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爆炸

奇闻录 | 自己招的还是党让你招的

11月24日,监视全球恐怖组织动向的研究机构SITE提供监测结果称,一个名为“突厥斯坦伊斯兰党”的组织在互联网上公布了一段视频,就10月28日发生的天安门恐怖袭击事件发声,称之为“圣战者”发动的“圣战行动”,并扬言制造更多的暴力恐怖事件。 10月28日发生的车撞天安门袭击事件造成5人死亡,38人受伤。 24日,中国反恐机构官员就此事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中国反恐情报机构早在数天前就掌握了这段视频,“突厥斯坦伊斯兰党”其实就是被中国和全球多国认定为恐怖组织的“东伊运”。 这是天安门袭击事件发生后,“东伊运”首次就此发声。在这段8分钟左右的视频中,该组织发言人阿卜杜拉•曼苏尔蒙着面用维吾尔语宣称,10月28日发生在天安门的撞车暴恐事件是“圣战行动”,实施者是“圣战者”。他还威胁说,该组织将在中国更多地点发动袭击活动,包括人民大会堂等。 法新社24日称,该视频没有明确表示是否对10月28日的天安门袭击事件负责,有分析人士认为,“突厥斯坦伊斯兰党”是“东伊运”的母体,还有人认为两者为同一个组织。路透社称,“东伊运”2002年被美国指定为恐怖组织,2003年,该组织一个重要头目被击毙,“东伊运”的影响力开始衰退,行动减少,近年来有专家对该组织是否仍在有效运作产生怀疑。2011年,有消息称,“东伊运”重组并更名为“突厥斯坦伊斯兰党”,并宣称对中国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后发生的一些事件负责。 10月28日中午,一辆越野车撞向天安门金水桥护栏后起火,造成车上3人及2名路人死亡,40人受伤。之后,在新疆等地公安机关大力配合下,北京警方先后将5名嫌疑人抓获。10月31日,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在乌兹别克斯坦向上合组织地区反恐机构执委会通报该事件,指出当前国际恐怖活动处于活跃上升期,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都受到恐怖主义威胁。北京的这起暴力恐怖袭击是有组织、有预谋的,给广大民众的生命财产造成重大损失。 “同样的组织,同一个人,不时在网络上发布恐吓视频。”中国反恐机构的一位匿名官员24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突厥斯坦伊斯兰党”其实就是“东伊运”。该组织主要成员和领导层均在阿富汗与巴基斯坦接界的部族地区,其分支机构在土耳其和叙利亚,“是国际恐怖势力的一个组成部分,该组织还派员赴叙利亚参加反政府武装,这也是应国际恐怖组织的要求。”该人士表示,与许多在中国本土产生、重视行动的恐怖组织不同,“突厥斯坦伊斯兰党”侧重于“精神影响”,以鼓动追随者发动暴恐活动为主旨,但其领导层和核心人员却隐身幕后,不会轻易交出自己和亲人的生命。 “曼苏尔也不是第一次代表该组织对外发布暴恐认领视频,”这位官员说:“他们不时地抛出恐怖言论。恐怖活动的本质是干扰正常的社会生活与生产秩序,对民众和政府造成心理恐惧,‘突厥斯坦伊斯兰党’既然是国际恐怖势力的组成部分,所以他们的行事本质与国际恐怖组织没什么不同。”正因为此,“突厥斯坦伊斯兰党”一方面鼓动追随者制造暴恐事件,另一方面也故意认领一些恶性事件:“比如说2008至2009年间,该组织宣称,他们对上海一家化工厂的恶性爆炸事件负责,但最终调查的结果显示,这只是一起普通的安全生产事件,与暴恐事件毫无关系。”这位反恐官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们这么做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制造恐怖气氛,达到恐怖袭击事件的本质目标;二是为自己在国际恐怖组织圈内赚‘积分’,也就是说只有不时向其它国际恐怖组织显示它的‘能干’,才能获得国际恐怖势力的认同。”该官员说,中国与国际社会正在加大打击“东伊运”等恐怖组织的合作力度,“巴基斯坦与土耳其都与中国进行着密切的合作”。 法国《世界报》称,2011年起,“东伊运”的主体更加伊斯兰化。专家们表示,这种“将抗争圣战化”的做法“对帮助维吾尔人的事业并没有积极帮助”,因为这种伤及无辜的恐怖手段,很难得到广泛的同情和共鸣。法国《塔希提新闻报》24日评论称,“10•28”事件发生后,“世维会”和一些海外民运人士曾质疑中国当局对“东伊运”的指控是否属实,称“一家三口在一辆车上不合逻辑”、“中方指控很难被相信”,还有专家认为,“东伊运”的活动能力不强,在新疆以外缺乏行动力。此次“东伊运”方面的声明恐令这些质疑者感到尴尬。 来源: 环球时报 猜你喜欢 “因为他们带着枪,而我们什么都没有” 地命海心 明天就结束了? 习近平印 为人民服务

