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倒习

All

Latest

法广 | 夏明:“倒习”是一种内部权力斗争的反映

中国主席习近平接任最高领导权已有三年多时间。习近平掌权后展开的大力反腐运动,声势浩大,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国际舆论纷纷称习近平为毛泽东以来最强势的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掌权后的三年,中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特别是在经济领域。持续了近三十年的经济腾飞,却逐年蒙上放缓的阴影。中国政府面临着经济和社会局势的严峻考验。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威信也受到空前挑战。就此,我们请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来谈谈看法。 纽约大学市立教授夏明...

BBC中文网 | 中国 “因促习近平辞职信扣押20人”

中国媒体并没有报导贾葭的失踪BBC获知,在一封要求习近平辞职的公开信在互联网上发表后,目前共有20人被扣押调查。该信件于本月较早前被登载在有政府背景的网站“无界新闻”上。虽然信件很快被删除,但是一个被保存起来的版本仍然能够在网上找到。在多数国家,这样一封信的内容将不过是一场平平无奇的论辩。“习近平同志,你好。我们是忠诚的共产党员,”该信的开头这样写道,随后直接提出了祈使。“我们给你写这封信,要求你辞去所有党和国家领导职务。”不过,在中国,这类事件当然是前所未闻,尤其是在一个有官方背景的网站上。当局已经作出了严肃的反应。“权力全面抓到自己的手里”专栏作者贾葭被扣押一事,被广泛报导为和这一信件有关。他的朋友表示,贾葭只不过是在网上看到这封信后致电无界新闻的主编询问情况。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近日探访国家电视台引起广泛关注但现在,BBC与无界新闻一名要求匿名的员工谈过,该员工表示,除了贾葭,还有另外16人已经被“带走”。该消息源指,这些人当中有六人是直接在该网站供职,包括一名高级经理和一名资深编辑,还有另外10人是为一家相关的科技公司工作。此外,一名居住在美国的中国异见人士称,自己三名居住在中国广东的亲戚也因为此事遭到拘捕。温云超(音)称,虽然他对辞职信一事一无所知,但其父母和兄弟被控制的原因是要让他披露相关信息。该信件所表达的不满集中在指习近平主席“将权力全面抓到自己的手里”,并且认为他在重大经济和外交决策上有误判,并进一步限制言论自由。后者指的是习近平在上月高调探访国有电视台和报社,并在期间告诉记者,他们的首要责任是忠于共产党。媒体噤声该信件最初出现在一个境外中文网站上,远离中共监控的范围,但最大的问题是,它如何出现在了无界新闻的网页上。任何一个有理智的中国媒体编辑有意识地发表这样一份文件,似乎都不太可能,因此在一些中国记者中间有人私下猜测指,要么是无界新闻被黑客攻击,要么是在使用某种自动的发稿软件。这种说法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有10名技术人员被扣押。在该信件被删除后,无界新闻网站曾一度不能打开,但现在已经恢复运转。受访的这名无界新闻员工称,剩下的记者已经停止再为网站写新的文章,网站目前只是转载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的文章。无界新闻由财讯传媒集团(该公司还运营着著名的《财经》杂志)、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以及中国新疆自治区政府共同拥有。虽然该信件的真实性存疑,但它已经得到了外国媒体的广泛关注,只不过在中国境内一如所料地没有任何报导。一些观察人士表示,这封信的出现正值其他一些声音也在批评习近平主席在控制媒体的政策。地产商人任志强在社交媒体上有大量追随者,他猛烈抨击习近平参观媒体的举动,指他使党的需求凌驾于人民的需求之上。之后不久,他的微博帐户被删除,而他本人也受到党媒的攻击,指他“影响恶劣”。北京大学法学院张千帆则似乎从这些事件中听到来自另一个时代的回响。他说,当局在持续试图令时间倒退,用一些文革时毛泽东的策略来打击知识分子和政治对手。但是他表示,如今越来越多人有办法去回应那些打压和控制的力量。“随着互联网发展,”他告诉我说,“现在要逼人们闭嘴要难得多。”

