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评论

All

Latest

王思想家 | 德国统一24周年:东德转型为何缺少清算?

德国统一24周年:东德转型为何缺少清算? 柏林墙的倒塌,成为苏联集团垮塌的标志,那是全人类的狂欢节。狂欢过后,终究要归于平静,然后,面对实际。柏林墙倒塌后,东德是如何转型的?时间已经过去20多年,但由于某种原因,多数中国人并不了解东德发生了什么,或者,知道东德发生了什么,却不知道为何如此演绎。 由信孚研究院和凤凰网组织的“名博东欧访问团”第一站就选在德国。访问了德国外交部,与德国外交部东亚司司长弗兰科哈特曼(Frank Hartmann)先生座谈;访问了德国议会,与联邦议院达格玛斯科米(Deutscher Schmidt)等5位议员座谈。在两次会谈中,我所关心的问题都是:1,德国的私有化进程为何很少有人利用公权力掠夺原来的国有财产。2,德国在转型中为何对前东德官员的罪行缺乏清算。 答案耐人寻味。 前东德的私有化进程非常平稳,以至于德国外交部和议员们均认为私有化过程中的经验不少,需要检讨的地方也不少,但私有化过程中没有发生权力的抢劫,却是肯定的。这一结果是令中国人难以理解的。对公有制企业进行私有化改造,让市场配置资源,这显然是利国利民,无需争论。然而,在私有化过程中,为什么没有人利用权力去鲸吞原国有资产?答案是:成立了“Treuhandanstalt(托管局)”这样一个专门的机构负责私有化改造。托管局拥有3000名雇员这样一个庞大的团队,程序透明,过程透明,权力没有机会。核心观点是:唯有民主制度能够保障市场机制的公平,也可以保障私有化过程的公平。 对前东德官员的清算,主要集中在与柏林墙有关的人员上。下令开枪、或者执行开枪命令的人被判刑。其他人则很少受到惩罚。前秘密警察头子也仅仅被判6年徒刑。为什么,难道和解就是无视罪行吗?为了和解,就可以抹杀是非吗?答案是:尽管受到苏联那种邪恶体制的操控,德意志民族的良知并未完全泯灭,前东德官员对人民的迫害,相对于亚洲某些集权国家政权对民众的迫害,简直微不足道。其实这也与德国的民族特性有关。即便在希特勒时期,德国人也是屠杀犹太人,屠杀别国人,而善待本国公民。他们没有暴力杀戮本国公民,也没有以大饥荒的方式饿死过千万国民。因此,两德统一后,德国民众认为前东德德苦难主要来自苏联,由此,基本的共识是Compromise(和解),赦免了前东德大部分官员。 那么,财产呢?即便刑事上不清算,至少要进行财产的清算吧。如何去没收贪官们的财产?答案竟然是:基本没有没收官员财产。原因是:前东德时期,所有财产被政府牢牢控制,特务机构遍布全国,构成了对官员的监视。官僚们享受大量的特权,但并没有机会去积累惊人的财富。这种“有特权,无财产”的状况与改革开放前的中国十分相似。因此,新政府仅仅没收了现金财产大约折合16亿欧元,没收了约2000栋建筑和160家企业。这些资产都是来自某些政党和社团,而不是官员。 德国的和平转型令人万分羡慕,其经验对其他国家有启发吗? 这时候,我们就充分理解那句“国情不同”了。东德以及东欧,走的是“先政治变革,后经济改革”的道路,阻力甚小。而那些“不改政治,只改经济”的国家完全不同。 在今天的中国,官员们“既有特权,又有私产”。官员们利用改革开放,集聚了巨额财富。他们既希望通过私有化来洗白自己的赃款,又担心民众再次“打土豪分田地”,所以就顽固地试图阻止变革的到来。 中国终将转型。那么,我们的转型,会像东德那样平稳、像东德那样缺少清算吗?这是一个令人痛苦的问题。首先,转型之路将异常艰难。其次,对贪官罪行的赦免显然难以得到民众的认可,更难以得到法理上的解释。 转型后的德国,会为中国未来的转型提供什么帮助?对方的回答也令人失望。他们说:“中国与德国的情况完全不同,我们的经验并不一定适合你们;你们必须依靠自身的力量推动变革,而不能期待外界的压力”——所谓的“反华势力”,拒绝反华,甚至拒绝干涉内政。这步是特例,而是成就以来的事实。 其实也不必悲观。苦难的中国人民,历经了秦暴政以来2000年的专制统治,我们忍受苦难,我们努力前行,我们一步步认识到自己的失误,并努力修正。我们相信,以江泽民先生、胡锦涛先生为核心的前两届政府已经奠定良好基础,以习近平先生为核心的新一届政府更是举措得力。 新一届中国政府在“清算”和“民主法治”两方面做出了赢得百姓支持的举动:一方面,空前的反腐力度,反腐成效,已经直接否定了某些说客所宣扬的对贪官的“赦免”;另一方面,政治变革与法治建设将在中共四中全会上得到推进,民主法治将保障中国走上一条中国式的的转型之路。这两方面,与德国的转型之路不相同,但是进行了良好的呼应。

