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与经济

纽约时报 | 中国经济困境背后的政治意涵

上证指数再次处于熊市,与不久前达到高点时相比,已经下跌了20%。周一,上证指数暴跌5.3%,周二跌幅曾一度达到5.8%,不过随后又出现了反弹,收盘时跌幅收窄至0.19%。 上证指数下跌的直接原因,是始于上周的中国银行间市场的压力。官方 报纸《人民日报》 周二早上刊发的一篇文章极有可能加剧了上证指数的颓势。文章宣称,股市监管机构和央行不是“奶妈”,不应救市。 上周,因为对流动性的担忧,同业拆借利率升至两位数,中国人民银行没有公开发表声明,也没有表现出支持市场的迹象,有关违约的传言甚嚣尘上,一些外国评论人士甚至暗示,中国的金融体系处于像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那类崩溃的边缘。(其实不然。) 尽管明显高于两星期之前的水平,但那些银行间利率现已下降至远低于两位数的水平。 周一,中国人民银行公开发表了 一份声明 ,称银行体系流动性处于“合理水平”,同时要求商业银行加强流动性管理, 引导融资进入经济领域中的实体生产行业。实际上,央行6月17日便将这一声明下发至各银行,但周一才公开宣布。周二,在上海举行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 央行的一名官员 表示,银行间利率现在处于“合理水平”,导致利率上升的季节性因素很快便会过去。 那么,是否资金短缺基本结束,狂欢就要重新开始?难说。 中国面临着债务问题。广义货币(M2)在2013年5月整月的同比增幅为15.8%,远高于政府公布的13%的目标。如果政府对控制信贷增长是认真的,那么,2013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7.5%的目标就不大可能实现。一些投行已开始理清这一点,并正在 再次下调对2013年GDP增幅的预期 。 上周,中国人民银行在银行间市场的举措,确切说是无动于衷,好像是在警告各银行管理好自己的事务,同时也是一次实时的压力测试,为了发现这个体系中的问题。 但这种突然停止救援的方式很危险。相互关联的金融产品太多了,以至于监管者或许会发现,无法预测哪一种陷入困境的工具可能会演变成更大的问题。常规的想法是,考虑到对社会稳定的潜在影响,北京方面不会让任何重要的信托或财富管理产品违约,也不会让任何银行倒闭,这让银行们依然指望能获得救援。 中国看起来面临着一个经典的道德风险问题。 政府要么允许违约和倒闭,要么逮捕一些银行官员,否则,它如何能迫使各银行改善自身的风险和流动性管理,并真正开始引导融资进入生产效率更高的经济领域? 实际上,在调查银行间市场的不正当操作时,中国已经逮捕了几名银行官员。打击不当操作的行动是由金融市场专家王岐山领导的,他现在是中共反腐工作的一把手。 