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英年

All

Latest

BBC | 大家谈中国:贪得无厌的曾特首

特首曾荫权忽然被揭发接受富商豪华款待 正当唐英年陷入僭建风暴、唐梁分别报名参选、曾叶积极考虑参选、中共党内两条土共「线」的斗争白热化之际,特首曾荫权忽然被揭发接受富商豪华款待。先爆出他在休假期间,跟何柱国等商界「朋友」吃喝欢聚,又登上商界「朋友」游艇玩乐消遣。后再爆出他被香港数码股东兼全国政协委员黄楚标,「关照」价值不菲的豪装费用,证实他拟在退休后入住深圳福田区东海花园君豪阁顶楼复式万呎金屋,主卧浴室更配有270度落地玻璃,极尽奢华气派。这还不止,他更被揭发只需支付包机市价约一成的经济舱价钱,即可携眷乘坐富豪私人包机。 曾特首,你问问自己一个相当简单的问题:假如你不是曾特首,会有这些奉献殷勤的「朋友」吗?会有富商送上千万(或者事后所声称的三百万)豪装给你吗?会有人傻到替您出九成价钱请您搭私人飞机吗?不要再骗人了。这跟你是否休假毫无关系,这跟你是否被要求向他们提供对价报酬未必有关系,而是跟你「是否收受利益」有直接关系,也跟你「为何收受利益」有直接关系。这绝对不能像目前香港政府发言人般,巧用没有法律约束力的《政治委任官员守则》来涣散焦点,也不能以自己没有意思要抢董建华职位等说词来借题发挥。成立独立委员会研究和改善目前高官收受利益申报制度,同样无法用来转移焦点。自我反省这件丑闻跟市民期待有一定落差,更没有切中要害。我们心里很清楚,问题只得一个:为什么你要收受那些经济利益? 再让我们来算算账吧。三百万元豪装,屈指一算,接近你九个月的薪水。试问哪一位正常人会接受自己的朋友,奉送相当于自己九个月的收入,来为自己豪装住屋?现在有人把这一笔大钱送上门,难道一个具有正常心智的人会觉得毫无可疑?难道会认为这是「朋友」之间的友爱行为?即使那位「朋友」暂时无求于你,难道你不会觉得很奇怪吗?不会害怕日后他可能有所托付吗? 理解及此,笔者固然支持立法会议员运用特权法的权力,传召曾特首到立法会说明(目前曾特首已答应出席),但更想呼吁廉政公署立案调查香港回归以来可能最庞大、最高层的荫权弊案,根据《防止贿赂条例》及相关法例,查明事实。即使因法例本身的漏洞而无法起诉曾特首,但可以藉此把整个「朋友」集团连根拔起,还香港社会一个公道。 曾特首,现在还未到你退休的时候,也不是你收工的时候,更不是你面黑、愤怒、疾言、厉色、逃避的时候,而是你公开道歉、真诚忏悔、接受法律调查甚至制裁的时候。香港人即使要不到你脚痛下台收摊,也要依法追究你和你那些「朋友」的法律责任。希望你能拿出勇气和良知来面对自己,面对港人,面对历史。 本文不代表BBC 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BBC | 论坛:如何看香港特首选举的乱象?

香港三月举行特首选举,但是正式候选的唐英年和梁振英都爆出了利益冲突的问题。 原先被看作是可能有意参选的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虽然宣布不会参加下个月的特首选举,但是不排除如果这次选举“流产”,就会参加其后的选举。 现任的特首曾荫权也卷入接受“奢华款待”丑闻的指称。 如何看这次香港特首选举?如何看特首参选人的诚信问题?如何看“一国两制”?北京会对这次选举施加什么影响?香港政局会出现什么变化?欢迎发表看法。

莫乃光 | 曾特首,你当我们都是傻的?

