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

All

Latest

端传媒 | 陈婉容:突尼西亚与埃及为何命运迥异?

(突尼斯2011年示威。摄:Christopher Furlong/GETTY) 四方会谈纵有瑕疵,仍然是后革命公民社会自发对话的一个成功案例,值得利比亚、叙利亚、埃及、伊拉克、也门等国家借镜。 诺贝尔和平奖今年颁给了突尼西亚四方对话机制(Tunisian National Dialogue Quartet),一个规模很小,也只是暂时成立的公民组织。突尼西亚是茉莉花革命燃起第一把火之地,独裁者本.阿里也是茉莉花革命浪潮中第一个狼狈下台的政治领袖。...

自由亚州|中国是2014年世界上监禁记者最多的国家

总部在纽约的保护记者委员会今年发表的报告认为,2014年对全球新闻工作者来说是历史上非常糟糕的一年,全球共有220名记者遭监禁,中国大陆目前遭监禁的记者人数为44人,其中有一半是藏族或维吾尔族人。中国官方对外国记者的限制也越来越多。 保护记者委员会亚洲部主任迪亚兹对本台记者会说,2014年全球新闻自由状况形势令人担忧,在一些专制国家,新闻工作遭遇了审查,记者遭到镇压甚至杀害,而中国的新闻自由状况尤其糟糕:

Vicsforum|寶兒訪問Frédéric Martel:保留香港軟實力

Frédéric卻一針見血指出,「中國的軟實力是失敗的」,最重要的是,軟實力必須要有分野,由不同人經營,負責硬實力的人不能干預軟實力,軟實力的人亦應懂得向硬實力的人說不。十年前,中國在世界各地建立孔子學院(Confucius Institute),推廣中國文化,本來是件好事。「但他們用來做政治宣傳(propaganda),在課堂上會說,中國沒有事情發生、沒有異見者,不論諾貝爾和平獎、西藏議題,都在說謊,所以在各個地方都是失敗的。」今年便傳出加拿大和美國的孔子學院受炮轟或終止合約。另一個例子是,中國一心想建立龐大的電影工業,為保護國內電影,對外來電影設審查制度和配額,欲借硬實力來保護軟實力,像《阿凡達》在上映時便有很大限制。可是中國每年只限輸入二十至三十套美國電影,這些電影最後卻能贏得國內超過百分之五十票房。相反,在印度Bollywood沒有任何審查和限額,印度人靠自己的電影已取得本地百分之八十票房,美國電影票房僅得百分之十。為何如此?「答案是審查和限額都不能保護本土電影產業,只有好的電影製作才能成功,當中還需要有獨立精神(independent spirit)和創意人才。」

墙外楼|廉思:中国底层青年的生存困境和出路

嘉宾简介:廉思,“蚁族”概念首创者、“工蜂”概念提出者。教授,法学博士,政治学博士后,美国芝加哥大学社会学系访问学者,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青年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中国与世界研究中心秘书长。国家“青年拔尖人才支持计划”(万人计划)首批入选者,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入选者,北京市高校“青年英才计划”首批入选者。 主持人:袁训会,共识网副总编辑 以下系在线文字稿全文:...

