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信息员

All

Latest

北大学生中的信息员太多了

“本科学生里面也有信息员制度,凡是在老师同学中有不适当的言论,都要及时地上报。”(天涯社区) http://sinaurl.cn/h6McbO 【北大学生中的信息员太多了】 // @人大张鸣 :北大学生中的信息员太多了。 @BJ老韩头 :Z/北大教授夏业良遭举报 “反党反社会主义”-北大知名教授夏业良遭学生举报,说他在授课过程中有“反党反社会主义”言论。但学院领导表示不知情。与此同时,夏说,他的人身行动自 由最近受到了越来越多的限制。夏在接受采访时说,领导找他谈话,说有学生反映他“反党反社会主义”。...

读者来信:“高校信息员”制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读者来信: 高校的信息报送制度至少在北京奥运的时候就已经确立,也根本不是什么秘密。 学校在08年奥运阶段开始要求院系团总支报送信息至校团委,校团委汇总后再报送北京团市委。 09-10学年开始全面推行信息报送制度, 每班 设立 信息报送员 (具体一般由班级团支部宣传委员负责),班级向 院系团总支 上报,院系向 校团委 上报,(校园网上还建立了专门的信息报送平台,由校团委宣传部负责管理,各院系的信息报送员直接登录帐号上传信息即可)校团委向 北京团市委上报 。一级一级,有明确的制度,还有相应的考核制度,根据上报信息数量及质量计算积分并评奖公布等。 具体信息上报的内容包括: (一)青少年对中央、市委市政府重大决策的反应; (二)青少年对涉及青少年群体利益的改革措施和政策实施情况的反应; (三)青年动态和青少年关注的热点; (四)与青少年相关的值得重视的倾向性、苗头性问题等。 10年上半年,则进一步开始建立所谓信息直报制度,也就是说,对自己下一级团组织的信息都不满意了,直接让更下一级组织上报信息,具体见 这里 。校团委也如法炮制,建立了班级团支部直接向校团委上报信息的直报制度。北大的这次事情,估计就是忠诚的信息直报员同学的功劳。 事实上,这些东西在网上都可以找到,老大哥在看着我们,1984就在我们的身边。 《 北京共青团信息直报工作实施办法(试行) 》:   第一章 总 则   第一条 为加强北京共青团信息工作,提高基层团组织采集信息、整理信息、报送信息的能力,及时反映基层团组织的优秀工作经验,掌握基层青年动态,根据北京共青团信息工作推进的实际需要,团市委决定开展信息直报工作,特制定本办法。   第二条 信息直报是指基层团组织在原有信息层级化报送的基础上,直接向团市委报送信息。北京共青团信息直报工作主要依托北京共青团信息直报点开展。   第二章 信息直报点的注册   第三条 信息直报点从区县局级单位以下基层团组织及新经济组织、新社会组织团组织中产生。   第四条 信息直报点应是在本系统、本领域具有代表性的、工作开展有特色的、有信息工作基础的基层团组织。   第五条 信息直报点申报采取基层团组织自荐和上级团组织推荐相结合的方式进行,每年一次。团市委信息中心参考区县局级单位团委和各战线部门意见,综合上年信息工作情况进行注册。注册后的信息直报点名单在北京共青团网站上公布。   第六条 信息直报点有效期一年,第二年重新开展申报、注册工作。   第七条 未列入信息直报点的各类团组织开展有特色、持续时间较长的专项活动,经申请和上级主管团委批准,可注册临时信息直报点。临时信息直报点管理参照本办法。   第三章 信息直报要求   第八条 信息直报点应按照《 编发工作实施意见》和《北京共青团网站信息类栏目采编实施意见》中相关栏目要求,梳理工作要点,及时报送本单位团组织开展的各类工作信息,总结本单位团组织的创新举措和经验成果。