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文广

All

Latest

维权网 | 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清明节“被旅游”

(维权网信息员钟鸣报道)今天(4月6日)傍晚,本网信息员获悉,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先生于今年清明(4月5日)被济南国保强行拉到微山湖“旅游”,以阻止孙教授多年来纪念赵紫阳与“六四”亡灵的活动。...

自由亚洲|孙文广因薄案开庭被上岗 多人庭外直播遭抓捕

薄熙来贪污受贿一案开庭审理,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遭当局上岗维稳,六四天网义工被捕。据外界统计因薄案被捕人数上升数十人。重庆泛蓝联盟成员张起被拘留也与薄案有关。 重庆前市委书记薄熙来案件经过三天的审理之后,本周日上午继续在济南中级人民法院开庭。期间当局加强了对法院周边的戒备,近几天也都传出有薄熙来的支持者因打横幅被抓捕,也有他的批评者要求公正审判而遭警察强制带离。 薄案审理孙文广遭上岗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从薄案开审之前就已经被上岗,而后当局升级了对他的监视。从22日开始,先后有十多人抵达他的住所,据称昼夜分班的人数达到30人之多,其中部分驻守在他家的楼道,有的则在楼下巡逻盯梢,还有的则坐在车中监视。期间孙文广半步都不能踏出家门,甚至买饭以及倒垃圾等生活琐事都要由当局人员代办。 孙文广周日向本台表示:现在薄熙来在济南,外媒法新社还有美国的两个记者就打电话和我说要到我家里来采访一下。但是我这个电话是被监听的,他们知道了之后就马上派人找我要求我不得接受采访。我说我有被采访的权利,他们就说上面有规定,我问是哪个上面,他们就说这你不用管。后来他走了之后就马上加强了对我的监控力度,原来是五个人,现在就增加到昨天的将近三十个人,楼道里就有十几个,晚上通宵都在外面站岗。我住在高层,21层,他们害怕有人进来,结果门口也安排了两个人坐在那里,不让别人进屋,也不让我出去。今天早上六七点钟我想出去他们也不准,说是一定要等这个审判结束之后才会放松。 多人直播庭审被抓 另外据六四天网星期六(8月24日)的报道,该网站驻守在济南直播消息的义工杨秀琼于周六遭到抓捕,和绵阳警察龙泽慧、乡纪委邓主任等4人,都被拘押在一处宾馆。该网站同时还称一名在场的河北石家庄维权人士刘艳娥被关押在标有“山东省公安厅新闻发布会”的会议室中,一并被关押的还有一名浙江《钱江晚报》的通讯员。 该网站还统计因薄案开庭而被抓捕的人士已多达25人。 除了薄熙来受审所在地济南草木皆兵之外,他曾执政过的重庆市气氛也甚为紧张。日前被抓捕的中国泛蓝联盟重庆成员张起在推特中发布引用现任中央政治局委员李源潮评价薄熙来的话,讽刺当局对薄的审判。另一条推文中称在8月22日有人到人民解放碑打出标语:“无产阶级人民民主专政的铁拳!要打爆薄熙来这个黑五类狗崽子的狗头!”外界分析张起被带走与薄的受审引起当局的紧张有关。 中国泛蓝联盟为此发表声明,谴责当局的做法并要求重庆方面立即停止这种错误行为。在海外推动中国民主运动的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告诉本台:习近平面临着很大的困难,这和他的政治需求是有关系的,因为他要保住现在的红色政权和共产党的专制体制。所以说薄熙来这个案子出来之后他必须进行切割,要表达出薄熙来问题是一个孤立的问题,而不是共产党体制的问题,和薄熙来类似的官员不会有这种问题。这个问题习近平必须切割清楚,要不然整个政权都会受到威胁。抓了一个人又会带出一大堆人的问题,这样的话很有可能把整个中央上层都带进去。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的时候曾经有六位中央常委包括习近平都去为他站过台,所以如果不进行这种切割的话,很多人都要被拉进来,这样整个政权都要受到威胁。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自由亚洲 | 济南法院门外大批军人驻守 薄案开庭逼近多人被当局维稳

