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雷彗星

傅国涌 | 辛亥前夜的民谣与彗星

辛亥前夜的民谣与彗星 ——选自《百年辛亥:亲历者的私人人记录》上册   傅国涌     “不用掐,不用算,宣统不过二年半。” 这是流传在西安的一则民谣。王朝解体之前往往会出现一些民谣、顺口溜,辛亥之际也不例外。革命党人长于此道,受章太炎赏识的杜仲虑曾半醉不醒,狂歌过市,被看作疯子,他从太原赶到长安与景梅九们策划革命,一天他们在南城门边遇到卖豆浆的,喝了两碗,忽然他仰望天上彗星,东西辉耀;随即编了两句谣言:“彗星东西现,宣统二年半!”景梅九马上附和说:“这个童谣相传好久,不知道什么意思?”妙的是那买豆浆的接着他的话:“什么意思?就是说大清家快亡了!明朝不过二百几十年,清朝也差不多二百多年了,还不亡么?”他回应:“原来如此!”最妙的是警察就站在旁边,也说了两句赞叹的话。这个谣言就这样传开了,过了两天,就有多位革命党人来说,“外边流传一种谣言,很利害!甚么‘彗星东西现,宣统二年半’,人心大摇动起!”他俩装做不知,故意说“没听人说呀!”传着传着,后面又有人加上了两句:“彗星东西现,宣统二年半!明年猪吃羊,后年种地不纳粮。”再往后变成:“不用掐,不用算,宣统不过二年半。”传得更远了。(也有说:“不用掐,不用算,宣统不过二年半;今年猪吃羊,明年种地不纳粮。”)  景梅九曾写过一诗记此事: “举首望长天,光芒射半边;彗星十万丈,宣统两三年。百姓方呼痛,官家正敛钱;也知胡运毕,何处不骚然?  ” “头戴小谟盘,身穿一裹圆,宣统作了帝,不过二三年。 五眼钢,六轮子,问你个舅子要银子。” 这些在河南柘城传唱的歌谣是青帮首领、秀才出身的王居信他们编的,叫儿童去歌唱。“小谟盘”、“一裹圆”是清军制服的样式,五眼钢,六轮子,是当时使用的武器。  “爷爷落,鬼出窝,赶上小儿跑不脱。” 这是河北成安县流传的民谣,“小儿”就是指宣统,比较隐晦一点。民国《成安县志》收入这一歌谣时特意加了个注解:“见朝廷微弱,列强肆横,清代不久将丧失主权,清祀一二传亦将斩也。”35 辽阳今何在,二四旗不古,天下谁是谁,一省各有主。36 四川流传的这首民谣,“二四旗不古”就是指八旗的衰落,“一省各有主”则预言各省纷纷独立。 湖北翻了天,犯人全出监,红衣满街走,“长毛”在眼前。 这是武汉 “儿童争唱”的民谣。37 黄花黄,黄花黄,黄花时节万花藏。万花藏,黄花黄。 黄花黄,黄花黄,黄花黄时清朝亡。清朝亡,黄花黄。 黄花黄,黄花黄,黄花黄时民为王。民为王,黄花黄。 黄花黄,黄花黄,黄花黄时种麦忙。种麦忙,黄花黄。 这首后来被赵元任谱了曲传唱的《黄花歌》,称清朝在菊花开时灭亡、又与黄花岗七十二烈士联系在一起,很是打动人心,不知何时开始传唱。吴稚晖编剧的《黄花岗》也有类似的歌词,1912年5月在上海新新舞台举行的黄花岗流血纪念大会时,吴亲自上台演唱,催人泪下: ……黄花落黄花开,花开花落年年在,人去不复回;呜呼!大名争自误,热血代购来,黄花落黄花开,花开花落年年在,人去不复回……黄花落黄花开,花开花落年年在,人去不复回! 与四处流行的民谣相随,武昌起事之前谣言就已四处流窜,真假莫辨。