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中国社会理性的缺失是未来发展的巨大障碍

原文地址: 中国社会理性的缺失是未来发展的巨大障碍 作者: 青菁 中国社会理性的缺失 是未来发展的巨大障碍   作者: 褦襶子   长久以来,网络里一个难以名状现象,始终令笔者的心隐隐作痛。那就是相当一些国人,在叫嚣着,21世纪是中国的世纪。笔者是一个民族主义者,自然期望中国能够在现代文明世界力领风骚。可是荣誉不是自己标榜的。就象一个人,其本事是由事实与外界的评价认定的。可是我们的国人,却在自由世界的舆论中,寻找微弱的肯定中国的声音,然后夸张地意淫。认为中国可以自豪了,中国改革开放成就要成为世界文明的代表了!   尽管代价巨大,改革开放的中国还是取得巨大成就,这也是不争的事实。可是若说值得国人为此而自豪,笔者认为有些言过其实。取代美国,让中华文明再现辉煌是每一个中华儿女的心愿。然而,这种奇迹需要用中国人的智慧与汗水来创造。而不是在自我标榜中陶醉。   用中国的“政绩经济发展模式”,不计成本地“发展”,中国有可能在“数据”上取代美国,成了世界上国民生产总值最高的国家,这也绝不是幻想。可是如果说21世纪就是中国的世纪了,则是典型的阿Q精神。一个国家要引领时代文明靠的是科学技术的进步与国民素质的高度。我们的科技与国民素质能够承担这种荣誉吗? 科学技术发展滞后,经济发展科技含量低。     二十世纪,世界上一半以上的科技发明产生在美国。而同时期的中国,甚至直至今日我们中国也鲜有在世界上能够影响人类文明进程的科技发明。据中国专利部门统计,中国的专利,高科技项目很少,多数系吃、娱乐等简单的生活方面专利。唯一能够有点影响的“人工胰岛素“成果被邀请参加诺贝尔奖评审,结果我们恨不得“全国人”都去领奖,弄得贻笑大方。 中国企业,包括那些凭借着中国廉价人力资源与对原料资源的挥霍挤进世界名企业行列的,也多没有自己的企业文化与科研机构。几乎所有中国企业,都没有自己的绝对专利拳头产品。企业生存的特色环境让改革开放中暴发的中国企业多半急功近利,宁可窃取别人的成果,生产“山寨”产品,也不进行科研投入。因为这种投入产出期太长,而这些企业的领导人发展宗旨都是以个人最大受利为目的。甘愿兼顾为别人奠基的企业领导实属凤毛麟角。   我们的官方始终不承认中国投资环境的恶化,并且将国际上对中国投资环境恶化的指责看作是反华行为。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严重滞后,国人价值观的扭曲,都在恶化着中国的投资环境。爱国不是用说假话来爱的。真正爱国行为,应该是尊重事实。当今信息世界,有什么是能够隐瞒得住的呢!日本企业愿意在中国发展,是因为日本人太了解中国人了。在日本企业基本没有靠贿赂来解决问题的(因为严密的体制与广泛的社会监督让这种行为代价太大),可是在中国多大的问题,花钱就能摆平。许多企业领导认为,花钱能够摆平的就不是什么大问题。可见在中国生产环境的管理混乱,导致企业间缺乏公平竞争机制,最后买单的还是中国民众。因为那些题外损失,都是要转嫁到消费者身上的。   纵观世界名企业,大多有自己的研发机构。旧的生产线,相当一部分当作新成果卖给中国了。很久以前笔者看到一则资料,在世界专利领域还没有一个国际秩序时,日本买到其他国家的新产品,绝少象中国人这样群起简单消费,而是买回去拆开研究,然后改进再制造。据说日本摩托车产业就是这么发展起来的。   虽然时下国人已经意识到,中国制造与中国创造的本质区别。可是没有科技的发展,哪里来的中国创造!中国科研机构行政化严重,科研经费与科研立项多数掌握在行政大员手里,如果不让领导从中受利,甚至助领导将别人研究成果据为己有,你就很难得到科研经费与必要的科研条件。