作者: 莫乃光  |  评论(0)  | 标签: 曾荫权 , 特首 , 香港 特首曾荫权捲入收受利益丑闻旋涡,社会的反响竟然比特首候选人唐英年的「僭建门」和梁振英的「西九门」更大,市民对之的愤慨有过之而无不及,可是当事人「过大海」前所始料不及。 曾荫权所至今所知和被指犯上的,包括接受富豪和有背景人士的款待,由上天至下海,还有深圳豪宅,当中可以涉及的利益衝突,以任何担任公职人士来说,其实不难察觉有避嫌、申报的必要,而且,涉及的钱说多不多,以特首多年高官的收入和財政环境,照道理都只並非不能自力负担,怎说也只是「小便宜」,却变成了「大问题」。 特首对这宗丑闻的处理方法,由第一天的沉默,到之后主动到电台解话,在南华早报撰文和在网上Facebook交代,还算主动,不过,解释却並不到位,只留下更多更大空间给媒体和公眾继续质询和怀疑他有所隱瞒。 特首只在转移视线 特首的解释,如他在Facebook上的总结:「在过去四十五年公务生涯中,我一直规行矩步,但市民对公职人员的要求已经提升,有关的规管制度,与市民期望有明显落差。我近日作了多次反思,亦上了宝贵一课,以后做事一定会更加严谨,亦会採取补救方法,希望得到市民谅解。」翻译出来,是他认为他一向「规行矩步」,这没有变,变的只是市民的期望。 这样的解释,当然连小孩子都看得出是狡辩。这些年来,对公职人员处理利益衝突的规则没有变过,变了的是特首他自己。现在特首为了避免自己「认罪」,把问题归咎於市民期望;如果只是別人对他的期望高了,他未能追上,这「落差」就不是违规或者犯法了。如此一来,特首想来一招四两拨千斤,一边说「下次唔敢」(「以后做事一定会更加严谨」),补救方法只成立一个委员会来检討「现行防止利益衝突的规管框架和程序」便算。 注意,是检討程序,有需要就改规矩,而不是检討他自己在现行法例和守则下,有没有犯法和违规。要作补救,特首是不是应至少先考虑把少付了给富商的私人飞机和游艇费用归还,和自付深圳豪宅的装修费等;不过,即使他可以负担这些钱,他也许会担心这样会等同承认之前不当,只好死撑。 当然,怎样死撑也无用,谁都看得出,用民航机座位价钱从富豪换来坐私人飞机,是多么明显的「明益」和款待。老实说,如果特首说不知道要付钱,还比较好,现在他明知自己应该付钱,却「象徵式」地「俾些少」便算,实罪加一等!再加上特首自己承认,早於二零零九年已以包机方式,「按人头摊分开支」而付出了十八万八千元飞到日本,为什么在二零一二年往泰国布吉时,却觉得只要付出五千九百元,便可以坐私人飞机,仍然合理?特首至今所做所说的,最多只可算是企图转移视线。 请特首放过香港人吧 常言道,危机管理和面对丑闻,必须「坦白从宽」,但曾荫权似乎仍然极力巧言狡辩,而且也做得很差劣;做得最差的,是他以为香港市民都是傻的。曾荫权在电台说这事令他「很伤」,却没有得到任何市民的同情,他自己应该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其实,这事之中最伤的,是香港和我们香港人。 事实上,为什么一个这么有经验的公职人员,会犯上这么明显的问题,把一切避免瓜田李下的基本守则,竟然会拋於脑后?答案可能很简单,权力会令人腐化,也会令人麻木,令人以为自己可以置身於法律之上。 曾荫权於星期四將会到立法会面对议员的质询,一向高高在上,自命站於道德高地骂一些议员不守规矩的曾特首,將怎样面对?其实,如果曾荫权真的如他自己所说,尊重「廉洁、公平、公正等价值是香港成功的基石」,尊重他的公务员同僚的廉洁传统,他应该做的是:第一,把私人飞机、游艇、豪宅装修和租金应付的差额,全数交还;第二,表明欢迎廉政公署调查潜在利益衝突,及重申律政司司长將会独立决定任何对他的法律行动,而非继续自己说自己无做错;第三,考虑辞职,停止对香港的伤害,並且向全香港人民道歉。 当然,我们都知道,太阳是不会从西方升起的。 原文刊於信报论 2012.02.28 http://www.hkej.com/template/forum/php/forum_details.php?blog_posts_id=81345

中時電子報 | 北京觀察-港首選舉抹黑戰 北京傷腦筋

     外界稱香港特首是「小圈子」選舉,由一千二百名選舉委員投票,一般港人難以置喙;然三月廿五日舉行的特首選舉,卻因親北京的「雙英之戰」陷入烏賊抹黑戰,意外多了「民意」因素,讓中共中央頗傷腦筋。      候選人之一的唐英年,為浙江富商二代,其父唐翔千與江澤民有四十多年交情,又歷任港府財政司長、政務司長等要職,且選委會委員多是支持北京的政商界人士,唐具當選實力。      另候選人梁振英,貧寒苦讀出身,立足商場後從政走議會路線,曾任行政議會召集人;梁最早宣布參選,又是十屆大陸全國政協委員,被外界視為中方長期精心栽培的特首「見習生」,坊間亦傳言他是中共地下黨員。      「雙英」的出身與歷練均不同,本月十四日登記參選提命後,卻引發烏賊戰。唐英年遭踢爆未經申請擅自將住家地下室改成酒窖,引發港人對唐只愛豪宅與紅酒的質疑;而梁振英則被爆,十年前擔任香港西九龍填海區文化中心建築設計比賽評審時、未利益迴避。      烏賊戰也扯上現任特首曾蔭權,他被踢爆兩次乘坐朋友私人遊艇往返港澳、兩次搭私人飛機出國度假,珍藏千瓶洋酒,還在深圳租豪宅作為退休寓所。      原欽定變成「雙英決戰」,特首成特權之首,北京迄今未作聲,僅提「要愛國愛港、要有高管治能力、在社會上有高認同性」三條件,態度引發好奇;而親北京的民建聯成員、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今日中午將決定是否參選。      北京當局目前頭痛之處在於,最具接班架勢、符合特首獲香港大財團支持,或出身官僚體系傳統的唐英年,民望卻最低,硬讓其出線將衝擊陸港關係;再者是北京完全沒預料到,梁振英與唐英年會激烈地如此競爭,互揭醜聞,已讓選委會親北京勢力一分為二。除非北京集中力量支持第三人選,否則幾能確定唐梁兩人誰勝出,都無法獲壓倒性票數。北京到底能掌控或忍受這次特首選舉到何程度,即將見真章。

