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杂中国

All

Latest

王五四:理性太多,血性和人性都不够用了

于欢该怎么判,这不是网民决定的,也不是律师决定的,更不是法官决定的,时至今日还有人说舆论会干预司法,舆论连自己被不被删都干预不了,还干预什么司法,我们的法官在独立于民意这方面一直做的很好,请放心。律师们、法律学者们也别费劲讨论了,看了很多你们的发言,说得还是西方那套,我们不搞西方那套,大法官早就说过。

旧闻评论|宋志标:谈论环球,请先确定什么是无辜的?

环球不是一个正常的消息源,这是两个意思:一是许多稍加敏感的信息,都已经在外部流传,认为它传递了其他媒体没有的信息,只是因为接受者信息来源比较贫乏而已。 另外一层意思是,它在信息悬殊的情况下,对某些信息的解读是扭曲的——盛赞环球多少透露点信息的,都不会否认这种被加工过的信息加深了偏见——从这个角度赞环球的人基本不是它的读者。 到底是对某些信息的无知好,还是知道这些已经被扭曲的信息好,说来说去,只能说什么样的读者配有什么样的报纸。那些批评环球的,多少抱着拯救环球的心态,其实大可不必。

环球时报:欧洲政治家可以只是应付严厉对华舆论 同时加强与中国合作

中国同整个欧洲的关系因此进入了历史上的最好时期,捷克同中国关系的翻牌式好转是标志性的缩影之一。欧洲舆论仍有对中国不依不饶的一面,但这些争吵越来越少实际影响,欧洲的政治家们可以只是应付那些严厉的对华舆论,同时放手同中国加强合作。 如今中国外交的主要挑战来自亚太方向,那里的核心问题是地缘政治,意识形态处于从属地位。 中国在欧洲突破意识形态的铁幕,靠的不是讲理,而是仰仗中国经济发展所创造的吸引力。对欧洲国家来说,同中国合作的好处要远远大于强化同中国意识形态对立的政治受益,这引导了很多国家对华战略思维的转向。

【盛如愿】空气净化器之争:胡锡进的雾霾“政治正确性”

《环球时报》近日发表一则题为《学校装不装空气净化器 舆论不应管》的社评,在幼儿园小学是否安装空气净化器的问题上极力为政府推卸责任,并再次抛出了雾霾问题如何如何“非常复杂”的“复杂中国论”,引来大量网民不满。 房产大亨潘石屹后在微博发声并@了胡锡进,认为人们应该“将心比心”,却不幸遭胡总编“逼捐”。 财经网在微博转载《环时》社评时的一句“复杂的中国里的复杂雾霾问题”,引来胡锡进再度出面反驳,称民众的呼吁虽“在网上有政治正确性”但并不现实,并告诫媒体人“请别煽情”。

美国之音|批评北京的法国记者签证仍未延 或被迫离京

总部在纽约的非营利记者维权组织保护记者委员会(CPJ)星期四说,驻北京的法国记者高洁(Ursula Gauthier)说,她因为记者签证仍未延长,可能被迫要在1月1日前离开中国。 法国《新观察家报》记者高洁在写给保护记者委员会的电邮中说,她还没有从中国外交部收到有关她签证的信息。驻中国的外国记者证一般在11月底或12月初延长。 高洁记者证出问题之前,曾在今年11月写报道批评中国政府试图把巴黎恐袭事件与新疆动荡联系在一起。

何三畏|表彰胡总锡进同志对浦案所作的不可替代的贡献

将近二十个月以来,央视,人民日报,新华社​只是转发公检法公告的浦案消息,照转照宣,只有他们三家共同的小号胡总,在满怀深情地透露独家案情。在这些文章中,胡总创秉承着他扭秧歌式的旁枝斜出花枝的招展的别样语法逻辑,对汉语的发展亦有贡献。下面是我在网上拔下来的他为浦坐牢鼓噪的五篇大作,如有遗漏,恳请朋友们补充。前面四篇的署名都是单仁平,只有今天的一篇,即为浦案收官的最后一篇,署社评。可见胡总的工作规划之严谨,令人不能不由衷感佩。

彭大维:驳周小平,北京雾霾接近52年的伦敦是谣言吗?

不爱文革的正能量周小平,今天从另一个角度发出警告《不要因为雾霾 而葬送了明天的一切!》 另一方面,中国、美国、以色列的科学家们做了联合调研,发布的结论是《雾霾缩短中国北方人五年半寿命》。 为延长患病亲人的生命,哪怕只延长5.5个月,绝大多数中国人都甘愿倾家荡产!而报告说北方人人均损失5.5年! “雾霾”的危害程度必须搞清!我们得认真分析周小平等说的话,并且记住他们说了什么,千万不要忘记…… 周小平开篇便辟谣:“前几天我看到一篇文章在微信流传,大约是说当年伦敦PM2.5达到1600时,上万人因此死去。而今北京的PM2.5峰值也突破了1600,因此中国人命在旦夕。但,实际上这却是一则彻彻底底的谣言,pm2.5是1977年才确立的标准和概念,谁也无法乘坐时光机回到1952年去测量伦敦当年的PM2.5。”。

老大哥社论 | 公知投放的精神雾霾更可怕

【题图当代水墨,作者新浪微博:@秃头倔人】 北京一夜之间放晴了,有力地回击了雾霾可防不可治的说法。长久以来,这种说法被公知界牢牢把持,在偶发的雾霾天气里投放出来。不明真相的群众不是太明白,但也只是受其短暂的困扰。相比于正常的环境现象,公知所扭曲的精神雾霾更可怕。...

东网|苏星河:以主流自居是可笑的

而在极权社会中,表达被审查,民意被阉割,能够生存下来的意见,体现的是官方直接或间接认可的结果。比如在新浪微博,每天有数以万计的博文被删除,或者仅为作者本人可见;每天有数以千计的用户被禁言、销号,甚至有的用户转世达数百次。再比如,在百度搜索,不明数量、不少于数千的“敏感词”搜索结果被屏蔽,各种各样的信息被从搜索结果中清除。这样的环境中,所谓主流,就是极权当局许可的“言论”,对民众自由权利的非法压制。

《你好,我是中国》中指鹿为马的部分

有网民指出,在这短短不到五分钟的视频里,作为导演和编剧的周小平故技重施,多次为表达自己的观点而指鹿为马。 经数字时代编辑检索核实后的对比图片中可以看出,《你好,我是中国》里使用的部分中国高铁画面不论是车身外型还是车顶构造都与法国高铁(TGV)完全一样: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