社会对科研工作者缺乏必要的尊重。对于科研工作者的尊重,就是对于知识的尊重。我们的社会缺乏创造意识,一看别人有了钱,也不管是怎么来的,就一律抨击之。袁隆平买台车就受到社会多方讥讽与非议。科研工作者所受的奖励甚至科研经费,常常被瓜分得所剩无几。前些年,网络热议的中国一个脑外科博士,因为书读多了,不懂行业潜规则,走到哪里都被“群众”评定为不合格,最后不得不含泪离开祖国。其所历单位(大学、医院等)的领导给他的结论是能力差,研究项目落后。尽管最后有一个省委书记过问,也仍然没有解决其工作问题。在没有生活来源的情况下,他在网上发出个人简历,美国哈佛,英国剑桥两所世界名校来中国考查后,决定高薪聘请,最后这位在中国连生活出路都没有的脑外科博士被迫到美国谋生。他在机场上飞机前接受记者采访说:“我爱我的祖国……可我的祖国不爱我。”前不久一个留美博士,不顾朋友的劝阻与美方多家科研机构的挽留,毅然回到祖国。可是数年之久,其职称得不到落实,因此其科研项目不能继续。科学研究现在是以冲刺的速度赛跑,眼见得自己的理想落空,最后绝望地跳楼自杀了。不想死后还被扣上许多莫名的帽子,还要被污辱。现代科学研究,都是复杂的系统工程,象爱迪生那样一生发明数以千计的时代早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认定并开始一项研究,几乎就是一生的赌博。不从事此类科学研究工作的人是无法理解这种心情的。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之淮北则为枳。这样一个窒息科学的社会环境,拿什么创造?     国民素质进步滞后物质文明的发展。     伴随着改革开放,中国人开始全方位接受世界时代文明。然而由于传统价值观与西方价值观之间的矛盾,在中国原有价值观被破灭西方价值观又被“削足适履”后,国人出现了信仰迷惘。拜金主义后来者居上,令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汗颜。一方面中国普通民众的消费能力长期徘徊不前,甚至有下降的趋势;另一方面,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奢侈品消费国。中国基尼系数(衡量社会分配平均程度的参考值)2000年就已经超过0.4的国际红色警戒线,接近0.5,社会分配极度不均。即得利益阶层,用不正当手段窃取社会财富,挥霍无度。绝大多数的民众的医疗、教育等基本人权无法保障。“公仆”花天酒地,每餐消费成千上万,又都不是花的个人所得,全部挥霍公共财富。   整个社会民众都盯信这种现象,口水滚滚。却没有勇气触及滋生这种现象的根源。掌权者钳制民意,打压舆论。让“喉舌”代替“眼睛”行使监督职能。记者封口费、因为报道记者被通缉等现象层出不穷。舆论疲于奔命,网民们冒着风险,今天声援这个,明天声援那个。可是“特色”现象还是越来越多。激进者,无视体制腐败,欲饮鸩止渴。消极者,竞相争取逃亡机会去作侨民。可如此庞大的中华民族,有哪个国家能够容纳十数亿炎黄子孙呢!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能够拯救中国,中国只有自己拯救自己。尤其是绝大多数没有机会去作侨民的普通民众。然而,相当多的民众宁肯期待着以“文革”的方式与贪腐阶层同归于尽,也不愿意为争取时代文明而作出牺牲。莫谈国事,成了许多国人自觉遵守的潜规则。“时日曷丧,吾与汝皆亡”的观念充斥着许多国人头脑。     国人知情权使然,致使绝大多数中国人用中国特色的思维方式判断事物。