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麻时代精选

All

Latest

纽约时报 | 9岁男孩建议“习大大”减肥报道被删

过去一年中,中国媒体经常设法描绘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普通人的一面,出现了有关习近平的 动画片 、赞美他的 歌曲 ,以及他突然造访包子馆的照片。他被称为“习大大”,这个昵称呈现出一种比前任主席更加亲近、朴实的形象,特别是与以呆板而著称的胡锦涛相比。但平易近人也会有近过头的时候。中国中部城市郑州市的一名9岁男孩最近写了一封信,称虽然他感觉习大大是中国领导人中的典范,但可能有些胖了。“习大大,您可以减减肥了,”牛孜儒写道。“不用像奥巴马那么瘦,像普京一样就可以了。”

东网|南桥:党是怎样做到万众一心的

如今,共产党是掌权半个多世纪的执政党。共产党其实很明白,它做正经事儿是比不过资本主义和反动派的,就像当年的东德比不过西德,现在的朝鲜比不过韩国,论社会文明程度中国的大陆比不上台湾和香港一样,但是党比较有信心的是,党有一套提高战斗力的办法,那就是全党团结如一人,万众一心的效果。 达到这个效果,只有一条不归路,重新祭起斗争的大旗,抓、关、杀。

东网|颂歌自古有,这首特别麻

手贱点开那首‌‌‌‌“大大爱麻麻‌‌‌‌”的歌,实在是非‌‌‌‌“奇葩‌‌‌‌”二字不能概括。歌里那种毫不遮掩的阿谀之气几乎要飞出来,只差没直接喊一声‌‌‌‌“母仪天下‌‌‌‌”。

仕图|洪大大爱着苏麻麻,韦小宝拍马屁为何不肉麻

称雄武林的一流好手里,有媳妇的都很少,固然有旧社会(原谅我金庸世界全是旧社会)的医疗条件问题,但很多武林高手的媳妇除了可能像普通女人死于难产、感染,还因为本身的身份特殊,容易磨损。 洪七终身单身。 南帝,媳妇之一出轨,愤然出家。 西毒,没结婚,偷嫂子。 东邪,丧偶,恋尸。 胡一刀,夫人殉情。 郭靖,夫人一起牺牲了。 萧峰,丧偶。 萧远山,夫人躺枪而死。...

华商报|《习大大爱着彭麻麻》主创:希望央视赶快找我们

歌词作者宋志刚(左)与主唱余润泽在一起琢磨歌曲旋律。郑州晚报记者石闯摄 相关阅读: 神曲:《习大大爱着彭麻麻》 【草泥马语】大麻时代 原标题:《习大大爱着彭麻麻》网络走红 主创:为他们真挚的情感而感动(图) “习大大爱着彭麻麻,这样的爱情像神话,彭麻麻爱着习大大,有爱的天下最强大!”如果你还没有听过这首歌,那你可能有些OUT了。上周,一首名为《习大大爱着彭麻麻》的“神曲”在网络热传,引发热议。...

石扉客 | 不要把他们当傻子

1、 十八大以来,高层文宣能力在大幅度提升,这是我一直以来的观察结果。此前在《王岐山与剧变中的领导人文宣体制》一文中,曾有详细论述。所以,我从来不信他们比我们傻,他们听不到真话,不知道下面的真实情况这类自我安慰的傻话。...

【河蟹档案】一个APEC,就把庆丰包子的神话全部击碎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以及其他来源,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阿花的伊萨卡岛:昨天听说有老人因为APEC被赶出医院,今天又看到奶站说那几天不送奶,觉得这个政权真是把我们当狗,家里来客人了就要关在笼子里,怕我们窜出去会咬人。// 醉鱼:一个APEC,就把庆丰吃包子的与民同乐神话全部击碎。 2014年11月02日...

德国之声|中国的新皇帝习近平

习近平上台两年后,他作为中国头号政治家的地位得到巩固。他堪称毛泽东、邓小平以来最强势的中国领导人。不过在他周围,个人崇拜的风气也渐渐形成。 (德国之声中文网)习近平很喜欢这场的场面,由他来决定朝哪个方向走。不久前,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为艺术家、电影工作者和作家 作报告。他说,社会主义的基本价值同中国的传统价值都要尊重。将马克思主义同中国的儒学相互结合,让人觉得很奇怪。 中国历史学者章立凡说:...

东网|宋志标:“慈父”习大大

来源: 东网 在西湖长凳与习近平之间建立因果关系,这类手法在朝鲜是很常见的。 十一长假,带给整个大陆人的是新闻信息的空窗期。所有加班的报纸都在搪塞这个一年一度的鸡肋时间,信息规模骤降,信息品质杂驳。然后,就出现了习近平关心西湖情侣长椅的新闻,说是在他的关怀下,情侣们终于坐上了具有私密感的露天长凳。 而在同个时期,内蒙古开会协商要解决腾格尔沙漠的污染问题——这个问题被环保组织盯了几年,当地一直否认,习近平近期给予了关注,这个问题因此就“复活”了,竟然惹来要解决的苗头。从关怀西湖的长凳到督促万里之外的沙漠污染,习近平看起来“很忙”。 这样的新闻放在一起对比,给人的印象是:这个国家的大小事务,都不是一个部门能决定的。或者说,本应负有责任的部门只有在执政党党魁施加压力后,才能动起来做事情,在此之前,“问题”并不存在。这些本是要突出元首伟大形象的宣传事业,饱含了反讽。 在西湖长凳与习近平之间建立因果关系,这类手法在朝鲜是很常见的。在后者那里,金正恩又去肉联厂视察了、去查看游泳池了、去视察新建成的公园了……总之,金家对“人民”的生活细节充满了浓厚的兴趣,没有元首的关注落实,这些细节就不存在。 就在媒体深情诉说元首的满腔爱意时,那边爆出料来:30多个省份的政府拖欠民众款项,这些拖欠大至农民工的工资,小到干部吃饭后打下的“白条”,数额加起来惊人,数以亿计。可这条新闻的报道口径是“要加大反腐力度”,等于又将荣誉踢给了制造问题的人。 相较于西湖长椅的新闻,这一条涉及到民众与政府更严峻关系的新闻少有人关注,即使关注了,也是在“慈父负责解决”的立场下展开的。这样的强烈对比,姑且不论新闻品质如何,结果都是一个:“慈父”习大大除了好就是好,他代表了解决问题的能力。 “慈父”焦虑地为国民操劳,除了他之外再无其他人的空间,包括那些政府成员、包括那些号称所谓中道奋进的社会力量。偌大一个国家,号称有13亿人的呢?民众消失了,“人民”与“群众”崛起,但是也仅仅崛起在“领袖”的赐福之下,没有“慈父”,没有一切。 这就是十一期间新闻枯竭期呈现的真相。这个真相在丰富的信息背景下,也许难以得到如此直白的阐释,但是等到信息如潮退去,就很刺眼地暴露在堂皇的媒体列表上。一边是对遥远的香港事务“指手画脚”,一边却是对慈父的俯首称颂,这么怪异的一体两面,真的好吗? 关键字: 慈父 习大大 习近平 栏目: 新颖视角 首页重点发表: 精品导读 作者: 宋志标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