有微博网民上传照片,显示薄熙来案件开庭前夕济南中级法院外出现荷枪实弹的军人,并设下路卡检查过往车辆。另有媒体披露多人被旅游。有维权律师表示对薄熙来的审判完全就是走过场,而且当局公布的他贪污的数字不值得相信。 上个月底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通报了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涉及多宗犯罪,并预告案件将于近期内开庭.进入八月之后,官方没有进一步通报开庭的时间,但近期发生的一桩桩事件似乎正预告开庭日期在不断逼近。 济南中院草木皆兵 新华社的报道说,薄熙来将在山东济南市某法院被提起公诉。网民“深度播报”在微博上传拍到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外矗立着荷枪实弹的军人。他介绍称“济南法院安保不用警察,改用大批野战军,士兵荷枪实弹在路卡执勤。” 有网民根据军人的装备称像是从新乡调过来的54774部队,也有人认为随着当局对济南司法部门的安保工作逐步升级,暗示着薄熙来案件即将开庭。 本台记者周二首先致电山东省高院查询: 记者:我想了解下薄熙来的案件,什么时候开庭? 工作人员:这个案子现在在济南市中院,我们不太清楚。 本台记者于是再致电济南市中院查询,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告诉本台记者,希望有关方面能将薄案开审做到完全公开透明的处理方式:按照道理对他应该是公开审判,就像过去四人帮那时候一样,也没什幺了不起的。但是现在他们肯定是要回避一些问题,就像薄熙来侵犯人权和使用酷刑这方面的一些事情,这些都是应该追查的。这些事情都应该公开才对,公开才证明你们没有什幺可怕的,何必要调派野战军呢?所以从法律上讲公开才是站得住脚的,民众也是欢迎的。 多人被维稳 据香港明报周二消息,曾以“一坨屎”讽刺薄熙来而被劳教的重庆网民方洪日前在网络上扬言要去观看庭审,“看看薄熙来的下场”。之后他被当局人员找到并警告他不要找麻烦,要求他去“旅游”,还有两名警察随行看守。他还透露看到了一份重庆市公安局《关于薄熙来审判期间做好本地社会稳定工作的决定》的传真。 此外在北京,多次为薄熙来抱不平的女教师王铮已经被软禁在家中有半个月,友人称她出行都被六个警察跟着,她的微博日前也遭到封杀。还有消息称近日一位网民在微博上传唱红歌的照片也被当局警告“不要找麻烦”。 日前也遭警察询问是否会在薄案开审时前往旁听的山东维权律师刘卫国周二向本台表示:他们说话绕弯子,一开始说薄家的家属有没有找过你,又问我对这个案子有什么看法,我就说这个案子和法律没有关系,没看法。后来他们又问我会不会去现场旁听,我说我没兴趣,不会去的。事实上这个案子法律界没有多少关注的,因为这个案子基本和法律没关系,都是内部已经定好罪名的了,只是走个过场罢了。再说他们公开的两千多万贪污我也不相信,在中国这样一个腐败的国度里,做到他这个职位一路走来就贪了这么一点,那他简直可以被称作清官了,所以我不信。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自由亚洲 | 美国官员认为中国人权状况继续恶化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美国官员星期五表示,中国的人权状况继续恶化,她指责中国政府打压维权人士及其家属,并对少数民族和宗教人士采取高压政策。 美国国务院负责民主、人权与劳工事务的代理助理国务卿泽雅在出席完中美人权对话后访问北京。她周五表示,这次中美人权对话涉及议题广泛,包括宗教及民族问题、言论自由、网络管制、司法改革等。她表示,我们强调美国对中国严重限制宗教自由和言论、线下和在线集会和结社自由的关切。美方也对中国试图加强压制不同政见,加紧控制西藏人和维吾尔人的做法深表关切。泽雅认为,中国的人权状况正在继续恶化。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对此表示, “美国助理国务卿的批评是正确的,习近平上台以后,中国人权状况很多方面是在恶化,比如,北京的一些知识分子要求政府官员公示财产,结果遭到抓捕,以前一直有人提倡这样做,但没有遭到如此严厉的打压。” 泽雅还表示,美方还对中国逮捕和法外拘留公益律师,互联网活动人士,记者,宗教领袖,以及挑战官方政策和行动的其他人士的做法明确表示质疑。四川成都的维权人士黄琦说,他对美国政府对中国异议人士的关注表示感谢, “多年来,美国政府一直关注中国被关押的异议人士,我本人在被关押期间,也受到美国方面的关注,我再次表示感谢。” 但是黄琦认为,习近平上台后,他并没有感到中国的人权状况有所恶化,他认为,中国的异议人士一直在受到打压, “我们天网多年来一直在关注中国人权状况,每年的访民遭受迫害的案件统计并没有明显的变化,许志永等知识分子在北京要求官员公示财产被抓捕,打击很严厉,但这并不能说明人权状况恶化。异议人士一直受到迫害,我并么有感到有什么恶化。” 不过孙文广教授认为,许志永等知识分子被抓,说明中国政府对异议人士的打压比以前更加严厉, “许志永维权的方法一直很温和,要求公示财产也没有违反法律,政府把他和其他一些知识分子抓捕,就说明中国的人权状况在恶化。” 美国代理助理国务卿泽雅还表示,中美人权对话是一个长期持续的过程,今年11月份中美双方还会举行法律届人士对话,继续讨论相关议题。