奇闻录 | 周末段子荟萃 11-9

@zhangshunxin:阿Q在电线杆上看到“依法治国”的字样,大喜,回家请人写了状纸把赵太爷告上了法庭。庭长看了把阿Q打了五十大板,骂道:滚出去,看看电线杆写了什么?!阿Q滚出去沿着电线杆看了一圈,发现“在赵太爷的领导下”被他落掉了。阿Q嚎啕大哭:“电线杆广告害死人!”@cuixueqin:讲真,这几天有一事我一直想不明白:西方反华势力头头们来北京开个会,醒狮国包子帝不抓住这机会怒斥他们为何背地里支持香港占中,反而恨不得把每棵树都刷上金子般的盛情招待,这到底是为啥的?@bimawen:其实,为了APEC会议的一片蓝天,为了党和国家领导人和各国贵宾的身体健康,我们民众在生活上的不便都算不上什么,但是有一条我还是想不通:你们一直教育我们说的那些邪恶国家和他们的领导人为什么这次都是你们的座上宾呢?如此下去把我们的思想搞乱了,我们怎么能做好中国梦呢!@朱田夫:有人问,香港大学生占中扰民还是北京APEC更扰民,这个问题该如何回答?@lvkaiwen:如果包子败了,面条赢了,各大媒体同样会歌颂包子这只大老虎的落马,反映了中央反腐的巨大决心,三十一个省市自治区同样会纷纷表态支持中央英明决定、始终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没有选票,他们只会见风使舵;没有选票,所谓打老虎只是宫廷内斗,与屁民无关,用不着欢呼雀跃!@余承冬:国外势力是块砖,哪里需要往哪里搬。国外势力是颗草,哪里需要往哪里倒。国外势力是顶帽,多大脑袋都能套。国外势力是调料,不管啥菜都能倒。国外势力是个筐,什么都可往里装。国外势力是灵药,不管啥病都有效。国外势力是个宝,转移矛盾少不了。最后问题来了:挖掘(国外势力)技术哪家强?@lianhuaxiaofo:打仗靠张召忠,养老靠戴相龙。破案靠聂海芬,防疫靠板蓝根。慈善靠郭美美,幸福靠CCTV。反腐靠赵红霞,收费靠奚国华。雾霾靠刮大风,地震靠养狗。抗日靠影视剧,国防靠海带。外交靠美元,GDP靠房价。@xiucai1911:转:习访印期间和夫人彭丽媛前往甘地墓敬献花圈。我不理解的是:毛泽东纪念堂建成至今几十年,有上千位外国领导人来我朝访问,为什么没见外国元首到纪念堂去拜谒一下呢?为什么?毛粉们不是说:“全世界都敬佩我们毛泽东吗?”@choson2006:长期洗脑之后,要保持清醒非常困难,大局观、使命感、国家荣誉、集体利益……这些词纷乱生长,与真正的常识纠缠在一起,时时刻刻敲得叮当作响,乱人心智。它让囚犯爱上狱卒,野兽爱上锁链,天灵盖上鲜血淋漓,却对狼牙棒无限仰慕。当阉割成了习惯,我们就会长出被阉的基因,斯德哥尔摩其实并不遥远。@bimawen: 【立冬】三个微博平台,只剩下了新浪。意味在微博发声的人,大量退出了。剩下一个好管理, 提升封禁,人就越来越少,声音也越来越弱。假如最终关掉新浪,又会如何?《红旗》今又说,文革修理知识分子是对的…评:才立冬,寒气袭人。@MyDF:转:北京化工大学大三的陈同学是一名APEC安全志愿者,她在国际饭店驻地对面蹲守,无报酬,无补助。她说,“我的职责就是看住这颗大树,防止有人攀爬。”//胡佳[email protected]_jia:通常意在防止有公民挂横幅、标语。@成涛漫画@taocomic:一开始,我也是个“脑残毛粉自干五”;看多了凤凰卫视,我变成了“不关心政治的人”;后来,我上了微博,变成了“不明真相的群众”,开始寻求真相;再后来,不说了…还不准备变成“境内敌对势力”。别骂沉睡的人,醒来需要时间真相,就像我们当初一样。@张鸣:一位出版人说,原以为开完座谈会,出版控制会松一些,没想到反而紧了。两年多了,弦一直绷着,越绷越紧,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现在又要净化出版。凡是用行政手段净化文化的,就跟要把世界变成无菌室一样,真要是办成了,生物都死光了。@litiantian:最近与一小学同学同时是律师的朋友绝交了,删除了一切联系办法,因为她说自己是挺共派,让我尊重她的权利,还在微信发周小平的文章在朋友圈。考虑到我7次被绑架被多次抢劫还被黑监狱被虐待,我没办法容忍这样的朋友,那是对自己的背叛,本着有假朋友不如没朋友的精神果断绝交,这真是个撕裂的社会。@lsdhl:小明问爷爷:旧中国是个什么样子?爷爷沒有正面回答,他说:我小时候家里有个座钟,很旧,时间也不准,我很想把它修好,于是便动手把它拆了。拆的时候挺兴奋,可拆完我就傻了,因为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装回去。于是,它变成了一堆零件,再后来零件又丢了很多。小明:这就是旧中国吗?爷爷:不,是新中国。@virushuo:现在微信公共账号做的事情,就是本来google reader应该做的。当时我对于google关闭reader表示极大的不满,很多人说rss已死。但其实,人们创作,阅读,分享这个行为永远都在,只是需要更容易使用的包装而已。之可惜微信是封闭环境,比不了开放的rss。@drunkcatt:果壳推出专题,教导我们如何在被地铁安全门夹到时求生。至于地铁的设计运营有没有问题,地铁公司的责任有多少,根本无人讨论。要把这个动人的求知气氛延续下去,不然怎么纵做鬼,也幸福呢。@cxiaoji: 我妈说:天通苑的足浴店都停业了,因为坐成一排泡脚属于聚众活动…@Vela1680: 外交专机买象牙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从来都是如此啊,我以前楼上住一个宣传口老头子家里就放一整根,就是跟蛤蛤出访回来的。奇怪的是中国人为什么喜欢这种没有用处又很贵的东西。@ByLiZhao:有三种人,千万不可相信:制定法律自己不准备遵守的;宣扬某种信仰自己不准备相信的;还有开发软件自己不准备使用的。@laoyang945: 转: 以前,豆瓣好像雅典,音乐、阅读、思辨。现在,就好像埃及和罗马一样,首饰、滥交、八卦,还有崇拜猫。@aichifan: 女人都是可爱善良的,对各种小动物毫无免疫力,例如:路虎,悍马,捷豹等,当然,还有天猫。@Scswga: 一家人到国外旅游,一下飞机妹妹看到全是外国人,就感慨了一句:哇!都是老外啊!!结果旁边一外国佬用中文来了句:拜托,现在你才是老外好不好,你们全家都是老外。@sdelayang:在路上被人拦住说来从台湾来上海出差把钱包丢在计程车上,问我借零钱坐车。我说可以帮你打110。他说我只要零钱,你不愿意帮忙就算了。我说那你晚上睡哪呢?没有身份证没法坐飞机火车,必须要去派出所补证件啊!我现在就帮你拨110! #然后他就跑了 #真没当你是骗纸啊猜你喜欢周末段子荟萃 10-26一日段子荟萃 10-16周末段子荟萃 10-19一日段子荟萃 10-29一日段子荟萃 10-20

