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

All

Latest

BetterRead | 军队何时干政

文|王烁 土耳其今日政变,近年用军队解决政治纷争的尝试,多出一个案例。 不过,与军人为什么干政这个问题相比,更有趣的问题是:军人为什么不干政? 这也是政治学大家Samuel Finer的名著...

纽约时报 | 新疆问题在土耳其激起反华情绪

北京——对很多中国人来说,本月来自土耳其的一些影像相当凶狠骇人。网上的视频以及在伊斯坦布尔拍摄的照片显示,土耳其和维吾尔族示威者在中国领事馆外焚烧了中国国旗;愤怒的人群狂躁地冲向韩国游客,似乎误以为他们是中国人;以维吾尔人为主的暴民砸烂了泰国领事馆的窗户,因为泰国违背当事人的意愿,将100多名维吾尔人遣返中国。相关文章泰国向中国遣返维吾尔人引发争议 新疆伊宁县医院要求职工勿守斋月 中国人可能在疑惑,土耳其是否仍然是原来的那个土耳其——那个吸引了越来越多中国游客,同意从中国公司购买导弹防御系统,付钱让中国国有企业在该国两座最大的城市之间修建长达300英里高铁的土耳其。土耳其的前身是奥斯曼帝国,一直以整个中亚地区突厥语系人口的保护者自居——这包括了以穆斯林为主的维吾尔人,他们居住在中国西部的新疆,与在中国占主导的汉族之间关系越发紧张,暴力活动日益加剧。维吾尔人称这是因为他们受到了官方的压制,而中国官员指责这是由于恐怖主义意识形态。一些分析人士思忖,这个在土耳其长期发酵的问题,是否会逆转两国不断加强的经济和外交关系,损害两国在彼此眼中的形象。就在这些问题出现之时,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周二离开了土耳其首都安卡拉,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双边贸易不断增长,中国向土耳其出售了一些武器,各个领域的合作已在开展,”中国社科院中东问题研究员殷罡说。“然而维吾尔问题成为了拦路石,土耳其公众因此对中国怀有敌意,我们在这方面可以做的事情不多。”周二当天,埃尔多安的办公室并未提供有关他中国之行的细节。与政府关系密切的土耳其报纸报道,一群土耳其商人将陪同埃尔多安一同访华。报道并未提及埃尔多安是否打算同中方提出维吾尔人问题。埃尔多安同时面临的问题还有,该国打击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及库尔德武装的战斗出现了升级。最近几周的两次事态发展,致使维吾尔人问题在两国关系中处在了突出的位置。7月初,听说中国官方迫使新疆的维吾尔人在穆斯林斋月期间进食,而且可能还杀害了一些违反命令的人之后(尚未证实发生过这类杀人事件),土耳其人和维吾尔人在伊斯坦布尔和安卡拉的街头举行了抗议。街头集会与土耳其一个保守的民族主义政党有关联。几天后,土耳其人和维吾尔人又抗议泰国将维吾尔人强迫遣返。泰国的行为也遭到了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公署(Office of the 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er for Refugees)和人权组织的谴责。中国官员坚称那些维吾尔人计划经土耳其前往叙利亚和伊拉克,加入伊斯兰国。该组织亦称为ISIS或ISIL。最近几周,围绕新疆维吾尔人处境的问题,中国和土耳其有过激烈的外交交锋。6月30日,土耳其外交部称,禁止斋月封斋的报道,以及对其他宗教行为的限制“让土耳其民众感到难过”,且土耳其已向中国大使表达了“深切关注”。中国的回应相当于一场宣传运动:外交部女发言人华春莹在北京表示,“维吾尔族民众安居乐业,享有宪法规定的宗教信仰自由。”中国官方新闻机构发表文章,并在Twitter上发贴,介绍中国境内的维吾尔人在斋月期间封斋的情况。(更多内容,敬请关注。)本文内容版权归纽约时报公司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翻译。 打印 转发 寄信给编辑

【河蟹档案】染香姐姐:随手X大使馆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以及其他来源,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凤凰思维:【历史大倒退】想当年薄熙来抓了一个李庄,全国舆论像炸开了锅。现在抓一个律师再也不用费心构陷什么教唆伪证了,它们直接修改了刑律,律师只要较真,随时随地面临牢狱之灾。薄熙来周永康不是都倒台了吗?这法治的倒退为什么就刹不住车还在加速呢?!难道它们是一伙的? 2015年07月18日...