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自由亚洲 | 楼市调控政策变调 发改委说一线房价还要涨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中国政府对楼市调控的政策近日发生转变。发改委官员周三称,一线城市房价泡沫不严重,未来房价还会涨。周二的中共政治局会议也对楼控只字不提。有分析认为,这种转变或与审计地方债有关。中国经济被房地产绑架,房地产又被利益集团绑架。而持续高房价会加深民怨,加深社会不公,也会令中国的实体经济受损。 自从今年2月新国五条实施以来,中国房价不跌反升,有媒体周二报道,北京东北五环六环之间的孙河,地块楼面价也已高达每平方米5万元。虽然高房价已令许多民众的买房梦变得遥不可及,但发改委官员周三却称一线城市房产泡沫不严重,未来房价还会涨。 中国新闻网周四引述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任李铁出席网易经济学家年会夏季论坛时表示,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房价会一直呈现上涨趋势,因为本地化的管理结构使更多的优质服务资源集中在这里,所以房价上涨是一种市场规律。 就在李铁表态的前一天,原住建部副主任王珏林接受南方日报采访时说:中国从来没有提出把房价调下去,一直提房地产市场稳定、房价保持稳定增长。而同日召开的中共政治局会议更是只提到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发展,对楼市调控只字不提。消息一出,中国沪深股市房地产板块应声而涨,周四,地产相关股价纷纷上扬。 北京市民胡石根周四告诉本台: “房价一直往上涨我觉得真是让老百姓根本就不能承受。现在很多年轻人,普通打工仔,工作一辈子也许在北京都买不上房子。我觉得对年轻人是一种威胁,只会导致更多的老百姓不满。” 而对于中央不再提楼市调控,网民“谈天说地LZJ”认为:地方财政高度依赖土地财政,地方融资也多靠房地产抵押,房地产崩盘将导致金融危机,国家投鼠忌器,所以不提降房价。网民“真实话”则表示:一个把老百姓的居住权拿来拉动经济的政府,一定是个没有良心的政府。还有不少民众感叹,难道中国的经济只能依靠房地产了吗? 瑞穗证券亚洲公司董事总经理沈建光周三刊文称:从近三次的政治局经济工作会议对于房地产政策的表态可以明显看出决策层态度的转变,例如去年年底的提法是“坚持房地产调控政策不动摇,促进房价合理回归,促进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今年一季度的提法是“抓好房地产市场和住房保障工作”,而最新的提法是去“积极稳妥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兴城镇化,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周四向记者表示: “高房价实际上是对几个方面是有利益的,一个是开发商,第二有关的官员,第三就是现在政府的财政主要还是依靠房地产。地方债务问题和房价也有关系,地方债务要减少就要增加政府收入,政府收入很大一块就是依靠卖地来收入。房价、地价降下来,卖地的钱就少了,地方债务就更难平衡了,原来就是很大的一个包袱。” 香港《经济日报》周四的社论指,中央对楼市调控态度含糊,一是因为中央已将经济增长下限定为7.5%,而房地产是拉动经济的主要动力。且中央刚宣布审计地方债,楼市作为地方主要财政来源,如果楼控会引爆地方债,因此中央只能继续被楼市绑架;二是或许中央正在部署楼控新策略,但因有关计划太大,因此在拟出全盘方案前,对楼市采取低调策略。但无论中央出于什么目的,政策沉默只会纵容炒风更炽,并令大陆蜗居民怨愈烧愈烈。 北京理工大学经济系教授胡星斗周四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房价如果持续上涨,会对中国社会造成严重后果。 “直接的后果是,收刮了民间的财力,使得广大的民众都成为无产阶级,中产阶级都变成房奴阶级了。它是很不利于中国的财富分配,一个正常社会结构的建立。也会使得中国的实体经济进一步滑坡,因为人们都想把资金投入到资本市场,投入到建筑业。所以在经济上,长远的后果是严重的。”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扬帆的采访报道

