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元鼎

自由亚洲 | 上海十访民进京上访遭拘留 “安元鼎”改名“中京”重操旧业(图)

因设黑监狱关押访民而被关闭的北京“安元鼎”保安公司改名为“中京”保安公司正在紧锣密鼓招聘新人。熟悉内情的刘先生对本台说,该公司有公安背景,招募者自称公司前身是“安元鼎”。该公司员工对记者说,今年刚成立,但被追问前身是否“安元鼎”时,却吞吞吐吐。此外,“十一”进京的大批上海访民,约十人被拘留。 臭名昭著的北京“安元鼎”保安公司早已被当局关闭,去年9月,安元鼎董事长张军和总经理张杰被刑拘,公安以涉嫌“非法拘禁和非法经营”两项罪名,立案侦查。一年多来,不见处理结果。与该公司员工有联系的刘先生星期三告诉本台:“安元鼎”公司原址小红门88号又开了“中京”保安公司,业务包括遣送访民:“北京‘安源鼎’保安公司现在又改名了,叫中京保安公司。中国的中,北京的京,是北京市公安局跟甘肃兰州市警察学校合伙开的。保安公司现在的头是甘肃省公安厅的一个副厅长在这里挂职,叫黄宇明(音)”。 记者:现在还关押访民吗? 回答:对,主要还是遣送。 记者:什么时候开始运作的? 回答:他在这个劳务市场用这个名称。招人有20多天了,20多岁一个小伙、招工的人自己说是以前的安元鼎现在改名了。   刘先生说,该公司招聘人员刻意低调:“他不发名片。别的保安公司有招工的谁要去了给个名片,给地址。他这个有地址你记一下,是北京市朝阳区南四环小红门88号。别的保安公司,正规的黑保安公司负责招工的叫人力资源部的都有名片,他这个就不给名片”。 记者:知道这件事的人多吗? 回答:知道这件事的不太多。   记者致电中京保安公司相关负责人,接听人员承认正在招聘保安,对方对答如流,但被问及前身是否“安元鼎”保安公司,对方吞吞吐吐。 记者:是中京保安吗? 回答:对。 记者:问一下你们现在招人吗? 回答:招人。 记者:年龄有没有限制? 回答:18(岁)到45,(工资)在1500到2000(人民币)之间。 记者:你们公司成立多久了? 回答:公司是今年成立的,1月1号。 记者:原来是不是安源鼎? 回答:原来?我刚来没多长时间。   而网民则对“中京”公司发表评论。在百度贴吧,有网友称,“中京”是以前的“安元鼎”,相信不会长久。   北京的大批外地访民在“十一”期间被关“久敬庄”接济站,随后被地方政府交给保安公司,遣送原籍。一批上海访民遭到地方当局报复。王扣玛等一行44人“国庆日”当天在新华门前被抓后,约10人被上海警方拘留,他说:“好多人已经被拘留了,陈国贵刑事拘留,黃苏沪5天,徐秋琴5天,傅宇10天。我们10月1号到了天安门照相就回去了。刚走到长安街新华门突然他们把我们叫住,就叫我们等一等,结果警察就围上来,开着警车开到府右街派出所,就关到七、八点钟,中饭也没吃,晚饭也没吃,然后从府右街派出所去到久敬庄”。   他继续说,被押回上海后,公安如临大敌:“2号把我们44个人押回了上海。火车前门四、五个警察,后门三、四个警察。不管你男的女的,他们都要两到三个看住你。晚上也不给你盖被子睡觉,就睡在地上,我因为身体不好,当天晚上感冒伤风”。   上海海访民表示,目前还有谢金华、袁春生、管君丽等人没有消息。王志华、徐金芳受到警告,而王扣玛因为残疾逃过一劫。   而一批长期在北京的外省访民,生活环境日趋恶劣,有的因找不到工作,以捡破烂为生。长期在京的吉林访民徐女士说:“哎呀我们现在就对付着活着吧,没有办法,不解决怎么办?” 记者:现在工作不好找吗? 回答:春节找工作也没找到。一不给钱再不就是苛刻刁难,打工完之后不给钱要不就是工作12个小时,12个小时给的工资也不高。   福建访民林先生说,两百多位访民为了逃避黑保安追查,目前躲在北京洋桥里附近的廉价出租房,居住环境极差。他们等待假期结束后,继续上访。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Read More