动向 | 「大外宣」勾连「大内宣」– 崩溃论成高层角斗利器

转发此新闻: 习近平匆忙视察三大中央级党媒,也许是他政治生涯中最该后悔的事情。其意是想从被党内目为「副总书记」的刘云山手中挤出一部分权力,以利于自己形象的塑造。然而,习的「党媒姓党」主张引起了本属自己阵营的地产巨头任志强「妄议」中央。主管文宣的江派常委刘云山对抗习近平  任志强在微博上驳斥习近平的主张,引发各党媒狙击惟恐事态不激化,骂任忘恩负义而反党、妄议中央而反习。更有人主张对任采取刑事措施。  资本外流涉及高级权斗  在此次驳斥习近平之前,任志强已有对习治国能力的质疑之言。去年十二月下旬,任在一次媒体人午餐会上直言「要农民工成为进城买房主力,不大靠谱」,等于以点带面地否定了习的房地产去库存经济政策。目前,所有斥骂任的媒体均不提此节,因为这会涉及一个更敏感的话题--中国经济行将崩溃。  主责宣传部的中央书记处掌门人刘云山不希望「中国经济行将崩溃」问题在国内直接讨论,而是借助「大外宣」体系经由境外议论借网络或纸媒转回,为「大内宣」提供借口。这样做的效果非常到位,极大地强化了财富集团的恐惧心理。以至于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出面发言。李称:在去年有六千亿美元货物贸易顺差的情况下,央行外汇储备减少五千亿美元,外流资本的投机者最有可能是拥有海外分支机构的大型国内实体。  李稻葵的理论功底没有疑问,又曾是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的成员。他认为「担心一场中国危机是杞人忧天」。李的言论也是在「大外宣」模式下转为「大内宣」的:先是美国的《华尔街日报》网站发表其论于当地时间二月十八日,而后被翻译到国内纸媒《参考消息》。北京专业人士大多认为李的反崩溃论是在为习近平经济政策辩护,尤其发表时间在习视察三大中央党媒之前,而转回国内则为习视察之次日。  习近平阵营变调说软话  进一步的消息称「李稻葵的出面说明『大外宣』的功效不算好」,这样的说法专业性地指向了外国重要资本势力的拥习发言。近期以来的密集言论中以两「吉姆」为突出:前者是「金砖之父」、现任英国财政部商务大臣奥内尔(Jim O' Neill),他说中国经济不会硬着陆;后者是美国华尔街著名投行人士罗杰斯(Jim Rogers),他认为中国是全球衰退的受害者而不是引发者。  「中国经济行将崩溃」也是中共高层两大派系的「互攻火药」。习近平阵营认为要避免发生崩溃,就得赋予习更大权力以改革经济体制,并强化反腐(如查处涉嫌资本外逃的「大型国内实体」负责人);反习势力则认为习的经济改革折腾了两年多,不但未见成效还使社会政治分化更加严重,应当在十九大时检讨乃至辞职。双方手持的「互攻火药」也可能同时引爆,令「邓小平之忧」成为现实。邓在北京屠城之后曾讲「政治局常委会不出乱子,中国就不会乱」,现在则是乱势处于隐伏期,离公开化已经不远。原来习高调的「不管职务多高、资格多老」涉腐都要被查,之所以没能让百姓看到「查处现任正国级」,就是因为怕「邓小平之忧」成为现实。  目前,在刘云山势力的反制下,习近平担忧十九大上被程序性「废掉」而开始说软话。在「党媒姓党」引发剧烈社会争议之后不到一周,二月二十六日,一则未标明原日期的「习总最近有个重要批示」由《人民日报》的「学习小组」公开。该批示要求各级党委重温毛泽东一篇发表于一九四九年三月十三日的讲话。该讲话主题是「党委的工作方法」十二条要诀,其中有两条讲党内团结。  「糊弄着过」亦难做到  「回到江泽民的『以腐败换团结』不太可能,但是,为了保住十九大不丢位子,习总还会持续对刘云山等人示好」,北京一位政情观察人士如是说。该人士进一步指出:习近平批示各级党委重温毛的十二要诀,但第十一条是「被选择性忽略」的。毛十二要诀的第十一条讲的是「制止歌功颂德现象」,但习现已沉溺其中。刘云山与刘奇葆执掌的宣传系统更是大行反话正说之策,其如在习二月十九日考察之后有两位高级记者立刻发表肉麻的吹捧诗。  即便不说二刘在熟操反话正说之策,过去两年媒体称习近平夫人为「国母」也成为习政治的一大硬伤。它让人们联想到习欲成为「新毛泽东」而习夫人则为「新江青」,「新文革」联想带来的社会恐惧可想而知。该问题还引发了社科院哲学所的内斗,有指斥该所党委书记的人士在公开信件中把江青与习夫人联起来「说事儿」。总的来看,北京最高权力层在十九大前的内斗不会平息,尽管习已开始说软话。目前,内斗波及面到了知识精英层,还未至普通民众。党权高层开始有倒习之势,那些权力分子比普通百姓更害怕「新文革」。   刘奇葆在传达习近平视察三大党媒的「讲话精神」时已放出信号,他在「看齐」问题上只说「坚定不移地向党中央看齐」而未说向习本人「看齐」,即未如地方大员李鸿忠、黄兴国等人那样表态。 另有评论者则认为习到十九大应该下台,否则「共产党连『糊弄着过』都成问题了」。来源:动向转发此新闻:

东网 | 东步亮:几个臭文人就能颠覆中共?

转发此新闻: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让人明显地感到,中共已经视文人为自己最大的敌人,他们似乎担心,仅凭几个乱写乱说的文人,就足以将中共颠覆。因而,中共强力部门已加大对文人的打击力度。列入黑名单的文人们,似乎被有关人等恨得咬牙切齿。最近连串诡异事件似乎都是冲着习近平而来,使得中共高层如惊弓之鸟去年底以来发生的香港铜锣湾书店案,虽然是因为中共特权机关公然跨境抓人而引起公众关注,但事件起因是一本写习近平情感生活的书,抓的是几个做生意的文人。 刚刚发生的专栏作家贾葭失踪事件,起因是中共怀疑他与无界新闻网刊出《关于要求习近平同志辞去党和国家领导职务的公开信》一文有关。很多境外媒体报道贾葭是「媒体人」,其实以我的了解,他虽然在多家媒体干过,虽然也写点儿时事评论,但多数时候并不是在一线做新闻报道,多数时候写的也不是政治和社会热点题材,而是文学、随笔、散文类文章。顶多,他算是一个读了比较多的书、有点儿思想的文艺青年。 我不大相信,以贾葭的思想和性格,会去干出一件给一号政治人物写公开信、乃至想办法发在国内的网站上这样幼稚和莽撞的事儿。按照他自己事先对朋友的交代,他只是看到此文后,及时提醒了他的前同事、无界传媒总裁欧阳洪亮赶紧删掉。如果看到一条政治不正确、可能惹事的文章,提醒自己的朋友赶紧删掉,就会把自己也沾惹进去,被强迫失踪,成为罪人,那么,在中共的治下,每一个人都只能闭嘴、闭眼,无论一切对的或错的,都不说话,当作什么都没发生,才能安全──甚至也不会安全,因为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罪名就会突然间降临到了自己头上,这是不需要招惹就可能自己撞上来的。而罪或没罪,都只是中共地上特务头子们随口一句话的事。 前几天还发生了一件事,中共的国家通讯社播发一条电稿时,将「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写成「中国最后领导人」,结果对此事负有责任的发稿编辑李凯被中共主管机关停职,撤销发稿人资格,取消中共预备党员资格,还被定性为「政治错误」,「影响恶劣」。其他相关领导则被依照《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进行责任追究。 把「最高」两个字打成「最后」,用电脑打字的人谁没遇到过?坦率地说,我就经常把这两个字打错、打混淆。这绝不是有意为之,而是笔误、疏忽。李凯固然对这个技术性的失误负有责任,但是,有必要对此做出如此严重的处罚吗?据李凯的一位大学同学说,李凯其实思想很「左」,他多年来对党忠心耿耿,追求「进步」,努力入党、升职,好不容易才爬到今天这一步,没想到一个字就让他前途尽毁,「党」一巴掌就将他拍得瘫软在地。党如此无情,如何对得起这些忠心耿耿的死忠党员同志们? 前不久还有一件事。上月底本月初,南方都市报深圳版头版因为将报道习近平讲话「党媒必须姓党」的大标题和报道改革派人物袁庚海葬「魂归大海」的图片标题放在上下相近的位置,这件事被认定是有政治意图或「缺乏政治敏感」,「造成严重导向错误」,该报编辑刘玉霞被开除,值班副总编辑被记大过和党内严重警告。其实,据了解深圳情况的朋友讲,当天深圳的重大事件就只有袁庚海葬这件事,加上习近平视察央媒的报道,作为深圳这个地方的媒体,南都深圳版当天的头版,按新闻规律只能够是这两条新闻上封面导读,这是正确、正常的处理方法。但是,报纸版面第二天被网友联系起来解读之后,中共有关主管部门将其上升为政治问题,向报社施压,要求严肃处理值班人员。一个多年老老实实将美好青春奉献给报社的头版编辑,只能卷起铺盖走人。这就叫飞来横祸,不管你有没错,中共有关部门一句话,你再大的贡献屁都不是。文人不如一条狗。 中共如此敌视、仇视、藐视文人,实是自掘墓,终会毁掉中共的类似的事件当然还有很多。中共如此敌视、仇视、藐视文人,将文人视同「敌对势力」,欲置他们于死地而后快,其实是在为他们自己掘墓。如此对待文人,最终毁掉中共、颠覆中共的,只能是他们自己。来源:东网 / 东步亮 时事评论员转发此新闻:

德国之声 | 长平:贾葭失踪,睁眼之罪

加拿大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的小说《盲刺客》中,有一个寓意深刻的情节:赛克隆星球的萨基诺城,曾因奴隶的勤劳而辉煌。地毯编织是它的支柱产业,工人全是奴隶中的儿童,因为只有孩子的纤纤细手才能干出这般精致的活儿。由于长期凑近织物劳作,孩子们长到八九岁全都瞎了。于是他们中间流传着一种说法:只有瞎子才有自由。中国知名媒体人贾葭,就因为眼睛没有瞎,失去了自由。在全国“两会”开幕日当天,他看见“姓党”的网媒无界网主页上,出现公开信《要求习近平同志辞去党和国家领导职务》,感到十分惊讶,便告知了他的朋友、无界网执行总裁欧阳洪亮。贾葭和他的律师都多次表示,除此之外,他和这封信没有任何关系。无界网迅速关闭,删除文章后恢复运行,相关人员都“正在接受调查”。没有假装睁眼瞎的贾葭,也被列入调查名单。先是他在陕西的亲人遭到警方问话,随后,3月15日,在从北京飞往香港出席讲座活动的途中,他神秘地失踪了。秘密绑架与消息传播包括警方和航空公司在内的各个方面,都拒绝查询或者回复有关贾葭行踪的信息。正因为如此“神秘”,事实真相路人皆知:他已被当局羁押。四天时间过去了,没有法律手续,没有通知家属,更没有律师会面,甚至不知道办案单位。从法律上说,这是一起绑架案。比江湖黑社会绑架案更糟糕的是,报案后警方置之不理,而且公众不敢议论。当局的野蛮给一些自我禁言者提供了借口,他们以“没有确切消息”为由拒绝发声。一些西方媒体也遇到困难:传统的新闻专业主义,把官方消息视为权威信息源。其余信息源则须多方确认方可报道。官方一方面进行黑社会式绑架,一方面把公众治成装聋作哑睁眼瞎,“确切消息”实难寻觅。因此而举世沉默,正好坠入当局挖的坑。所幸舆论没有作茧自缚,包括纽约时报、CNN、路透社等世界主流媒体都报道了这起“据传”的失踪案。国际特赦(Amnesty International)、保护记者委员会(CPJ)等权利组织也表达了关注。当局竭力掩饰的那封公开信,也得到更加广泛的传播。宫廷权斗与民间抗争有关那封公开信的种种传闻,也因此而甚嚣尘上。公开信署名“忠诚的共产党员”,阐述习近平主政以来,独揽大权,热衷权斗,政治经济、内政外交全面倒退,国家面临“文革”重来之虞。公开信要求习近平主动辞职,让位贤能,甚至提醒他考虑自己和家人的安全。诸多评论认为,这反映了中共高层的分裂与危机。不少人期待内部权斗带来政治变革的契机。贾葭曾经和我一起为香港《阳光时务》周刊工作。我们在编辑会上讨论过权斗与变革的关系。其后,我在“主编的话”中写道:“论是革命还是改良的主张者,都对古老的权力倾轧——改朝换代或者宫廷斗争——倾注了太多的热情”,“几千年来,宫廷政治浪费了太多的政治和社会资源。今天还有人对中南海内幕津津乐道,我只会把他当作一个旧时的说书人”,而应当“远离权力争斗,拒绝宫廷秘闻,关注个体权利,支持新型抗争”。我并不是说,高层权斗对政治变革毫无意义。但是,在中国,这往往成了阻止民间抗争的理由。我写了二十多年时事观察,一直都有更“精通时事”的人劝告我说,高层某派正在精密部署,最好静待佳音,勿要添乱。