【河蟹档案】混在人群中,告诉我们你想干啥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以及其他来源,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稥港報社:混在人群中,告诉我们你想干啥![弱]// *常识震惊您://@死循环1:这是惯犯的惯用招数,又不是一次两次了。这种被用来挑事的打手,下场就是最后被灭口。//@弱智快乐多脑残:打手混迹在人群中为的是搞破坏后栽赃诬陷平和的百姓再加以镇压,这是老套路了[左哼哼] 2014年04月05日 *网络正义战士:[话筒][话筒]这一警棒下去,就要了命。。。。 2014年04月05日...

译言 | 塔克西姆广场图书俱乐部:静默的抗议

相关阅读:【组图】土耳其大规模反政府示威 土耳其的抗议民众在与警方争斗数周后,发起了一种新的抗争方式——静立示威。 最初,只有当地行为艺术家埃德姆·京迪兹一人。他双手插在口袋,面向塔克西姆广场的阿塔蒂尔克文化中心,静默地站立了8小时。 霎时间,他成为了抗议活动的最新标识。随后几天,举国上下成千上万人争相效法,不论几分钟或几小时,仅是宁静孤单地站立着。 (来自半岛电视台 关于日益增长的政治动乱的报道)...

土耳其中产阶级登上政治舞台

华盛顿——自2002年起,土耳其明智的经济政策令其跻身为20国集团(Group of 20)的一员,并历史上第一次将其转变为一个中产阶级占主体的社会。然而,本周大规模的抗议活动显示出,执政的正义与发展党(Justice and Development Party,简称AKP)已经成为其自身成功的牺牲品。 实际上,该党创造出的中产阶级正致力于个人自由,目前正在挑战AKP的治理风格和政治统治。大学生们大多数属于中产阶级背景且不太关心政治,却已经在示威活动中呈现为一股组织力量。他们建立了临时诊所,为被捕的示威者充当法律顾问并建立受伤者热线。他们的参与令人们得以一瞥土耳其的未来。在2002年AKP上台时,这些学生还只在上小学,他们只知道AKP这么一个政党。他们希望自己的声音能被听见,还有环保人士、极端民族主义者、同性恋权利团体、阿拉维派社区成员、库尔德分裂分子和世俗自由主义者,他们一起走上了街头。这群不可思议的盟友全都反对AKP的暴政作风。 所有这一切都表明,认为经济发展将导向更多民主的现代化理论,正在土耳其得到验证。确实,当各国中产阶级化之后,就不可逆转地变得更加多样化和民主,包括共识政治以及对个人和少数派权利的尊重。 本周的冲突已经暴露出民主愿景与执政党领导风格之间的一个根本性分歧。AKP及其领导者雷杰普· 塔伊普·埃尔多安总理(Recep Tayyip Erdogan)把民主简单地解释为多数原则,由多数人统治且为多数人服务,不论其观点多么狭隘,也不注重于共识的建立。埃尔多安认为,一旦当选,领导人就无需担心对立观点。在示威活动期间,他驳斥了示威者的合法性,并称“人民的意志已经在选举箱中体现出来了”。 埃尔多安唯一算得上民主人士的一面就是他相信由民选政府进行执政。有一半土耳其人支持AKP,但另一半可不是。然而在这一思路下,埃尔多安已经按照自己的形象重塑了土耳其,令其成为一个无视对立观点的资本主义保守国家。他支持自由市场经济,成功地让土耳其奄奄一息的国有公司实现了私有化。同时,他的政府一直在倡导一种保守社会、重家庭观念的方向,这可以从他呼吁每名妇女至少生三个小孩的标志性口号看出。 在几年之内,埃尔多安的“有着强烈家庭观念的强者”的形象是有效的。这让他在2002年之后连续赢得两届大选,每一次的得票率都有提高。而随着土耳其的繁荣,在过去十年中脱离贫困的土耳其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 然而,AKP最近面临着公众对它的一些计划的强烈反对,其中包括限制销售酒精饮料的法规以及引发抗议的事件:他计划把数百棵树连根拔起,将伊斯坦布尔最大的广场附近的一个公园变成商场。然而在这两件事情上,AKP的领导层都在蛮横地继续推行自己的计划。对他们而言,压制反对声音只是家常便饭。 埃尔多安没有认识到,他所面对的是一个新的土耳其。环保主义者在伊斯坦布尔市中心进行静坐抗议只是为了拯救城市中的一个公园,这很令人吃惊。更令人惊讶的是,当警方前来镇压时,成千上万名中产阶级市民纷纷在半夜涌上了街头。 从那时起,抗议范围一直延伸到了位于土耳其中部的安纳托利亚,这与土耳其中产阶级的崛起紧密相关。现在,中产阶级不再只局限于伊斯坦布尔和伊兹密尔等历史上的沿海国际都市,还出现在加济安泰普和马拉蒂亚等省会城市。与伊拉克和伊朗等邻国的贸易给这些城市带来了新的财富。全国人民的反应表明,一个珍视个人权利和中产阶级生活设施的新土耳其诞生了。 甚至连埃尔多安的盟友和支持者都开始对抗议者表示支持,颇有影响力的草根组织居伦(Gulen)运动也在其中。虽然居伦运动迄今在很大程度上都对AKP表示支持,但它还是在自己的媒体上发表了一些指责执政党的评论文章。 AKP创建起来的新中产阶级告诉政府,民主的含义并不只是赢得选举,它还意味着要建立共识。他们告诉埃尔多安,虽然他们或许会投票给他,但却不一定支持他的所有政策。 这对于土耳其的未来而言是个好消息。这个国家已经跨越了一个门槛——它中产阶级庞大,国民构成多元,根本无法被收归于一个一刀切的民主制度之下。所以,虽然AKP仍然是土耳其最受欢迎的政党,但它必须倾听反对的意见。 土耳其成为了历史上第一个中产阶级和穆斯林占大多数的国家。现在,如果埃尔多安能开始尊重人民的意愿,它就会成为所有穆斯林国家中第一个稳固的民主国家。 from 纽约时报中文网 国际纵览 http://cn.nytimes.com Shop Amazon - Top Holiday Deals Event