中国/司法: “安元鼎”改名“中京保安”继续营业

“安元鼎”改名“中京保安”继续营业 作者 上海特约记者 曹国星 2010年秋,《财经》、《南方都市报》等媒体披露北京安元鼎保安公司暴力截留、抓捕、非法拘禁并遣返北京的各地访民黑幕引发中国舆论哗然。但据最新一期《财经》杂志报道,相关调查“至今未有下文”,安元鼎公司改名“中京保安”,继续营业。 2010年秋,《财经》、《南方都市报》等媒体披露,北京安元鼎保安公司与各地地方政府签署合同,为其暴力截留、抓捕、非法拘禁并遣返往北京上访的各地访民。 报道一出,引发中国各界哗然。9月下旬,北京市公安局宣布,以涉嫌“非法拘禁和非法经营”两项罪名立案侦查此公司,并刑事拘留安元鼎董事长张军以及总经理张杰。 据最新一期的《财经》杂志的报道,对安元鼎的调查“至今未有下文”,被打,被非法拘禁的访民迄今未获赔偿。而年初,安元鼎公司则已经改名“中京保安”,继续营业。 2010年12月13日,在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一宾馆,包括此前据称被“刑拘”的该公司董事长张军在内的所有投资人出席该公司董事会,讨论安元鼎改组问题。 1月4日,安元鼎公司办理了变更登记,更名为“中京保安”服务(北京)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由张军变更为刘相国,以前投资人员全部退出。 老的安元鼎公司的董事成员、监事成员和经理全部更新,目前经理变更为尹春平,股东张学新、张桂华和张志信分别出资760万元、120万元和120万元,持有全部股份,身份不明。 多位访民称,不少之前在安元鼎公司负责截访的保安员目前仍在重操旧业,而由“安元鼎”变更而来的“中京保安”公司是否仍在从事暴力截访业务还不清楚。 此前,北京警方在小红门派出所接受被关押访民报案,上万名访民前往登记。但迄今为止,未见有访民因被安元鼎公司关押而获得赔偿或补偿的案例。 安元鼎公司曾和19个省级政府有关部门签订了相关截访合作协议,它还曾是北京市公安局下属的北京保安服务总公司的特许加盟企业。在2010年底,北京市保安服务总公司取消了特许加盟机制,改由北京市公安局直接管理。 根据《财经》的报道,按2010年1月1日生效的的《保安服务管理条例》,实行“管办分离”,公安机关不再直接经营保安服务公司,该为保安行业的监管者。 全国所有保安服务公司要在2010年7月前完成重新登记。但目前这项改革推进并不顺利。目前,北京和上海的保安公司承担了比较多的“维稳”任务,这也成为他们对改革担忧的理由。 关键词 中国 - 司法 - 社会

Read More

鄢烈山——公民行动的力量

70多年前,鲁迅先生感叹中国的“聪明人”太多。所谓“聪明人”无非市侩、禄蠹、奴才、顺民、明哲保身的犬儒主义者。如今,这样的“聪明人”未见减少。许多这样的“聪明人”自以为得计,恰是正气不彰、有人不惮于作恶的社会根源之一。

Read More

笑蜀:要用宪法和法律把维稳管起来

通常认为,我们的发展模式是传统发展模式,传统在哪?主要就传统在,它的内核还是过去的斯大林体制,即专政体制。即政府以事实上的发展商的身份,直接运用专政机器来宰制经济。发展经济靠专政机器开路,发展红利也靠专政机器保护。没有谁能与专政机器抗衡,所以无论是经济发展还是红利分配,政府都可以气贯长虹,不可阻挡,无往不前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