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共内战

All

Latest

龙哥的战场 | 父亲曾开着飞机来接我

文章原标题:可33年后我才见到他 | 止戈出品 Original 止小戈  来源:龙哥的战场   她见到我,一把抓住我的胳膊,压低声音激动地说: “你赶快回家,你妈妈来找你了!” “妈妈”二字犹如电流一般将我击中,我一下呆在了原地。 那是1978年的夏天,命运忽然在一瞬间改变,我欲哭无泪,欲笑无声。 1 小时候,心里一直有个巨大的疑惑,为什么别的小朋友有爸爸妈妈,我却没有,他们去哪了?...

黄花岗|千古一江山

蒋介石出席一江山战役成仁烈士纪念会一江山战役五十一周年了,作为这一惨烈血战的见证人,我是誓难忘怀的,但两岸的表现怎么样呢?去年龙应台女士在世副(世界日报副刊)的弘文《冷酷的盘算》中作了很客观的报导。虽然‘一江山战役’只是她文中的一部分,但我拜读再三,潸然泪下。为使读者对一江山战役的惨痛能有所了解,特节录以下片段,未经原作者龙女士的同意,尚请见谅。“二OO五年一月二十日,是一江山战役五十周年,一江山是浙江外海大陈列岛中的一个小岛,面积只有一点五平方公里。一九五五年一月十八日,中共首次以陆海空三栖作战方式,派七千名兵力展开全面攻击,而国民政府的岛上守军只有七百二十名,在历时六十一小时十二分钟狂烈战火之后,四千多名中共兵员战死,七百二十名国军官兵全部阵亡,指挥官王生明和大陈长官处的最后通讯是:‘现在敌人距我只有五十公尺,我手里有一颗给我自己的手榴弹。’”“一江山战役迫使美国加强了与台湾的共同防卫协定,保全了其后五十年台湾的安定与发展,七百二十个年轻人的生命牺牲,还有因他们的牺牲所造成的妻离子散,不能下说是令人肃然的捐躯,可是五十年后,政治气候变了,权力换手了,在一江山战役五十周年当天,台湾政坛一片冷漠,一江山战役被笼统打包,归诸于国民党不合时宜的历史废料。而同一天,共产党却大张旗鼓的纪念,大大小小的各界领导热闹聚集,纪念解放一江山岛五十周年,共同追忆难忘的光辉历史,重温伟大的‘一江山精神’,缅怀革命先烈丰功伟绩,扩建‘解放一江山岛烈士陵园’,‘使之成为一个集历史文化、爱国主义教育、市民休闲活动为一体的纪念性主题公园。’”“五十年前的一场血战,使将近五千个年轻人死在那几个足球场大小的孤岛上,五十年之后,这一边是刻意地轻蔑淡忘,那一边是刻意地大吹大擂。对死者的哀悯和感恩?对杀戮的反省和忏悔?对历史的诚实和谦卑?对未来的深思和警惕?我只看见冷酷的权力盘算。”这些悲天悯人的话语出自一位现代学者之手笔,是发自良心的血性宣告,我再次含泪读着,想起五十一年前当时的情形。浙江战场共产党兵力占绝对优势,大陈列岛对面的共军陆军以炮兵为主,但射程仅及一江山,海军舰队亦强,且有陆战队,空军有米格十五机,常炸射大陈诸岛。国军大陈防卫司令刘廉一将军以寡敌众,一江山岛孤立突出,距敌近离我远,乃设‘一江山守备区’,派王生明为司令,王曰诰为参谋长,率一加强支队兵力,构设阵地,其炮火可射及对面敌军,共军甚惧。不久,发现米格机多次临空骚扰,守军曾用机枪击伤其一架,共产党老羞成怒,不惜用‘三栖作战’方式攻打一江山,一月十八日起登陆一个师兵力,用‘一点两面战术’猛攻守军阵地,打了三天三夜,于二十日下午四时,才在守军全部阵亡之后占据这一小岛,共军宣传说‘一江山岛完全解放,“蒋军”一千多人都被打死了。’至于死了多少解放军则只字不提。后来证实共军战死者约四千多人,这是共产党解放一江山岛所付出的代价,我也不禁替这么多的年轻人喊冤。一九五五年一月二十日,是黄埔军校十二期毕业十七周年纪念,我们二十几个同学正在台北聚会,会中惊闻一江山当日被共军攻占,我守军七百二十人全部牺牲,最后是王生明、王曰诰在手榴弹爆炸声中与大陈长官部失去了连络。