《财新》杂志5月初报道 称: “央行正在考虑对银行间债券市场采取广泛的变动。此前,数名在大型金融机构供职的高管因陷入丑闻而遭到逮捕。” 这些逮捕事件可能与上周银行间市场的压力无关。不过我们应当认为,这些事件,连同中国国务院在6月19日公布的 金融改革提议 ,都是一个更宏大计划的组成部分,该计划会为亟需采取的、痛苦的改革提议奠定基础。据报道, 这些改革提议 将交由10月召开的十八届三中全会进行批准。 我在5月28日的“中国通” 专栏中写道 ,有时候如果不注意政治问题,就很难理解中国经济: “国家主席习近平继承了许多挑战,其中包括:陷入困境的经济、不断增长的债务烂摊子、党内和社会上大范围的腐败、巨大的环境危机,如此等等。考虑到这些挑战,以及一场影响社会上许多强大利益集团的重大经济改革即将到来的前景,共产党的合理反应也许会是,封闭意识形态的舱口,纠正党风,加强对军队的控制,并且提高对媒体(特别是互联网)和教育部门的监督,随后才启动这些会引发不和谐的经济变化。” 习近平仍然在采取措施加紧控制。上周,他 正式启动 了“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按计划这场运动将持续一年,部分目的是消除党内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他似乎也认定了,自己需要清除经济体系里的无节制行为。 即使习近平能够成功地推动这些相当艰巨的经济改革措施(我们应该设想他会做到),中国的经济增长可能也会慢于普遍预期。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董事总经理葛艺豪(Arthur Kroeber)长期看好中国,但现在他对2014年底前的增长前景却持悲观态度,上周他在给客户的一份备忘中写道: “收紧信贷,同时开展结构改革,意味着中国2014年可以达到的GDP增长水平,即使运气最好也,只是略超6%,这是15年来经济增长最弱的一年,远低于当前的预期。如果采取错误政策,如过度收紧货币供应,就可能很轻易地把水平压低到6%以下。银行和企业似乎终于领会了新一届政府传达的信号,即这一届政府不会像上一届一样,通过投资刺激来支撑增长,保证其达到某个任意划定的水平。过去两周中国股市惨淡的表现反映出了国内投资者越来越多地认识到了这一点,不过我们怀疑,要完全体现经济走软的影响,股市仍有进一步下挫的空间。” 控制信贷、深化经济改革会有很大风险,而且还会影响很多特殊利益。不过,习近平显然认为,无动于衷有更大的风险。而且说到底,没有哪个利益集团比党还大、比维持党的权力还重要。 利明璋(Bill Bishop) 每日自北京更新其博客 Sinocism (在中国大陆地区可能不能正常访问)。他的新浪微博是 @billbishop ,Twitter 帐号是 @niubi 。   翻译:王童鹤、陈亦亭