美媒指香港在英国统治下较现在更好

华尔街日报照片暗示当年的英女皇,有如中国文革时毛泽东如红太阳一般的,仍然受到香港人民的尊敬。  针对香港官场目无法纪,高官如唐英年、孙明扬之流知法犯法违规僭建,《华尔街日报》言论版编辑Hugo Restall雷斯塔尔在该报发表署名评论,题目是「香港在英国的统治之下较现在更好」,版面而且配了一张合成图,图中显示英女皇一个发亮的头像,下面是各个民族的工农阶级联手走向光明。暗示当年的英女皇,有如中国文革时毛泽东如红太阳一般的,仍然受到香港人民的尊敬。 评论指出,回归前后香港政府其中一个最大分别在于「香港的英国高官需要向一个由民主产生的英国政府负责,而伦敦亦要小心翼翼的管治好香港这个殖民地」;但「现在的特区政府只需向一个寡头垄断而且是贪腐滥权的政府负责」。 雷斯塔尔一开始以下届特首热门人选唐英年慢动作的自我毁灭作为文章的引子,回想到1997年回归之前,前《远东经济评论》总编辑戴维斯的一篇名为「为殖民主义喝彩两声」的演说,内容提到为什么香港在英国的统治下可以繁荣。雷斯塔尔说,处理香港事务的中国官员,有空应该重温一下。 雷斯塔尔引述戴维斯的言论来试图分析港英政府与特区政府的分别。戴维斯说,香港当年有一个高效率的公务员班子,人人对工作要求严谨,那怕是最细微的流程,也要跟足本子办事,外界看来似乎有点过于官僚,但却正好营造一个尊重法治和防止滥权的机制。 评论又说,公务员的上司都来自伦敦的职业官僚,他们尽管高傲自大,对媒体的批评也会表达不满,但他们至少会回应大众舆论,因为香港的英国高官需要向一个由民主产生的英国政府负责,而伦敦亦要小心翼翼的管治香港这个殖民地。 雷斯塔尔又引述戴维斯的演说指出,香港公务员对工作的认真和严谨,理由正好是因为他们都知道他们正在为一个合法性受到质疑、一个外来的政权、一个没有民主的政府效力,他们所以都致力免使社会大众遭到疏离,「他们如履薄冰的工作态度使他们处事更为敏感」。 评论继续指出,英国高官大多在退休后都会返回老家,因此收受香港本地财阀的利诱,情况相对较少,伦敦亦会对他们颁发OBE勋衔或退休长俸,港英时期地政总署的高官不会因为害怕得罪大地产商而担心他的儿子找不到一份工作。 文章指出,今天的特区政府也没有民主,但这个政府只需向一个寡头垄断而且是贪腐滥权的政府负责。这个分别引发了不少后遗症,大多数都与土地有关,而房地产正好是香港最大财富的来源。近年来,地政总署在与地产商洽商协议时犯了很多“错误”,让地产商平白获取亿计的暴利。处理地产事务官员很多又在退休之后为地产商服务,造成社会大众对政府的施政产生疏离感,认为香港已沉沦成为一个裙带资本主义。 法广香港特约记者 郑汉良

自由亚洲 | 港浸大公布特首选举民调丑闻的调查报告,引起不满

香港浸会大学公布有关特首选举民调丑闻的调查报告,引起不满,有人批评,香港的学术自由已名存实亡。 香港《明报》日前报道,香港浸会大学草草完成了有关特首选举民调争议的调查报告,引发更大质疑声。香港教育协会等团体联署声明,呼吁学界一起对抗白色恐怖,捍卫学术自由。教协会长冯伟华表示,调查报告疑点重重,必须严谨追究,披露真相。因为香港学术界白色恐怖很厉害,学术自由已经名存实亡。 香港的时事评论家马鼎盛对此说,他也在关注香港浸会大学的民调丑闻。 “这个事情确实是一个糟糕的事情,是受了政治影响,本来民意调查是中立的。它应该如实地反映社会的现状,但这次调查它有种种不规范。后来不是有人也出来道歉,有人出来负责。这些事情有些人认为香港回归十几年以来,北方的影响不断增加。北方的习惯是没有什么民调的,也没有什么民意的,所以媒体和舆论对这方面就非常敏感。如果再有这种事情不断发生的话,香港的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的高度自治就会受到伤害。 ” 报道说,香港立法会教育界议员张文光表示,此前香港多位学者受到亲共阵营围攻,引发保卫学术自由的声音,而浸大民调丑闻又涉及学术专业道德问题。马鼎盛对此表示: “名存实亡这个定语下得就太过文艺化了。不够准确,不够量化,这一个事件不能把整个香港的民意和舆论的作用给取消。我也知道,也很担心过去一年香港的新闻自由在国际上觉得印象是大幅下滑。这确实反映了香港有这样的担忧。如果一直都如此下滑下去会影响香港地区在世界上的地位。”  旅美中国学者谢选骏认为,香港浸会大学的民调丑闻说明,“一国两制”已经走进死胡同,要维护香港的学术和新闻自由,必须有更多的人站出来反对大陆当局对香港新闻和学术界的政治干预。   “这就是受一国两制的影响是不可能持久的。一国两制本来就是一个悖论,一个国家怎么可能实现两种制度呢?所以一国两制得靠拢,得一致。也就是说香港的制度日益向大陆的制度靠拢,这是一个过程。丧失新闻自由和学术自由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 ” 香港浸信大学民调丑闻发生在2012年1月14日,传理学院被质疑因受院长赵心树施压而公开一份尚未完成的特首选举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参选人唐英年民气落后的差距收窄,与最终完成并于1月17日公开的结果不符。公众质疑提前公布结果是院长有心为建制派的唐英年造势,民调缺乏公信力。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官员廉洁指数排位与政府反腐败系统结构

