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捷生

苹果日报|孔捷生:自己约的炮,不打是孙子!

南海仲裁结果出来,中国官方不断宣称“支持中国南海立场”的国家名单哪里去了?最铁盟友俄罗斯声言严守中立,很离奇地被划入支持中方的越南,迅速表态完全支持国际法庭仲裁结果,更别提与之相关的南洋诸国了。...

阅读更多

苹果日报 | 孔捷生:专制土壤盛产奴才

今年是文革五十周年,1966丙午红羊劫之年我才十三岁,正临近初一期末考试,忽然课不上了,试也不考了,大家都去搞革命。懵懵懂懂的我不知道何谓文化革命,眼见校长和我的班主任老师先后被挂牌斗争,其他不进“牛棚”(牛鬼蛇神)也靠边站了,世道真是天翻地覆!老师行列里还站稳在造反派行列的有两位,一是刚从武汉体育学院毕业分配来的翁老师,别看他年轻,却有丹书铁券,因为七月毛泽东畅游长江,释放龙体康健足以发动文革之信号,这位小翁就泅游在毛最外围一圈保护圣驾。就凭远远地得睹天颜,至少是曾同游一江水得沐恩波,他是不会被打倒的。然而翁老师拙于言辞,难以成为造反派中坚。另一位是何姓青年政治教师,从教资历不长,尚未有什么把柄可资批判,因而有了造反资格。记得他的革命荷尔蒙颇为炽盛,我亲眼看到他主持斗争会,七情上面,并向挂黑牌的老师吐口水,公道地说他并未动手,拳打脚踢的都是红卫兵。我们最低年级未有资格站到革命前列,只觉得血液陡涨,激动得高喊口号,斗争基因从这一刻起开始沁入骨髓。何老师除了抡臂呼喊和吐口水的身教,还有言传。记得他在一次大会上无限崇敬地颂毛,说毛主席是最伟大的革命家、思想家、军事家、书法家和诗人,古往今来能在这么多领域臻至顶峰的别无他人。别以为这些话语很垃圾,对十三岁少年却颇煽情,令我无比膜拜。其后在严酷年代里的心智蜕变才渐渐刮骨疗毒,对时代有了别样认知。后来又才知道大文人如郭沫若者在赞颂毛的《清平乐》书法时说过:“主席并无心成为诗家或词家,但却成了诗词的顶峰;主席更无心成为书家,但他的墨迹却成了书法的顶峰……这幅字写的多么生动,多么潇洒,多么磊落,每个字和整个篇幅都充满了豪放不羁的革命气韵!”原来中国的文化土壤里盛产阿谀谄媚和奴才。对习个人崇拜如文革这次两会西藏代表团齐戴习像章,各省市党委表态拥护“习核心”,都俨然文革回潮。至于举国兴起颂习神曲,诸如《东方又红》、《要嫁就嫁习大大》、《习大大爱着彭麻麻》之类,十足沉渣泛起。其实源头是习近平亲口恩准教师刘铁称他为习大大,在陕西话里大大就是亲爹之意。这岂非文革红歌《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又转世了吗?习大大违反文革后党禁止个人崇拜的决定,以及彭麻麻让自己的胞妹任央视春晚总制片人,却又禁绝网民吐槽批评,这都引起党内其他同僚的恐慌和抵触,于是终于联手劝谏,让睥睨天下、顾盼自雄的习大大有所收敛。原说要“组织处理”异议者任志强,现在叫停了。如此一连串眼花撩乱的事变,被北京政坛戏称为“十日文革”。强国人的奴颜婢膝也跟着收敛了吗?这里就有个活标本——《环球时报》胡锡进在摸不清形势时曾就春晚禁言发声,主张让人家说话。谁知“虢国夫人”(杨贵妃三姐)大有来头,胡站错队了。这时任志强妄议“党媒姓党”的微博风波乍起,胡锡进力图将功折罪,高调加入围剿行列。孰料“十日文革”嘎然而止,似乎下注又押错了。后面且看《环球时报》还有什么表演,在中国专制文化的酱缸里,奴才无法进化为脊椎动物,它们永远是爬行蛆虫,却又颇擅生存之道。明朝解缙在殿前应对,明成祖说后宫妃子生了孩子,解应声道:“吾皇昨夜降金龙”,朱棣皇帝说是女婴,解即接着说:“化作仙女下九重”,皇帝说可惜死了,解再接:“料是人间留不住”,皇帝说丢进金水河了,解出口成章:“翻身跳入水晶宫”。胡锡进一类的大小奴才虽无解缙之才,但善变之术却是中国特色的政治生态千锤百炼出来的。正是“最是强国出贱人”!