倘若有舆论说美国、日本要对中国如何如何,绝大多数国人就会在没有鉴别消息来源与真伪的情况下群起而攻之。平日里都懂得兼听则明,偏听则暗的道理,可是众多国人在听到中国权媒或者即得利益阶层说哪个国家侵犯中国利益了,年轻人的“爱国”激情就汹涌澎湃。其他任何与之相反的解释都被视为谎言。年轻一代对祖国的感情,被操纵着,成为政客们的工具。   西方世界舆论是不受官方控制的,任何观点都会出现。就象中国舆论,说要中国“取消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承诺”,这不过是一种舆论观点,并不代表着中国政府。因此没见哪个国家的国民象中国人一样,“群起爱国”抨击之。   中国就象一个碰不得摸不得人,任何一点批评中国的国际舆论,都被视为国际反华势力的进攻,遭到“爱国者”们的唾弃。鲜有国人思考,中国哪些方面受到其他国家与民族批评了,批评得有道理没有。在国人的意识中,只要批评中国的就是不正确的。纵观网络有多少是反思国际上对中国批评内容的?西方国家说中国如何如何不对,还是如何如何做得好,都是特定中国人告诉国民的,但凡与这种所谓主流观点相悖的观点都是犯忌的。轻则遭到屏蔽,重则会受到惩罚。被剥夺了直接与中国民众对话权的世界上其他西方国家,在中国民众的眼里越来越成了魔鬼的化身,个个都成了想谋夺中国利益的敌人。中华民族生活在魔鬼世界,整个世界只有中国是正义的,其他大多数西方国都是邪恶的。现实生活中,如果有人告诉其他人你如何如何地有罪,然后不让你作任何辩解就群起而抨击之,不但被抨击者,就是周围的人也会有许多认为这不公正,然而在对待国际舆论上,国民却欣然接受这种方式,且笃信不疑。   对挥霍公共财富现象欣然接受。重复建设,形象工程。对于大量挥霍公共财富,危害公众利益的现象,虽然国民有目共睹,却极度缺乏干预意识。国民中听到最普遍的一句话,就是“反正都是国家的钱”爱怎么花就怎么花吧。似乎国家的钱与他没有任何关联。国家哪来的钱?每一分钱的价值都是劳动人民创造的,国家钱花没了还会继续从劳动人民身上索取。中国某核电工程,在江南与华东都由于当地人的强烈抗议,被迫易址。转移到东北某地后,秘密开始施工。后来闻听消息外泄,官方极度紧张,布置应急措施,可是左等不见动静,右等不见动静。后来差人打听,问当地人知不知道在建核电站,多数民众说:“知道呀!”又问你们有什么想法,回答:“没有什么想法……”。原来东北人根本不关心此事。公民意识如此落后,是东北经济落后的重要根源之一。   在时下中国,尤其是一些中小城市。公共工程根本没有民众知晓的份。也绝对不许普通民众过问。一条路,刚铺完,没有几天就挖开了下管线。施工者解释说,铺路的挣铺路的钱,挖路的挣挖路的钱。至于挥霍公共财富,是绝对不许民众质疑的。谁胆敢探询,不但官家要以干扰行政法办你,就是众多民众也会认为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虚荣让国人,不识数!尊严不是靠拒绝别人批评赢得的。一有对中国批评的声音,立即就会有国人将其上升到“国家尊严”的高度。对于来自任何方面的批评一律予以否定。中国腐败现象之严重,世所罕见。却总有国人为了所谓的国家尊严,一方面本身受着腐败侵害,深恨腐败,另一方面却到那些舆论认为体制优越的国家寻找腐败现象,言外之意证明世界哪个国家都有腐败,中国的腐败可以理解。前不久,哄动美国的贪污案,着实让这类国人兴奋一阵。可是后来最大贪污金额25000美元(按当时汇率合人民币170000万元)的涉案金额,让那些盯住哄动美国的贪污案的国人自己都觉得底气不足,主动销声匿迹了。   人类从赤身裸体,到知道穿上树叶是一种进步,再到穿上西服也是一种进步,可是二者能够同日而语么!