香港独立媒体|在佔領區看《獨裁者的進化》

佔領運動到今天似乎走進了胡同,漫長的佔領無容置疑地讓示威者及警隊兩方身心俱疲,進入高壓的狀態,大家都有意無意間將不滿情緒發洩在對方身上,私刑和辱警都不是社會樂見的行為,撕裂的傷口愈演愈烈,無論政府是多麼的無恥,社會運動是不能夠失去大眾的支持 (當然沒有可能要全世界都支持,但至少愈多市民愈好),和平和非暴力是感召成功的最大原則,所以示威者只有克制一途,否則必然落得暴徒罵名,而且你不得不承認,戰場已經從實實在在的佔領區蔓延成為輿論戰,贏取中間派市民的支持,減少輿論壓力,盡力暴露政府的無恥已經是基本盤。 在香港風雨飄遙的這段時間,能夠讀上《獨裁者的進化》也是一種書緣。我們是否能夠從中得到更多啟發? 今天的獨裁國家已經披上偽民主的衣裳,民主只是建立威權治國的手段,非立國信守的原則,更枉論是人權法治的擁護者。它們也談自由,講法治,用法律保障及擴大自己的無上權力,用被操控的議會制定有利專權的法律。國家安全法是很多獨夫的尚方寶劍,很多時候甚至可以繞過私法情序直接入罪,憲制責任的廿三條和網路廿三條未來正正是鋏制言論自由的利器,政府未必需要告得你入,但由恫嚇構成的恐懼氣氛已經足夠令異見者禁聲。 獨裁者喜歡選舉,選舉賦予了民意的光環,獨夫創立建制裡的反對黨,自行吸納反對聲音再加以管理。他們聲言代表小眾利益,在骨節上或會嚴斥政府,建立反對形像,但他們絕非堅實的反對派,在獨夫地位受到威脅之時,就會鋌身而出,搬出國家安全及整體利益的大仁義, 含淚支持,求選民忍讓,然報下次繼續故態服萌,是幫到手的好朋友。這些由政府創立的支持團體,喜歡以關愛、正義、人權或智庫等名稱命名來混淆視聽,意在欺騙那些對政治一知半解的市民,他們進行民意調查及諮詢報告,為政府政策護航,粉飾獨裁政治的運作,讓人搞不清是政府的立場正確,還是反對者的立埸有理。 獨夫利用被收編的傳媒為自己歌功頌德,隱惡揚善,建立意識形態,投放龐大的公共資源,為政策作宣傳。而在不得不對付異見者時,除了僱用黑社會外,也可以用消防和救護,動不動說你阻街或置人命生死於不顧,將暴徒的帽子扣在你身上,在輿論戰上穩套領導地位。以上,我想香港人已經不再陌生。 作耆走訪了委內瑞拉、埃及、馬來西亞及中國等地,研究在獨裁國家中的雞蛋如何面對高牆 ,得出的結論是非暴力抗爭。若然今天你要挑戰拳王泰臣,你會否用武力來挑戰他?

BBC|香港珠海学院新闻系学生“占中”感言

被占领前的旺角,拉着行李箱带水货的大陆游客和匆忙工作的港人,把大街小巷挤得水泄不通,处身其中,稍不留神就会被行李箱辗脚,被大包小包的购物袋撞到,人们时有争执。 现在,旺角占领区内人人守望相助,自发地分发物资,管理现场秩序,照顾身体不适的市民。他们互相交流,尊重和珍惜在站台发言的机会,纵使偶有“挑机”事件,集会人士亦能冷静地处理,让不同意见的双方轮流表达意见;即使遇到无理的示威者,人们则以唱生日歌的方式将他“欢送”。在这片暂借的公共空间,不再是互相争利和吵骂的地方。

【异闻观止】新华网 | 百家海外华文媒体保卫香港宣言

编辑注:此篇官媒报道向我们提供了一份与国内宣传部门有所联系的“假外媒”名单。 泰国泰华网: 百家海外华文媒体保卫香港宣言 (2014年10月2日) 九月的最后一个周末,香港震惊了世界,人头汹涌烟雾弥漫的街头动乱画面,一夜之间就传遍了全球。...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