王思想家 | 从“苏独”看英国的伟大

从“苏独”看英国的伟大 http://tw.on.cc/cn/bkn/cnt/commentary/20140920/bkncn-20140920000712631-0920_05411_001.html 全世界都在关注9月18日的苏格兰独立公投,几乎所有报纸的头条都是公投,电视在不间断地实况播报。在中国,官媒茫然地躲避着,进行着零星的报道,而微博上争论激烈。 这场公投并非突然来临。苏格兰公投法案在2013年3月21日被提出,2013年11月14日在苏格兰议会通过,并于2013年12月17日获得英国女王批准。 受到“大一统”宣传影响及传统心理影响的中国人心情复杂。因为,苏格兰公投,让“自古就是某国领土”论遭遇尴尬。自某个古,苏格兰不是英国的一部分;自另一个古,苏格兰又是英国领土的一部分。其实,绝大多数国家都有着众多不同的“自古”。 苏格兰人是否有权选择独立?某些苏格兰人的独立会否被多数苏格兰人接受?这是两个问题。前者,是天赋权利;后者,是权利要在共有规则下实施。作为一个其他国家的人,我不希望苏格兰独立出去,我希望看到专制国家一个个分裂,而不希望看到一个民主国家分裂。这种情感因素必须让位于理性:永远支持公民的自由选择权。 注意,此次全民公投,不是全英国人公投,而只是苏格兰人公投。这非常重要。有些国家主义分子喜欢偷换全民公投的概念。 全世界关注苏格兰公投,不仅因为此事关系到当年称霸全球的英帝国的命运,还因此事联系到各个国家的政体。除中国的民族问题外,其他国家情况最类似的,是加拿大魁北克;时间最接近的,是乌克兰克里米亚公投;最复杂的,是美国南北战争。 当年苏联解体令整个地球狂欢,而克里米亚公投遭遇全世界的谴责,是因公投背后有俄罗斯这个声名狼藉的家伙的操纵;而美国南北战争就太复杂了:当时的南方为何不能退出联邦?伤亡高达 60万人的南北战争是否本应避免?林肯总统为了维护统一而动用武力,有违宪嫌疑,是否应该重评林肯?南北战争时,尚无公投概念(公投是二战后才由的概念),但是,当时的南方联邦从法理上是能够代表南方人民的,他们有权独立。美国殖民地能从英联邦独立,却不允许南方再次独立,这是违背《独立宣言》这一美国精神的。 回到苏格兰问题。一家爱丁堡的蛋糕店从今年3月7日就开始销售有“支持”(独立)或“反对”或“没拿定主意”图样的蛋糕。9月17日即投票前一天,该蛋糕店宣布购买支持独立蛋糕的顾客占43.5%,而购买反对苏格兰独立、希望和英国保持统一图样蛋糕的顾客占47.7%,其余的顾客购买了“没拿定主意”蛋糕。能如此轻松地进行独立游戏,让人羡慕;政治,本来就是成年人的游戏。 一旦苏格兰独立,英国将失去大约13的土地。面对这么重大的变故,英国女王及政府的态度令中国人震惊。女王平静地接受公投,首相悲情挽留苏格兰,谁都没有威胁苏格兰,更没有人敢以武力威胁独立。 这是现代政治文明的理念:公民有权利选择从属或者背弃自己纳税养活的政府,一块土地上的人民,有权利选择退出一个共同体。这是人权高于主权的一个典型案例,是送给国家主义者的一记响亮的耳光。 苏格兰竟然想退出这样一个伟大的联邦,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而人权就是:我有权“生在福中不知福”,你不得强迫给我“好处”。 预计此次苏格兰独立法案公投的结果,可能还是留在英国。这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选择独立的人可以和平充分表达他们的意愿,并接受大多数人的选择结果。 昔日有英国大宪章,英国工业革命,今日有英格兰公投。无论此次苏格兰公投结果如何,英国人都已经再次证明自己是一个伟大的国家。伟大的政府,就是尊重公民的选择权。伟大的人民,就是你的选择要尊重你的这一小块土地上的多数人的选择。 向日不落帝国致敬。