大家默哀追念牺牲的烈士们和王曰诰同学,会中并题联:‘千古一江山,王曰诰千古。’王曰诰是我们同学中极杰出的一位,当年在北平与我一起投考中央军校,并以第一名成绩毕业。抗战时参加无数战役,政府迁台后,被老长官派去大陈列岛中的‘一江山守备区’作王生明司令的助手,任参谋长,竭智尽忠极获倚重。大陈列岛离台湾遥远,补给和支援极不易。王曰诰事先曾有信给我和薛延龄同学(大陈驻台连络官),信中早有‘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这是我们毕业典礼时,蒋中正校长对我们的训示。黄埔建校六十周年专集中,每期列成仁烈士一位,王日诰是十二期代表。专集中简述王曰诰烈士传略,充分显示一江山精神:王烈士曰诰,字文朴,山东泰安人,世居泰安夏张镇,父学礼,母高氏,妻杨清谨,家庭美满。烈士于民国廿四年毕业北平师大附中,投考本校十二期,毕业分发第一军第一师任排、连长,继考入陆军大学十九期。毕业回军任第一师营、团长及第九十军参谋长等职。民国卅七年冀北之役有功,奉颁忠动勋章。四十四年元月,共军进犯大陈一江山,烈士适任一江山守备区司令部参谋长,精明干练,足智多谋,对王生明司令赞助良多,故能从容应敌,血战三昼夜,歼敌甚众,终因众寡悬殊及势无可为,乃自戕成仁。(转自世界日报古今上下)《黄花岗》2006 年第1 期附:冷酷的盘算(作者:龙应台,来源:中国时报,2005-3-11)德瑞斯登大轰炸五十周年纪念的当天,男女老少胸前别上一朵白玫瑰,缓步来到广场上。当年的“敌国”——美国、英国、法国和俄罗斯,派出了他们的大使,来纪念这个黑暗的日子。幽幽的铜管乐声响起,有人流下了眼泪。矗立在古城中心的圣母教堂,一砖一石地重建完成,在严寒的夜里亮起美丽的灯火。伦敦送来一件珍贵的礼物:一个十字架,用中世纪的钉子打成。十字架来自另一个教堂——一九四○年被德军轰炸成废墟的英国Coventry教堂。欧洲的二○○五年,可不寻常。从去年的诺曼地登陆纪念,到德瑞斯登大轰炸,紧接着是五月八日,德国投降、欧战结束的日子。六十年是个难得的整数,欧洲人停下脚步,细细盘点自己的历史。二○○五年对亚洲人而言,又何尝寻常?四月十七日,是中日马关条约签订一百一十周年。八月十五日,是太平洋战争结束六十周年。八月三十日,英国军舰来到香港,香港重新成为英国殖民地。十月二十五日,台湾回归中国。哪一个日子不蕴含着千丝万缕的哀伤和愤怒、悲情和羞辱、傲慢和偏见?当日本人在八月六日和九日为广岛和长崎的六十周年哀悼时,中国人应该哀伤还是愤怒?当八月十五日来到时,中国人又如何,在简单的反日情绪中,探索自己民族的灵魂深处?香港人如何解释这一天自己的历史处境?台湾人,在身份错乱的悲情里,厘清了多少层历史的谎言?我不抱什么期望。我不认为中国人对历史够在乎,够诚实,够气魄,因为,不必等到四月十七或八月十五,看看一月二十就知道。二○○五年一月二十日,是一江山战役五十周年。一江山是浙江外海大陈列岛中的一个一点五平方公里大小的岛。一九五五年一月十八日,中共首次以陆海空“三栖”作战方式,派七千名兵力展开全面攻击,而国民政府的岛上守军只有七百二十名。在历时六十一小时十二分钟狂烈的战火之后,四千多名中共的官兵战死,七百二十名国军官兵全部阵亡。指挥官王生明和大陈长官最后的通讯是:“现在敌人距我只有五十公尺,我手里有一颗给我自己的手榴弹。”一江山战役迫使美国加强了与台湾的共同防卫协定,保全了其后五十年台湾的安定和发展。七百二十个年轻人的生命牺牲,还有他们的牺牲所造成的妻离子散,不能不说是令人肃然的捐躯。可是,五十年后,政治气候变了,权力换手了;符合当权者政治算盘的牺牲和付出,就是在乱葬岗里都会被挖掘出来,重新立牌供奉。不符合当下权力利益的,再惨烈的牺牲、再悲壮的付出,都可以被遗忘、被蔑视。于是在一江山五十周年的当天,我们就看见,在台湾政坛一片冷漠,因为一江山早已被笼统打包,归诸于国民党不合时宜的历史废料。