  “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即“国际透明组织”,简称TI,是一个非政府、非盈利、国际性的民间组织。“透明国际”于1993年由德国人彼得·艾根创办,总部设在德国柏林,以推动全球反腐败运动为己任,今天已成为对腐败问题研究最权威、最全面和最准确的国际性非政府组织,目前已在90多个国家成立了分会。它的研究结果经常被其他权威国际机构反复引用。廉洁指数对178个国家和地区的贪污情况进行排名,积分从0到10,得分越低贪污越严重,10分则表示非常廉洁,以此类推。他们的调查以全世界各国最易发生腐败的十多个行业为标准调查对象。   一、2008~2011年我国及相关国家廉洁指数排位情况   笔者关注与此,曾获得“透明国际”通过调查于2008年公布的世界180个国家“廉洁度”排位获知:丹麦、瑞典、新西兰并列第1,新加坡第2、香港第12、德国第14位……美国日本并列第18……法国第23……以色列、台湾、南韩、澳门分别为第33、39、40、43……中国(大陆)第72位……当然,还有泰国、印度、越南、俄罗斯、老挝等都排在中国之后。2009、2010年变化不大。   最近,据【财新网(记者 李永春)】2011年12月1日报道:“透明国际”发布了“2011年贪腐印象指数”(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报告,在全球182个国家和地区中,按廉洁指数新西兰获得9.5分排名榜首,美国以7.1分排名第24位,香港以8.4分排名第12位;中国(大陆)以3.6分排名第75位,名次较2010年提升了3位,但得分从2007年至今徘徊在3.5~3.6之间。   具体说来,排名前10位的分别是:新西兰、丹麦、芬兰、瑞典、新加坡、挪威、荷兰、澳大利亚、瑞士和加拿大。其中,新西兰连续6年排名第一,丹麦和芬兰以9.4分并列第二。香港以8.4分排名第12位;日本以8.0分排名第14位,美国以7.1分排名第24位,台湾以6.1分排名第32位;韩国以5.4分排名第43位;中国以3.6分排名第75位。俄罗斯、印度排名在中国之后,排名靠后的国家还有:利比亚、伊拉克、阿富汗、缅甸、朝鲜、索马里——颇为吊诡的是,似乎很正宗的“社会主义”朝鲜竟然与盛产海盗的索马里并列以1.0分垫世界之底。   以上信息来源于“透明中国”网站。该网站成立于2008年11月,是目前中国唯一专门探讨政府信息公开问题的学术性、非政府、非盈利网站。这些NGO组织是值得我们敬佩的。   二、从政府反腐败系统的结构与运行规则看反腐效果   首先,我们承认,大国吏治与小国吏治,其难度是不可等同的;但同时我们又应当看到,一个国家或地区政府对于反贪腐系统的架构设计是否科学合理,也是至关重要的。否则我们就无从解释同在朝鲜半岛上的韩国与北朝鲜,为何前者廉洁指数排名居中上(43位),而朝鲜却与索马里垫底(182个国家和地区之末)。   同为亚洲国家和地区,为何新加坡、香港、日本、台湾、澳门官员链接指数都大大超过中国大陆地区?   有人以此数据说明民主不是万能的,理由是俄罗斯、印度都是民主国家,但官员腐败情况照样超过中国大陆。但笔者认为,民主作为一种政治的核心价值,肯定不是万能的,在民主政治核心价值指导下建立的民主国家,还有一个民主制度的设计、运行问题。或者制度设计缺乏科学性和合理性,或者在一些领域民主价值观没有获得充分体现——这二者中任何一个因素的或缺都不能保证反腐败的有效实现。如果因此而否定民主的价值核心,那是因果关系的错位——正如当我们不能严格依法办案或因法律漏洞而搞出冤假错案甚至预案杀无辜时,我们并不能说法律这一事物从本质上是毫无价值的一样。   我们以我国香港特区为例来论证这一观点。从本文末所附视频我们可以看到,上世纪70年代,香港政府部门也是贪污问题严重,警队情况犹为严重,其腐败横行的成都绝不亚于当今中国大陆,这越来越为香港市民所难以容忍。于是,1974年2月香港成立了“廉政公署”(回归前称“总督特派廉政专员公署”),这是一个专门打击贪污腐败的独立执法机构,制定了与之相应的法规条例《廉政公署条例》以及与之配套的《防止贿赂条例》、《选举(舞弊及非法行为)条例》等。   但订立制度并不难,成立专门组织也不难。中国大陆也有反贪局、检察院、中共还有纪检委,条例也是很多的,惩治力度不可谓不大,为何反腐败效果徘徊不前?笔者认为,政府反腐败系统组织架构的设计和运行是否科学、是否合理,亦即是否符合客观规律,这是至关重要的。资料表明,香港早在1948年便仿效英国颁布了《防止贪污条例》,加重了对贪污腐败的处罚,但香港的贪污现象不仅没有改善,反而变本加厉。这就说明,光靠制度是不行的,制度如何通过一套系统去科学运行才是至关重要的。   那么,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商业发达到称为“购物天堂”的七百多万人口的大都市,为何能做到廉洁指数排名保持在世界第十二、三位的前列?我们来看看他们的“廉政公署”其系统组织架构的设计和运行特点。   第一、反贪腐系统组织架构完全独立,直接向行政长官负责。   香港廉政公署是一个真正独立的执法机构,实现了“独立于政府之外,切断行政掣肘”的地位。廉政公署直接向行政长官负责(香港回归前直接向港督负责),香港主权移交中国后,廉政专员成为香港特别行政区主要官员之一,需要由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提名,报请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任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57条写明:廉政公署独立运作,直接向行政长官负责。廉政专员亦定期向行政会议汇报工作。   廉署的独立具体表现在“机构独立、人事独立、财政独立、办案独立”。这四个独立性,使廉署从体制及运行上切断了与可能形成掣肘的各部门的联系,从而使反贪肃贪“一竿子到上”,对下则“一查到底”成为可能。   有人说中国大陆的反贪局也就类似于香港的廉政公署。