自由亚洲 | 中国互联网控制变得更为普遍深入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国际民间机构“自由之家”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中国新领导人上台后,加强了本已在中国大陆广泛存在的对互联网的控制。 总部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日前发布有关中国当局控制互联网的报告,其内容包括:对中国互联网获得渠道及其被封锁的评估,对网上内容进行管理的新一代审查操纵技术,以及发现、找到、并惩罚不守规则者的法律法规。 报告说,中国当局出台的新规定,使活动人士更难以在网络上掩盖身份;一些帮助使用者登陆未加屏蔽的海外网站的迂回工具遭到严重破坏;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加大对被禁内容的删除力度,删除速度有时仅在几分钟之内。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对此表示,他本人也发现,中国当局对互联网的控制更为普遍深入。 “就我在大陆接触到的情况来看,政府控制互联网比以前更严。我上网时,常常遇到困难,比如我上动态网,要看一些文章,要么文章遭到屏蔽,或者只那看到题目,就是打不开,要么文章下载非常缓慢。” 孙文广教授说,中国政府对互联网的控制时紧时松,政治敏感时期特被严格。 “互联网上被屏蔽的文章有时也能看到,政府的控制往往变幻莫测,比如在六四周年这样的敏感时期,我就完全不能上网,找电脑公司来检查,也查不出毛病。估计是黑客攻击,过了两个星期就好了。” 自由之家的研究人员表示,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民众上网遭遇屏蔽封锁,越来越多的人采用避开屏蔽的工具。这显示,中国公众对互联网自由的巨大要求。但在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共领导层正从技术和规则方面入手,加大控制力度,以阻止民众绕开互联网审查和监控。 但是四川成都的维权人士黄琦对此则表示:“我创办天网15年,每一年海外人士都说,当年是中国的互联网控制最严格的一年。但公正来说,习近平上台之后,互联网给人们带来的言论空间要比胡锦涛时代宽松一些。现在人们通过微博等移动通讯揭露贪官的实例越来越多,人们的言论空间也增加了。” 黄琦认为,最然中国有非常严格的新闻审查机制,但民众使用微博或其它网络工具,比以前有较好的机会取得、分享未经审查的资讯,特别是突发事件。比如,民众通过抗议和网络来抵抗污染环境的工程项目,造成新闻话题,迫使政府妥协。 他说:“现在有几亿民众都在网上,他们的言论铺天盖地,政府无法完全控制。” 自由之家的报告指出,他们有三个主要的发现,其中包括:当局的监控使更多网民因网上行为受到打压;私营创新手段服务于当局的新闻审查,而不是消费者;网络行动因为政治利益受到操控。中国在自由之家历年发布的全球自由排名中,被列为“不自由的国家”。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自由亚洲 | 神华集团在内蒙古的“煤转油”项目严重破坏水源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国际环保组织最新发布的报告表示,中国大陆的煤炭企业--神华集团在内蒙古的“煤转油”项目长期严重破坏水源和环境,导致地下水位下降和水污染。 绿色和平星期二发布的报告说,自从2006年以来,中国的神华集团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市附近的“煤转油”示范工程已经导致浩勒报吉地区损失5000多万吨地下水。煤转油是将煤炭直接液化的项目。 绿色和平中国专案负责人邓萍对本台记者说,绿色和平组织成员从今年3月到7月对神华集团的该项目展开了11次实地考察。 邓萍说:“神华集团的‘煤转油’工程在中国是一个示范项目,这个项目一直对外宣传说是一个低水耗、零污染的项目,说是污水零排放。神华称,他们的煤转油项目耗水量低且零排放。但是我们的调查发现,这些都是假的。我们通过11次检测发现的情况是,这个项目超采地下水,超采时间长达8年之久,引起地下水退化,当地已经出现生态危机。这个项目还进行污水排放,我们在现场发现3个排污点。我们还发现,在神华集团排放的工业废水中有高浓度的有毒化学物质。” 绿色和平的邓萍说,他们还在沉积物样品中发现了其它致癌化合物。自2004至2011年,神华集团煤转油项目附近的苏贝淖尔湖表面面积减少了62%。居民现在挖井取水必须挖至少100公尺深,农牧民抱怨牧地消失。 “神华这个工程作为一个全国示范项目,在2008年就投产了。在这几项目之后,中国正在准备上马很多类似的项目,现在已经批复了13个类似的项目,目前还有一百多个项目等待审批。我们很担心,神华集团在破坏水资源方面做了一个坏的榜样。” 邓萍认为,神华的做法违反了中国水资源保护原则和控制工业废水排放的法律。 “我们希望神华集团能够承担央企的责任,履行自己的社会责任,停止其破坏水资源的行为。” 绿色和平的报告说,神华集团“煤转油”示范工程每年的生产能力是108万吨,目前计划扩展到500万吨。