美国的腐败对于美国的意义,中国腐败对于中国的意义同样不可同日而语。可就有许多国人在世界上声誉较高的民主国家为中国找寻社会丑恶现象的借口。以证明那些民主国家是罪恶的,中国是比那些民主国家进步。   否定普世价值。遍寻中国网络,否定普世价值的观点非常普遍。但鲜有明确什么是西方普世价值的。这些否定西方普世价值的人,并不是因为普世价值本身,多系是因为这种价值观是西方人倡导的。受着妖魔化西方教育的国人,否定“普世价值”的唯一理由主是因为西方人倡导。   我们国内的道德正在堕落。这方面不需要赘述了。人与人之间信任危机空前严峻。不但陌生之间不敢信任,即便熟人也不敢轻易相信。那些受人帮助还要讹诈帮助自己的人的现象简直就是人性的堕落。我们的社会不是要否定普世价值,而应该宣扬倡导普遍通行于世界的,含有最低级别的道德约束的人类最基本的价值观——普世价值。中国主流意识之所以否定普世价值观,就是为特权找借口。居然有人在“乌有之邦”网站,把普世价值观与科学价值观对立起来。将“自由、民主、法制、理性、包容“等普世价值与科学价值观对立起来,才是中国目前道德堕落的意识根源。常识是科学的基础,作为体现人类共同基本诉求的普世价值,就是人类文明的常识。   比方说助人。伴随着帮助别人被讹诈现象迅速漫延,助人恐惧在侵蚀着国人的灵魂。人们在助人时,要先寻求自保。不公正的司法行为,对中国道德的堕落起了推波助澜的效果。南京彭宇案,疑点重重。在没有具体证据被告否认,原告(被助方)当庭说谎屡屡做假证的情况下,法庭居然判处彭宇败诉,赔偿原告。此后,讹诈帮助自己的人的现象就愈演愈烈。我们在司法实践中常常称要考虑社会影响与公共危害。可是在这个案件中,即违背常识,也违背考虑社会影响与公共危害的原则。靠不严密的推断就做出判决,难免让人不心生疑窦。   到过美国的人讲,长途公路上如果你停车在路边,过往的车大多会停下来问问是否需要帮助。而在我们的公路上,如果你的车出现故障抛锚,你拦车求助,过往的车绝大多数是不会停的;一群中国人在美国野游,到达目的地后向一个即将回返的美国人借刀立帐蓬,结果对方没有。可是过了几个小时,那个美国人长途驱车给他们送来刀具;日本板神大地震,街边商店的食品散落得到处都是,可是日本灾民宁可忍受饥饿等待救援,几乎没有人动那些散落的食品。救灾方设置海事卫星电话,供灾民报平安,因为电话有限,大家排着长长的队给亲人打电话报平安。绝大多数日本人,打通电话后,只简单地说“我还活着……”,就传给下一个人,可是中国人打通电话后,捧着电话就不撒手,与亲人哭诉不停;新加坡,有个电话坏了,不用投币就能打,排着长队窃打不花钱电话的,多系中国人;澳大利亚,对于进入澳的外国人,提供一部免费手机供其使用,结果许多中国人拿到手机后,偷偷卖回国内。致使澳方拒绝再为入境的中国人提供这种免费通信服务;澳警方接到迷路报警电话,多系用警车把迷路者送到目的地。可是一时间,在澳中国人迷路报警电话暴增,原来这些在澳的中国人,为了省交通费,谎称迷路,然后报警让警察把自己送到目的地。这种挥霍公共资源的现象,令澳方不再为境内的中国人提供这种服务;东北水灾,抢购生活用品,商家囤积居奇现象非常普遍,抢购者只考虑自己,抢购的越多越好。而俄罗斯,转型期,生活用品紧缺,可是大多数俄罗斯人,排了很长时间的队,也只买夠第二天用的量。   助人,不以任何理由取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想他人之所想,珍惜公共资源都是普世价值观。这些难道不是中国人的道德理念?就因为西方人倡导我们就要反对?一个缺乏理性的社会,不但很难和谐,也是很难顺利发展的。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