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外NGO法案

NGOCN|“有困难找警察,不违法你怕啥?”境外法记者会问答

►大家不要对我们的公安机关像老虎那样担心,我说一句中国老百姓的土话,“有困难找警察,不违法你怕啥?”

►你说的境外关于人权的非政府组织到中国来,可不可以,当然可以。

►你所说的黑名单问题,我们还不知道。

►法律条文从原来的九章67条修改成现在的七章54条,内容上也作了比较大的修改,包括很多重要的制度性修改。

►我们的管理体制有中国的特点,也符合中国的国情。一是双重管理,二是公安机关是登记管理机关,三是公安机关负主要的责任,对境外非政府组织进行监督管理。

►境外非政府组织到中国来是做有利于公益事业发展的事情来的,不是拉队伍的,没有必要在我们这里发展会员

►以后我们的一些科学家、专家学者也好,加入境外机构成为会员,要经过国家的同意。

►境外非政府组织的代表机构不是法人,境外非政府组织来临时活动都是短期,因此不符合慈善法关于募捐的规定。你所以就不得进行募捐。

阅读更多

德国之声|NGO成员在华被捕 瑞典人被控“危害国家安全”

今年初,一名为非政府组织工作的瑞典籍公民在中国被逮捕,当局对他的指控是”危害国家安全”。 (德国之声中文网)据法新社援引总部在美国的人权组织”人权卫士紧急救援协会”(Chinese Urgent Action Working Group)周二(1月12日)发布的消息,为该组织工作的瑞典人彼得·贝肯利奇(Peter...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广东劳工NGO遭警方扫荡 多名劳维人士被抓

广州海哥劳工服务部多名员工及两名工友12月3日上午突遭警方带走,至下午获释。与此同时,当地多家劳工NGO的负责人也处于失联状态,截至当天傍晚仍毫无音讯。海哥劳工服务部主任陈辉海在失联前向本台表示,此次的抓捕行动由市公安局牵头,是针对整个劳工NGO的打压。同日,佛山南飞雁负责人何晓波也被警方以涉嫌“财务侵占罪”强行带走。

广东多个劳工NGO组织突然遭到警方“扫荡”。12月3日上午,多名警察来到位于广州番禺区的海哥劳工服务部(原广东劳维律师事务所工人培训部),当时在服务部办公室内工作的宾雪、何兵以及两名到访的工友黄冬梅、成能文被警察带走。另一名员工邓小明也在返回办公室后遭到控制。与此同时,“番禺打工族”、“向阳花女工中心”的负责人及员工曾飞扬、朱小梅、骆红梅、彭家勇等4人失去联系。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国安局线人细数幕后监控 限制学者媒体刊载文章有“黑名单”

正在印度首都新德里寻求政治庇护的前南都网编辑李先生在接受本台独家专访时,披露了接受河南省新乡市安全局特工的命令,到香港搜集情报等鲜为人知的幕后情况。他又称,国安人员要求他主动接触境外NGO组织,了解内部运作及与外界的交往情况。李先生还披露,当局有一份限制学者发表文章的“黑名单”。还说,不愿在追求民主的同时,自己又是国安的线人。 本台11月6日曾报道,经香港抵达印度新德里的南都网前编辑李先生,因不堪长期忍受给河南省情...

阅读更多

陆军:中国NGO不会因为多了一部法律就手足无措

【编者注】中国数字时代英语版近日对益仁平创始人陆军进行了采访。除最后一组问答外,下文所有内容均翻译自英语版原文,陆军的回答均为中文原文。最后一组问答翻译自英语原文。 CDT:能否请您告诉我们益仁平的背景是什么?您当时为何会创建这个机构?您希望达成什么?您认为贵机构至今为止在实现或努力实现原目标的道路上是否算成功?...

阅读更多
  • 1
  • ……
  • 4
  • 5
  •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