Read More

纽约时报 | 中国短期利率飙升 货币市场钱荒

 香港——正当中国经济增长表现出进一步放缓迹象的时候,中国金融体系遭受到现金紧张的痛苦,银行间贷款利率于周四激增。 位于上海的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发布的每日官方利率显示,周四,银行间的隔夜借贷利率激增至13.44%,创下纪录。而周三的利率是7.66%,上月的利率不足4%。 过去两周,中国同业银行及货币市场上其他具有可比性的利率都有所激增,这意味着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越来越怕借款给彼此。那些需要短期现金或流动资产的机构必须支付高利率,如果付不起,就会增加它们违约的可能性。 Silvercrest资产管理公司(Silvercrest Asset Management)的常务董事兼首席策略师程志宇(Patrick Chovanec)说 ,“中国的银行间市场基本上已经冻结了,很像雷曼破产之后美国信贷市场冻结的状况。利率有报价,但没有交易发生。” 中国的决策者们手中有众多选择,可以将更多的钱注入金融体系,包括进行公开市场操作——交易证券以控制利率或流动性——或者,更加激烈的方式是,释放一部分这些银行必须存在中国人民银行的数以百亿计的准备金。 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研究员白安儒(Andrew Batson)及潘启思(Joyce Poon)周四在一份研究简报中写道,“中国央行允许银行间利率激增持续的时间比通常的要长,这是在向市场传递一个信号,即需要锁紧流动性,放缓信贷的边际增长。的确,自从1月以来,央行就在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在银行间市场上吸收流动性,为与银行进行这种摊牌奠定基础。” 如果说央行对于越来越严重的流动性短缺现象无动于衷的做法是一种金融冒险政策的话,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此举旨在制约较小的银行。这些小银行一直把银行间市场当做低成本资金的来源,以支撑他们在高回报证券上的投资,或支持资产负债表之外的活动,即影子银行。 周四,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研究中国的经济师陆挺在一份研究简报中写道,“中国人民银行及其他监管者可以利用这次资金紧张的机会,‘处罚’一些小银行。那些小银行此前曾占过稳定的银行间利率的便宜。” 陆挺说,虽然银行间借贷利率激增会对不计后果的贷方产生预期的效果, 但是,“如果流动性短缺现象持续时间过长,也会毫无疑问地扰乱金融市场及实体经济。” 近几个月,中国经济出现增长放缓迹象。周四,6月份的对工厂采购经理人的初步调查显示,中国的产出量已经跌至9个月来的最低水平,因为制造商为了应对国内外需求的疲软降低了生产。 经济增长放缓,再加上金融业的流动性紧缩,已成为中国新上任的领导层所面对的最大挑战之一。 3月份就职的李克强总理称,他计划进行改革,以推动稳定增长,而非依赖来自国有银行的宽松信贷。宽松信贷曾帮助中国经济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以来的几年里强劲复苏。 银行间利率在两周前开始激增,那是在中国的传统节日端午节的三天假期前。银行通常在公共假日之前有更高的现金需求,所以最初的利率增长在当时并未被视为异常。 但是,随着情况恶化,央行克制住了为金融体系注入新钱的冲动。周四,作为基准的7天回购利率曾一度上扬至25%,这是借贷成本的另一个衡量,在周三时是8.5%,周四最终回落到11.2%。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央行允许发生现金紧缺,是其打击影子银行行动的一部分。他们说,影子银行有时依赖银行间市场作为资金来源。 根据他们的理论,央行试图控制理财产品的发放。这些产品是短期的债务投资产品,银行营销这些产品时,称其像普通储蓄一样有稳定的回报,但利率更高。据北京惠普评级公司(Fitch Ratings)高级主管朱夏莲(Charlene Chu)估计,3月份,中国这类产品的未偿贷款总量约为13万亿人民币,约合2.1万亿美元。 银行可以通过出售这类产品提高自己的收费收入。但是,由于这类产品不出现在资产负债表上,关于某种产品里面到底打包了多少贷款、债券或其他资产,透明度很低。而且,尽管这类产品本身通常是短期,例如三个月,但是他们所支持的基础贷款往往是较长期的——例如两年。 去年10月,中国银行当时的行长肖刚在《中国日报》的评论专栏中写道,“ 理财 产品某种程度上根本就是‘旁氏骗局’。 当投资者失去信心减少或者撤出理财产品时,现在看上去乐观的故事将会结束。 ”他指的是理财产品的到期时间与他们所支持的贷款的到期时间不符。肖刚现在是中国证监会主席。