“某派”换了一茬又一茬,“佳音”从未幸临。事实上,无论南韩、台湾还是缅甸,从内部权斗到公开民主,反对力量的“添乱”至关重要。更何况,习近平上台前后,权力倾轧可谓血雨腥风。“唱红打黑”的薄熙来进了牢房,“文革”幽灵却愈加逼近了。我也看过贾葭的一些文章,相信他和我一样,对单纯的宫廷斗争不感兴趣,更不会去佯装“忠诚的共产党员”,以“坚持党的优良传统”为名,为“我党”的未来操心——我不知道这种策略是否灵验,但知道使用和关心的人也太多了一点。中国缺乏的是堂堂正正的思想表达,直截了当的政治言说。盲刺客与睁眼瞎如此说来,贾葭是这场被夸大的权斗阴谋的“躺枪”(误伤)者吗?是,也不是。一方面,他显然不会介入这种事情;另一方面,每一位公民,都可能成为宫廷权斗的直接受害者。因此,相对于那封公开信来说,我更关心贾葭作为一位媒体人、一位网民和一位公民的基本权利。看见一个信息,转告给一个朋友,就会被秘密绑架,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然而,这正是中国的政治现实。那封公开信的读者,一定不只贾葭一人。然而,绝大多数人一声不吭,赶紧躲闪。贾葭曾任职多家媒体,广有交游,尽识“思想大家”。失踪之后,旧雨新知亦多作睁眼瞎,依旧谈笑风生,甚至污名毁誉、落井下石。真正的盲人因为想战胜黑暗,其他感知能力往往优于常人。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的小说中,奴隶儿童眼盲之后,有的成为敏捷异常的刺客。然而,睁眼瞎不会生出这些本领,只会因恐惧和自欺而愚钝,丧失对基本权利的体悟。这正是专制政治延续下去的秘密之一。

自由亚洲 | 魏京生:习近平的麻烦

上个星期刚说了有好戏看,没想到好戏这么快就上场了。上个星期刚说了在党媒上骂共产党才算好汉,这个星期好汉就纷纷出场。这个速度倒是挺合我的脾气,有事就说有话就放,别磨磨唧唧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好汉是谁,不知道。隐士一名,刺客列传。直接写公开信叫习近平下台,而且还是刊载在正宗的党媒上。当然,人家早就算好了现代技术条件,上网后很快就删除,你的棍子打不到俺的屁股上。可是微信等等早已经传遍了世界。闹得习总书记习泽东很没有面子。...

博闻社 | 中共两会官媒“无界新闻”发布要求习近平辞职公开信

【博闻社】北京时间3月4日夜间,党宣新媒体“无界新闻”被发现转刊一篇题为《要求习近平同志辞去党和国家领导职务》的公开信,文中列举了习近平近年来诸多政策之不力,作者以党员身份要求习近平辞职。 这篇未署名的文章在开头写到:“我们是忠诚的共产党员。值此全国“两会”召开之际,我们给你写这封信,要求你辞去所有党和国家领导职务。提出这个要求,是出于党的事业的考虑,是出于国家和民族前途的考虑,同样,也是出于你和你家人自身安全的考虑。”...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