其实稍微想想,此话差矣,这二者差别太大了。笔者以为,大陆的反贪局能否做到这样的“独立”,这大概不需要细述了,稍微熟悉大陆公检法机构工作情况的人都知道。而问题就出在这里。就拿香港本身来说,其实香港早在1948年便仿效英国颁布了《防止贪污条例》,加重了对贪污腐败的处罚,但香港的贪污现象不仅没有改善,反而变本加厉——为什么会这样呢?   原来在廉署成立之前,负责香港反贪的机构为“反贪污室”,它隶属于香港警队。而香港警队在当时可算是贪腐情况最严重的部门之一,由它的下属机构负责反贪,其成效可想而知。   因此,一个政府反贪腐系统组织架构和运行能做到真正独立于政府行政系统以外,始终保持中立性、客观性,是有效实施反贪腐执法的关键。   第二、香港终极反腐的逻辑结构   有人也许要问,那如果廉政专员乃至香港特首也腐败了怎么办呢?谁来查处他呢?   笔者从实践中看到,这就要依靠民主政治了。因为香港特首在中央政府批准前是需要经过香港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提出候选人再经差额投票选举产生的,更不用说廉政专员。他们要受到选民的诸多监督和制约。   稍举两例,最近香港特首曾荫权被曝藏千瓶名酒,香港特首办出面否认称已捐出;又据人民网报道,香港特首曾荫权将于今年7月卸任,日前他在接受香港媒体采访时透露,自己为避嫌,近些年没在香港购置物业。卸任后,他选择暂时在深圳租房居住。记者23日来到其租住的福田区东海花园君豪阁了解到,君豪阁主力户型为300平方米左右的三房两厅,月租要3万元人民币左右,这里的住户大多是公司老板。因此遭到港民和港媒质疑钱从何来。现在此事还在胶着状态中,结果尚未可预料。此其一。   第二例,另据港媒报道:第四届香港行政长官参选人唐英年的居所被发现有“违建”,那是一个集影院、品酒室及浴池于一身,面积达2400平方英尺的“地下行宫”,这在香港社会引起震撼,纷纷要求唐英年公开解释。据香港电台报道,16日晚,唐英年在竞选办公室承认地库是违建,承诺将及时拆除,并就此事向全港市民道歉。——这就是民主监督的力量。而香港《基本法》规定:“行政長官就任時應向香港特別行政區終審法院首席法官申報財產,記錄在案。”这些都可以保障特首的任何违法所得或来路不明的财产将无处遁形。想贪腐就别去当官。   于是,香港形成了这样的反腐败逻辑格局:香港廉署直接向廉政专员负责——廉政专员直接向特首负责——特首、廉政专员等任何官员直接接受民众、媒体的监督。   三、结 语   我们从对世界各国官员廉洁指数排位与政府反腐败系统结构的分析便可大体看到,任何国家、地区,其政府如果真正想在反贪腐上有所作为,使政府及其官员相对廉洁并越来越提高廉洁度,那就必须落实民主、法制、科学的组织运行架构、政府及其官员信息公开透明,从而以制度使其主动接受监督。这四点缺一不可。   以上述逻辑思维推理,我们便可想到,号称民主的俄罗斯、印度等国家,其腐败横行胜于中国大陆,只要仔细考察,那里一定是在上述某些方面出现了问题。   能否承认民主的核心价值,能否不断地推进民主政治建设,是考验一个政府是否真正为人民服务的试金石。因为不能主动向全体公民公开信息,就不是主动接受人民监督,不能让反腐败执法机构真正实现如上述香港廉署那样的“独立”,就不是真心反腐败——靠属于自己领导的反腐败系统去反自身的腐败,逻辑上就通不过,香港曾经反腐败失败的教训已经够我们借鉴的了。所以,有两类国家必然会成为最腐败的国家:一是过于专权、专制,比如朝鲜;一是国家混乱,秩序失范,比如索马里、阿富汗、伊拉克。其核心问题却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失去了有效的制约和监督。   民主的核心价值是不错的,但根据民主价值产生的具体政策、策略、运行的组织架构系统的科学合理程度,将决定最终效果。从这层意义上说,从俄罗斯、印度的反腐败效果之差来说,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民主作为一种政治价值核心,在实践层面的确不是万能的;但如果连民主核心价值都不认同,那么这就是万万不能的,因为那将更产生不了任何有效的反贪腐制度和运行制度的系统架构。反腐败就成为一句空话。   当我们稍稍仔细研究一下香港的《基本法》、《廉政公署条例》以及与之配套的《防止贿赂条例》、《选举(舞弊及非法行为)条例》等,我们就可以看到这些制度和运行的组织结构是如何相互“咬合”紧密而让贪腐很难钻到空子的。没有这样的“咬合”,像曾荫权打算卸任后到深圳租房或什么窖装酒,像下一届特首竞选人唐英年的“违规装修”,这简直就不算什么问题,更不会被港民和媒体穷追猛打而几乎吓出一身汗来连忙道歉。   本文只是浅析,具体研究起来,这一个大的课题。笔者以为专家、学者等一定更有心得。中共十七大报告指出:反腐败是关系到执政党生死存亡的大事。所以笔者不揣浅陋地“浅析”了一下。算是抛砖引玉。□   2012.2.25.   【参考文献】   1、2011全球清廉指数公布 中国排名75位(引自透明中国)   http://www.chinatransparency.org/newsinfo.asp?newsid=12507   2、《香港基本法》   3、《廉政公署条例》《防止贿赂条例》《选举(舞弊及非法行为)条例》   4、曾荫权夫妇深圳租房曝光 300平复式单位月租6万   http://enjoy.eastday.com/c8/2012/0224/1098781865.html   5、唐英年承认大宅内违规兴建地下室 向港人道歉   http://news.qq.com/a/20120217/000894.htm   6、静默的革命:香港廉政公署35周年纪念(视频)    http://www.yxjedu.com/piaoyi_film20/feng_huang_shijiao/HK_lian_zheng_35_nian.html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香港雜評 | 林天悟:傳媒人相煎何太急