在那种时势和心理之下,任何一点异常的天象都会引起人心的波动,何况彗星、日食的出现。 生在湖南常德的女作家丁玲只有9岁,她母亲常和她说起当时的氛围,她的小说《母亲》更多的是纪实: 可是还只到七月里,街上便不时有谣言。带回这些谣言的,总是看门的老于。……说是哪里有神兵要打来了,又说是哪里造反。…… “是讲得满厉害呢,衙门里都到省城请兵去了。到底是什么事我也弄不清,说是城里有歹人,又说省城更不稳,卖卜的都说看星相今年要动刀兵。……”…… “我想不至于打到武陵来,纵是真有什么事,这么个小城,有什么必争之处!满城风雨,不过庸人自扰。”这是曼贞的意见。这个意见稳定了于三太太的心,于是她说: “刀兵也许有的。五姑妈,说不定那些话应验了,不是说要赶走满清么,要打也总往京里去,隔我们这里还远得很,真不必怕,你说是不是?” 经她们这么一说,家里就平平安安过了好几天。可是有一天黄昏时候,老于又指手划脚在后院里说了起来: “看呀!看见没有,远得很,那边,光拖得有两尺长……” “噎,看见了,真的。” 天的西方,正挂着一个异样的星群,紧紧的挤着一团;成一个尖锐的三角形,这个星的出现,又动摇了全城的人心。已经发现了三天了,一天比一天近了,而且大了。 “告诉太太去。明天一定还有,一定还要近些。去,告诉太太去!” 小孩们也跟着看见了,是那末拖着尾巴的一颗奇异的星,一定是怕人的星。大人们口里不说,心里也惊奇着。 每天一到黄昏,一天比一天出现得迟,家里的人便都站在院子里的东方角上,恐慌的望着那颗近拢来了的星。现在已经看得清清楚楚了。一个大星在前面,密密的团在它后边的是无数千万的小星,看不清,只透露着一条河似的白光,成一个大扫帚形横挂在天上,已经有二尺多长了。每天这么出现一会儿,就又不见了。这颗星带来了无限的神奇在每一个人的脑中,又正当这谣言四布的当儿,于是谣言就更多了。 ……这颗巨大的怪异的星,一直在天上出现了八天,忽然便不见了。孩子们在院子里等了好久,有点失望起来…… ……可是谣言还是天天传来,夜夜都不敢睡。…… “怕革命党要起事了,有的说在南京,有的说在广东,有的说在汉口,不过我们这里也许不怕吧。假如有什么事,总也不要紧,城里总共不到两百个兵,洋枪还不知有没有。你们住的地方不当冲,是后街,我想不要紧。谣言讨厌。” 富春江畔的富阳县城是郁达夫的故乡,这一年夏天以后,“不知从哪一处地方传来的消息,说是每夜四更左右,江上东南面的天空,还出现了一颗光芒拖得很长的扫帚星。我和祖母、母亲,发着抖,赶着四更起来,披衣上江边去看了好几夜,可是扫帚星却终于没有看见。”  福州少年萨孟武看见了: 大约是【宣统】二年吧,也许是三年,天上现了彗星,每晚由七时出现,至十时才不看见。该彗星极长,又极光亮,令人望之发生畏惧感情。彗星消失之后,一夜天上又现出五色,有似民国初年之国旗一样。俄而四川铁路问题发生了,俄而武汉革命军又起义了。 河南舞阳的少年郭廷以也看见了: 那年秋天,晚间乡下人在打麦场闲谈,忽然天上出现彗星,有人大叫说:“天下要乱了!”所以我至今印象犹深。 在江苏兴化县,当武昌起义消息传来,“时天空出现彗星,识者认为刀兵将起。富有之家,以井为库,大凡金银饰物,铜银钱币,密封完固,投入井中,撤去井栏,设置山石或粪便缸,掩藏了井的原状。