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历门

吴澧:学位何用

这也不能说,那也不能说,只有教育是软柿子,人人都能捏。你谈政治,新花社说你是“ 别有用心 的 一小撮 ”;你不谈政治,只是跟着大伙儿上街散散步,《人民日报》说你是“不明真相的群众”;你离政治躲得远远的,上网看看男女和谐生活图片,洗洗体味宣布“扫黄 …

阅读更多

BBC中文:谎帝已死,谎帝万岁

最近中国传媒广泛报道的”学历造假门”和”教授抄袭门”事件,仿佛一个水中倒影,映照出中国社会光怪陆离的景致。 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人,在抗毒性与忍受虚假上,恐怕也快炼成了举世独步的神功:奶粉掺假,婴儿结石,三聚氰胺三番两次卷土重来,地沟油,毒疫苗,毒大米….,一个推崇仁义礼智信几千年的民族,现在看着先贤的教导,不知作何感想?对于造假作伪,只有想不到,没有办不到。 与现实生活形成鲜明反差的,是宣传的歌舞升平:”明天又是好日子,赶上了盛世咱享太平。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 究竟是盛世还是衰世?究竟是一片和谐还是乱象频生?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看法。然而,诚信在中国社会成为稀缺品,我估计不会存在太多争议。 “学历造假门”和”教授抄袭门”,无非是给中国社会诚信的荒漠上又增添了几块砂石。我认为:中国社会诚信沦落到几千年谷底。传统社会虽然专制,但基本的伦理秩序没有崩溃,帝制时代的中国社会是有人负责的社会,皇权的血缘世袭迫使在位者想给儿孙留下稳定繁荣的社会,只要不昏庸暴虐透顶,大多还是要管一管”身后的洪水滔天”;而当代中国,由于教条失灵,缺乏信仰,权力更迭无法透明有序,官样文章与现实生活反差太大,伦理秩序和诚信都面临崩溃的边缘。 利益计算与考量 在这么一种诚信环境中,也许”学历造假门”和”教授抄袭门”的当事人还觉得无比委屈:我这点事也算事?! 教授也许在想:”论文抄袭?那叫引用。八九十年代还没有如此学术规范嘛!” 经理人在不平:”你们怪我,我怪谁?你们就拿柿子软的捏,有本事也把高官的假学历曝光一下。” 委屈是一方面,现实计算更是重要考量: 如果学术调查委员会能迅速成立,如果调查属实能把当事人解除大学教职,以致再从事学术和教学工作变得无比困难,甚至没有可能;如果不直接出面澄清,会导致出版社抵制出版其著作,报刊抵制发表其文章。 如果上市公司也会成立调查班子,如果调查属实会迅速做出处理;如果经过这种曝光,职业经理人在业内声名狼藉,不再有高管职位等待。 但是,在中国,这些如果都是如果,可能的机率很小。他们都已经心知肚明:连激发民变或处理民变不力被罢免的官员都异地复出,连检测毒奶不力的涉责官员都易职复出,那谁还会为一个职业经理人或大学教授的诚信问题成立调查委员会呢?那么为什么要轻易向舆论妥协,向大众道歉呢? 另一方面,媒体突然或逐渐的消声也是必然。因为,既然可以由着微博,网络,纸媒穷追猛打教授和经理人的诚信问题,谁知道这把火会不会烧向权势炙人的大人物呢? 网络的力量 网络使中国人的生活变得美好一点点。 从”学历造假门”和”教授抄袭门”事件中,我们也看到了现实乐观的一面。那就是网络使中国的真相一点点浮出水面。 我一直认为:没有真相,就没有诚信;没有真相,就没有自由。现在,中国网民通过网络论坛,博客,微博,新闻跟帖等多种手段,及时地把一些真相披露出来,起到了推动公民社会的作用,也起到了推动中国诚信的作用。 在披露真相的时候也会遇到困难:事不关己的心态,恐惧的心态,核实的困难,担心失实甚至”被跨省”,都阻碍着真相浮出水面。 但网络时代毕竟把所谓”打工皇帝”拉下了神坛,网民们戏称这些虚假作伪现象为”谎帝。” 西方有句话描写新旧国王交替:”国王已死,国王万岁”!或许套用来形容网络时代中国的真相,有那么几分神似:”谎帝已死,谎帝万岁”!一个诚信被质疑的人倒下了,又一个诚信有问题的人站起来了。 中国网民何时能够看到这样令人鼓舞的事实:谎帝已死,诚信万岁!? 本文不代表BBC 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联络/荐言 * 须填写项目 你的意见反馈: 你的联络资料: 姓名: 国家、城鎮: 电邮地址: * 电话: 你的信息: 你的信息 * 总字数不超过300字: 0 免责声明 我愿意让网络制作人员与我联络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