同一天,共产党却大张旗鼓地纪念,大大小小的各界领导热闹聚集:“昨日上午,我市隆重集会,纪念解放一江山岛五十周年,共同追忆难忘的光辉历史,重温伟大的”一江山“精神,缅怀革命先烈丰功伟绩。”“解放一江山岛烈士陵园改造和扩建工程开工。工程占地三百余亩,投资二点四五亿元。扩建工程以纪念解放一江山岛革命烈士为主题,扩大和延伸其城市景观,使之成为一个集历史文化、爱国主义教育、市民休闲活动为一体的纪念性主题公园。”参与过战役的老兵被簇拥着,缅怀当年光荣:“干部只剩下二排副排长一人,其余都牺牲或负伤了,但各种困难都吓不倒英勇顽强的指战员,我军从登陆开始只用四十多分钟,就占领了二○三、一九○高地等敌主要阵地,全歼守敌一千余名。终于胜利地解放了一江山岛。”五十年前一场血战,使将近五千个年轻人死在那几个足球场大小的孤岛上。五十年之后,这一边是刻意地轻蔑淡忘,那一边是刻意地大吹大擂。对死者的哀悯和感恩?对杀戮的反省和忏悔?对历史的诚实和谦卑?对未来的深思和警惕?我只看见冷酷的权力盘算。

留园网|晃晃悠悠:中共打赢内战之真相解密

博主俞先生指出国民党政府输掉内战的原因是”人心向背“,换句话说,就是中国人民支持共产党而使得共产党取得内战胜利。于是一些网友也支持这样的结论,那就是,中国人民选择了共产党,选择了马克思主义。 对这样的结论我非常反对,而且这个结论从右派口中说出,我很惊讶。因为据我所掌握的资讯,这是共产党为政权的合法性所编织的谎言。...

纽约时报|迷失在金三角密林里的中国孤军

拉泰村日志 迷失在金三角密林里的中国孤军 AMY QIN 2015年01月15日 泰国拉泰村——在这座地势高耸只有1000多人的村庄里,到了晚上,传统的中式红灯笼照亮了大街两旁的宾馆、店面和云南风味餐馆。在最近一天的晚上,临近的水库升腾起雾气,村里的若干家茶铺中,有一家传出了台湾流行歌手邓丽君悦耳的歌声。不过这座宛如中国的沉静村落,却坐落在泰国西北部郁郁葱葱的山区里。这里有几十座像拉泰村(Ban Rak Thai)一样的村庄,它们都是这片地区纷乱的政治历史和个人命运的奇异产物。相关文章 缅甸再陷鸦片种植泥沼 缅甸翡翠的诅咒 泰国搜索逃离中国的维吾尔人 缅甸宗教冲突殃及华人穆斯林 军政府不会给泰国人带来幸福 泰国政治动荡的根本原因 中国大使:泰国应有更多中文服务 “我虽然有泰国身份证,但我是中国人,”47岁的杨正德说。“我的家人都是中国人,无论我们走到哪里,我们都是中国人。”他现在是其家族果园的管理者。杨家和这里的大约200多户人家一样,都是一支失落的中国孤军的后代。这支部队原本属于国民党,在1949年的战争中败给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军队。共产党挺进之时,多数国民党士兵向东逃往台湾,而国民党93师则从中国西南部的云南省,向西撤退到了缅甸。杨正德的父亲杨中夏今年84岁,曾是一名国民党指挥官,是93师在世不多的老兵之一。这批流散的中国士兵的历史角色并没有就此结束。在冷战对抗局势的背景下,一些留在这里的士兵与缅甸政府军和民族武装对抗,在台湾和美国的帮助之下,也继续向中国发动袭击。在上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国民党老兵在困扰这个地区数十年的非法毒品贸易中,成了主要的角色,这里也成为了臭名昭著的“金三角”的一部分。之后,他们与泰国政府达成谅解,泰国政府允许他们在北部边境居留,交换条件是让他们协助打击泰国的共产党。到了1980年代中期,泰国共产党的威胁基本上不复存在,国民党士兵同意放下武器,开始务农。作为交换,泰国政府开始向他们及其家属授予泰国国籍。台湾政府去年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天泰国北部还有64个所谓的国民党村,包括拉泰村(Ban Rak Thai)——当地人称作密窝村(Mae Aw)。