年轻妇女,下乡逃难,乡间富有者,来城避难……” 到武昌变起,两湖师范总学堂停课,学生朱峙三回到故乡黄州乡下: 10月13日 予不食夜饭,十一时乃睡熟,一夜尚安。彗星见,予未起视,闻人所说如此,实未见也。 10月22日 今日日食,天忽暗。乡间乃知以盆贮水观之;甚清晰。食既天黑,见日旁一星甚明,奇观也。此与庚子年八月朔日食相似,政治大变乱乃有此象,满洲皇帝或者命运已终欤?此则吾辈之愿也。 同一天,资政院在北京开院,议员汪荣宝日记说,“本院开院礼原定午前行之,因是时正逢日食,故改于午后行礼。” 当时在北京办《国风日报》的景梅九记得: [湖北消息传来]无何而太白昼见,【一日到大栅栏,忽有数人仰首望空,众人受了一种暗示,一齐仰首,我也随着看起来,果见一个星,警察也不禁止,但说怪事,怪事!我想起彗星谣言,说了一声,这叫‘太白昼见,天下大乱!’其实不定是太白星。】日有食之,丁此科学彰着之时代,亦寻常事耳。乃皆因之为妖异【这是占脚步地方】;于是谣诼四起,人心动摇,尤为可虞也! 10月25日,翰林恽毓鼎的日记也写着: 彗星见于东方,尾扫西南,长二丈馀,星芒如月。 11月4日,缪荃孙日记说:“三鼓起,检行李,彗星起于綮下,其芒数尺,谁谓天人不相应耶?” 12月12日,局势越来越变幻莫测,恽毓鼎又在日记记下占星家的说法:   占星家言,自月之初一日,帝星不见,凡四十馀日始复见,而摇动无光。孰谓天文荒远哉!    连外国人也注意到了中国人对星象的敏感。10月17日,英文《汉口日报》报道: 昨天早晨大群华人观察天空,据说可以看到十分奇怪的事物,其实无非是一颗预示新朝代出现的星,尽管阳光明亮仍然清晰可见。 10月24日,法国驻北京公使代办斐格给外长写信说:   ……革命党初战告捷的消息已在全国传开,这一力量的表现使他们得到许多人的好感。即使在北京,都有许多人已经不再掩饰他们的希望和对叛党胜利的祝愿。只是由于害怕混乱、危险和抢劫,才使他们害怕战争,现在大家知道革命党已经建立起了一个合法政府,这个政府将标志满族统治的终止,那就已经不再需要什么就足以为新的民主共和国赢得一大批的拥护者了。 另外,同以往出现这样的情况时一样,天上的某些征象标志着皇朝的末日,例如,大白天可以看到某颗星球和星星的汇合说明清朝大限已到。至此,准备欢迎新制度的人数与日俱增又有什么可令人惊讶的?实际上,他们在这里大有人在,并且越来越公开他们的爱憎,只是他们还缺少领袖人物。 早在几年前,徐锡麟、秋瑾事件发生时,上海《时报》就发表过有关彗星的短评: 彗星现一    冷 据中国历史观之,彗星之现也,必有乱事,必有兵革之祸。今中国方有革命之恐慌,而又有彗星之出现,不知兵革之祸之兆彗星来欤?彗星之兆兵革之祸欤? 彗星现二    冷 彗星除旧布新之象也,今政府将有改革之风传,彗星之现或即主。然政府之所谓改革者,其果能除旧布新欤?抑或除新布旧欤?是又未可知也。   “彗星的尾巴,在回归的前后,总是不停地左摆右摇、伸长缩短,显得那样焦躁和不安。然而,不管彗尾如何,彗核或彗头却总是一丝不苟地沿着开普勒轨道运行。”不相信占星术的天文学家方励之也承认,哈雷彗星的回归常与中国社会转折的年代十分相近,天文学无法解释这一神秘的现象。1835年的回归,大体属于禁烟运动和鸦片战争的年代。而这一次的回归恰在辛亥革命前夜。