王思想家 | 重大进步:支持美国干涉伊拉克内政

重大进步:支持美国干涉伊拉克内政 (专供东网on.cc,其他网站延期3天发布) 美国又对伊拉克动武了。虽然只是对反政府武装进行空中轰炸,不如两位布什总统那么爽,但依然让人感到振奋。 令人意外的是,中国官媒此次居然明确表态支持美国了。要知道,前两次,中国官媒可是阴阳怪气,仿佛兔死狐悲似的。当时那位著名的张召忠同志,在电视上反复说:“美军很危险”、“美军这种战略纯属冒险”……结果,美军用实际结果告诉全世界:今天的战争,是这么打的。全世界都知道了自己与美军的距离是多么巨大。 这次,张召忠没脸出来评说了,中国的官媒也一致表态拥护美国行动了。 原因大家都知道:一是石油。前两次伊拉克战争,中国官媒使劲说美国出兵是为了石油。结果,战争结束后,伊拉克油田竞标,中国公司以赔本赚吆喝的魄力,拿下了最大份额。对如此辉煌成绩,中国官媒忍痛没有歌颂。实在没脸歌颂。到了现在,伊拉克极端武装Isis搞得油田开采无法进行,却有无计可施。这时候,美国宣布军事干预,无疑是天降恩人。 另一个原因是新疆问题。ISIS头目指责中国在疆政策,并规划数年后占新疆。一下子就站在了中国政府的对立面。 如果仅仅因为这两个原因而支持美国,那就是实用主义的庸俗化了。我希望中国政府、中国官媒能有更高的认识。 “美国为了石油而打仗”,这个说法太小看美国了。同样,如果仅仅“因为石油和新疆问题”而支持美国,那中国人也太低劣了。 前两次的出兵伊拉克,不是因为石油。美国是很强大的,不至于为了几滴石油去发动战争;更何况,在美国政府和民众眼里,美国士兵的生命是很宝贵的,不至于拿命去换几滴石油。 伊战之后的石油分配,已经证明了“美国为了石油而打仗”这一流氓说法的破产。至于美国为什么要打前两次伊拉克战争,很多中国人到现在都不明白。这就是中国人与现代文明的差距。 不纠缠历史了,我们要向前看。这次美国军事的干预,我们要注意两个因素:美国此次军事干预并未获得联合国授权;Isis武装并没有像拉登一样袭击美国本土;Isis武装反对普世价值,但其列出的十几个敌视国,里面并没有美国,而列在名单第一的是中国。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的军事打击,无疑是干涉别国内政。中国支持美国干涉别国内政,是个重大变化,我称之为重大进步。 人类已经发展到了今天,国界观念在淡化,人道主义等普世价值在全世界得到越来越广泛的认可。纯粹的“内政”越来越少。你迫害本国公民,你破坏环境,你封杀别国网站……这些都不是“内政”。任何政府都不能以“内政”的理由侵犯人权。 那么,对于别国的哪些内政,可以进行干涉呢?干涉别国内政,肯定是要有边界的。我们可以讨论:那些侵犯公民权利的行为,应该受到干涉;对于那些非民主选举产生的政权,应该进行军事打击;对于反普世价值的组织,应该进行军事打击…… 谁来负责干涉别国内政?联合国应当干涉别国内政,美国这个世界领袖,应该干涉别国内政。每一个国家都应该负起责任,加入到干涉的行列。中国这个古老的国家正在接受现代文明,我们也要管好自己的内政,并去勇敢地干涉别国内政。 链接:《其实,中国官民都爱美国》