直报信息时效性不晚于48小时。   第九条 信息直报点应收集、整理和报送本单位、本领域、本区域与共青团工作、青少年群体相关的信息。具体包括(一)青少年对中央、市委市政府重大决策的反应; (二)青少年对涉及青少年群体利益的改革措施和政策实施情况的反应;(三)青年动态和青少年关注的热点;(四)与青少年相关的值得重视的倾向性、苗头性问 题等。   第十条 信息直报点应结合本单位实际情况,对所报送信息、动态开展分析研究。   第十一条 信息直报点报送信息经《北京团讯》编辑部审核后,根据内容和时效,选登至北京共青团网站"信息直报点"栏目,优秀信息选编至《北京团讯》"基层信息"栏 目,重要的建设类、研究类信息推荐到《北京青年工作研究》,重要的青年动态信息直接报书记会。其中,信息直报点每月被北京共青团"信息直报点"栏目刊登的 信息不低于3条,其中反映青年动态的信息不低于1条。   第四章 信息直报方式   第十二条 北京共青团信息直报工作采取"双报"的方式。信息直报点在原有向上级团组织报送信息的基础上,同时直接向团市委信息中心报送。信息直报通过网站报送后台及邮件( [email protected] )完成。   第十三条 遇到突发事件或重大情况,信息直报点应第一时间与团市委信息中心联系,报送一手资讯,并及时续报事件的进展情况。   第五章 信息直报管理、培训和表彰   第十四条 按照《北京共青团信息工作队伍建设与管理办法》,信息直报点应由本单位团的负责人担任信息工作负责人,并有专人担任信息员。信息工作负责人应保证信息直报工作顺畅运行,并进行管理。信息员在信息工作负责人的指导下开展具体工作。   第十五条 北京共青团信息直报点总数控制在40个之内,实行有进有出的动态管理。直报点每年重新注册登记,优秀基层单位在自愿和上级团委推荐的情况下进行增补,未完成信息直报要求和信息直报情况开展较差的直报点予以调换。   第十六条 信息直报点报送信息获得积分计入其区县局级主管团组织积分,具体参见《北京共青团信息排行榜积分管理办法》。信息直报点每月直报情况在《北京共青团信息报送情况统计》中进行说明。   第十七条 北京共青团信息直报工作按照《北京共青团信息工作队伍建设与管理办法》开展培训与表彰。团市委信息中心每年组织召开两次信息直报点工作会,总结交流经验, 部署安排工作,开展业务培训。在全年信息工作表彰中对不少于5家信息直报点和5名直报点信息工作负责人、直报点信息员进行表彰。   第六章 附则   第十八条 本办法由团市委信息中心负责解释。   第十九条 本办法自印发之日起施行。     团市委办公室、信息中心   2010年3月21日 推荐阅读 :《南方周末》 2010-02-09文章《 永别了,史塔西!——参访前东德秘密警察总部 》,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张哲 实习生 胡洋   发自德国柏林: "在民主德国的生活中,没有一块空间是史塔西所不能间接、或者在'政治操作下的合作'形式中直接参与。"在柏林墙倒塌前的约30年里,东德平均每天有8人以"破坏国家安全"的罪名被逮捕。 自1992年1月起,普通德国民众便可查询自己的秘密警察档案。然而超过600万次申请,带来了一场残酷的政治洗礼。线人们不断被曝光,并遭到无情谴责,但东德人也一次次陷入道德困境:对特定环境下的选择,人们有权批判吗? 2010年1月15日,柏林的高尔基剧院——前东德的国家剧院——举行了一场独特的纪念活动。 20年前的1月15日,示威者从各个入口涌入东德国家安全部大院。柏林墙的倒塌激起了人们的巨大勇气,他们高喊着"史塔西滚蛋",砸烂了很多负责国内监视与窃听的设备,并且把大批文件和档案奋力从窗户抛到大街上。 成立于1950年2月的东德国家安全部,德文简写为"Stasi",也就是大名鼎鼎的情报和秘密警察机构"史塔西"。 