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教会

自由亚洲 | 中国近期加强了对家庭教会的打压

本星期天,有25名北京守望教会成员在公开场所敬拜时被警方带走。另外,湖北十堰市一家家庭教会的22名成员也在本星期天被当地政府抓捕。 美国对华援助协会的傅希秋牧师向本台记者介绍说,北京守望教会本星期天在中关村一处广场举行户外敬拜时,有25名基督徒被警方抓走。 “一共有二十五个人被抓,他们被分到了不同的派出所。开始的时候先抓到海淀区的一个地方,然后就被他们所在各地的派出所抓走。到北京时间二十二号礼拜天的下午六点钟的时候已经有十八个人获得释放,还有七个人没有被释放。” 傅希秋牧师介绍说,由于中国官方禁止守望教会成员举行任何形式的室内聚会,自4月10号以来,守望教会成员连续7个星期天在户外举行敬拜活动,但持续遭到警方骚扰。 “原来从四月十号他们开始第一次户外崇拜,主要是因为政府不让他们继续租用室内聚会的场所,一年多以来又拒绝把他们已经花了两千七百万人民币购买的一个一层的大厦,也拒绝给他们钥匙。(虽然)他们已经付了所有的款项,但是(政府)一直拒绝给他们钥匙。他们没有别的任何办法举行室内的聚会,只能到室外聚会。” 浙江独立媒体分析人士昝爱宗是一名基督徒,他认为,宗教信仰自由是宪法赋予公民的一项基本权利,北京警方抓捕“守望教会”成员的行为是违反宪法的。 “我认为基督教信仰是中国宪法上赋予公民的一种自由。无论官方的、家庭的、地方的(教会)都是自由的敬拜,不应该限制。北京的情况可能是当局对家庭教会比较敏感,对守望教会的压制一直在持续,说明他们没有尊重宪法赋予公民的自由。北京官方的三自爱国教会应该是(受)保护的、不受压制的,但是这里面有个问题就是同样都是信仰基督、信仰耶稣,为什么允许三自会的人自由敬拜,而不允许家庭教会的敬拜?难道三自会在盖有官方允许的教堂就是合法的?守望教会没有官方批准的教堂难道就是不合法的吗?从宪法上规定,无论任何人都可以自由敬拜的,呼吁北京当局不要在难为这些基督徒了。” 另据对华援助协会消息,本星期天下午1点钟,湖北十堰市郧西县店子镇政府工作人员冲入当地一处家庭教会聚会点,抓捕了22名基督徒,并对其中一人进行殴打。知情者刘先生透露说: “大约有四十多个乡政府、派出所和乡政府所有单位的人都一起出动了。有一个叫王祥贵的人把当时的情况拍下来。派出所的人就抢他的手机。他不给,派出所的人就打他。” 刘先生表示,截至星期天晚11点,已有2名年纪较大的基督徒被释放,其余20人仍被关在十堰市店子镇的一处民房里,接受审讯,其中一个名叫吴在树的基督徒一直带着手铐。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坪的报道。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阅读更多