Read More

纽约时报 | 中国食品安全困扰美国消费者

如果你最近吃过罗非鱼,那么你吃的这条鱼很可能来自中国。还有你刚才用来做饼干的人造香草精呢?它很可能也是从中国运到美国,千里迢迢来到你的厨房里的。 如今,有越来越多美国人日常消费的食品——从金枪鱼罐头、橘子罐头,到鲜蘑菇和苹果汁——都是中国进口的。据美国农业部(Agriculture Department)统计,截至去年年底,美国总共从中国进口了41亿磅(约合18.6亿公斤)的各种食品。 本周三,美国规模最大、历史最悠久猪肉生产商之一的史密斯菲尔德食品(Smithfield Foods)同意由 双汇国际收购 ,后者是中国最大的肉类加工企业之一。于是,美国从中国进口的食品受到了更多关注。 在中国企业收购美国企业的历史上,这项价值47亿美元(约合290亿元人民币)的交易是迄今最大的一笔。虽然史密斯菲尔德公司强调,这项交易是为了向中国输送更多猪肉,而不是为了相反的目的,但是这件事还是加剧了人们的顾虑,他们担心中国会在美国的食物供应中起到越来越大的作用,并且还可能会对美国的食品安全造成影响。 “我们从中国进口的食品越来越多,同时我们也听到了越来越多涉及中国公司的食品安全丑闻,”食品与水观察组织(Food and Water Watch)助理主任帕蒂·洛韦拉(Patty Lovera)在国会关于中国食品进口的听证会上 作证时这样说 。中国一直饱受食品安全问题的困扰,比如故意在宠物食品和婴儿配方奶粉中添加三聚氰胺,还有镉含量超出安全水平的大米等等。最近的一次食品安全事件中,商家用明胶、色素和硝酸对狐狸肉、老鼠肉和貂肉进行处理,然后拿来冒充羊肉出售。 “我们绝对应该给中国人颁发一个食品掺假的创意奖,”食品安全专家杰夫·内尔肯(Jeff Nelken)说。“他们在食物造假方面真是足智多谋,例如有些蜂蜜产品中似乎没有一点花粉成分。” 美国农业部2009年的一项研究表明,虽然中国官方正在努力改善食品安全状况和对食品生产的管理——要求中国为数不多的食品出口企业取得检验凭证——但是从中国进口食品仍然问题重重。研究报告说,“出口流程的各个环节都可能会出问题,而对各种产品和问题进行监控,对于中美两国的官员来说都是个挑战。” 美国政府仍然对中国食品出口感到担忧。美国国会本月举行了以“中国不安全消耗品的威胁”(The Threat of China’s Unsafe Consumables)为题的 听证会 ,这就是最新的例证。“不仅美国人和欧洲人,甚至世界各地人民的健康与安全,都越来越取决于从中国进口商品的质量,”负责欧洲、欧亚大陆和新兴威胁的众议院小组委员会(House Subcommittee on Europe, Eurasia and Emerging Threats)的主席、加利福尼亚州共和党人达纳·罗拉巴克尔(Dana Rohrabacher)说,“由于挑战实在太艰巨,监督和检验中国商品的任务,根本超出了各国政府的能力。” 