Read More

墙外楼 | 为什么胡萝卜也不管用?

作者:斯科特·莱德尼茨,西恩·罗伯茨 10月28日,一辆车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爆炸,导致两名无辜的路人死亡约40人受伤。尽管手段简单,但是这起由来自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维吾尔穆斯 林发起的事件被定性为一起恐怖主义事件。这起事件是近年来维吾尔人首次在维吾尔自治区以外实施政治暴力事件。这一起事件似乎是维吾尔人与中国政府间逐渐升 级的紧张关系的产物。 维吾尔人将维吾尔自治区视作故土,这一主张激化了他们和中国政府之间的紧张关系。这种关系在过去二十年间呈上升趋势,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实施具有争 议的政策来把维吾尔人整合进中国的版图中。(上图中,居住在土耳其的维吾尔人燃烧中国国旗以纪念“7·5”事件)政府用铁腕政策来维系这一整合(大棒), 但是它将最大的赌注压在用日益繁荣来鼓励维吾尔人的忠诚度(胡萝卜)。不幸的是,中国被过时的发展战略所引导,它只带来了更多的不稳定。 中国的最具争议的整合手段压制了维吾尔人的文化并且侵犯了他们的人权。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以来,中国政府采取政策来限制维吾尔人自由践行伊斯兰的 权利并且在维吾尔自治区抵制所有的政治组织和言论。政府以“非法宗教活动”、“分裂主义”、“恐怖主义”之名逮捕参与者,他们最后被处决。近年来,中国政 府采取强行学生学习中国普通话而限制维吾尔语的教育政策,政府还减少了维吾尔文资料的出版和传播。 但是这些强制性的文化转型手段只是冰山一角。中国政府还在维吾尔自治区采取了宏大的经济发展计划,并且让来自农村的维吾尔人在中国内地的院校和工厂接受教育或者打工。这些用“柔性”的整合维吾尔人的尝试不仅没有缓和维汉之间的紧张关系,反而恶化了这种关系。 这让中国的政策制定者和民众感到受挫,他们本以为这些仁慈的措施可以给维吾尔人提供新的机会和更好的生活。但是维吾尔人并没有感到欣喜。实际上,在近现代,许多国家已经试图通过经济发展来缓和的少数民族人口的情绪,结果却都产生了相同的效果。 通过建立联合民族来实现现代化的构想可以回溯到数世纪之前。我们今天所知道的德国、英格兰、法国等欧洲的民族国家,在国家领导人的共同努力下,通过 通信和运输技术的进步,使他们祖先时的零散体称为联合体。现代国家不仅开始征税和建立军队,他们还资助国家的教育系统来宣传意识形态并用一种民族语言来教 育学生。经济发展使国民产生了对国家的忠诚度和归属感。根据马克思和自由市场现代化理论,经济的稳定和繁荣可以带来国家的和睦与团结。 20世纪,一些开国者试图用自上而下的规划和工业化,在几十年的时间里实现欧洲用几个世纪实现的目标。这种方法在实现高速增长时很有效,但是在建立 联合的政体时就不怎么成功了。在土耳其,即使禁止并压制库尔德语和文化,领导人却试图用发展教育和基础设施的经济发展战略来把库尔德人整合进新的国家里。 这种战略只引发了暴力分裂运动。今天,土耳其政府通过实施新的改革被迫顺应库尔德人依旧强劲的库尔德身份意识。 