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赦国际

All

Latest

德国之声 | 大赦国际新报告 中美德印都挨批

大赦国际组织最新推出的世界人权状况报告显示,全球范围内仍有数百人在过去一年内因维护人权而失去生命。包括中国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但同时该组织也对德国、美国等国侵犯人权的做法提出了批评。...

法广 | 大赦国际报告指中国警方常酷刑逼供

人权组织“大赦国际”周四(12日)声明指出,中国警察在看守所内经常虐待嫌疑人,大赦国际是根据与40多名律师的晤谈为基础发表此声明,某些律师表示他们本人就受到虐待。 法新社北京报导,根据这个人权组织公布的报告指出,中国嫌疑人在看守所内,或被打耳光、拳打脚踢、或被警察拿鞋子,或拿装满水的瓶子乱打一通,还有不让嫌疑人入睡、连续几个小时的坐老虎凳等的虐待行为。 大赦国际标志 这是大赦国际在日内瓦联合国反对酷刑委员会 检查各档案的一周前公布的。...

德国之声 | 大赦国际年度报告:中国持续打压异议人士

“大赦国际”周四公布年度全球人权报告称,多国政府试图剥夺人民所获得的自由,全球对人权缺乏作为,使得各地难民和移民的处境越发危险。而中国在过去一年间对异议人士的打压则有增无减。 (德国之声中文网)人权组织"大赦国际"周四公布2013年年度报告。其内容称,多国政府在2012年"试图从公民的手中剥夺他们在过去几年间所赢得的自由"。俄罗斯、埃塞俄比亚、埃及和孟加拉等国政府利用法律和官僚体制妨碍非政府组织的工作。即使是在被认定为拥有言论自由的社会中,也出现公民活动遭到压制的情形。此外,中国对人权活动人士的打压在去年有所增加。 中国对异议人士的压制有增无减 “大赦国际”德国分部的中国专家普莱特(Dirk Pleiter)在谈及中国2012年的人权状况时表示,持批评意见者、人权活动人士、网络作者等常受到威胁、监禁、拘留或在特定时间中"被消失"。在中国11月进行权力交接的前夕,此类的压制尤其严重。“大赦国际”观察发现,中国对异议人士的压制仍在持续,酷刑与虐待依旧存在,而且密集执行死刑。虽然中国去年对于判处死刑的标准进行了修正,对于适用死刑的犯人也作了限制,但中国执行死刑的次数仍居高不下。大赦国际估计,中国每年有数千人被判处死刑并处决。 普莱特指出,中国少数民族如西藏人和维族的人权状况依旧严峻,在这些区域的言论自由相当受限。少数民族在试图争取自治权或独立时,很可能遭到逮捕并被判处多年监禁,在拘留期间甚至遭受不当对待。 普莱特认为,与过去数年相比,中国的人权状况在2012年有正面也有负面发展。  "正面发展包括多个领域内出现较多的自由空间,网络便是一例。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能使用网络,借此获得更多的信息。另一方面,特定族群的自由却依然受限,这些人包括少数民族,以及在网络上发表异议言论者。" 世界各地战乱冲突使人民流离失所 “大赦国际”在年度报告中也指出,2012年多国爆发武装冲突和内战,如刚果共和国、苏丹和哥伦比亚,而叙利亚内战则最引人担忧。持续多时的叙利亚冲突已造许多平民丧生,迫使逾140万叙利亚人逃往国外,400万叙利亚人民无家可归。报告写道,无论是叙利亚政府军或武装反抗军都犯下侵犯人权和战争罪行,但国际社会却以"内部事务"为借口袖手旁观,联合国至今无法对叙利亚发表统一的立场声明或采取政治行动。 "大赦国际"秘书长谢蒂(Salil Shetty)表示,未能有效处理冲突造成全球出现"下层阶级",逃离战乱者的权利没有受到保护。谢蒂指出,"许多政府以边境管制之名,行危害人权之实",他们所使用的手段远超出合法的边境管制措施。难民们经常在试图跨越国际边境时遭遇巨大阻碍。而许多难民和移民因法律和政策不彰而被迫生活在社会的边缘,甚至可能受到仇外的民粹主义或民族主义者暴力攻击。 报告指出,2012年全球共有4300万人因武装冲突或遭到追捕而逃亡,其中2700万人在自己的国家中流离失所。该组织呼吁欧盟和叙利亚邻国大方伸出援手,为难民提供庇护。"大赦国际"德国分布秘书长卡里斯坎(Selmin Çalışkan)表示,欧盟必须改变其难民和庇护政策。欧盟实行的边境管制措施将移民和寻求庇护者的生命置于险境,并且无法保障逃离冲突和迫害的难民的安全。在世界各地都出现移民和难民被关在拘留中心的情形,在最恶劣的情况下,他们甚至被拘禁在集装箱中。 "大赦国际"在报告中写道,全球约2亿1400万移民中,多数人的权利未受到保障。因为各地政府对待移民如同犯人般,而且许多企业重视利润甚于员工权利,因此数百万移民的工作条件几近于强迫劳动,部分甚至如遭奴役。无证移民遭到剥削和人权受侵犯的风险更高。 因城市建设强迫搬迁 此外,"大赦国际"观察到全球36个国家出现人民遭强迫搬迁的问题,贫民区的居民所受到的冲击最为严重,他们在未经及早通知的情况下便被赶出家园。以巴西为例,该国为了建造世界杯足球赛和奥运场地夷平了大量住宅。 中国多地居民也遭到强迫搬迁。"大赦国际"的普莱特指出,在多个中国城市中,部分居民因为城市建设而被迫迁移,每年都有数千名中国人因此失去住所,其中有许多人未获得足够的补偿,造成他们难以迁至附近地区且就业困难,其子女也可能无法获得正常教育。 欧盟国家在强迫搬迁问题上也榜上有名。罗马尼亚、保加利亚、意大利和法国不断驱逐罗姆人,却没有提供其合适的安身之所。"大赦国际"呼吁欧盟坚决反对歧视罗姆人,在人权方面作出示范表率。 作者:张筠青 责编:李京慧