同化的工作仍在进行。在拉泰村,许多村民仍然原意用汉语交谈,不过年轻人中有许多至少可以讲些许泰语。在村里许多人家的门前,红底金字的对联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而在许多家庭,村民们也在对联旁边悬挂了泰国国王普密蓬·阿杜德(Bhumibol Adulyadej)的画像。由于本地人试图迎合人数虽少但在不断增多的游客,这几年村里的中国传统受到了突出。游客主要是泰国人,他们来这里感受凉爽的天气、中餐,以及本地种植的乌龙茶。黄加达随家人逃往缅甸之后,在冷战期间加入了国民党。保存拉泰村独特历史的行动就是他在牵头。最近一个清冷的冬日午后,53岁的黄加达跳上摩托车,在颠簸的土路上加速驶向山顶。上面是泰国政府出资建造的一所只有一间房的简陋博物馆,用来纪念国民党军队。博物馆内部,陈列着近些年拍摄的照片,画面中年迈的老兵穿着尺寸过大的军装。一并展示的陈列品有手绘的作战路线图,还有一些老照片展示着拿枪的年轻士兵,在军队红白蓝三色的旗帜下行军。黄加达指着一个壮硕男子的照片说,“我11岁时在缅甸,就是他招募我入伍的。”照片中的男子身穿皱巴巴的衣服,头戴橙色圆帽。黄加达用南方口音的普通话接着说,“他虽然不识字也不会写字,但真是骁勇善战。”黄加达受到启发建造博物馆,是在见到清莱府(Chiang Rai)美斯乐(Santikhiri)恢宏的国民党历史博物馆之后。美斯乐是泰国最著名的国民党村落。“我们不能忘记历史,”他说。“我们不能抛弃先辈。无论未来中国和台湾发生什么,我们都是中国人,不能忘掉中国根。”拉泰村老一辈当中,很多人都抱有这种情绪。他们在谈论历史时,仍然在使用民国纪年,以中华民国创立的1912年为元年。然而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东南亚边境政治专家卡尔·格伦迪-沃尔(Carl Grundy-Warr)表示,只是关注拉泰村的“中国性”,就忽视了历史和地缘政治景观的复杂性,这些复杂因素塑造了村里许多居民的文化身份。“密窝村的居民与缅甸北部、泰国北部山区里的许多不同民族大量混居、通婚,实际上这里并没有单一的、纯粹的历史,”他说。他将云南、缅甸、老挝和泰国边境地带的文化景观,形容为多族群互动的“巨型万花筒”。不过对于国民党老兵来说,过去了数十年后,与中国的纽带仍然很强。杨中夏每天都关注中国大陆和台湾的新闻。2013年,他的妻子和儿子第一次回到云南祭拜祖坟。但杨中夏却没有回乡。在颠沛流离超过半个世纪之后,他不愿意回家。“我不想再回去了,”他说。早已时过境迁,他借用一句俗语说道,“手长衣袖短,无面见江东。”Chen Jiehao自北京,Li Peng自拉泰村对本文有研究贡献。翻译:王童鹤本文内容版权归纽约时报公司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翻译。 打印 转发 寄信给编辑

苏联在国共内战中的作用

国共内战可以说是苏美两个大国在远东地区争夺的投影——换言之,这是一场美国支持的国民党军队和苏联支持的共产党军队在治国大地的厮杀,而这场厮杀最惨烈也是最有决定性意义的战争就发生在中国东北。 当时所说的东北地区,包括现今的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和内蒙古东部,河北省的承德地区,总面积130多万平方公里,人口3,800余万,是一个工业发达、交通便利的现代工业区。据1947年调查统计,东北的煤产量为532万吨,占全国煤产量的49.5%;发电能力107万千瓦,占全国78.2%;生铁产量171万吨,占全国87.7%;钢材产量49万吨,占全国93%;水泥产量150万吨,占全国66%。