在杂货店和其他食品商店出售的进口食物必须标明原产国,但是相当一部分进口食品,最后都在餐馆和餐饮服务机构变成了烹制的饭菜,消费者根本无从得知这些食物的来源。 此外,根据政府规定,进口食物一旦经过任何形式的加工,就无需再进行此类标注。 因此,进口的冷冻豌豆和胡萝卜如果分别包装就需要贴产地标签,但如果混合在一起包装出售,就不需要贴标了,洛韦拉说。鱼排必须贴标签,但是进口的炸鱼条或者蟹饼就不需要。 许多围绕美国从中国进口的食品产生的丑闻,所涉及的产品都属于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简称FDA)的管辖范围。FDA负责监管进口到美国的海鲜、水果和蔬菜。 从中国进口的食品,美国人已经吃了很久。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农业经济体,在农产品出口上也位居前列。根据美国农业部的数据,中国去年向美国运输了41亿磅重的食品,其中包括美国人全部苹果汁消费量的近一半,80%的罗非鱼和超过10%的冷冻菠菜。 中国也是食品原料的一个主要来源国,如糖果甜味剂木糖醇、人工合成香草精、酱油和叶酸。 但美国不允许中国向美国出口新鲜猪肉或牛肉,因为中国仍有口蹄疫爆发。 史密斯菲尔德的决定提醒了很多人今年春天看到的一些视频,其中成千上万头死猪漂浮在一条作为上海主要饮用水水源的河上。那些漂浮死猪的来源至今是个谜,但有人认为它们标志着中国政府打击售卖病死猪的行动正在产生效果。 2011年,这场整治行动就曾让双汇陷入麻烦,中国政府官员发现双汇出售含有瘦肉精的猪肉产品。瘦肉精是一种禁止用于人食用动物产品的兽药。 周三,史密斯菲尔德和双汇强调,这一收购的目的在于增加中国高质量、安全猪肉的供应。 艾奥瓦州立大学(Iowa State University)食品安全和公共卫生中心(Center for Food Security and Public Health)主任詹姆斯·罗思(James Roth)说,他不担心这一交易会给食品安全产生问题,因为任何在美国加工的猪肉都必须通过农业部的检验系统。“他们这么做是想增加对中国的出口,因为他们需要为中国人提供安全肉,而不是将中国猪肉运到美国,”罗思教授说。 他说,像熏火腿、香肠、培根这样的加工猪肉制品有可能从中国进口,但它们必须要达到世界动物卫生组织(World Organization for Animal Health)设置的标准,这要求以高温对猪肉进行一定时间的烹制。 一段时间以来,中国一直在努力争取获准向美国出口家禽。家禽不会感染口蹄疫。 艾奥瓦州农场主尼尔·凯皮(Neal Keppy)将大约3周大的小猪,一直饲养到送进屠宰场。他说,他相信史密斯菲尔德归中国所有后,仍会继续产出高品质、安全的猪肉制品。 “我认为更令人担心的是,如果史密斯菲尔德属中国所有,当食品供应紧张的时候,谁知道猪肉是不是会留在美国国内?”凯皮说,“在那样的情况下,很多猪肉将会流向中国,而不是给美国人吃。” 他说,他希望监管机构在审查这项交易的时候不要忘了这一点。 翻译:曹莉、陈柳

