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

中国江苏网 | 扬州文艺界人士举办座谈会谈江泽民词作

磅礴词句赞英雄 市文物局调研员、扬州博物馆馆长 顾风 现代人所谓的“诗”、“词”是古时人们的歌曲,每一种词牌都代表一支曲子,其词作形式、内容与音律需完美结合。 如今,词已发展成为一种纯文学形式。词韵虽较之诗韵更宽,但仍有约束,且当今的词韵与古代的词韵亦有差异。作词中,长调创作体式较难,选用《满江红》词牌则难上加难,因为以《满江红》为词牌的传世作品较少,江泽民同志的《满江红·江上青百年诞辰祭》,既是93个字的长调体式,又以仄声韵为词韵,显得非常有力。...

阅读更多

李鹏之女提议建“道德档案”,法律学者反驳

政协委员、前中国国家总理李鹏之女李小琳在今年两会上提出“应该给每个公民建立一份道德档案,以此约束大家”,法律学者认为,恰恰相反,公民该对官员进行道德评判。 据凤凰网报道,中国政协委员李小琳提议给每位公民建立一份道德档案,以此来约束大家,这样可以达到让每个人“知耻”。 有网友质疑,道德档案谁来执行,用什么样的标准去评判?一个国家需要用强制的方法强化道德时,就会侵犯到公民的自由和隐私。也有网友认为与其提议建道德档案,不如完善中国法制。 李小琳是前中国国家总理李鹏之女、现任中国电力国际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1986年,年仅23岁的李小琳就任职能源部国际司经贸处副处长。李小琳与其兄长、前华能电力经理李小鹏,被称为掌管中国电力命脉的人。 “公众应该对公权力人员进行道德评判” 中国知名维权律师江天勇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透过李小琳的提案,应该反思公权力的边界:”公权力能做的事就是健全法制,并且针对行为立法,关键是立法之后能够执行,尤其是公权力能在立法的框架内得到约束,得到真正的限制,而不是强调公民道德,尤其是公民权利有太多的限制。” 江天勇指在当前的中国,公权力人员道德沦丧,包括李鹏家族,如果以公众道德标尺来要求,他们更应该反思自己。他认为就李小琳的提议延伸,真正应该建立道德档案的是官员:”官员想要给民众建立道德档案很荒谬,如果真从道德方面要求的话,应该对政府公务人员、公权力人员从道德层面来要求,我们看到在真正的法制国家,对普通民众只要不违法就不会有追究,而对公职人员,无论是媒体还是公众,都可以紧盯。而不是他们的眼睛只盯着民众,又是实名制,又是道德档案,他们不知道想把民众束缚到什么地步。” 两会代表”惊人”提案 德国之声在早前采访中国知名律师刘晓原时,他认为中国两会代表不是由直选产生,很多代表对和公众利益相关的议题并不熟悉,所以在每年的两会上都很多雷人提案产生。除李小琳提出建立”公民道德档案”引网友吁声一片外,德国之声盘点了其他”惊人”提案。 从未投过反对票,55年连任11届全国人大代表申纪兰提案是:”文化改革也要政治挂帅。” 政协委员倪萍早前在记者采访时,表示已经够有名了,不再接受采访,昨日她否认自已”当哑巴”的消息,公开自己的提案之一是”儿童不能留守”,解决方案”父母双方必须要有一个人留下来!”对此,中国媒体人北风评语为:能长发谁愿做秃子,脑残提案。 政协委员左宗申建议在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天气预报节目中,增加钓鱼岛。另一位政协委员、中国气象局局长郑国光表示赞同。 江苏籍全国政协委员、企业家陈光标建议”在人民币和商品上印孔子、老子的名言,印上中华民族的文化精髓。” 作者:吴雨 责编:李鱼 德国之声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乌坎村民首位民选村长 学者指乌坎只是特例(组图)

