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娼

All

Latest

知灼 | “女记者采访遇抓嫖”处理结果:基层民警再成“背锅侠”?

“女记者采访遇抓嫖”处理结果:基层民警再成“背锅侠”? 杨柳 知灼 又是基层民警背上了这口“黑锅”。 不难理解,作为纪律部队,“背锅”警务人员依旧保持着沉默,但舆论并未随着官方的通报而平息。 “所有行动听指挥“。这是警察蜀黍特别是基层民警一条铁律,因此,没有更高级别长官下达指令,基层民警不可能,也不敢轻易地闯进女记者房间强行“查房”。 问题是,作为底层的民警,这口锅你不背谁来背?...

于建嵘的东书房 | 李承鹏:那日晚上,我嫖娼被抓

中国数字时代编辑注:文章作者为李承鹏,“于建嵘的东书房”微信公号授权发布了这篇文章,目前文章已从微信上被删除。 2008年,我嫖娼被抓。 虽然那天晚上,我通宵跟俩爷们在房里聊朝鲜战争、米卢、麻将,口沫四溅,喝了好多红牛……但仍然“嫖娼被抓”。你看,如果不是嫖娼被抓,就得和两个男人通宵、红牛,情节更火爆。 我嫖娼被抓,是因为08奥运会前我批评中国足协乱搞,一家常给足协叨飞盘的报纸(时隔已久,不透露名字了)就在其网站上揭发我其实才在乱搞,就是嫖娼被抓。...

韩福东 | 如陈独秀嫖妓被打死,则雷洋不会死

我去安庆陈独秀墓地凭吊。是周末,前来瞻仰者络绎于途,据卖门票的大爷说,每日购票(20元)入陵园的人总有几十个。我看到几个人在墓前跪拜——这些人大抵知道他是中共创始人,而不知其晚年被开除党籍吧。国人素有神化死者的传统。墓地正对面的浮雕中,在五四运动的标语口号丛林中振臂高呼的陈独秀,个子高出其他学生不止一头——其实他无论如何不能算高,从1917年1月27日北大同仁合影可知,与鲁迅相当。...

凤凰评论 | 对不起,我想知道雷洋如何死亡,而非怎样嫖娼

作者:胡涵 我们只需要完整的不带加工的证据,而不是当事一方根据舆情动态不断裁切出来的“通报”。 呼吁多时,雷洋案的证据终于说话了。对着镜头,足疗女向全国人民指出了雷洋的私隐,“我给他打了个飞机”。 很难想象雷洋的亲属如何观看这段镜头。雷洋那位开明的新婚妻子,将如何面对这些:自己死去丈夫的裤裆,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扒开。更难以想象若干年后,雷洋的孩子会怎样看待这位父亲。...

导弹熊 | 弱弱地问:足疗店为啥珍藏客人体液那么久 偷搞试管婴儿吗

用一个不合适的词儿来说,围绕昌平雷先生和昌平警方事件的舆论对撕,已经到了图穷匕见的地步。 警方及其写手用了一个虽然不高明却简单直给的策略,那就是拼死证明雷先生的确嫖娼了,进而用一种类似胜利的口吻,声称这是给质疑警方的人扇了耳光,又进而暗示你们道德有污点,居然为卖淫嫖娼说好话。 而网上的声音,尤其是清醒的声音,早就不在这个问题上恋战了。大家要的就是两个东西:第一证明你执法程序没有问题,第二说清楚雷到底是怎么死的!...

王五四 | “坦然面对生死”是我们最该具备的生存技能

在魏则西事件出来后,《人民日报》教育我们要“坦然面对生死”,这有点多余,其实没有哪个国家的人能比我们在面对生死时更坦然了,我们坦然,因为我们没得选。我们什么死法没见过,光是监狱里就有“睡梦死”、 “躲猫猫死”、 “鞋带自缢死”、 “从床上摔下死”、 “睡姿不对死”、 “洗澡死”、 “做恶梦死”、 “激动死”、 “上厕所死”、 “喝开水死”。像食品安全这种不能直接致死的我就不说了,吃点地沟油现在也是家常便饭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了。...

导弹熊 | 模糊的嫖 暧昧的抓 蹊跷的死 以及麻利的删

北京市民雷洋涉嫌嫖娼被抓途中死,这件事骤然热起来。 我没有使用人大硕士这种称谓,因为我觉得是不是硕士无所谓,只要是个人,就不能稀里糊涂地死。 雷洋同学和家属的主要质疑点是:警方说雷洋是在对抗警方执法时心脏病突发死亡的,但家人证实其人身体健康且没有家族病史,真实死因待查;死者身上有伤,伤情和警方提供的说法似不吻合;死亡后长达两小时警方没有通知家属;死者手机里的位置信息被删除。...

山羊月 | 为人父的人大硕士 为何一小时内离奇死亡?

雷洋,湖南澧县人,从山村走出的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本科生和硕士生。他于2012年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任职于中国循环经济协会,成为我国环境经济和循环经济领域的专家,曾参与了多个工业园规划,生态文明规划,污染物处理规划和循环经济规划的编制工作,在中国最著名的三个环境保护期刊《环境保护》,《环境科学》,《环境工程》上面都发表过论文,是我国环境保护事业中不可多得的青年才俊。 如今,他的尸体却躺在医院冰冷的太平间。而他的女儿,刚刚出生两周,还没足月。...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