苏联同样依靠发展来整合辽阔帝国上的人民。俄国革命之后,布尔什维克试图通过物质资料的发展来消除民族意识(包括反苏联的民族主义的威胁)。福利的 提高会将人们约束在苏维埃帝国中,而宏观经济增长将消除民族之间的不同,最终让拉脱维亚人和乌兹别克人成为苏联的主体。我们现在知道,这一计划没有实 现,70年的发展带来了生活水准的可观的提升,但是没有抹杀民族主义。最激烈地反对苏联的正是那些富人。 为什么繁荣不能收买忠诚? 首先,和导致政治的政治被动相比,经济发展更趋向于导致更大的政治参与。现代化理论的学者意识到,实现城市化的 数十年前,教育和提高收入给人们提供了更多发展自己兴趣和为自己发言的途径。和对国家帮助他们实现政治觉醒表示感激相比,新兴有权阶层要求更有责任的政 府,有时甚至会推翻它们。这是19世纪欧洲实现民主化的最直观的形式。它同时也是反殖民主义运动的体现,他们的领导人正是在殖民主义政权的教育体系中成长 起来的中产阶级。 发展未能平息民族主义的第二个原因是,发展的不均衡,特别是在它快速增长和国家主导的情况下。即使名义上用于少数民族群众,集中投资的好处也往往无 法达到目标。相反,国家的发展资源往往会落入一批彼此联系紧密的精英手中(经常是少数民族地区的移民而不是少数民族的代表自身)或者是让某些地区(经常是 城镇)获益,这会增加多数民族和少数民族的总体不平等,从而激化怨恨。经济繁荣和发展会引导多数民族的民众移民少数民族地区,导致少数民族地区的原住居民 被边缘化。当人们受到经济和文化的双重边缘化,这种被排斥的感觉反而会加剧他们不同于多数民族的意识并给他们提供可以团结起来的原因。 现代化失败的第三个原因是人们除了物质富足之外还珍惜特定的理想。金钱固然很好,但是追求公平、公正、自决或尊严的欲望会成为人类行为的强力驱动。 虽然阿拉伯起义的部分原因是失业和对精英腐败的失望,但示威者呼吁建立更加美好的社会。“面包,自由和尊严”成为埃及解放广场上民众的一致呼声。此类价值 呼吁同时也会出现在文化被边缘群体的运动中,他们用维护自己的语言、文化和传统的诉求回应官方的打压。 让我们把话题拉回维吾尔人身上。由于维吾尔人在自己的故土被边缘化,中国的密集的发展计划只激化了维吾尔自治区的冲突。发展在许多情况下,已经代替 传统的维吾尔社区,众所周知的例子便是文化象征、喀什古城的破坏。另一方面,为了大型项目的建设,政府强行搬迁维吾尔人。加之中国的政策鼓励汉族移民涌入 该地区以追求经济机会,这使维吾尔人的人口比例开始下降。最后,维吾尔人在城市遭到日益严重的就业歧视,因为区域经济发展的效益大多流入汉人手中。 中国在维吾尔自治区的实施的经济发展使用的是过期的自上而下的发展模式,这对当地的GDP很有好处,但是未必对当地民众的平均生活质量有利。结果,许多维吾尔人认为中国的发展计划是对他们的最起码的生存的威胁。 为了缓和维吾尔自治区的民族的紧张关系,由政府主导的发展模式的失败并不能作为发展永远不能减轻冲突和动荡的证据。但是,引入身份政治来考虑问题 时,发展计划必须包括所有的民族和群体并且促进财富的公平分配。如果不考虑这些因素,中国政府将继续面临发展政策倒行逆施的后果。像发生在天安门的袭击也 许将更加普遍。 Shop Amazon Gift Cards - Perfect Gifts Anytime