王思想家 | 朝鲜崩溃时的中国对策

朝鲜崩溃时的中国对策       所有人都知道是权力斗争,他们偏要说成是男女问题——金日成的女婿,即金正日的妹夫,即金正恩的姑父张成泽被解职被抓被杀, 朝鲜 称张成泽与多名女性有不正当关系。     专制国家都一个德行:列宁去世时的苏共高层,除斯大林外其余均被处决;领导十月革命的第6届中央成员有2/3被处决;苏共11大中央成员27人有20人被处决。 朝鲜 金日成早期领导人,4/5被处决;金正日留给金正恩的7名领导人现在已经4人被清洗。     民主政治要求妥协,给彼此留有空间;专制则是你死我活,赢者通吃。专制有时候也有妥协,但每次妥协都是为下一次决战做准备。 张成泽 的下场,活该。专制国家的斗争,本来就是敌我关系,谁坏谁就能得胜。既有兵在手,为何不抢先动手?应该向中国明朝朱棣先生学习,以勤王的名义干掉侄儿,然后趴在尸体上假装痛哭,然后在手下人一次次的劝进中,做出很不情愿的样子,然后黄袍加身,建立张氏王朝。现在呢,被人家先动手,活该。     金三抓了姑父,也就是抓了朝鲜的林彪。这个朝鲜林彪,是亲中共派。历史上亲中共的在 朝鲜 都没有好下场。但此次太狠,逮捕亲中共的张成泽,然后竟然放恶狗活活咬死。据说张成泽试图支持身在中国的金正男取代金正恩,这可以解释金三为何恨到放狗活吃人肉。     全世界人民都对朝鲜人民表示深度同情,生活在浅层地狱的某国人也可以对生活在18层地狱的朝鲜人民表示同情。朝鲜人民70年来的悲惨遭遇,姑且当作是上帝或佛祖对朝鲜的惩罚。     关键是,中国政府该怎么应对?我早已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过对策了,此对策长期有效:   朝鲜大结局时的中国对策 ——《纽约时报》专访问答      《纽约时报》说要就最近紧张的朝鲜局势采访我,我说这事根本不值得讨论,但对方坚持要来,我说那你们就来吧。我可以跟你们谈谈更重要的问题。    以下内容是糊弄洋人的,本人不负任何责任。        《纽约时报》:朝鲜30日宣布,已进入针对韩国的“战争状态”。您认为爆发战争的可能性有多大?    思想家:零。    《纽约时报》:零?您的意思是肯定不可能爆发战争?为什么?    思想家:是的,没有丝毫可能。朝鲜人一米四的个子,饿得头昏眼花,坦克缺油少螺丝,打个屁呀。朝鲜一旦爆发大规模战争,唯一的结局就是朝鲜灭亡,这谁都知道。金正恩又不是傻子。我们平常称专制国家的领导人愚蠢,其实只是一种态度。其实这些家伙一点都不傻。相反,专制国家的统治集团成员,要从激烈而卑鄙的内斗中胜出,必须具有相当程度的阴险与狡诈。    《纽约时报》:金正恩会不会为了转移国内矛盾而发动战争?    思想家:不会。他已经顺利接班,并除掉了军方几个实力派,目前掌握住了政局,没有必要转移什么视线。金正恩家族在国外存着40亿美元,他名下有200多辆世界顶级跑车,花天酒地的生活,他发动战争做什么?再说了,朝鲜的统治者没有任何个人或国家层面的道德,要发动战争,他们只会突然袭击,就像1950年6月一样,金日成选择一个星期天,在没有发出任何警告、也没有宣战的情形下,越过三八线进犯毫无准备的南韩,引发朝鲜战争。而这次呢,金正恩一次又一次地叫喊战争,说明他只是在叫喊。    《纽约时报》:那他放出这么凶狠的战争言论做什么?    思想家:对内制造恐怖,加强统治;对外撒泼,想讨几斤面粉援助。百姓实在饿得走不动了,口号也喊不动了,没法跳《阿里郎》了。  《纽约时报》: 那么,那些分析战争可能性的专家都错了吗?    思想家:他们没有错,他们是在骗人。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不可能爆发战争,这些专家更是门儿清,可他们要上台冒充专家,总得找个热点话题假装分析一番。你们媒体也要吸引眼球,所以就合起伙来欺骗老百姓了。   《纽约时报》:您说一旦爆发战争,唯一的结局是朝鲜灭亡。中国会再次出兵帮助朝鲜吗?    思想家:愚蠢的错误犯过一次就足够了,哪个傻子愿意犯同样的错误?