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权五姐妹

端传媒|微博禁言到“清真圣母”,体制内外如何围剿中国女权

中国大陆网路上规模最大的女权自媒体“女权之声”,在今年全国“两会”前夕,从2月20日开始被禁言30天。禁言的跨度恰好在“两会”召开的时间段里。

尽管目前“女权之声”已经解禁,但中国女权行动派正面临更多压制。这些压制未必直接来自政治手段,而是以更“社会”的形式体现出来。

以往“两会”召开之前,女权行动派们会开始写建议信、游说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提交和妇女权益相关的建议案。这样的行动,至少持续了5年,每一年,她们都能成功争取到不少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拿着这些青年志愿者们的呼吁到北京提建议。

阅读更多

美国之音|李婷婷:要活着但不能苟活

中国“女权五姐妹”之一的李婷婷现身纽约一项关于中国女权的讨论会。她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当局对维权人士的控制时紧时松,但总体限制越来越严;六个月内,中国有两部法律将生效,届时将切断中国公益组织来自国内和国际的资助。但她表示,作为女权活动家她将继续寻找空间让自己“活着”。

一年前国际社会对她和其他四位并称为“女权五姐妹”的女权活动家因组织公益活动被当局刑拘作出了强烈反应。一年后李婷婷现身纽约亚洲协会,畅谈作为女权活动家的亲身经历与体会,这是否意味着中国的维权人士,特别是女权人士的处境得到了改善呢?李婷婷告诉美国之音,这个问题很复杂,不能一概而论。

阅读更多

东网|赵思乐:当“女权”成为敏感词

如果承认女性仍处于弱势的现实,要追求“男女平等”就需要引入“妇女权益”或“妇女权利”(women’s rights)的概念,但在中国,官方是相当谨慎地使用这一概念的。比如,国务院的相应部门叫做“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而不是“权利委员会”。即使不得不使用,或一些专门部门愿意使用,也会优先使用“权益”,而不是“权利”,比如《妇女权益保障法》,全国妇联设有“权益部”。

这不得不使人联想到,在承认不平等现实,以及实质提升妇女权利方面,中国官方持有拒斥态度。

值得一提的是,在反思毛时期被国家主义绑架的妇女形象过程中,中国知识分子界引入了“女性主义”这一概念。理论上它跟“女权主义”一样是feminism的翻译,但事实上在中国构建过程中,“女性主义”被赋予了“女性性魅力”、“女性特征”、“母性”等性别化的本质主义和消费主义色彩,而且也弱化了权利概念,以减少对体制的挑战性。这种构建的影响延续至今,不少女性精英会自称更认可“女性主义”而不认可“女权主义”。

阅读更多

BBC | “女权五姐妹”之李婷婷:我现在很“温和”

一年前的“国际妇女节”前夕,中国的“女权五姐妹”被一一逮捕。李婷婷也是其中之一。 5人被刑事拘捕的消息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和谴责后,2015年4月,5人先后均获释。但到目前为止依旧属于“取保候审”状态,出行受警方监控。与地方“国保”的一来二去,已是家常便饭。 “女权五姐妹”被逮捕事件一周年,恰逢中国“两会”召开和国际妇女节之际,“女权五姐妹”的现状如何,是否一阵喧嚣后,她们开始渐渐淡出公众视野?中国的女权运动走上街头后,现在是否转向了温和派?...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