德国联邦国家安全档案委员会的负责人比耶特勒女士说,1990年1月15日是东德向民主社会转变的和平革命的最重要的日子之一。 然而,史塔西崩塌后的20年中,人们又是如何向这段冻结的历史说再见的? 档案馆向公众开放的秘密档案,令空气里充满了让人不信任的成分。 图/CFP "党的剑与盾" 东柏林的亚历山大广场已变成时髦又乱哄哄的商业中心,但由此向东,鲁斯彻斯街(Ruschestr.)103号,是一组庞大的灰色建筑群。49栋大楼,形成规则的封闭状矩形如围墙高砌,没有明显的门牌标识,1号楼在最里面。 二十多年前,这里是东德国家安全部总部,如今,这里是"史塔西"博物馆。 从大厅进入一层陈列室,有一座名为"党的剑与盾"的雕塑,这是东德成立20周年时,"苏联同志"赠予史塔西的礼物。而"党的剑与盾"正是史塔西的座右铭。 博物馆的宣传册写道:史塔西是"积极支持、实施党的决定"的工具,集秘密警察、情报机关和侦探组织,甚至犯罪起诉和审判准备功能于一身。"由于党想 让其决定被广泛接受,但同时又不相信人民,所以在民主德国的生活中,没有一块空间是史塔西所不能间接、或者在'政治操作下的合作'形式中直接参与。" 来自德国汉堡市的公务员Philips Rausch一面缠好围巾、裹紧身上的大衣,一面对南方周末记者说:"这里(东柏林)让人感觉真冷,整片建筑都是集权主义风格的,人很容易就被忽略掉…… 让人丝毫也不觉得温暖,加上展示品,让我似乎感到有冷风从背后吹过来,这真不是一种愉快的感觉。" 但Rausch同时觉得,博物馆给了人们一种生动的体验,"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真正领悟到一些东西,我们绝不能重复这段历史"。 "我们无处不在" 博物馆的导游 Robin Wiliams告诉本报记者,每年大约有8万名游客来这里参观,其中六成左右是德国本地人。 史塔西博物馆一层主要展示用于监视和窃听的物品与技术,包括隐藏窃听器和照相机、监视电线线路、便于夜间拍摄的隐藏式红外线设备和隐藏武器的容器(如装有来福枪的手提箱)等等。 陈列品上方,史塔西的标语是"WIR SIND UBERAL"(我们无处不在)。 尽管史塔西的建立是师从苏联情报机构克格勃,但它也继承了纳粹时期盖世太保的经验和工作态度,以缜密和严谨作风,将监视监听工作"科学化"到极致。 各种技术和设备,其想象力令人叹为观止。从纽扣、水壶,到木棍、垃圾桶,甚至钢笔,监听监视设备无孔不入。 几名老人在参观这些展品时愤然抱怨:"太过分了!真是难以相信!"他们是东德的居民。 秘密警察监控的范围不单单是"敌对势力"的政治活动,从男女间的调情,到每星期倒几次垃圾,在超市买了何种口味的香肠都被记录在案。 当然,史塔西的工作不仅仅依赖技术,更依靠人。1959年该组织约有全职员工1.3万人,1974年有5.6万人,到1989年解散之前达到9.1万人。这意味着东德大约每160人中就有一名全职的史塔西。 此外,史塔西拥有庞大的线人(告密者)网络——它在各行各业的非正式雇员达17.4万名。这些线人被史塔西称为"与阶级敌人秘密活动作战的最重要因素","所开展之全部政治工作的绝对核心"和"同敌人作战时的主要武器"。 约翰·科勒(John O. Koehler)在其著作《史塔西:东德秘密警察秘史》中认为,为史塔西工作的总人数可能接近50万。 至1989年,东德有约600万人被建立过秘密档案,超过东德总人口的1/3。如同小说《1984》的情境:那张留着黑胡子的脸从每一个关键地方向下凝视……老大哥在看着你。 瑞士教师Manuela和本报记者交谈了很久,但最后拒绝透露自己的姓,也不愿留下联系方式。"非常抱歉,我通常不是这样的人。"她说,"但今天在这里不知道是怎么了,似乎空气里都充满了让人不信任的成分,我不得不谨慎一些。" "从来都热爱人民" 博物馆第二层是最后一任部长埃利希·米尔克的办公室。