Read More

纽约时报 | 天安门袭击者疑为报复清真寺被拆

10月28日在中国首都的心脏制造了一场致命袭击的人会是出于报复吗?这是乌斯曼·艾山(Usmen Hasan)家乡的一名前地方官员的说法,中国警方确认艾山为肇事车辆的司机,他的车在天安门广场撞死两名游客后起火烧毁。 据官方媒体报道,艾山、他的妻子和母亲当场死亡,他们都是来自新疆西部边远地区的维吾尔族人。 周三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电话采访时,曾在位于新疆西南部的英阿依玛克村(Yengi Aymaq)任村长的阿木提·吐尔地(Hamut Turdi),讲述了去年发生的一次警察突袭,当局在突袭中捣毁了艾山曾为之筹款的一座清真寺的新建部分。  吐尔地说,政府在认定这些新建部分为非法建筑后,派出一个拆房队,还派了100名武装警察作后盾,拆房队切断了清真寺的供水,拆毁了一个为传统葬礼做准备用的院子。 吐尔地对自由亚洲电台说,“我觉得乌斯曼·艾山那样做很可能是为了给村民报仇。”自由亚洲电台得到来自美国政府的资助。吐尔地说,他当村长已有22年了,打那以后,他被免去了职位。周四在当地派出所接听电话的人拒绝发表评论。 虽然这名了解情况的前官员的说法可能是出于某种目的,但他的描述给中国政府对天安门袭击案定性的努力带来了潜在的麻烦,中国政府认定袭击案是伊斯兰分裂主义者所为,并称他们受海外圣战分子的指使。中国高级官员和国家媒体一直试图将天安门袭击案件归咎于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East Turkestan Islamic Movement),虽然并未给出多少有关证据,而一些西方分析人士则对这个鲜为人知的组织在中国境内发动袭击的能力表示怀疑。 最近几天,中国向那些怀疑其袭击故事中心思想的人发起了猛烈的宣传攻势。《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和CNN曾发表评论文章,对中国在该事件上的不透明提出批评,并指出中国政府对新疆实施的压制政策也许在事件发生上起了一定作用的可能性,之后,共产党下属的媒体,如《环球时报》、新华社和《中国日报》都发表了社论,称上述评论“非常恶劣”、“有偏见”,“实在过分了”。 周一,中国政府扩大了其攻击目标,批评白宫似乎不愿意将该事件定为恐怖主义行为,至少在美国国务院一个例行吹风会上是这样,新华社称,当时有记者直截了当地让发言人表态。新华社在周四发表的一篇评论指责美国在恐怖主义问题上采取“双重标准”,是“纵容”在中国国土上的恐怖袭击。新华社在评论中写道,“将恐怖主义合理化将会招来更多危险。” 天安门袭击案的制造者艾山(他被描述为是一位商人)既对中国的新疆政策不满,也受到海外圣战分子的指使,当然有这种可能性。但自由亚洲电台的报道暗示,艾山对宗教限制尤为不满,很多维吾尔族人说,这些限制让他们遇到越来越多的麻烦。 中国坚持认为政府没有限制该地区的宗教活动,但很多当地居民抱怨比如禁止18岁以下信教者进入清真寺这样的政策,还抱怨如果政府公职人员公开信奉伊斯兰教,包括在斋月期间禁食,就会失去职位。 据吐尔地村长的描述,村民们花了3年时间集到20万元人民币,在2011年得到所需的许可证后,修建了皮拉勒清真寺。但他们看来在修建附加部分时遇到了困难,这部分使费用增加了3万元人民币,直到2012年底才建成使用。吐尔地说,在随之而来的警察与村民的对峙中,是33岁的艾山站出来说服了聚集的村民,让他们在警方绝对优势面前让步。 吐尔地说,艾山“站在人群中劝大家散去,他说,‘今天他们赢了,我们输了,因为他们带着枪,而我们什么都没有。不过别担心,有那么一天我们自己也能做点什么。’”吐尔地引用艾山的话说,并补充说,人们被感动得流下了眼泪,其中包括艾山的母亲,她“为儿子感到自豪,亲吻了他的额头”。 吐尔地指出了另外一个细节:他说,对峙和捣毁的事发生在2012年10月28日,正好是在艾山和他的母亲在中国政治、文化和象征性的中心死于那场惨烈撞车的一年前。  杰安迪(Andrew Jacobs)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Shi Da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纽约时报中文网