西西河:关于守望教会的内幕消息

补充点内幕消息 关于那个守望教会的。一个女同事就是那的教众,老公就是那的专职牧师,所以早就被TG严格监控,从上周六晚直到上周日晚一直被警察堵门口不许出门。 该女同事夫妇是加拿大海归,在加拿大接触到的基督教,估计回国就加入守望,其夫现在已经是专职高层了,从教会里头领工资,如果以一个公司的组织结构来看的话。该女为人还行,我刚好属于对基督教有一定了解的,所以平时也能谈谈这方面的内容。当然我是从来没有暴露过我内心深处对基督教的真实想法,所以还没有翻脸过,嘿嘿 基本上NYTIMES上面的那篇文章对守望的介绍属实,守望也有个网站,国外的网友应该可以轻松登录,国内估计要翻墙,如果我翻墙上西西河。 试图解答几个基本问题。第一,他们那个教会应该是属于新教,不属于天主教,所以不存在是否接受梵蒂冈领导的问题。当然他们跟梵蒂冈也有一定的接触,前阵子教中有个牧师想出国参加一个什么国际交流,在首都机场直接被TG警察带回家控制了几天,没去成。 第二,他们的资金来源。他们是要交十一税的,就是自愿的把自己的收入的十分之一捐给教会。他们的教徒以白领高校教师之类的社会中高层收入为主,也有富翁,比如有个教徒身家几亿,开个VOLVO XC90,当然人开那个车是属于低调,所以他们筹集几千万是很轻松的。 第三,买房的事确有其事,基本上就是交了定金签了合同,TG给卖方压力,不许成交。卖方愿意陪违约金,但是他们坚持要房,现在僵持着。 第四,关于国际反华势力的支持。他们一直坚持他们是纯粹的教会,不参合政治。不过不同的政治派别喜欢来参合他们,从09奥黑访华就有美帝某基金会来了两人想跟他们接触,问他们想不想见奥黑或者美帝高层官员喊冤之类的,被他们拒绝了。后来的茉莉花也有人试图联系他们,类似的情况。基本上我个人是相信这种情况的,而且我跟我同事说这是他们聪明的地方,要不然TG早就直接灭了他们了。 第五,基本上,他们跟TG的最大分歧是,他们想自己注册成合法教会,TG不接受。TG要他们加入TG认证的官方教会,他们不接受。然后TG就一直用种种手段,不断挤压他们的活动空间,比如不让买房,压租他们活动场所的房东不许再租之类的,这回的事件只是一个爆发,而且不是第一次了。奥黑来之前的09年11月,他们也是没找到场所,在海淀公园纠集了小千号人,一样被抓了好几百个进局子。 第六,当然,总体上我个人是站在TG一边,屁股所在,我还想在中国长期混下去呢,当然不能让这帮宵小坏了幸福前景。何况虽然我相信他们主观上,或者大部分教众的主观意图里头没有参合政治的意思,当时单凭防微杜渐四个字,我是TG统治者,我也得控制他们。 第七,从具体处理方式来看,TG是有很大的改善空间的。TG现在基本用种种入流不入流的手法限制他们,比如叫上几个警察便衣堵人家门口不让外出。虽然我是法盲,但是我也知道这个绝对违宪,无缘无故限制公民人身自由。所以他们只要一出来哭悲情,博取同情分那是大大的。TG的地方,就算是帝都,执政手段也是有待提高。从我个人的建议,要么TG就直接独裁,就是暴力镇压,敢参加的就是抓起来判刑,自然刚顶风的人就少了,国际舆论啥的当他们放P。要么就是装民主,平时不限制,往里头派潜伏掺沙子,什么时候逮到证据了雷霆手段一举歼灭,而且要公平公众公开,只要能合理说明他们对TG政权,对社会稳定的威胁,何愁老百姓不支持,毕竟只是一帮小资白领们的阳春白雪的活动,放在13亿的大背景下啥也不是,问题是TG只怕早就没有这个自信了,所以现在超过军费的维稳费就是这么被浪费在这帮跳蚤身上的。嘿嘿,想起当年TG讽刺凯申独裁无胆,民主无量,真是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第八,这种现象的根源,自然是TG治下道德沦丧,社会信仰缺失,TG自身公信力丧失。在京沪这些一线城市里头的白领及以上阶层,基本都是右愤,地下教会大行其道也就不足为奇了,这一类人群可能不一定个个亲自参加,但是基本都对他们抱同情态度。何况基督教是舶来品,经过伟大的改开三十多年的媚外教育,小资们个个都是外来和尚才会念经,吸引力倍增。真要追究的话,板子只怕要一直往上打到某设计师屁股上,河里讨论很多,不废话了。解决之道,个人认为目前也就是TG的在发展中解决问题,只要能一直有惊无险的再发展个一二十年,TG实力增强了,自然民族自尊心,凝聚力啥的都上来了,一切妖魔鬼外自然不足为惧。 相关日志 暂无相关日志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米兔在中国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