神华的增产计划将导致其工业用水在2017年前增长两倍,达到4100万吨。 邓萍对此表示:“煤转油”技术是将传统的燃料转变为石化产品。这个生产工艺一直引起争议,因为它耗水量巨大,能源消耗也大。“如果神华集团继续扩张下去,当地的水源不仅会出现污染,还会出现严重缺水。”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表示,随着中国用燃煤发电越来越少,煤炭企业正在寻求新的市场。“煤转油”项目正在大步伐进入中国中西部地区。 “中西部地区政府在引进这些项目时,不能为了短期的经济利益而污染水土,那将遗患后代。” 鄂尔多斯市政府已经关注到这个问题,在其规范网站上刊登了两项公告称,神华“煤转油”项目造成环境破坏;导致地下水位下降,灌溉困难,居民饮水缺乏安全。但是,市政府并没有公布将会采取什么措施保护环境和水资源。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报道。

自由亚洲 | 瓜农致死案疑点重律师团发声明 官媒接连发声被指意在速平民怨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湖南临武瓜农遭城管殴打致死案一波三折,引发民众质疑。51名律师周六成立观察团跟进事件。有律师周一表示因此而受到来自当局的压力。而官媒连日来接连报道评论,被指意在迅速平息民众怨愤。 湖南临武县政府日前公布,瓜农邓正加致死案目前已刑拘六名涉案城管人员,城管局长被撤职,赔偿死者家属89.7万元。 然而,事件发生至今一波三折:先有死者死亡后三天便匆匆下葬,后有死者家属突然发微博感谢政府,再有媒体报道家属是在政府的压力下被迫改口,且政府称如果不在19日下葬,晚一天,赔偿额就减少10万。 虽然官方始终坚称没有证据证明邓正加是被城管殴打致死,但《京华时报》周一的报道引述目击者表示确实有城管手持秤砣击中邓正加的脸部。而临武村民疑被当局禁言避谈此事更是引发民众重重疑虑。 本台记者周一致电临武县公安局讯问案件最新进展,但对方称不接待记者,要问县委宣传部。宣传部的工作人员则表示,要等待公安局的尸检结果才能有进一步的处理。 “都在等那个尸检结果出来。” 记者:“尸检结果大约什么时候能出来?” 对方:“那个不是我们这里那个(负责),要公安那边知道什么时候出来就什么时候出来,我们这里控制不了。” 由于案件疑点重重,51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律师成立律师观察团,并于周六发表声明。声明除了对邓正加在死亡后不到三日,尸检结果尚未出炉即迅速下葬,以及89.7万元的赔偿协议是否属于国家赔偿提出质疑,还认为,殴打邓正加的城管涉嫌故意杀人而非故意伤害。 本台记者周一致电观察团的数名律师,其中不止一位表示不方便多谈此事,因目前已承受到一些压力。 有律师说:“我不知道别人有没有压力。我们觉得作为一个法律顾问,法律人士,应该从职业的伦理上关注一下,这也无可厚非的。而且我觉得这是一种善意的、理性的行为。” 观察团发起人之一,广州律师隋牧青周一告诉本台,观察团的目的有三,分别是关注案件进展;监督案件的处理以及随时为邓家及相关当事人提供法律援助。 “后面我们会申请一些相关的信息公开。如果临武方面做得够好,我们也没必要发起诉讼等等,但是如果他们拒不履行法定的义务,可能会有一些相关的诉讼出现。还有公民的控告可能出现。” 隋牧青又表示目前中国的城管制度存在很大问题。由于城管拥有财产强制权,可以对公民的财产进行扣押、剥夺,而财产强制权的实施通常无法离开人身强制权,这也是“城管打人”频频发生的主要原因。 “我个人一直倾向于应该废除城管。这种悲剧的根源,只能说到城管制度。这个城管制度本身就是容易引发各种血案,各种暴力事件。其实(设立)城管部门就是一种懒政思维,因为这种所谓的综合执法只是一种追求效率而践踏公平正义的一种执法方式。” 就在湖南瓜农被打死的翌日,黑龙江哈尔滨也发生卖瓜商贩被城管打得头破血流的事件,而城管局局长甚至对前去采访的记者动手。 针对有关事件,官媒罕见地连日多番报道评论,包括央视、环球时报、新华社、中新社等。 《人民日报》周一刊登题为《杜绝城管暴力需权责相称》的社论,指城管暴力执法的根本原因在于城管责任和权力不匹配。权威性不足,手段也有限,这就给暴力留下了空间。 对此,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认为,官媒突然大规模的报道是为了早日平息事件所激发的民愤。 “这种城管打小贩的事情几乎是每个城市都有,很普遍,民众也很反感。现在可能上头考虑到这个东西激起这么大的民愤,要解决这个问题。”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扬帆的采访报道。