Read More

纽约时报 | 近半中国人不满美国媒体涉华报道

律师们可能会称之为诱导性问题,一个可能被法庭判定为违反规定的问题:“你如何看待美国媒体一再发表涉华恶意言论?” 周一,总部位于香港的中文电视台凤凰卫视在其网站上提出了上述问题。截至周一下午,这个问题已经收到了超过25万个回答。主要的回应是“愤怒”,占总数的将近46%。 是什么引发了此次调查呢? 在网站的导读中,凤凰卫视提到了美国媒体最近发表的两条涉华评论。第一条出现在CNN,探讨了上周发生在天安门广场附近的严重汽车事故,中国政府称这是新疆西部的恐怖组织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East Turkestan Islamic Movement)策划的袭击事件。第二条出现在《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讨论了东海的岛屿问题,中日两国都声称拥有该岛主权。 网站的导读写道,“10月28号,CNN在报道北京暴力恐怖袭击案件时,为恐怖分子的犯罪行径找借口,还称其为所谓的值得同情的对象。11月1日,华尔街日报刊发社论,喊出‘钓鱼岛属于日本’,并呼吁奥巴马政府公开承认。”中国称位于东海的争议岛屿为钓鱼岛,日本称之为尖阁诸岛。 周一晚些时候,中国外交部严厉批评了海外新闻媒体,因为后者暗示天安门广场袭击事件可能是由民族或宗教问题引发的。外交部发言人洪磊表示,这相当于对恐怖分子的“纵容”。他在例行 新闻发布会 上表示,“我们表示强烈不满。” CNN的一名发言人通过邮件指出,有关袭击事件的评论是“一篇观点文章”。这名发言人写道,“就像cnn.com上所有的观点文章一样,文章表达的只是作者的观点,并不反映CNN的立场。” 前述调查问题得到的回答虽然以敌意反应为主体,调查提供的多个答案选项却不曾允许读者对这些评论表示支持。最接近支持的选项是“说不清”,选它的回答只占不到3%。 在“愤怒”之后,支持率第二高的答案是“淡定,一贯反华立场不足为奇”,占总数的将近26%。排名第三是“鄙视,对内对外坚持双重标准”,所占比率超过21%。 很难说,上述调查结果是因为有关西方媒体对这个崛起国家抱有偏见的说法真的在中国引发了愤怒情绪,还是因为回应此次调查的大部分人都是中国的民族主义者——一个人数众多,经常发表激烈言论的网络群体。记者打电话寻求有关调查措辞或调查方法的评论,但凤凰卫视没有回复。为了测试一个人或一个群体多次提交答案的做法是否能左右调查结果,我们点击了“说不清”这一选项,然后再次尝试。我们发现,只要每次回答都刷新了页面,多次回答确实被视作多次投票。 调查还问道,中国人该如何应对“来自西方的傲慢言论”? 最受欢迎的答案,亦即约53%的回答者或约12万次投票的选择,是“在涉及到国家主权等重大问题上‘果断亮剑’”,这个说法基本上意味着战争。第二受欢迎的回答是:“主动抢占舆论高地,争取国际舆论支持”,这个答案得到了近30%回答者亦即6.6万次投票的支持。 美国媒体以前也曾成为中国抗议的对象,尤其是2008年西藏暴乱之后。一群人组成了所谓的“ 四月网 ”,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反CNN”,指责许多西方媒体对中国存在偏见。 这一次,这种愤怒之情主要针对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肖恩·R·罗伯茨教授( Sean R.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