阅读更多

网警如何找到你- FOS

不信,大家试试随便找个普通的国外有效代理访问类似www. wujie .net,你就会发现你和代理的连接中断,为什么中断?因为金盾检测到你涉嫌访问fandong、色情内容`并且已经被屏蔽的站点。然后ISP的系统,就会强行中断你和那个国外代理的连接。 ...

阅读更多

傅国涌 | 爱好天文的摄政王载沣

2011年08月30日 11:23:10    爱好天文的摄政王载沣 傅国涌      摄政王载沣与两个儿子溥仪、溥杰          清朝入关统治中国自摄政王多尔衮始,自摄政王载沣终。载沣的爷爷是道光帝,父亲是第一代醇亲王奕譞,哥哥是光绪帝,儿子是宣统帝,他生于帝王之家,一生的命运便注定了身不由己。他儿子溥杰曾听说这样的传言,醇亲王府之所以出了个皇帝(指光绪),是因为醇王府在妙高峰的坟地有两棵大白果树。白果树下埋了醇亲王,——“白”加上“王”,不就是一个“皇”字么。这些话传到慈禧太后的耳朵里,她就下令把两棵白果树锯掉了。结果民间的传闻更离谱了,说在锯树时,从树身中出来了很多的蛇,义和团就是那些蛇精所化的。这些传闻未必可靠,慈禧太后临终之前又选择了醇王府的幼儿溥仪来接替皇位。这是年轻的载沣未曾想到过的。     在美国人眼中“浑身透露着高贵”的载沣在载润看来,“生性懦弱,在政治上并无识见”,“怯懦怕事”,“优柔寡断,毫无政治手段”。他的亲弟弟载涛也说:     他遇事优柔寡断,人都说他忠厚,实则忠厚即无用之别名。他日常生活很有规律,内廷当差谨慎小心,这是他的长处。他做一个承平时代的王爵尚可,若仰仗他来主持国政,应付事变,则决难胜任。     在他儿子溥杰看来,“我父亲的歉抑退让的作风,好逸畏事的性格,大致和我的祖父相似。”     1883年出生的载沣八岁就承袭了王爵,19岁就被任命为阅兵大臣,以专使身份到德国道歉,一旦要他来主持国政,应付危机四伏的大变局,他的性格、训练、阅历和才能都不足以担当如此重任。他信得过的就是两个弟弟载涛、载洵,所以让他们一个任军咨府大臣,主持陆军,一个任海军大臣,统领海军。当武昌起义发生,内阁总理大臣、庆亲王奕劻提出起用袁世凯,协理大臣徐世昌、那桐附和,且说东交民巷盛传非袁莫属,载泽等最初反对,大势如此也不再坚持,他只有答应。载涛回忆,“载沣本不愿意将这个大对头请出,以威胁自己的政治生命,但是他素性懦弱,没有独作主张的能力,亦没有对抗他们的勇气,只有听任摆布,忍泪屈从。”没有主见,容易为别人的意见所左右,就是载沣的性格。他对权力没有特别的追求,这权力来得容易,去得也容易,他并没有太在意。所以,当他被迫从摄政王的位置上下来,也没有特别失落。溥杰回忆,母亲对他说过,他父亲载沣从宫里回到家来,神情不变地对她说:“从此好了,我也可以回家抱孩子了。” 气得她大哭了一场,告诫儿子长大了不能像阿玛那样没有志气。     溥仪幼时见到父亲,见他脑后的花翎子总是跳动,后来才明白,“他说话有点结结巴巴”,并且“一说话就点头”,“他说话很少,除了几个‘好,好,好’,以外,别的话也很难听清楚。”天津《大公报》有文章称他的性格“木楼座钟”。有遗老告诉溥仪说,他“与王公大臣常相对无言,即请机宜亦嗫嚅不能立断”。     载沣爱藏书,自号“书癖”,家中悬挂着他手书的对联:“有书自富贵,无事小神仙”。     他最喜欢白居易的这首诗,曾写在团扇上:     蜗牛角上争何事,石火光中寄此身。随富随贫且随喜,不开口笑是痴人。     载沣不是一个守旧的人,他曾出使欧洲,亲眼看到了西方文明带来的繁荣和秩序,他是最早穿西装的亲贵之一,对电话、汽车这些新鲜玩意儿都不拒绝。他也爱看戏,谭鑫培、杨小楼、梅兰芳等人的戏都是他喜欢的。黄兴北上时,已在权力舞台上谢幕的王公亲贵在那桐家的花园招待孙、黄,曾拿出留声机助兴,唱片中就是谭鑫培的曲子。溥仪看过他父亲用满文写的日记:     没有找到什么材料,却发现过两类很有趣的记载,一类是属于例外事项的,每逢立夏,他必“依例剪平头”,每逢立秋则“依例留分发”,此外有依例换什么衣服,吃什么时鲜,等等。另一类,是每逢朔望以及其他日子,都有关于天象的详细观察的记载和报上这类消息的摘要,有时还有很用心画下的示意图。可以看出,一方面是内容十分贫乏的生活,一方面又有一种对天文科学的热烈爱好。     载沣的天文学爱好让我想起日本天皇裕仁的生物学爱好。他们都不幸而生在皇族,不能按自己的才智和爱好来选择人生道路,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载沣日记里不时出现哈雷彗星、日食、月食等天文现象的记载,都是他自己的观测。他家里有地球仪、天文望远镜。他的日记尚未公开,不知道辛亥革命时期出现的那些天象在日记中留下了怎样的记录。很多年后,溥仪在《我的前半生》中说,“如果他生在今天,说不定他是可以学成一名天文学家的”。                                        上一篇: 台北温州街小巷中的殷海光故居:…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165) 评论数( 0 ) 0 条 本博文相关点评

阅读更多

一周资讯解读27&28:你去看流星雨了么?