东北是全国重要的粮食生产基地,可耕地面积3,273万余公顷,粮食年产量达2,000万吨。东北的森林面积为615万公顷,木材总储量为30多亿立方米,占全国的1/3。东北的铁路公路运输极为发达,铁路有1. 4万公里,公路10.8万公里,均占全国铁路公路的一半以上。东北南临渤海、黄海,港湾众多,有大连、旅顺、安东、营口、葫芦岛等优良港口。还有黑龙江、松花江、乌苏里江等河流交织,航运贯通。东北北靠苏联,西与蒙古人民共和国接壤,东南与朝鲜为邻,南面的辽东半岛与山东半岛隔海相望,西南与冀热辽边区比邻,战略地位极为重要。 藉是之故,战后东北不仅为国共相争的第一目标,亦是美国与苏联两霸互相较劲的比赛场所,事实上是四组力量合纵连横的复杂局面。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美国为了逼使日军早日投降,以减低美军在远东战区的伤亡,不惜牺牲中国领土主权,1945年2月4日,与苏联订立雅尔塔密约,以换取苏联向日宣战出兵。美国估计日本海军虽被击败,但日本陆军战斗力仍可观,尤其是东北七十八万关东军,是一股强大力量,苏联参战,乃属必要。雅尔塔条约除了迫使中国承认外蒙独立外,其他多为有关苏联在东北的权利:开大连为国际商港、租借旅顺为苏联海军基地、合营中长铁路等。8月6日,美国原子弹轰炸广岛,日本投降在即,于是苏联赶紧于8日对日宣战,次日,苏军一百五十万人自中苏、中韩边境等,出兵东北,关东军不战而降,苏联势力又再度轻易侵入中国东北领土,对国共接收东北的争夺战,产生了巨大影响。东北对苏联的利益既是经济性的亦是国防战略的。二次大战,苏联工业遭到德军严重破坏,苏联掠夺东北价值二十亿美元的工业设备及原料,以做补偿。欧战结束,苏联势力席卷东欧,美苏两国形成尖锐对峙,在欧洲大陆各处交锋,同时两国争夺霸权亦在亚洲迅速展开。日本战败,美军占领日本,不让苏联插手,苏联已感芒刺在背。在国防上,东北如一柄利刃,深深插入苏联远东区的腹部,如何阻止美国及亲美势力在东北生根立足,是苏联战后远东政策的第一要务。因此当美军协助国民党军队海空运输到东北,苏联便处处作梗,不让国军顺利登陆,延误国军进占东北。苏联阻碍国军接收,而让共军在此紧要阶段,抢先一步,立足东北,在时间上占了先机,对其日后胜利,是大有帮助的。 中共对东北也垂涎三尺。1945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中国抗日战争转入战略大反攻。4月23日,中国共产党在延安召开具有空前盛况的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会议进行到第9天,毛泽东作大会结论报告指出:“如果东北能在我们领导之下,那对中国革命有什么意义?我看可以这样说,我们的胜利就有了基础,也就是说确定了我们的胜利。现在我们这样一点根据地,被敌人割得相当分散,各个山头各个根据地都是不巩固的,没有工业,就有灭亡的危险。所以我们要争城市,要争那么个整块的地方。包括东北在内,就全国范围来说,中国革命的胜利就有了基础,有了坚固的基础。”由9月至11月,短短三个月间,中共各路部队,先后到达东北,有十一万人。中共中央又从各地抽调党政军干部二万多人,一同进入东北。 同时中共中央制定了几项重大措施,提出“向南防御,向北发展”的战略方针。9月15日,成立中共中央东北局,以彭真为东北局书记,委员有陈云、伍修权、叶季壮、林枫。彭真等即刻飞东北,21日在沈阳召开会议,宣布东北局成立。此后陆续派往东北的高级干部又有高岗、张闻天、李富春等,先后到达的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竟达二十人之众,政治局委员就占有四名。