自由亚洲 | 大赦国际在德举办中国蒙古族人权问题研讨会

四月十八号大赦国际邀请流亡德国的蒙古族维权领袖席海明先生,在科隆艾伦菲尔德社区中心举行有关中国蒙古族人权状况的报告讨论会。讨论会根据建议,计划把蒙古族和哈达问题作为科隆分部的主要工作题目之一。 四月十八号,星期四晚上八点钟,大赦国际在德国著名文化名城科隆举行了一场有关中国内蒙古地区,蒙古族人权状况的报告讨论会。这次报告会从去年年底开始联系准备,邀请了流亡德国,居住在科隆的著名蒙古族维权领袖席海明先生作为主讲人。 席海明先生早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后就在内蒙古开始从事维护蒙古族民众的生存权利的工作,八十年代初期在内蒙古学生运动中曾经担任总指挥,为此毕业后未被分配工作。八九年前后再次由于参与维权和民主运动而被迫逃离中国。现在担任内蒙古人民党、保卫内蒙人权同盟,以及欧洲蒙维藏汉协谈会多个组织的负责人。 报告会在科隆艾伦菲尔德社区中心举行,由希尔克•布拉赫曼女士主持。她首先自我介绍说,我的名字是希尔克,是大赦国际科隆分部的发言人,也是活动的组织者之一。中国人权问题始终是大赦国际的一个非常重要题目。我们每年都会为此举行各种活动。过去我们举行过有关中国西藏问题的活动,今天我们要向大家介绍的一个我们了解不多的中国蒙古族民众的情况。 席海明首先介绍了自己的蒙古族名字和在学校中使用的汉语名字,然后以自身的经历讲述了从六十年代以来,他所经历的各种运动,逃亡经历,流亡经历,说明内蒙古民众在文化,环境和人权方面所遭受到的毁灭性的破坏。在他的演讲后,进行了问答讨论。 有听众问学校和社会是否禁止使用蒙古族语言问题,席海明谈了文革中的禁止使用,文革后虽然没有禁止使用,但是在政治上和社会上,乃至心理上蒙古族语言都处于劣势,因此实际上蒙古族语言文化在蒙古族地区的萎缩已经到达非常严重的地步。 有听众问环境问题,及是否有环保组织。席海明回答说,从北京气候的改变就能够感到蒙古地区的环境的变化,更不要说当地在存放核废料,不顾后果的开矿等经济开发下带来的后果。 有听众问计划生育问题是否影响到蒙古族。席海明先生回答说,蒙古族确实可以生两个。但是,凭什么一个民族不能够自己决定自己生几个孩子? 讨论会最后围绕著名蒙古族异议人士哈达时下的遭遇讨论了国际社会,大赦国际能够为蒙古族民众具体做些什么,并且提议把哈达问题、蒙古族问题作为大赦国际科隆分部的重点题目。 整个讨论会到晚上十点结束。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