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保

All

Latest

查建英:奇葩国里奇葩游

编者注:本文原为英文,发表于美国《纽约客》杂志。中文译文以图片形式在中国网络传播。   作者:查建英 譯者:李家真  ...

自由摄影师卢广在新疆被国保带走

编者按:自由摄影师卢广11月3日在新疆便与外界失去联系,其妻子徐小莉发出公开信,公开信说卢广在新疆被当地国保带走,从此失去联系。以下为其妻子公开信截图。    ...

博谈网|涉杀国保的金重齐已死 网疑“被自杀”

博谈网:涉杀国保的金重齐已死 网疑“被自杀”2016年7月4日墙外仙减小字体 / 增大字体(博谈网记者苏智敏综合报道)27日刺死2人的金重齐,传出已自杀身亡的消息。但由于被刺死者疑似为国保,加上当局极力封锁消息,让外界认为事情不单纯,连金重齐的死也被质疑是“被自杀”。模糊不清的报导据《京华时报》7月4日上午的报导,称被警方通缉多日的海淀公交站杀人案嫌疑人金重齐被找到,但已自杀身亡。报导指金重齐“为北京户籍,有犯罪前科,曾被判入狱12年”,“北京各派出所于昨天得到通知,不再继续发布有关通缉令的相关信息,通缉令已被撤销。随后,记者从接近警方人士处确认,嫌疑人金重齐被找到,但已自杀,具体细节尚不清楚。”这则仅有二百多字的新闻只简短的介绍这起发生于6月27日海淀区学清路静淑苑公交站台的凶案,金重齐持刀在公交站台附近连刺3人,造成2人死亡,1人受伤,事后公安部于28日发布A级通缉令,悬赏5万元通缉“重大作案嫌疑人”金重齐。报导中,依然没有提及被杀者的身份,甚至是金重齐的行凶动机。死者可能为国保27日杀人案发生后,当局进行各种封锁,例如隐藏死者身份、删除金重齐微博帐号“性情中人-jzq”、网络严格查删和资讯封锁等,皆显现此案的敏感。敏感原因推测与网传的死者身份──国保——有关。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金重齐是多年的维权人士,因帮助维权人士、访民而长期被软禁、受威胁,甚至遭到国保殴打。他曾在微博上透露自己长期被国保贴身跟踪监视,并扬言若遭遇不明身份的暴力伤害时,他将果断进行正当自卫。金重齐曾在6月21日于微博上回复评论说:“说句实话,它们根本就不怕你举牌拉横幅慷慨陈词,它们只怕遍地杨佳,因为那样的话做恶成本太高。”网上另有跟帖称,金重齐在长期打压中,可能因精神紧张而误判,将无辜者错当国保杀害。但北京维权律师倪玉兰的丈夫董先生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目前无法确定两名死者是否就是国保,但由于金重齐一直被跟踪监视,以他多年和国保打交道的经验,将无辜者误判为国保的可能性不会太大。质疑金重齐“被自杀”由于中国媒体对金重齐身亡的报导很低调,也没有交代细节,因此不少网友质疑他是“被自杀”。网友“老虎任”就直接表示:“我现在怀疑这人是被做掉的了…”职业为摄影师的王勉则在留言中劝国保们别太过份。王勉指出,在中国有一群人虽未经法庭判决有罪,却长期受到国保警察的骚扰,希望这次金重齐杀国保的事件能唤醒同行:“工作是工作,为党国打工而已,不要逼人太甚。”“国家不会因为你去世损失啥,但你的家人没了你就很不一样。”在评论跟帖中,可看见不少网友称金重齐是英雄,有人直呼“又是一个杨佳”。这让人想起,今年5月10日郑州范华培因不满当地政府拆迁补偿方案,愤而提刀杀死含办事处副主任陈山在内的三名人士,不久即遭特警当场击毙。范华培死后,有人称他是“杨佳再世”,上千人来到他的灵堂悼念、献花圈。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分类: 新闻标签: 维稳

【CDTV】窃听风暴:1984年的东德国保,似曾相识

窃听风暴剧照  豆瓣评分:9.1/10 《窃听风暴》(德语:Das Leben der Anderen,又名《他人的生活》、《别人的生活》,港译《窃听者》),2006年德国影片。影片是德国导演弗洛里安·亨克尔·冯·杜能斯马克的处女作,并由他亲自编剧。影片于2006年3月23日在德国发行。获得了第79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奖。...