土耳其人举行反网络审查示威游行

上周日,数以千计的土耳其居民涌上伊斯坦布尔街头,抗议政府审查互联网。 Haberturk媒体声称伊斯坦布尔塔克斯木广场聚集了5万民众,CNN称土耳其全国的示威者数以十万。土耳其政府将在8月22日开始实施新的互联网管理制度,要求ISP提供四个过滤选项:家庭,儿童,国内和标准。许多网站预计将因此被屏蔽。抗议者设立了名为“Internetime Dokunma!(意思是不要动我的互联网)”的Facebook活动页面,有超过60万人加入。抗议者指责土耳其政府屏蔽了6万个网站。

德国之声:复杂的感情:土耳其人为中国长城自豪

每个土耳其小学生都知道,长城是为防止土耳其人(中国史称突厥)数百年的进攻修建的。土耳其人因此为自己和中国感到骄傲,这种渊源感也让他们对中国有一种亲切感。但维吾尔人问题又使一些土耳其人的感觉变得复杂。

历史恩怨与现实

他们的祖先相互战斗了很多个世纪。今天,土耳其人和中国人尝试着和平共处。双方都希望在经济上互利,但历史恩怨也反复再现。

今年4月中旬,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首次访问土耳其。第二天,土耳其媒体在报道这一访问时,仅仅提到,他是福布斯排行榜上排名世界第19位的最有权力的人。

如今,土耳其人看北京,浮现在他们眼前的首先是钞票。在许多土耳其人眼中,中国是一个经济强国。更具体地说,是一个经济蓬勃发展、可与之做大生意、赚大钱的国家。这就是土耳其人想象中的中国。

不过,事情远非如此简单。两国人民之间不仅存在着感情上的障碍,而且相互间也存在着不信任。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