Read More

纽约时报 | 李克强讲话呼吁为市场松绑

CHINATOPIX, via Associated Press 中国日照住房项目建筑工地上的工人。北京释放信号,尽管经济增速放缓,政府今年也不会大规模实施刺激计划。 上海——中国政府正在计划让私营企业和市场力量在其经济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通过一项重大政策转变,来提高中产阶级生活质量,并让中国在全球舞台具有更强的竞争力。 本月,中国的新总理李克强对党员干部发表了一次讲话,其中包含了他们在过去十多年中听到的最为大胆的亲市场言论。李克强说,中央政府希望减少国家在经济事务上起到的作用,希望藉此释放中国的创造能量。中国现在是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Rajanish Kakade/Associated Press 中国总理李克强表示,国家将减少对经济的干预,希望进一步释放市场活力。 Mark Ralston/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中国人民银行发表声明,重申了中国领导层关于加快利率自由化、放松外汇管制的承诺。 周五,中国政府发布了一系列政策提议,似乎显示出李克强和其他领导人确实想要减少政府对市场的干预,并允许私营企业的竞争在投资决策和定价上让起到更重要的作用。中国经济极为依赖国家信贷和政府指令,中国政府能否调整经济结构尚不得而知。但分析人士把上述声明视为迄今为止最有力的迹象,说明中国政府对于改进中国的增长模式是认真的。 “这确实是相当的激进,”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经济学家、中国经济专家王志浩(Stephen Green)说,“人们已经对此谈论了很长时间,但现在我们看到高层明确提出了一项改革议程。” 随着经济增长放缓,而且由国家主导、投资推动的经济所具有的局限性日益明显,中国领导层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改革压力。据汇丰银行(HSBC)的独立调查,本月制造业活动在7个月来首次缩减。经济学家调低了增长预期,而且也在评估企业和政府高企的债务水平所带来的风险。在过去5年里,企业和政府积累了大量的债务。 “新领导层已经发出了不少信号,”巴克莱银行(Barclays)亚洲新兴经济体首席经济学家黄益平说,“他们意识到,如果继续拖延改革,经济就会深深地陷入麻烦。” 政府网站上发表的一份 通知 称,大的计划包括扩大自然资源税收,采取循序渐进的步骤让市场力量来决定银行利率,并制定一些政策,来“推动民间资本有效进入金融、能源、铁路、电信等领域”。通知称,“全社会热切期待改革取得新突破。” 在金融、物流、医疗等行业,外国投资者将获得更多投资机会。多年来,西方政府、银行和企业都在抱怨,尽管中国政府承诺开放银行和其他服务行业,却一直在阻碍外商投资。然而,最新的通知并未具体说明北京的决策者们所设想的涉及外商投资的变动有哪些。 中国领导层也承诺放松外汇管制。此举可能会减轻中国经济的价格扭曲现象,允许市场决定人民币汇率。周五,中国人民银行发出声明,重申了这些誓言。 上述举动并未发出中国大政府模式终结的信号。专家称,共产党不太可能会放弃国家资本主义模式、破除庞大国有企业维持的寡头垄断,也不太可能对党认为的战略性经济部门实行私有化,例如银行、能源和电信产业。 北京之所以如此推动,是因为几乎别无选择。由于面向欧美的出口额减少,且投资增长放缓,中国经济今年已然放缓。劳动力成本上升、货币升值也降低了制造业的竞争力。 一些支持市场的官员在今年的领导层变动中似乎有所斩获。包括他们在内的中国领导层似乎认为,扩大政府开支会使经济情况恶化,而私营部门需要发挥推动作用。 在人口结构和经济增长动力方面,中国也面临着重大转变。中国人口正在迅速老龄化,进入劳动力市场的年轻人总数也在下降。分析人士称,这种转变正迫使中国升级其产业运营,要靠廉价商品及低廉劳动力成本之外的其他手段开展竞争。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高级研究员、研究中国经济的专家尼古拉斯·R·拉迪(Nicholas R. Lardy)称,由于政府控制利率、汇率及能源价格,所以造成了严重的资本配置不当和增长不平衡。拉迪说,“这些改革将会提高家庭收入、减少储蓄,双管齐下地推动私人消费。” 要想取得成功,中国领导层需要抵御强有力的利益集团,以及腐败官员。后者已经习惯于利用自己的政治权力,通过收受贿赂和在企业秘密持股,为自己及家人牟取财富。 由国家主席胡锦涛和总理温家宝领导的上届政府,也曾承诺深化经济改革,并增强私营部门。但是分析人士称,他们缺少成功所需要的政治影响力。在他们的两个五年任期内,国家在经济中的角色实际上扩大了。 在十年一度的领导层交接后,新领导层于今年3月就职,他们似乎更有决心改变。本月,总理李克强在给全国党员干部的电话会议讲话中说,“如果过多地依靠政府主导和政策拉动来刺激增长,不仅难以为继,甚至还会产生新的矛盾和风险。” 他说:“市场主体是社会财富的创造者,是经济发展内生动力的源泉。” 他谈到了放松管制和减少政府的角色。 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研究中国经济的教授巴里·J·诺顿(Barry J. Naughton)说:“李克强思维方式像经济学家,他希望政府不要成为阻碍。” 《纽约时报》记者储百亮(Chris Buckley)自香港报道。 翻译:林蒙克

