20余位中国民主党成员在杭州市区广场打出”政改”横幅。当年3月,薛明凯遭到刑拘,2012年2月被山东济南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薛明凯上诉后被改判2年零6个月。2013年9月薛明凯被释放,其后他为躲避山东当局持续的迫害,与妻子在河南郑州谋生。 “他们说我父亲是自杀,这不能让人信服” 身处河南郑州的薛明凯向德国之声介绍,因为自己的选择,父母也成为当地政府的重点维稳对象,1月23日,曲阜陵城镇党委书记孔祥池和信访办副主任徐福东(音)将薛明凯的父母抓到当地的一个宾馆软禁,徐福东还对薛明凯的父母进行了殴打。29日两位老人趁看守人员疏忽之际,设法逃离宾馆后,赶至曲阜检察院并对遭受的迫害进行控诉。孔祥池和徐福东再带领多人赶至检察院,先将躲避在卫生的薛母强行抓到一辆车上带离。不久后,薛母接到当地公安局电话,告知她薛父从检察院四楼”跳楼自杀”。 另据薛明凯介绍,薛母赶到存放父亲遗体的医院时,警察只允许她看薛父头部,薛母在电话中告诉薛明凯,薛父的两眼乌黑,而头部以下部位遮蔽严密无法看到伤势如何?薛母目前被关至黑监狱内,与外界失联。 薛明凯对父亲的死因提出强烈质疑:”因为反对共产党,我两次进入监狱,我的家庭也一直遭到曲阜当局的迫害,将我的母亲劳教,还关进精神病院,殴打我的父亲并把他关进黑监狱,他们两人知道我是为推动中国民主进程在付出,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自杀,他们在黑监狱里时都没有想过自杀。他们这次进入检察院是为躲避维稳人员的殴打,更不可能是自杀,警方说我父亲是自杀的,这不能让人信服。” “你若维权,便会被维稳” 该事件发生后,山东当局电话通知薛明凯回当地处理相关事宜。因担心薛明凯遭到迫害,中国国内多位民主人士劝阻他回乡的计划,安徽蚌埠民主人士钱进等人赶至郑州,亦有多位人士包括律师前往山东与当局交涉。 钱进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薛明凯作为一位年轻的民主推动者,付出了高昂的代价,他的命运也是中国其他异见者的命运,春晚的欢歌笑语衬托着习近平的”中国梦”,这个梦对异见者来说是维稳的恶梦:”这个事件本身就反映了,习近平上台后,他的 中国梦 简直就是中国恶梦,尤其对我们民运人士来说;我们期待在理性、法治的氛围内,实现’依法治国’,希望他们在新的一年不要再迫害中国的民运人士。” 就在薛父惨死事件的当日,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在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表示: “维稳的实质是维权”, 钱进认为这是欺骗性很强的一种表述,真正的本质依然是”你若维权,便会被维稳。” 作者:吴雨 责编:石涛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敏感词开源研究项目

CDT 电子报

CDT 本周推荐

维权媒体: 中国劳工通讯
推荐理由:至少在五一假期这一周,你要读读中国劳工通讯。更何况,在纪念争取八小时工作天的节日里,我们在中国目睹历史的倒退。

微信公众号: 秦川雁塔
推荐理由:秦晖教授和金雁教授的文章发布平台。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行——中国一代学人中,鲜有出其右者。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