10月31日,中共中央决定成立“东北人民自治军”,林彪为总司令,彭真任政治委员,罗荣桓任副政治委员,周保中、吕正操任副总司令;1946年1月,改称为“东北民主联军”,除八路军、新四军外,并包括东北旧有的“东北抗日联军”、“民主自卫军”、“自治军”。由此,在甚短期间,中共在东北便建立了掌握党政军的初期架构,开展工作。有此力量实现自己在中国利益,苏联当然是大力支持。这支持表现在下面几方面: 首先是武器弹药上的支持。据《百年潮》2005年第2期介绍:1945年9月,八路军挺进东北,积极配合苏军作战。苏军撤退前,将大批关东军的装备交给了中共军队,仅第一、第二两个方面军移交的武器就有:3700门火炮、迫击炮和掷弹筒,600辆坦克,861架飞机,680座军用仓库及松花江舰队的船只。据原八路军第十六军分区司令员曾克林回忆,沈阳苏军曾将日本关东军最大的武器仓库——苏家屯仓库交给他们看管。他们打开仓库,“拉了三天三夜,有步枪两万多支,轻重机枪一千挺,还有一百五十门各种口径的迫击炮、野炮和山炮。”这不仅装备了到达东北的部队,还向山东运送了一批武器弹药。那么,苏联究竟提供了多少武器弹药给中共军队?大陆著名的现代史专家杨奎松教授的专著《毛泽东与莫斯科的恩恩怨怨》一书中据苏联解密档案提供了这样的数据:(1) 苏联向中共提供了下列日本关东军的能武装至少100万军人的武器装备:步枪70万枝、机关枪14000挺、炮4000门、坦克600辆、飞机860架、汽车2500辆、弹药库679座;在1947年以前又提供步枪30万枝;(2) 此外,按照斯大林的布置,驻朝鲜苏军把在朝鲜的日军武器全部向中共移交。(3) 另外,从1946年开始,苏联把二次世界大战时,美国通过租借法案,支持苏联130亿美圆武器中的40亿美圆的重型武器,全部支持了中共,而且直到1948年苏联依然在继续提供大量苏联、捷克武器。(4) 而且苏联1947年初,苏联把10万主要是朝鲜人的,经过苏联军事训练,全副武装的军队,全部交给了林彪的部队。(5)在林彪的部队中有数千名苏联军事顾问。 除了提供武器外,苏联还派出军事人员直接帮助中共军队。据《20世纪战争中的俄罗斯/苏联阵亡军人》一书介绍: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号召解放区人民展开对国民党的斗争。它(中共)向苏联政府求助。我国政府尽一切可能对(中国)共产党及其武装力量领导的革命运动给予支持,其第一个步骤是将苏联军队1945年击溃关东军之后缴获的武器和军事装备移交给他们。后来又向中国(共产党)方面转交了一部分苏联武器。在满洲里,苏联指挥人员协助创建了中国革命军队的主要基地。在这里,依靠苏联军队的战斗经验,在苏联顾问和教官们帮助下,中国领导人建立了一支顽强的、能征善战的军队,它能够成功地完成现代化作战任务。这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1949年10月1日宣告成立的独立自主的国家——而言是必不可少的。苏联部队从中国领土上撤离之后,继续给抗击国民党的民主军队以帮助。 随着中国人民解放军转入战略进攻,对军队的要求也提高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人向苏联政府提出请求,希望加强军事援助。1949年9月19日,苏联部长会议通过一项决议,决定向中国派出军事专家。很快,军事总顾问和他的助手们来到了北京。1949年10月初,专家们开始工作,着手创建若干六年制技术学校。截至1949年12月末,共计有超过1000名苏联军事专家被派到中国人民解放军里工作。在困难的条件下、在短暂的期限内,他们做了大量的工作,培养出一批又一批飞行员、坦克手、炮兵、步兵当国民党用空袭来威胁中国解放区的一些和平城市的时候,苏联专家们积极参加了击退来犯敌军的战斗。