中国既没有出兵的实力,更没有出兵的必要。     《纽约时报》:有些中国人说朝鲜是中国的屏障。    思想家:屏障个屁。美国的卫星漫天飞、无人机漫天飞,导弹跟长了眼睛似的,说炸大使馆,两颗导弹就嗖嗖地过去了,哪里有什么屏障呀。骗老百姓的。    《纽约时报》:美国或韩国会主动挑起战争吗?    思想家:美韩日,这三个国家各怀心思:美国是成心养虎自重,故意不打,希望朝鲜闹腾。一旦把朝鲜消灭了,他在韩国日本驻军的理由就少了一条;韩国是民众反对打;日本是不希望朝韩统一后变得强大,所以也不想灭朝鲜。朝鲜也知道这些,所以才敢瞎叫唤。   《纽约时报》:中国的态度是什么?    思想家:对中国来说,朝鲜就是个大包袱,早死才轻松。可惜美国人故意不灭朝鲜,中国暗自叫苦,只好假装继续跟朝鲜好着。隔三岔五送几个肉包子过去,朝鲜领导人到大连视察,中国人还得赶紧把大船都开到公海去,怕朝鲜人要呀。中国首长心里那个苦呀。    《纽约时报》:有人说中国之所以支持朝鲜,就是班上考倒数第二的怕倒数第一转学走了。    思想家:没事。朝鲜转学了,还有伊朗和古巴这两个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做伴呢。  《纽约时报》:您如何展望未来的朝鲜?    思想家:朝鲜的大结局只有一个:灭亡。最好的结局是和平演变,走德国模式,全盘归韩国,然后赖在韩国身上要吃要喝。韩国人可能先笑后哭,就像当年两德统一。不好的结局就是朝鲜内部人道主义灾难太惨重,国际社会要求美国出兵,美国作为世界领袖,只好很遗憾地去把朝鲜灭了。 《纽约时报》:中国会袖手旁观吗?    思想家:  绝对不能袖手旁观。中国当局要考虑的,不是如何救现在的朝鲜,而是在未来美韩灭朝鲜时如何抢点地盘回来。障碍是韩国人会强烈反对,所以中国要想办法争取美国的协助。  《纽约时报》: 您认为那会是在什么时候?  思想家:谁也无法预料时间,也许5年,也许20年。就好比苏联的垮台,大家都知道这种专制国家迟早要垮,但谁也没有预料到他在1991年垮台。    《法纽约时报》:那时候的中国,是否已经变为一个民主国家?    思想家:希望如此。不管哪个党在台上,不管什么人当政,都要在朝鲜灭亡时抢一块地盘回来。所以必须早点研究方案,包括借口的制造、兵力的调配、抢来地盘的行政设置。那时候要以救朝鲜的名义出兵,抢回地盘后设个朝鲜自治州。  《纽约时报》: 这样是否很不道德?    思想家:当然不道德,但必须如此。就好比当年德国侵略波兰,苏联就赶紧趁火打劫,出兵夹击波兰,然后又出兵芬兰、波罗地海。   中国在几十年前送了大片土地给朝鲜,出兵抢回来,也能算是一条理由。只不过要多抢一点,尤其要盯着矿产资源和出海口。    这是政客整体的责任,也是政客个体固有的冲动。不能用公民的个人道德来衡量。    链接:     《朝鲜战争真相》            《朝鲜恨中国,如同中国恨苏联》    

卡扎菲不是利比亚人民自己的选择

这样疯狂的暴君掌权是民众在暴力之下无选择的不幸   10月24日,利比亚国家过渡委员会宣布全国“解放”。“解放”一词,意指人民获得政治自由。这个词即意味着新政权对人民的承诺。对于任何在独裁者残暴统治下的人民,这个词都是激动人心的。   为了这一天,多少利比亚子弟在战斗中牺牲。为什么在现代政治理念已经传遍世界每一个角落的今天,要改变一个政权,仍然需要用生命去换取?这适用上世纪的中国革

安理会“禁飞区”决议的时代意义

3月17日,联合国安理会15个成员国经过紧张磋商,以10票赞成,5票弃权,通过了在利比亚上空设立“禁飞区”的决议,并授权各成员国“采取任何必要措施以保护平民免遭袭击。”   3月19日,倡议设立“禁飞区”的法国又在巴黎召开了有关利比亚局势的法、英、美等多国政府首脑和国际与地区组织的领袖峰会,决定立即军事干预利比亚。19日深夜,法国战机率先飞抵利比亚上空巡逻,随后英、美等十国的战机战舰相继跟进,对卡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