【 信報轉載 】特首選戰的提名期只剩下十天,原以為逐漸轉入大直路,詎料現在才開始急轉彎。原本沉悶不堪的選情,在梁振英的「西九門」與唐英年的「僭建門」之間長出了繁花,亂局中還有另外兩匹「黑馬」──曾鈺成和葉劉淑儀正摩拳擦掌,隨時上場,選情煞是好看。 對於政治場內的角力,傳媒應在場外旁述,憑專業知識協助觀眾分析賽事。雖說旁述應要客觀公正,但現實是各有立場,甚至有為轉達老闆的喜好而存在,或專為某些受眾而服務;然而,當中的一言一語,也須有事實根據。 近日,傳媒行家為特首人選各自歸邊,某些媒體的喜好明顯至路人皆見——這原本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因為無論台灣以至歐美國家,有真民主的地方就不怕表態,最重要是明刀明槍,讓讀者觀眾便於選擇——然而,機構的取態卻演變成傳媒人之間的互相攻訐,一句「某機構是某候選人的打手」,把記者的努力抹煞,甚至連事實本質都不顧,那實在有失專業學養,令人扼腕嘆息。 記者與公關的角力 傳媒人相煎可分為兩種層次,一是現任記者與曾是傳媒人、現為特首候選人公關的角力。 唐梁陣營各自聘用了多名傳媒人負責對外工作,其中唐營人數較為鼎盛,資歷也較深,個別人士在上屆特首選舉中曾經協助梁家傑參選,在行內的人脈關係深厚;梁營則以某位前女主播最耀目,有助普通市民留下深刻印象。 一些行家反映,較諸過往任何一場選舉,這次是前所未有的「傳媒人對決」。皆因上屆參選的曾蔭權鐵定連任,代表泛民的梁家傑只屬陪跑,兩營人員從未有過真正的競爭,公關工作難度不高,傳媒人的參與有助記者取得採訪資料。那時候勝負形勢太過明顯,媒體也不介意多給機會梁曝光,傳媒人公關和媒體之間整體合作愉快。 今屆泛民推舉的候選人何俊仁同樣沒有勝望,建制派人選卻鬥得燦爛。唐梁的公關對各大媒體的政治取向瞭如指掌,每當有負面消息傳出時,便盡量聯絡另一方友好「放料」,企圖淡化衝擊。參選人出席公開場合時,公關「護主心切」,常常充當發言人代答問題,或者私下致電記者「解畫」,甚至以前輩身份「教導」記者報道的方向,或致電跟傳媒高層談判……,忘了公關和傳媒人的本質分別。 有行家表示,當某機構立場明顯時,就會給對家公關人員視作「仇家」,在公開場合提問時常常被當「透明」,就算用書面提出查詢,公關亦會透過友好媒體「收風」或「放風」,然後再作回答。這種做法會令獨家消息走漏,傳媒人應知這樣處理查詢實有不當,當變成政治人物公關而忘卻專業操守,只能說政圈真是一個大染缸。 早前親唐報章率先爆出梁振英涉嫌出任西九概念規劃比賽評審團時漏報利益,行家之間聽得最多的是,該報淪為唐營打手,有專人「餵料」去攻擊對手,記者只是奉命行動的棋子,勞力有限。 令人汗顏的是,以上說法竟在行內得到普遍認同,因而某程度上忽視了事件的嚴重性,大部分傳媒對西九事件的追訪,只流於傳達梁振英所說「促政府公開西九比賽全部資料」,而沒有進一步為讀者解說事件的本質。 某報章資深政治記者表示,唐梁連日被爆醜聞,層次上絕不相同,唐是「用自己錢挖自家地」,是犯錯甚至犯法,屢說謊話「護妻」也失卻誠信,事件如電視劇《溏心風暴》一樣「師奶都睇得明」,市民極易下定論。反之梁振英捲入的西九事件已隔十年,要證實漏報利益需有許多證據和專業判斷,就算政府公開所有資料,但一般市民須花心力腦力才能明白,所以失去「叫座力」,媒體當然寧可登上吊臂車追逐唐的醜聞。 不過,就本質而言,唐的「僭建門」是個人事件,與民無關;梁的「西九門」則是涉及極龐大的公眾利益,政府和媒體有責任追究到底,是否有人犯錯,或還梁一個公道。 行家與行家的攻訐 傳媒人另一層次的相煎更叫人心痛,那就是行家之間以「打手」一詞互相攻擊,其中以報章行家尤其普遍,爭論不會見報,卻在行家之間流傳甚廣,頗傷感情。 「打手」大概可跟「五毛黨」劃上等號,即不分清紅皂白,為主子叫好或發動攻擊。身為新聞工作者,就算在左報工作也好,均沒人願意給人扣上這頂帽子,但有些自以為理性或有學養的記者無視新聞事件本質的嚴重性,肆意以謬論攻擊同業,只會暴露自身的膚淺無知。 話說「公信報」上周一獨家爆出唐宅僭建地窖事件,因證據確鑿引發全港媒體蜂擁跟進。然而,當天聽到不少行家認為,這是「送上門的新聞材料」,記者淪為梁營打手,原因是該報的社評和專欄一向挺梁的痕迹極為明顯,記者不用怎麼努力,事件也沒什麼大不了。 再過兩天,另外兩份暢銷報亦獲得消息人士提供圖則和實景圖,按「打手論」的說法,應該連那兩份報章都給拖下水吧?但同一批行家只對兩份暢銷報拜服,讚揚它們後發先至,然後引用許多往績,奚落「公信報」雖給梁營的黑手利用,但最重要的實景圖則落入暢銷報手上;甚至有無知者表示,如「公信報」想洗脫「打手」嫌疑,應公開報料者身份,讓公眾知道對方是基於良好意願爆料,抑或是由梁振英指示。 任何記者都知道,保護新聞來源是記者天職,事情至此,說出如此言論者卻不臉紅,只能說句佩服。從務實方向而言,筆者喜見有報章報道西九事件,也拜服「公信報」記者努力查出獨家新聞,同時讚賞兩份暢銷報對黑材料處理得宜,讓公眾對事件有透徹了解。同行之間與其猜度消息來源,不如把心思投放在新聞本質之上,別因為忙於相煎而忘了記者的職責。