阅读更多

VICSFORUM | 孔捷生 – 奴才永遠比主子更狠

香港蘋果日報   2013年1月3日 充滿肢體暴力的挺梁遊行,再次昭示奴才永遠比主子還要狠,因為奴才眼中除了主子,剩下都是連自己都不如的非我族類。在主奴社會當奴才是一種榮光,如果連奴才資格都沒有,那便是「畜生」和「垃圾」,必須「鏟除」和「沖走佢哋」。 主子總要標榜自己永遠「偉光正」,但奴才往主子臉上貼金,那份諂媚之過火,常常造成反效果,有時令主子都惱怒。習近平、李克強分別外出視察,喉舌競相盛讚習李車隊沒有封路,沒有鳴過警笛,和民用車輛同道,遇紅燈一樣停車云云。孰料如此宣傳,益發強化民眾對主奴社會鳴鑼開道、肅靜迴避之惡習的憎恨,須知天朝從中央大員到七品芝麻縣官莫不如此。 習近平去河北苦寒之地阜平縣,喉舌渲染他是怎樣「冒着零下十多度的嚴寒」驅車前往,那麼生於斯長於斯的阜平鄉民,不成天都「冒着」嚴寒和貧困嗎?喉舌還吹捧習近平一行的午餐只有四菜一湯,分別是紅燒雞塊、阜平炖菜、五花肉炒蒜薹、拍蒜茼蒿、豬肉丸子冬瓜湯,而主食是水餃、花卷、米飯和雜糧粥。傳媒引述阜平賓館餐廳經理賈春紅的話,「比以往一些接待簡單多了」。然而阜平之窮,人均年收入未足千元,這般四菜一湯,鄉民非逢年過節決不敢問津。何況以往不那麼「簡單」的接待,那是何等規格? 至於李克強去江西九江和湖北施恩,喉舌猛讚他下榻之處「既不是當地最好的酒店,也不是酒店裏最貴的房間」;李一行三餐都是自助餐,只是某日行程有變,改在火車上吃盒飯云云。奴才擦鞋擦得忘乎所以,得趣之餘竟完全忘記了這些「高風亮節」,完全是盜版駱家輝。同係喉舌官媒,曾痛罵駱大使言行舉止意圖煽動中國官民情緒對立。其中《環球時報》指他「大大超過了一個大使本應扮演的輿論角色」,是「以巧妙的方式干預中國輿論,增加中美之間新的誤解和懷疑」。《北京日報》更歷數駱家輝輕車簡從,自己背包、用折扣券買咖啡、坐經濟艙、住廉價酒店,統統都是政治陰謀。對比官媒目下對習李的塗脂抹粉,真是情何以堪! 當朝者授意御用喉舌鼓吹習李新政,本是常情,問題是主奴社會自有潛規則,做奴才久了,思維和行事模式都十足奴化,阿諛主子時太過賣力,拍馬常拿捏不準拍錯穴位。而奴才對主子不喜歡的人與事,都百倍加碼將之視若寇仇。譬如駱家輝雖讓天朝諸多不快,主子還未怎麼樣,奴才們的詛咒已鋪天蓋地。天朝主子厭惡香港的公民運動、自由媒體、民主力量,但未必有「鏟除」和「沖走」之心,偏是奴才們咬牙切齒,欲將之「五馬分屍」而後快。由此得出結論:品格更賤心腸更狠的永遠是奴才一族。

阅读更多

VICSFORUM | 孔捷生 – 全民皆敵,舉國「保衞」誰?

香港蘋果日報   2012年11月15日 十八大在鷹犬塞途、壁壘森嚴的「保衞」下,照例是勝利和圓滿的大會,接下來全黨全軍全國人民照例認真學習和貫徹。會開得這般臨深履薄,卻依然是偉光正的黨。大會發言人蔡名照回答美國記者關於何時改革一黨專政的提問,稱:「中國共產黨在中國的領導地位是歷史和人民選擇的。」既然深得人民擁護,中共何以如此懼怕人民? 大陸經濟學家茅于軾說過:「所謂敵對勢力,是政治家製造出來的名詞,老百姓不會無緣無故敵對起來。政治家不同,他們擔心統治地位不保,把想當統治者和不同意見的人都看成是敵對分子。統治者要特權,百姓要人權,兩者一衝突,要人權那些人就成了敵對分子。」作家王朔說得更形象:「要求人民守法,你們帶頭違法;要求人民愛國,你們帶頭出國;要求人民交稅,你們帶頭逃稅;要求人民低碳,你們帶頭污染;要求人民節儉,你們帶頭享受;要求人民捐錢,你們帶頭花錢;要求人們慈善,你們帶頭兇殘;要求人們講道德,你們帶頭不要臉!」 然而上面兩位所說的都不如那個共產黨官員來得簡明扼要,遼寧省盤錦市委書記孫相國斬釘截鐵地宣稱:「對待老百姓一定要鐵石心腸,管殺不管埋!」統治者這般與民為敵,自然全民皆敵。 大陸官媒形容美國大選使用了諸多貶義詞,指係「撕裂」社會,造成「國家分裂」。卻不知為何美國總統大選不用出動國民警衞隊去「保衞」,也不見滿街滿巷的紅袖章安保「志願者」,倒見全美各投票站均由義工打理,無一警察把守。公民社會與臣民社會差別之巨大,令人感嘆。 筆者上文好不容易發掘出十八大一個亮點——差額選舉,即便這額度很窄,還要先預選一輪,讓中央摸底,倘有差池,則全力施壓以及祭出黨的「組織紀律」,但有點差額總比沒有為好。須知中央委員不同於中央部委和各省市領導,記得十三大差額選舉,就是中央委員把原定進入政治局的鄧力群給「差」出局。而今年五月省部委高官對政治局常委的一次試探性「海選」,汪洋得票最低,令計劃反高踞第三。後因令計劃與周永康的政治交易被抖落出來,令計劃被明遷實貶,周永康實際上已靠邊站,那次「海選」結果被勾銷。 汪洋的「烏坎模式」和鼓吹公民社會,成敗尚在未定之天。不管如何,省部委官員投票自然不會喜歡汪洋。但中央委員投票和高官的取捨有出入,固然汪洋未必在差額選舉的候選人之中,但中委投票幾乎可以肯定對主管意識形態的劉雲山不利。中央如何發功善後,無妨拭目以待。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香港抗争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