Read More

纽约时报 | 中国经济意外再放缓

Forbes Conrad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周日闭幕的广交会订单数目令人沮丧。 香港——对中国厦门的中天服装织造有限公司而言,五颜六色的鲜艳男士内裤在欧洲的销势不再出色。去年,出口额下降了30%。 对中国淮南的乐森黑马乐器有限公司而言,琴身形状像猫和卡通形象的儿童吉他也不再销量喜人。对晋江的雨中鸟户外用品有限公司而言,今年的国内销售和出口量双双下滑。作为中国最大的出口盛事,周日闭幕的广交会只收获了数目少得令人沮丧的新订单。雨中鸟的销售经理艾丽斯·洪(Alice Hong,音译)说,“这一回,来看的顾客都不多。” 去年夏天中国经济V型下滑后,秋冬两季复苏强劲,现在却出乎预料地再次放缓。出口数据疲软。中国的国内经济仍在增长,大部分原因是国家控制的银行大幅增加信贷,以及表外贷款的激增。消费支出也在攀升,速度却不足以弥补其他部门的疲软。 这样的组合让经济学家和企业高管越来越担忧,中国未来能否保持哪怕是7.5%的增长率。中国经历了30年两位数的增长,其间仅几次例外,而7.5%是中国政府当前的目标。 最新的麻烦迹象于周三浮现,中国海关总署公布了今年4月的进出口数据。表面看来,似乎相当不错:出口同比上升14.7%,进口则同比上升16.8%。 不过,2012年4月是中国进出口表现极其糟糕的一个时段。实际上,当月差劲的贸易数据是上年冬季的经济疲软转为骤然下滑的首个迹象。 经过经济学家的深入研究,今年4月的数据更显疲软。他们发现,出口增长的推动力主要来自对香港出口的57%增长,以及在保税区产生的更大幅度增长。 由于香港本身的数据并未显示今年以来自大陆的进口大幅增加,中国政府已着手调查,是否存在出口商虚增货品发票金额的现象。虚报的出口数据可使企业规避外汇管制,将资金转入中国,从而通过人民币对美元的逐步升值而获利。 苏格兰皇家银行(Royal Bank of Scotland)驻香港的经济师高路易(Louis Kuijs)估计,剔除虚增发票金额的部分,出口增长仅为5.7%。 过去几年,经济学家趋于减少对中国出口数据的关注,理由是疲软的海外需求导致出口在中国总经济产出中所占比例逐渐下降。不过,最近的研究显示,中国可能仍然十分依赖出口。 原因在于,跨国公司一直在迅速地令其在中国采购的每件商品本地化,从计算机芯片到汽车零部件,而不是从其他亚洲邻国进口。因此,尽管近年来中国的总出口量并未迅速上升,每一美元出口商品中包含的中国份额却上升了。 高路易估计,去年中国经济产出中有20.7%来自出口,这一数据已经从2009年的19.7%触底反弹。 未来几个月出口的一个糟糕迹象是,广交会在本周初宣布,今年春交会收获的出口订单同比下降了1.4%。这一最新信号表明,迅速上升的蓝领工资,以及人民币的逐步升值,已经开始侵蚀中国的国际竞争力。外商投资在中国开始趋于平淡,同时却在该地区的低工资国家飙升,例如柬埔寨和越南。 维持经济运转的是注入其中的大笔资金。社会融资总量涵盖来自银行、债券市场、信托基金和其他来源的所有非政府贷款,在今年第一季度同比激增58%。来自所谓影子银行部门的表外融资尤为活跃。 地方和地区政府也在大量贷款,它们建立的许多特殊融资机构也是如此。惠誉(Fitch)的国际公共财务副主管特里·高(Terry Gao)说,中央政府正在试图控制这种贷款。惠誉在4月9日把中国的本币债务评级下调了一档。 由一系列地方、地区和国家政府机构,以及许多国营企业和一些私营企业进行的贷款,已经越来越成为一种担忧。尽管中国的政府和私营部门的贷款总量对经济产出的比例仍旧低于美国和日本,但却正在迅速上升,已经从2007年的120%攀升到了现在的200%左右。 在整个中国经济中,大量放贷的效率已经一落千丈,人们由此担忧中国信贷推动的增长的可持续性。直到2007年,每一美元的额外信贷都能带来一美元的额外经济产出。但现在,想要达到同样的经济产出增长,必须额外投入3到4美元,这意味着,有一些在经济上不那么划算的道路、铁路、业务扩张和其他投资项目得到了融资。 中国当前的经济模式,即以债务的迅速积累来避免经济增长率的急剧下跌,“大概还能持续一段时间,肯定能在今年和2014年内维持,但这一模式的潜在经济压力也显然会升高”,瑞银集团(UBS)高级经济顾问乔治·马格纳斯(George Magnus)说。 可以肯定的是,中国的贷款几乎全部来自本币。它基本上没有外债,还拥有高储蓄率。 对中国的怀疑者正不断增多,这些论据没能说服他们。 “在1989年,你可以对日本说出同样的话,”马格纳斯说,“而事实是,尽管日本是一个拥有大量储蓄的债权国,却也没能阻止大萧条的发生。”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