自由亚洲|北京高调招募3000网警志愿者 国保大队设“网上斗争室”

中国钳制网络自由的力度持续加大,当局发动群众互相监察举报。1月13日,北京警方高调宣布广招网民成为网警志愿者,并首次举行发布会让志愿者亮相。此举被网民批评是发动“群众斗群众”和大搞网络版“焚书坑儒”。与此同时,有律师曝光黑龙江省一国保大队竟公然设立“网上斗争室”,有网民大呼“文革重来”。

自由亚洲 | 内蒙牧民维权代表被拘留 一牧民六千亩草场被强占

内蒙古乌拉特中旗牧民维权代表敖登格日勒,11月25日被当地公安从海流图镇的家中带走,公安稍后对其家人称,敖登格日勒与人“微信聊得太多”,被处以行政拘留10天。此前,这位牧民维权的组织者,曾多次因要求当局归还被占领的牧场而被传唤。此外,巴音乌兰苏木牧民财兴嘎也向本台投诉近六千亩草场被占。总部在美国纽约的人权组织“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11月27日发消息称,内蒙古乌拉特中旗牧民抗议地方当局强征草场的行动仍在继续,而带领牧民的一名维权领袖敖登格日勒(Odongerel),于11月25日被警察从其位于海流图镇的家中带走。两名公安人员26日通知她的母亲德基德玛(Dejidmaa)说,她被拘留10天,原因是她曾使用微信与人聊天。德基德玛27日在电话中告诉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说,她当时质问公安,微信不就是让人聊天的吗。公安回答说,她聊得太多了。该信息中心说,目前敖登格日勒被关押于巴彦淖尔市公安局拘留所;没有律师;家属也不被允许探望。旅居美国的一位蒙古族知请者28日告诉本台事发经过。他说:“10天拘留。她25号被带走之前的三天还是四天,被带走问话,四个多小时。放出来后,她给我做了一个小视频,然后我帮她放到YouTube网上边,但是现在当局根本就不提那个视频。把她带走的那一天,她妈妈给公安局的副局长打电话,副局长说她(熬登格日勒)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但是过了两个小时,有两名警察到她妈妈的家里,跟她说,你女儿需要被拘留10天,我们明天会过来给你拘留证”。这位知情人士称,第二天公安再次上门,却未给拘留证:“昨天有另外三名警察,又来见她的妈妈,把拘留证带来,对她(妈妈)读了一下,然后让她在什么文件上面签给一个字,就根本没有给他拘留证。他们说,这个(拘留证)不需要给你,已经给你女儿了。他们(警察)说,你的女儿在微信上说话,是她的罪行,是最近11月1日开始实行的一部法律,她违反了法律”。中国刑法修正案(九)于今年11月1日正式实施,其中将传播网络谣言入刑。其中提到,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二,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或者明知是上述虚假信息,故意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乌拉特中旗牧民因草场被强征,曾举行多次维权行动。2013年,敖登格日勒组织17位当地牧民到北京上访,呼吁中央政府有关部门,敦促国家信访局和农业部约束地方政府官员和矿工,归还非法占用的牧场。但当局始终没有解决。11月3日及19日,旗公安局至少两次登门传唤敖登格日勒,指她在网上“造谣”。据了解,有冤无处伸的内蒙古牧民,除了互联网并无其他申诉渠道。此外,中旗巴音乌兰苏木乌兰伊日根嘎查牧民财兴嘎28日对记者投诉,他家承包的近六千亩草场被强占,现苦于投诉无门。他说:一个叫苏三明的伪造牧场转让协议:“目前5995亩牧场,1999年被苏三明写了一份协议,其他什么的也没有,去畜牧局变更(承包者),他是2006年9月26日补充的一份申请书”。不过,该转让草场申请书并无财兴嘎的签名。该申请书显示,财兴嘎“因草原恶化,养育成本逐年加大,现无法经营草牧场,自愿将承包的5995亩流转给牧民苏三明”。对此,财兴嘎说:“草场转让申请书和我没有关系,是他们背后找关系开出来的,那上面我也没有签字,那是苏三明嘎查和苏木领导通过关系开出的申请书”。财兴嘎还说,他就此多次上访及上告,但无人理会。(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何平)

互动百科|国内安全保卫

一、国内安全保卫的发展历程。 1.革命战争年代的政治保卫。 2.新中国成立后的政治保卫。 初创时期 (1949~1956年) 建设与发展时期 (1956~1966年) 停滞时期...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