中時電子報 | 北京不支持唐梁外競逐港特首

     香港行政長官選戰陷入亂局,唐英年及梁振英兩名北京允許入閘的親京派人士,都被醜聞鬥得喘不過氣來,不過北京方面似乎傾向以不變應萬變,維持唐梁兩人加反對派何俊仁的3人競逐,換言之,後來表態參選的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及有意參選的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未必能入閘。      據北京政壇人士指出,北京可以有3個不同方案。一是繼續支持唐英年,甘冒付出重大政治風險,在未來幾個月數以萬計港人上街遊行,並影響親京派9月立法會選情;二是研判梁振英上台的後果,是否可以接受,包括香港商界和公務員的抵制情緒;三是由曾鈺成頂上,但要有強大團隊支持,但他也因被指身為中共黨員的包袱要處理。      消息指出,北京拍板讓唐梁入閘,早已經過考核和面試;換言之,此時加入未經考核的第3人選,並不容易。北京近日收集的意見,也較傾向維持唐梁兩人競賽,不讓第3人入閘。但北京也有聲音認為,曾鈺成做特首,是在亂局中團結親京派的可行方案,故在協調小組未有最終拍板前,不能抹殺此可能性。      不過,問題是不論葉劉淑儀及曾鈺成是否真的參選,他們也將更難取得選舉委員的支持。現時香港在1194名選舉委員中,扣除已提名唐英年、梁振英和何俊仁的票數,現時僅餘下300多名選委未提名任何人,理論上足夠多提名兩人入閘。但由於部分選委受中央指示不能表態提名任何一名選委,相信最多只能容許多一人參選。      民建聯主席譚耀宗表示,目前黨內仍約有100張提名票,若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最終報名參選,仍需要其他界別的選委支持。但曾鈺成近日的表態卻顯示他參選的意欲已逐漸退卻,反映他最終出選的機會不大。      不過,另一參選人葉劉淑儀周五則公布參選政綱,她表示正繼續爭取選委提名,但不便透露數目,強調入閘要視乎民建聯及工聯會的取向。 … 更多新聞請看《旺報》

BBC | 特首候选人梁振英被爆涉诚信问题

梁振英重申他的角色没有利益冲突 香港行政长官参选人梁振英获得选委提名、正式报名参选特首之后,爆出他10年前担任西九概念规划比赛评审团成员时,可能涉利益冲突。 香港媒体报道说,梁振英可能与其中一队入围的参赛队伍有关连。 但梁振英昨日(23日)对此发声明称,事件不涉及诚信问题,评委会秘书处有责任核对申报的资料。 香港政府发言人前日已就梁振英涉嫌利益冲突的事件响应传媒查询,但表示,由于事件发生已10年,政府需要数日搜集资料及档案。 与此同时,梁振英也取消其早些时候的活动,举行记者会解释事件,他重申其公司在事件中并无收受利益,他的角色没有利益冲突。 梁振英解释,10年前他在担任评审员时,政府亦没有质疑其诚信,并指参加者有161间公司之多,评审员没有责任查证与其有联系人士是否有参赛,而应由评审委员会秘书处按参加者申报资料把关。 他还说,评审是没有作品数据,故他不知该作品的内容,但承认自己因核对资料而迟了两日提交利益申报表。 另一名参选人唐英年表示,他是通过传媒得知这一消息的,但相信政府会公布事实。 稍早时,唐英年也因为被揭发住房有违规建筑,导致其支持度大幅下降。 《南华早报》委托香港大学进行的调查访问了500多市民,支持唐英年的仅占16%;而梁振英则获得了63.9%的支持。 不过,唐英年获得的选委提名票为378张,大大超过梁振英的293票。 同时,梁振英缺乏商界的支持。香港城市大学的政治学者宋立说,香港商界不信任梁振英,一个月内不会改变人们的看法。 香港行政长官最终由谁出任又多了一些变数。

曾飚 | 狙击唐英年,分化民建联

2012年02月25日 06:55:18 [导言] 唐英年参选,也许是京港模式的最后一次测试,未来两地关系变数在增加。     一间不见光的地下室,扭转了香港特首选举的局面。候选人唐英年犯了天下男人最不该犯的错:自己有过,让太太顶包。这个已经不是第一次,上一次媒体传唐生早年绯闻,唐太出面秀恩爱。此次地下室风云,居然还是太太的错,男人做到这样地步,实在令港女寒心,不如让唐太参选,替香港女子争口气,续写铁娘子的港版传奇。     这种太太顶包的错棋,最近在英国刚刚发生一例,前环境大臣胡恩开车超速,让自己太太出来顶包,又因自己出轨,太太变前妻,最终把自己告上了法庭,丢掉了自己的大臣位子。     胡恩的结局,对于唐生有所启发,而唐生的命运,将是本次特首选举的一大变数。唐英年是大陆中意的人选,可惜中宣部在港岛没有分部。此次被香港媒体大力度狙击,吊车开到家门口,显然是给大陆一个下马威。香港亲民主派媒体,都在唱衰唐先生。     在香港亲大陆的政治势力,也有点沉不住气。亲大陆势力中,民建联是第一大党派,其次是97之后的官员背景的政治人士。在唐英年出现危机之后,这两支人马中更有人表达参选兴趣,一位是曾钰成,另一位就是前保安局长叶刘淑仪女士。假如特首候选人有限,他们所属的政治势力,在选举团中,基本上会投票给唐英年。如今,情况有变,有点动了凡心。     叶刘淑仪女士已经宣布参选。如果说陈方安生女士,是港版的“撒切尔夫人”,那么叶刘淑仪女士就是大陆版“陈方安生”,少了香港铁娘子的算计,更有着一股子大陆人霸气和香港人的拼劲,从2003年因基本法二十三条辞职,到美国读书三年,进而组建汇贤智库,到2010年成立新民党,一步一步都是冲着特首来的,作为一个女性政治人物,她其实代表香港很本土的政治气质。     平心而论,如果唐英年先生不出状况,本次特首选举,他赢面很大。然后,此次地下室风波,对于大陆政治逻辑来说,完全是不是事情的事情,只有在香港才被如此放大。现在亲大陆政治力量中,已经出现松动。另外一位候选人梁振英,虽然一直不被大陆看中,又遭港人猜忌,备选工作却和他做事做生意一样,步步为营。梁振英假如当选,可能是大陆更加感到头疼。本质上,梁振英是亲大陆派,然而其主见鲜明,作风强势,好像一个性情耿直而有闷头做事的学生团支书,虽然是在接班人序列,却常常让当任的书记感到不好把控。     现在唐英年拿到了379张票提名,占了1200人组成的选举委员会的32%。上一届曾荫权击败了梁家杰,票数是649:123,拿了全部800人选举委员会的81%。因此,唐英年如今的处境,给潜在的竞争者留下来了博弈空间,选举可能三分天下,两家相争,一人得利。 上一篇: 党内少民主,领馆藏暗花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 ) 评论数( 0 ) 0 条 本博文相关点评