自由亚洲 | 湖南临武城管被曝打死瓜农的8名城管被拘留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湖南省临武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在网上发表公告说,“7•17”事件中涉事的8名城管正在接受临武县公安局和纪委的调查。 7月17号,湖南临武县的瓜农邓正加被城管活活打死的事件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湖南省临武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发布公告说,被拘留的8名城管人员包括此前已在网上曝光的大队长廖卫昌在内,这8名城管皆为临武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执法三大队队员。临武县公安局星期五在网上公布了初步调查结果,说城管人员没有用秤砣打击邓正加的头部,要对尸体进行法医鉴定,查明死因。本台记者打电话到临武县公安局查证这一消息,值班警察说, “打私瓜农的城管人员已经被拘留,我不知道初步调查的结果,你可以在网上看公布的情况。”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说,他在网上看到视频,看到了临武警方从邓的家人手中抢夺尸体的暴力场面,他担心公安局的调查会袒护城管人员, “中国没有司法独立的调查,所有调查人员都受到行政府门的控制,这些调查人员的资金来自行政部门,一举一动都要听行政部门的,而城管人员粗暴执法的背后就是行政当局为他们撑腰,很难有真正独立的司法调查。” 孙文广教授说,临武县的涉案城管大部分为在编人员,现在又让临武县司法部门自己调查自己,很难让人相信会有公平公正的结果, “我希望在这个案件上能够彻底调查瓜农被打死的真相,严惩有关粗暴执法人员。而更重要的是,中国的行政和司法部门不能混为一体,没有互相监督和功能,司法不独立,依附于行政部门,很难实现司法公正。” 据北京的新京报报道,星期四上午,手持警棍和盾牌的湖南临武警察赶到邓正加的停尸现场,没有征求家人的意见,就强行将邓的尸体抢走,并打伤死者家属。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自由亚洲 | 中国人权活动人士建议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暂停中国会员资格2013签名运动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中国人权活动人士李达日前发表公开信,发起2013年签名运动,敦促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就中国大陆官方的酷刑问题,暂停中国的人权理事会会员资格。 中国的反酷刑活动人士李达7月11号发布的公开信说,2013年9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按惯例审查会员国资格。美国作为世界超级大国也曾被暂停人权理事会会员国资格好几年,去年十二月重返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中国作为一个大国,普遍存在的酷刑已被证实。在目前情况下,最有效的强制中国停止使用酷刑的方法之一是,呼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暂停中国的会员资格,使这个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认真反省,实实在在停止侵犯人权的酷刑。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对此表示: “酷刑在中国长期存在,特别是在劳教所中。中国一些刑事案件中也存在刑讯逼供的情况,造成很多冤案,甚至有人被误判死刑。通过呼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暂停中国的会员资格,给中国政府停止使用酷刑施加压力很及时。” 李达在公开信中说,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第5条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7条都规定,不允许对任何人施行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 在美国纽约的中国人权活动人士刘青认为,中国当局使用酷刑违背了联合国的多项公约,李达的签名运动可以给中国政府施加很大的压力: “实际上,因为酷刑而停止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会员的资格,不容易做到。