受到海内外关注的广东乌坎村村委会选举投票结果,星期六晚揭晓,林祖銮以逾九成支持票当选村委会主任,杨色茂当选副主任。多位村民告诉本台,他们非常兴奋,希望新一届村委会追回失地,维护村民的权益。学者认为,乌坎村的选举只是特例,未来村级民主选举走向,要看中国高层的决定。 Photo: RFA 图片:3月3日,乌坎村举行一人一票的民主选举。(新浪微博) 陆丰市乌坎村星期六举行六十多年来的第一次真正由村民一人一票选举的村委会,选举的七名村委成员包括一名主任,两名副主任,选民投票踊跃,上午九点开始,至下午三点结束。据统计,该村登记选民共有8363人,投票率达81.45%。乌坎村民张先生星期天告诉本台,许多外出打工的村民纷纷回来投票:“昨天人就多,昨天从深圳、广州、中山等,哪里都有回来投票的”。 图片:林祖銮以逾九成支持票当选村委会主任,大批记者采访。(新浪微博) 其中,林祖銮以6205票当选村委主任(村长),杨色茂获3609张选票,当选副主任,其它人得票均未过半,星期天进行第二轮投票,结果于当晚公布。而“乌坎村英雄”薛锦波的女儿薛健婉因受到多种压力,在公布获两千选票后,宣布退选。本台多次致电她,但显示关机。  张先生对记者说,村民对这次民主选举非常高兴,也希望新的村委会能够为村民维权:“很成功,大家很高兴,他(林祖銮)说,村民的高兴就是他的高兴,我们乌坎村民的诉求,从2009年开始上访也是反映诉求,反映的情况就是村委会数十年来,村民没有选举,还有土地问题、财务问题。现在还给我们选举权利,我们很高兴,接下来村委会成立后,希望能(向政府提出)把土地还给我们村民”。 林祖銮当选村委会主任后对媒体表示,将加倍为村民服务,未来将集中力量解决土地问题。张先生说,村民的具体要求包括:“要回我们的土地,把以前的荒地收回来以后,再修水利,保存农田,在我们乌坎的斧头山发展成旅游区,令乌坎村民的生活基本得到保障”。 村民林女士说:“希望他(村委会)把土地收回来”。   也有村民称,如果新一届村委会不能实现追讨土地的承诺,将会再度抗争。村民庄先生说:“他当时说得那么好,村民刚闹的时候说的,每一个人要48万(土地补偿),现在又不太可能,现在一半了,说24万,我们乌坎有一万多村民,可能有三千多亩给政府卖掉,现在(说)可能没有那么多,有两千多亩(卖出去了)”。 记者:你们希望新的村委会能够表达你们村民的意愿,是吗? 村民:当然啦,要有民意, 说道做到最好,不算,肯定不满意。如果做得不好,真的不好的时候,可以(罢免)。 该村的选举受到广泛关注,数十家境内外媒体在投票当天,聚集在乌坎村,甚至有福建访民到该村求助媒体关注。路透社报道说,美国政府的一名观察员到乌坎村观察选举,但他在当地的行动受到警方的密切观察。据香港《明报》报道,美国驻广州领事馆主管人权事务的副领事包德宝(Paul Baldwin)也到现场,希望进入观选,但一度遭工作人员拒绝,最后经过交涉,才获准进入,不过由于大批传媒追访,他在场内仅逗留约10分钟即离开。美国领事馆稍后向记者表示,他们一直在监察中国的人权情况,并向国务院提交报告,这次亦是观察乌坎的进展。 乌坎村的选举被誉为中国村一级“民主大跃进”,研究中国农民问题的北京学者胡星斗表示,乌坎村的民主选举只是特例:“目前乌坎的选举是一个特例,但是未来中国领导人确实下决心推进民主,那么乌坎就有可能成为一个样板,由此推动中国农村的村级民主走向更规范。农村的治理状况有可能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农村的选举有可能变成真正的民主选举,所以乌坎代表了未来中国农村的发展方向,但是还取决于未来领导人是否愿意推行‘乌坎模式’”。 被问及中国实行真正的村级民主选举还需多久。他说,只要领导人愿意去做:“在不远的将来就可以实现真正的村级民主,因为,农村的民主已经搞了很多年, 也有相关的法律规定,而且村级民主在中央高层早就达成共识,只不过由于种种原因,过去搞得四不像,很多地方由家族势力,黑势力等等所操控。现在只不过是把村级民主,做得更加规范,来缓解农村的矛盾,缓解官民之间的矛盾,所以村级民主确实是当务之急”。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两名美籍华裔学者评中国网民的“占领奥巴马”现象