至1989年11月,米尔克执掌史塔西长达32年,被授予大将军衔,位列东德统一社会党政治局。他自认为是斯大林主义者,宣称:"不是朋友的人都是反对我们的;反对我们的人就是敌人;敌人将会被消灭!" 在柏林墙倒塌前的约30年里,东德平均每天有8人以"破坏国家安全"的罪名被逮捕;而为了维持这个庞大的情报机构运转,史塔西也向西德"出售"政治犯。数十年间,被赎走的犯人约3.3万名,为东德换回近340亿西德马克。 同时,史塔西在内部文件中要求,"通过心理恐吓,对消极对立人士实施多种方式,逐渐动摇和改变他们的想法"。对人权活动家帕皮斯,史塔西派遣一位美 男子与他的妻子建立"亲密关系";而对于拒绝与当局合作的宗教人士艾格特,史塔西写匿名信散布谣言说他鸡奸男童,甚至授意医生开一种抑制精神的药,欺骗艾 格特服用。 权力统治着生活的方方面面。政府官员决定什么事是允许的,什么是被禁止的,并且他们的强制意愿被党部、工会、国家机器、司法和教育系统执行。 史塔西部长米尔克是足球迷,他曾亲自下令组建柏林迪那摩俱乐部。该俱乐部连续10次夺取东德联赛冠军,连续36轮联赛不败。办法也很简单,联赛裁判 通常会被史塔西带到监狱的会客室谈话。一位当事人回忆说:"他们告诉我,比赛时要做出'正确'的决定……否则下半辈子就和监狱结缘吧。" 英国游客Annemarie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我不明白,一个国家的政府和成年人怎么能用自己的智力和精力来做这样的事?……可以说有些孩子 气。"柏林墙倒塌后,"清算"已不可避免。1989年11月13日的人民议会上,米尔克转而公开声称自己"从来都是热爱人民的",台下嘲笑声四起。很快, 他被逮捕、审判,最终在1995年才获得释放。2000年5月,曾经风光无限的米尔克在养老院死去。 当然,柏林迪那摩俱乐部也随着米尔克的倒台迅速崩溃。1989年的德国杯是他们最后的荣耀。 "我出卖了你,你出卖了我" 德国联邦国家安全档案委员会(BStU)收存的史塔西档案,书写材料112公里,转作胶片的材料47公里,图片、幻灯片140万张,影像资料16.9万份,碎片材料1.55万袋。 那些碎片是史塔西人员在1989年末,眼看东德政权崩塌而试图销毁的材料。当时由于文件实在太多,办公室的碎纸机全部不堪重负而损毁。在这些碎片被彻底销毁之前,它们被市民委员会幸运地抢下。 1991年12月,德国议会通过了前东德安全部档案法,规范了对前东德国安部档案的收集、整理、利用、处罚等方面。1992年1月起,普通德国民众 便可以到BStU申请查询自己的档案。截至2008年,统计数字记录了超过600万次的各种个人申请、研究或媒体申请以及诉讼和犯罪调查等等申请。 然而事实证明,这是一场残酷的政治洗礼。人们发现,告密者不仅仅是史塔西的秘密警察本身,自己的好友、邻居、亲戚,甚至社会上德高望重的政治家、大学教授、宗教人士,都赫然在列。 1987年的记录显示,当时东德作协的19位最高委员中,竟有多达12人是史塔西的线人。 这也是小说《1984》预言的结局:出于对"老大哥"的恐惧,主人公温斯顿和恋人分别背叛了对方。"在遮荫的栗树下,我出卖了你,你出卖了我。" 人们在震惊之余,猜疑、失望、仇恨、幻灭等等情绪蔓延开来,反目、抑郁、出走、离婚和自杀纷纷出现。线人们不断被曝光,并遭到无情的打击与谴责,但其他公众也一次次的一起陷入道德困境:对特定环境下的选择,人们有权批判吗? 博物馆的导游Wiliams说,他有的朋友知道一定有自己的秘密档案,却选择不去查看。"他们选择宁肯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也不想影响自己当下的生活。" "我知道很多人对于这段历史的过去仍然感到非常困难,20年来,他们仍然难以原谅曾经在史塔西工作或者卷入进史塔西的人……受害者仍然会感到紧张和 恐惧。"