南方周末 | 富豪“自残”,拯救中产

全世界的超级富豪们现在正关注自己所在国家或地区的领导人竞选大戏。 2012年2月13日,美国总统奥巴马顺应“巴菲特规则”,提议向年收入达到或超过100万美元的美国人,施行至少30%的税率,取代之前15%的收益所得税率。 “巴菲特规则”又叫“巴菲特税”,源于巴菲特呼吁政府向富人增税。2011年他在《纽约时报》发文,标题赫然为《停止宠爱富豪们》,这位首富级的老头在文章中透露,他缴税的税率是17.4%,比他秘书甚至公司其他雇员的税率都要低。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投资所得在美国享有税收优惠,像巴菲特这种典型的玩转“钱生钱”游戏者,税率自然要比实业家或普通工薪阶层低得多。 巴菲特是奥巴马忠实的支持者,当年曾为其竞选总统筹款。在和另一位参选人麦凯恩的一场辩论中,奥巴马声称考虑请巴菲特做财政部长,并直陈“要确保新财长懂得:光是帮助那些金字塔顶的人 (指富豪群体等) 是远远不够的,我们必须帮助中产阶级。”后来巴菲特没有当财长,富人群体利益也没有受到打压,相反享受到了一些减税政策。一直到现在,奥巴马参选下一届总统即争取连任时,才变得雷厉风行、表里如一。2011年12月,奥巴马在一次演讲中说,“美国收入最高的1%的那一小撮人,十年间收入平均增加了2.5倍,年收入达到120万美元,而中产阶级的收入却下降了6%,这是我们这个时代关键的议题,也是中产阶级的存亡时刻。” 再来看俄罗斯。2012年3月初就要进行总统大选,向来骁勇的普京的竞选对手中有张新面孔——身家180亿美元的俄罗斯第三大富豪普罗霍罗夫。这位“钻石王老五”的加入,使人想起当年向普京政权发出挑战的俄罗斯前首富霍多尔科夫斯基——他现在还蹲在监狱呢。值得关注的是,普京竞选纲领的关键词是“社会公平”“改善民生”,普罗霍罗夫则称,如果自己当选了总统,将捐出自己的绝大部分财富,并将向富人开征“过度消费税”,他以他自己的情况举例称,如果人均住房面积100平方米是合理的,他家里5口人需要500平方米,而他的房子有2000平方米,超出部分就需要纳税。 接下来看香港。2月20日,唐英年正式参选香港特首。唐的提名者中包括李嘉诚、郭炳江、李兆基等香港富豪。历史上,亚洲富豪与中产阶级之间的割裂感相对严重一些,他们与当权者的关系也更为紧密。不过,唐英年在参选宣言中明确宣称将致力于实现“繁荣共享”,解决贫富差距过大等深层次矛盾。做过财政司长的他显然对中产阶级之痛 (港人戏称为“中惨阶级”) 了如指掌。 最后来看不久前的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两个参选人当中,蔡英文在不同场合提到最多的词汇之一便是“中产阶级”,她说,一个社会的中产阶级如果持续萎缩甚至消失,社会稳定就是海市蜃楼。她提出向富人增税、向中产阶级和穷人减税,以使台湾税负趋向合理。马英九也表达了类似征收“富人税”的理念,却招致了微词——因为此前他曾表示“富人缴税已经够多了”。 郭台铭是马英九的拥护者,也常成为大陆各地官员的座上宾。在马英九成功连任后,郭台铭说“政治为经济服务”;如果说这句话可解读为郭台铭希望台湾当局及两岸形势对自己更有利的话,2012年2月初,包括他,还有张荣发、尹衍梁和戴胜益等台湾超级富豪宣布捐款共3000亿新台币 (约640亿元人民币) 的“豪捐”行为,则可以解读为他们在有意驳斥民进党“国民党代表大富豪利益,民进党代表普通百姓利益”之戏谑之语。而早在2008年前郭台铭曾宣布将捐出自己九成的财产做公益,戴胜益也于2011年宣布将捐出所持公司股票的八成。 郭台铭们学习的是比尔·盖茨。一样是四年前,盖茨将绝大部分财富捐给了慈善事业,自己更是身体力行,和巴菲特一起号召全世界的富豪们一起“裸捐”。这种效应也“蔓延”到了别的方面,2011年,美国二百多位超级富豪向奥巴马联名提议,希望政府增加年收入超过100万美元者的税率——这在十年前是小概率事件。 超级富豪与参选人或当权者形成“拯救中产阶级”之罕见共识,并不是美国、俄罗斯、香港和台湾的“专利”,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出现这种现象。没有哪个政府不希望博取工商界巨头支持的同时能够获得庞大数量的普通工薪阶层之信任。关键是,更多的富豪主动要求自己的利益“受损”或“让渡”确系难能可贵。他们或许正意识到:一个国家或地区,当内外形势都不太乐观的情形下,与政府出台向低层人士及中产阶级减税等激励措施相比,富人积极通过多缴税或捐赠等形式“反哺”社会,对整体的拉动——至少是信心拉动的效应——要更出色,因为它缓解了社会各阶层正在发生的割裂。 另一方面,在“共融”真正成为一种可能的社会里,富人阶层的产业和利益也才会更持久。退一步来说,这其实是一种被逼出来的“新商业文明”或者说“新财富观”。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