据报道,数以百计的中国人登录美国总统奥巴马为竞选连任造势而设置的谷歌网页,并在该网页用中英文发表各种评论。两位美籍华裔学者表示,网民有权在奥巴马的网页上发表意见,只要他们遵循互联网的礼仪、不触犯法律。 美联社报道说,被一些人称为“占领奥巴马”的现象始于上星期初。报道说,中国的网友们近来发现“谷歌+”很容易登录,并发现奥巴马总统的网页。美联社说,“占领奥巴马”这个用语是受 “占领华尔街”一语的启发而产生的。 中国网民在奥巴马的网页上发表的意见可谓五花八门,其中有要求释放刘晓波、陈光诚的呼吁以及“总统先生,我们要美国式自由”这样的诉求,也有询问有关绿卡问题的,有网友甚至让奥巴马给他们寄去绿卡。 美国亚太法学研究所执行长孙远钊教授表示,中国网民在奥巴马总统谷歌网页上发表意见看来出于自发,只要他们不触犯法律,发表意见是他们正常的权利: “这个多半是网民自发性的,让他们冒冒尖、出出气,这是很正常的现象,不值得大惊小怪。但如果说他们真的是使用所谓黑客的手段去阻断别人的网络的话,那这是涉及到触犯法律的问题,那就是另外一回事请。如果只是纯粹在网络上发表言论的话,那倒是无可厚非,笑笑就算了。倒是我觉得对于中国的网民来讲是一个很好的经验,就是让他们有机会表达自己的心声,不管他的心声在某些人的眼里是多么的无理、多么取闹,但这至少是表达他的心声。” 孙教授认为网民应当遵守互联网礼仪。他还说,网民发表的意见如果有见地,就应该加以讨论: “有所谓的网络礼仪,就是不能说因为是匿名式的关系,你就可以在这里随便乱骂人,侮辱谩骂是不能接受的。有些看起来是比较荒谬、荒诞不羁的话就一笑置之可也,不必太过认真。但有些如果真的是有见地的想法倒是可以拿出来值得以讨论的。” 美国俄克拉荷马中部大学西太平洋研究所所长李小兵教授说,奥巴马总统在谷歌的网页专为竞选连任而设,中国网民有关绿卡的询问和要求看来不会得到答复: “我想这主要是对他的竞选进行进一步的宣传。对一些个人的要求,我想奥巴马政府这个网站不管是中文还是英文,不会随便给你答复。” 李教授说,中国政府对于“占领奥巴马”现象的反应可能是复杂的:对于有些事不关己的言论将会采取宽松容忍态度,但不会放过触犯了它所谓底线的言论;另外,中国政府也许会指使“御用网民”发表对它有利的言论: “这一个现象的出现,我想中国政府像您刚才提到的对境外的评论可能采取一些宽松、旁观甚至容忍的一些政策。内紧外松,对美国政府的一些评论可能中国政府还比较宽容,但是对中国政府甚至对中国事件可能就控制比较紧,所谓的家丑不可外扬,这个是他们最反感的一个事情。如果对中国政府有好处,用民间的声音反映出中国对美国的不满、对美国对华政策的一些反对意见,中国政府可能还有御用网民,他们可以利用这个途径从民间反映这个情况。它自己的网站也好专家也好数量已相当惊人,所以他们可能反而还会利用这个渠道,利用民间途径做一些相应的反应。” 法新社援引一名中国网友的话说:“我们痛恨防火墙,我们把‘占领奥巴马’当作一种表演艺术。”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