Wiliams说,"有些人会对过去做的事感到抱歉,但也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他们在那样特定的时间做那样的事是正确的。" 2009年1月15日,德国总理默克尔来到BStU"档案馆"。这位出生于东德的总理说,秘密警察档案的公开,是增进人的和解,而绝对不是带来更多的误解和仇恨。 但诺贝尔奖获得者芭芭拉·米勒坚持称:"如果没有大多数东德人的沉默作为配合,这一体系断然不会如此有效运转……作为机会主义的盲从者,个人之所以 与集体保持一致,是因为他们在这种物质安全、社会安定的平庸图景中安于浑浑噩噩,其中之个人,则坚定不疑地服从于那种对简单及相对和谐之生活的欲望。" 电影《窃听风暴》中,知识分子的挣扎和对自由的向往打动了史塔西特工维斯莱尔,他最终背叛了自己的体制,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但现实中,扮演维斯莱尔的演员乌尔里希·穆埃的妻子,曾经就是史塔西的告密者。"这不是别人的生活,就是我自己的生活。"穆埃说。 史塔西博物馆的馆长甚至拒绝了导演杜能斯马克拍摄的请求。这位馆长说,因为剧本根本不符合事实——在史塔西几十年的历史中,像维斯莱尔那样"良心发现"的秘密警察,"对不起,一个都没有"。 感谢哥德学院(中国)提供相关帮助 欢迎订阅《政府丑闻》博客! : http://feeds.feedburner.com/GoveCN 上传泄密文件: https://uploadleakfile.appspot.com/ Paypal捐赠: [email protected] 广而告之: YesVPN,美国VPN服务包月仅10元! http://bit.ly/YesVPN 威众安全路由器,硬件翻墙解决方案! http://bit.ly/9T4yAg

北大设立了历史上都少有的脸部表情罪

北京大学气氛突变,从今天下午开始,获奖当天凡是出外聚餐(庆祝)的一律宣布取消奖学金评定资格,并在综合素质测评上实行扣分,有可能让他们不及格。 更有甚者,北京两位刚刚被谈话的学生向记者透露,他们两个班级,所有在诺贝 XX 平奖 公布当天“脸上显出开心”的同学都被一一找去问话,这两位同学表示,他们两个班已经有七位同学被约谈,原因就是他们当天“异乎寻常的开心”。 记者以为电话不清楚,再三询问,都被这两位同学反复证实,北京大学的秋后算账开始了,而这次秋后所算的那笔帐竟然是历史上都少有的——脸部表情罪。这个“脸罪”最早出现在奥威尔的《 1984 》里,独裁统治者以民众脸上的“表情”来定他们的罪。 其中一位北京大学的学生带着哭腔对记者说,最让他们感到恐怖不是被问话,而是他们不知道,自己当天的脸部表情怎么会被学校当局知道了,同学中到底被安插 了多少“学生信息员”?他们靠出卖同学换取了靠学习与正常竞争而得不到的好处,北京大学培养出这样的优等生?     据记者稍后了解到,北京大学开始“学生信息员”,也就是学生中潜伏的“卧底”开始于现任周校长,此人大概把吉林大学“学生信息员”制度引进到了 北大 。据 说,他调任 北大 校长,就是因为成功把间谍特务机制引进到青年学生中,对中共稳定来说,他的发明,无异于学术界的 诺X尔 奖。 北京大学学生说,情况可能进一步恶化,明天还会有更多学生被找去谈话。他们现在不但不能乱说乱动,不能随便吃饭聚会,甚至连脸部表情,都得严格控制起 来。 转自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Joke/31772399.html MSN空间完美搬家到新浪博客!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