为此,苏联部长会议通过决议(原注: 1950年2月),组建苏联军事联队参加上海防空保卫战。在上海率领防空苏联军事联队的是著名的苏联将领、未来的苏联元帅巴季茨基中将。 此外,苏联对共军还提供了一种隐晦但却不可忽视的帮助,那就是通过他多扶持的朝鲜政权对中共军队的全方位支持。在战争时期,朝鲜支援给共军2000多车皮日本侵略军战败留下的作战物资,有的是无代价支援,有的是通过物资交换。在请求朝鲜政府支援的作战物资中,第一批是朱理治向金日成同志提出的12车皮物资;第二批是刘亚楼向金日成提出的N车皮物资;第三批是朱瑞提出的110车皮物资;第四批多达600一800车皮物资。这些物质都是金日成和朝鲜劳动党的几位主要领导答应无偿赠予和无代价帮助装运到共军手中的。在采购和交换的物资中,1946年,山东指派倪振通过办事处买到300吨炸药、300万只雷管和120万米导火线。I 947年春,山东又通过办事处买到l 20吨炸药、200吨硝酸、100吨丙酮、15万双胶鞋。这些物资在战争时期非常宝贵.从南浦装船运至大连转运到山东,对支援山东乃至华东解放战争发挥了很大作用。朝鲜北部有华侨二万多人,主要以种蔬菜和开饭馆为业。1947年,朝鲜支援山东的几万吨炸药运抵南浦港后,就是华侨青年帮助警卫和装卸,不少华侨担当了向导和翻译。此外,1946年,当共军在国军打击下被迫放弃安东、通化时,有1.8万余伤病号和家属以及后勤人员撤离到朝鲜境内,有85%的战争用物资转移到鸭绿江以东,到1947年6月,还有2000多人留在朝鲜境内。当时.朝鲜北部的条件和环境也是很困难的.吃、穿、用都很匠乏,政治上的国际压力也很大,中间虽然曾经提出要求我方把轻伤病员接回国内,重伤病员留在朝鲜医治,但当时朝鲜方面了解到中国确实存实际困难时,又决定把伤病员全部安置在朝鲜。在共军放弃安东、通化撤退时,转移到朝鲜境内的战略物资达2万多吨,为了避免暴露目标,朝鲜政府动员了沿江的大批劳动党员肩挑人扛,转移到隐蔽地点安全存放,安东、通化收复后.这批物资完整无缺地运回了南满。 1976年出版的《苏联军事百科全书》军事历史卷“中国人民解放战争”条目中曾这样写过:“苏联的援助是人民解放军力量壮大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因素。苏军指挥部把缴获原日本关东军的武器和军事技术装备转交给人民解放军(火炮、迫击炮和火箭筒37000余门,坦克600辆,飞机861架,机枪约12000挺,汽车2000余辆等等)。尔后,苏联又向人民解放军提供了大量苏制武器和军事技术装备。”当年在东北参与接收的田时雨在其回忆录中写道:“东北的日、伪军既几全部被俘,俄军所获武器无数。从松北进出的难胞所见:如许多战车、武器,俄军除已随时补给共军外,络绎不绝的多以运向佳木斯途中,那里是集中之所。 ──佳木斯之为解放军军的后方,兵源的重镇,造成日后松北袭进的大规模攻势,卒使战局急转而下。”这些说法有助于我们搞清苏联在国共内战中究竟起到了什么作用,也多少能让我们知道为什么战后我们会实行全面依赖苏联的“一边倒”政策——毕竟,拿人的手软呵。 一五一十部落原文链接 | 查看所有 2 个评论 信力建的最新更新: 中国税负之重为何名列前茅 / 2011-08-17 08:43 / 评论数( 2 ) 信孚电讯(8.16)——教育之道 / 2011-08-16 14:57 / 评论数( 2 ) 信孚要闻(8.16)——美美要“回报社会”,全国人民都乐了 / 2011-08-16 14:56 / 评论数( 1 ) 英人治港给大陆带来了什么成功经验? / 2011-08-16 08:51 / 评论数( 0 ) 信孚要闻(8.15)——李庄说李庄案 / 2011-08-15 13:53 / 评论数( 4 )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