你去看流星雨了么? 今年的猎户座流星雨 大约是10月21-23日。即使没看也不用觉得特别遗憾。因为生态花栗鼠 紫鹬 说,其实今年的猎户座流星雨非常不被各大天文网站看好,因为满月的关系,大多数时候流星雨会被淹没在月光中……而且并且,猎户座流星雨不是很大的雨,最大流量可能也就每小时30颗了。对于非发烧级天文爱好者来说,还是限仪座、宝瓶座、英仙座、狮子座还有双子座的这些“大雨”比较好看。 不过对于 紫鹬 这样的发烧友来说,猎户座流星雨还有一个意义就是,它与哈雷彗星相关。所以,借着哈雷彗星的名气, 紫鹬 联合松鼠  Steed  来给大家介绍一点儿关于流星雨的 基本常识 。如果你真的为了观测这次流星雨,大冷天的守候到凌晨四点,请记得凭证据在楼下留言, 紫鹬 会主动毫不犹豫果断求交往的~~~他窥探到有老外在22日3:00到4:30之间看到了至少8颗流星。据说有些流星还是足够明亮的,即使有月亮也能看到。 猎户座也不总是让人失望的。2006-2007年有地方观察到了流量高于往常的壮观的猎户座流星雨,由此还引起了一系列研究。于是有人提出了这样的假说:一些哈雷彗星的碎片与木星形成了1:6的轨道共振,也就是说碎片绕太阳公转1圈而木星公转了6圈(哈雷彗星的公转周期是76年,木星的公转周期是12年,彗星碎片形成了72年的公转周期),由于轨道共振的存在,彗星碎片会集中在某些位置,这团集中的碎片就会形成流星雨的爆发。这是因为位置不和谐的碎片的轨道也不稳定,它们会被引力扰动而变换到新的轨道,比如土星光环里面存在很多缝(环缝),这是土星的卫星和光环里的物质共振的杰作,不能稳定围绕土星运行的轨道就空了,形成没有天体的环缝。2006-2007年就正好赶上了这么一波由于轨道共振而集中的彗星碎片,那是大约2900多年前哈雷彗星掉的渣,有72年前的另一次猎户座流星雨爆发为证。 所以,流星雨的观察中会有不少惊喜,期待大家去发现。铁杆的行为需要多多鼓励。 猎户座流星雨虽然不大,但是高潮有多个,而且持续好几天才会结束。不过即使错过了也没关系。咱还可以期待11月18日前后的狮子座流星雨呢!……只要你和 紫鹬 一样有半夜从床上爬起来的精神~~~~ 塑料包装导致中性化? 著名遗传学家帕特丽夏·亨特( Patricia Hunt )很纳闷,挺好的实验设计,怎么对照组的小鼠卵细胞那么多都莫名其妙地有缺陷呢?害得论文一直按着不能发表。排查了实验室上上下下的原因以后,他们把怀疑范围缩小到清洁工——莫非是他……清洁鼠笼的塑料瓶时用的酸性清洁……剂腐蚀了聚碳酸酯表面……释放出的双酚A 导致的? 环境松鼠 白鸟 为啥连这种细节都知道呢?因为以上发现是历史性的,它很快就把双酚A 推成毒理学领域的研究热点,成为毒理学舞台上大红大紫的新星。大伙纷纷用各种实验方法验证双酚A的类激素效应,而且确实得到了效果。 不过也不用太担心神马类激素啦。因为这些效果都是在高剂量累积下产生的,而人类在一般环境中可能接触到的低剂量下,各种实验都没有显示出明显的毒性来。那有人要说了:虽然剂量低,但是如果我们长期接触,会不会也会有影响呢?但是,这种质疑道现在还没有实验结果支持。 所以关于双酚A 对人到底有多大风险呢? 白鸟 说,这个问题还一直很纠结。究竟让不让用?用多少是安全的?都是很关键的问题。 男子尿中双酚A含量高与性功能障碍相关 这条资讯中的研究的意义就在于,如果结果是可靠地,那就给“BPA很危险”这一说法派加了一个比较重的砝码。 安慰剂不能当药卖 已经知道 妊娠期服用鱼油对胎儿发育于事无补 ,有些大夫依然向孕妇开这种药。原因就是:“与很多抗抑郁药物相比,DHA根本是无害的,对孕妇来说它总能帮上一点忙。” 但是医学松鼠 BOBO 认为这种说法是不合适的。不是吗,按照这种逻辑,我们大家都可以模仿胡一个艰难的造句:孕妇每天喝一小口红糖水,是安全的,其负面临床效应几乎没有。红糖水根本是无害的,对孕妇来说它总能帮一点忙。 毫无疑问,商家一旦学来这套逻辑以后,广告中的“科学”素材就有得好烦了,但愿他们不要看到此文,嘿嘿。 本文地址(转载请注明出处): 复制 收藏、分享这篇文章:       更多...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