我曾经多次参加过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很多理事会成员国互相间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在做交易,根本无视人权状况。” 李达的公开信还说,我们注意到,中国官方媒体暴露出来的马三家劳动教养所对被关押者实施酷刑的情况在中国普遍存在。中国官方迫害上访维权人士,除”上访妈妈”唐慧的个案外,还有千万个还没有被媒体公开揭露的案例。在这种形势下,我们只有通过要求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采取措施,来阻止酷刑在中国大陆的继续。刘青对此表示: “民主国家也不能完全杜绝酷刑,关键是出现酷刑是否能够及时发现和及时阻止,能不能对使用酷刑的人进行有效惩罚。” 社会舆论谴责酷刑,关注酷刑,媒体披露酷刑都会对遏制酷刑发挥作用,刘青说, “但是,客观来说,一个专制政权需要酷刑,在一个专制政权垮台之前,酷刑问题不会得到根治。” 李达在公开信中表示,欢迎各界人士收集中国实施酷刑的资料,在2013年8月31日前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特别程序审查.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自由亚洲 | 上海失地农民给全国人大和地方法院发公开信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海闵行区的失地农民星期五发表致中国全国人大和地方法院的公开信,要求他们主持公正,维护失地农民的合法权益,纠正地方政府的违法征地行为。 上海闵行区莘庄的失地农民在公开信中说,在改革开放的三十多年中,我们莘庄的失地农民共同拥有集体土地在被地方政府征收征用过程中,存在着严重的违法行为。我们依法拥有的宅基地也被非法剥夺,宅基地使用权被侵占却没有获得任何补偿。我们几代人省吃俭用创建的美好家园,合法建筑及优良的居住条件,在地方政府的欺诈动迁下,大量缩水,导致居住面积、居住环境不是提高反而减少和恶化。这是我们想不到和不能接受的,也是违背中央表示的要让人民过好日子的宗旨。 失地农民为此上访十多年。他们在信中说,由于地方政府和莘庄工业区不愿纠正错误,化解矛盾反而激化矛盾,逼得失地农民依法向法院起诉。但将近二年,司法不作为,民告官难立案的现象在闵行区相当突出,严重影响闵行区的法治社会。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对此表示,中国各地民告官的案件很难,特别在征地案件,这主要是因为中国各地的司法部门全都控制在中共地方党委手中, “党对司法部门的控制表现在好几个方面,第一,案子受理和立案,判不判,都有政法委和党委来决定;再一个呢,司法部门的人事任命都掌控在共产党的手中,法院和法官的任命都有地方党委决定,法官不听党委的话就会遭到罢免。这样根本就没有独立的司法。” 四川成都的维权人士黄琦也认为,在中国大陆,司法不独立是民众和农民求告无门的主要原因, “这不仅仅表现在征地案件中,实际上,从全国各地的案件来看,只要涉及到民告官的案件,法院就会百般刁难,不予受理。” 上海闵行区莘庄失地农民在公开信中还说,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和权威,从今年5月开始,农民们不断到区人大请愿、送书和递交材料,反映莘庄工业区失地农民的遭遇和被剥夺公民诉权的事实,希望区人大介入调查,依法解决公民诉权被剥夺的严重问题。每个星期四上午,失地农民都会不约而同来到区人大常委会,要求人大常委会领导接待,倾听农民的呼声。 到2013年6月27日,失地农民已9次(周)预约区人大常委会领导接待,但始终不见领导踪影,没能见上一面。黄琦就此表示,由于中国地方人大代表的选举名单往往都是由上级领导指定的,很少有独立人士参选,所以人大代表往往是对上级领导负责,而不在意民众的呼声, “人大代表应该维护其选区民众的利益,听取他们的各种诉求。作为人大代表,应该责无旁贷地代表人民,可是实际情况却不是这样。” 闵行区莘庄失地农民在公开信中还说,区人大接待员沈先生出来解释::“区人大领导忙,不是你们要见就能见的。”农民们表示无法理解,并请沈先生转达给区人大常委会的相关问题。但至今农民们也没有得到正面回答或书面答复。 黄琦认为,中国大陆的地方政府漠视失地农民的利益最终会导致群体性事件的发生, “失地农民通过法律渠道追求社会公正的渠道被堵死,难道非要到官逼民反的地步吗?” 黄琦呼吁上海市政府对莘庄失地农民的案件展开调查,维护他们的土地权益。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