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康强制引产

鸣弓 |…

                                                                                    贼喊捉贼,人民公敌!       【转载】陕西孕妇被逼流产续:被当卖国贼,全家失踪(图)   2012-06-26 11:03: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字号大中小  订阅 本文转载自zhiai016 《陕西孕妇被逼流产续:被当卖国贼,全家失踪(图)》        当地政府周日带人手持写有“痛打卖国贼,驱出曾家镇”的横额游街(图片来自微博) 陕西镇坪县7月孕妇遭强制引产事件,当事人丈夫邓吉元在上周五意图到北京寻求法律援助,结果在地方遭到殴打后失踪至今音讯全无,而其他家属目前则受到软禁,其中妹妹邓吉彩和大姐邓吉梅被24小时拘禁在医院。 邓吉彩周一透过微博表示,他们接受德国传媒采访促怒了当地政府,周日村领导带人手持写有“痛打卖国贼,驱出曾家镇”的横额游街,邓吉元的弟弟因为对其拍照,遭游行人员殴打。 本台记者周一分别尝试致电邓吉元和他被强行引产的妻子冯建梅的手机,但均不成功,两人电话均直接转往呼叫转移。 这起强制引产案引起海内外关注,当地县长和人大常委主任要求当事人不得接受传媒采访,并承诺会在上周二公布事件的调查结果,但有关报告至今未公开。 冯建梅现年22岁,育有一女,去年她再度怀孕。本月初,当地县政府派人将冯建梅带至县医院,由于丈夫无法在一小时内筹集4万元超生罚款,最后计生办强逼冯建梅签字后对她注射引产针,致其7个半月的婴儿出生后死亡。 6月24日,网友在微博爆料,称陕西镇坪政府组织大批水军,在被强制引产孕妇家门口挂横幅标语,称邓家接受日本媒体的采访是卖国贼行为,并对孕妇家属邓吉彩进行人身攻击,称其不久将会以黑马的姿态打入日本AV市场。 6月初,陕西安康市镇坪县曾家镇政府非法拘禁一名怀孕7个月的女子,强制引产其肚中胎儿。因不要赔偿,坚决要求法办责任人,强制流产事件陷入僵局。被引产的7个半月胎儿父亲邓吉元接受德国记者采访后,被当地人骂做“卖国贼”,还在邓家门口打出“痛打卖国贼,驱出曾家镇”的横幅。甚至威胁要把他们全家驱逐出镇。 本博点评:何谓“汉奸”?——向外国人出卖中国人利益的中国人;何谓“民奸”?——利用极权、公权肆意剥夺或践踏民权的中国人;何谓“国奸”?——大权在握出卖国家人民利益的中国领导人! 有一种观点,毛左们十分正确:中国有汉奸和国奸。 然而,正派的中国人发现:中国的“民奸”更是多如牛毛! 这些“村领导带人手持写有‘痛打卖国贼,驱出曾家镇’”的中国人,或许有共产党员参与其中,可是他们根本就不配被称为“公仆”,甚至不能被称为“共产党”!他们被称为“极权党”或“五毛党”当之无愧! 当人民的权益遭受侵害的时候,党的媒体或无法或不能或不敢或不屑于为他们发声的时候,只能求助于外媒,何罪之有?! “汉奸”?!“卖国贼”?!——难道他们这些“民奸”以为自己就是代表着国家,自己就是国家吗?! 在特色体制之下:贼喊捉贼!——人民公敌!   【转载】 为什么不敢说自己是中国人?   2012-06-26 10:55: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字号大中小  订阅 本文转载自风青杨 《为什么不敢说自己是中国人?》 一个常年在非洲的华工回国后说:“我从来感觉不到什么国家强大,黑人只敢对中国人这样子,只敢抢中国人。他们知道,中国人被抢被杀没有人来管,可是,杀死一个美国人麻烦就大了。我们很多人在那里做生意,对外都说是日本人和韩国人,不敢说自己是中国人。”就是这样一段简单的微博,却引发了全体中国网民的思考,为什么海外华人不敢说自己是中国人?   二十一世纪的中国是世界上一个举足轻重的重要国家,按理来说,这么一个实力雄厚的重要的大国的国民在世界上应该很受人尊重,但遗憾的是中国公民在世界许多国家中——特别是西方国家中并不受到尊重,特别是近几年来,世界许多排华事件不断发生,如太平洋小岛上当地居民的烧华人商铺事件、如西班牙的烧中国鞋事件、如罗马尼亚的多次烧华人商铺的事件、如欧洲的排中医事件、如欧美人的排斥华人购房事件等等,究其原因,不是国家不够强大,不是人口不够多,不是经济水平落后,也不是政治军事力量不够强大,但我们为什么就得不到全世界的尊重呢?   中国人在国外受歧视   有海外华人曾说,当你在法国某个地方,遇上了一位法国人。他见了你,或许会趋步上前,恭恭敬敬地问你:“请问,您是日本人吧!”你说不是。他有点失望,但还是恭恭敬敬地问:“那是韩国人啦?”你仍说不是。接着他失望地摇摇头,说道:“那肯定是中国人了。” 朋友,这绝非危言耸听,或歪曲事实。尽管说歧视有点言重了,但相比于日本人和韩国人,中国人有些被人家小看,却是不争的事实。   外国人为什么瞧不起中国人,首先是中国人给世界人的坏印像,主要有几点:一,公共场合嗓门大;二,不守秩序不排队;三,卫生习惯被诟病。外国人认为中国人素质差,比如:上车不排队,随地吐痰,公共场所大声喧哗,上厕所不冲马桶。在一些欧洲国家,比较少见到中文指引,但厕所里却一般都有明确的中文指引“排队”、“冲水”、“洗手”等。   又比如在在国际机场,你很容易找到中国人,他们的特征非常明显。他们都熙熙攘攘,声音洪亮,无所顾忌,或蹲或站,形象无所顾忌,全然不顾是在境外异域,仿佛蹲在自家后院中。有的人,一脸有钱的样子,走路都理直气壮,大声呼叫同伴,不断高声打电话,还有的高声质问电话另一端朋友的,喂!我现在在某某店,你到底要多钱的香水?新款的才几千美金,你要不要?那气势,仿佛人就在旧货市场。   中国人在国际上的形象很差,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有人对世界上各个国家出境游的人的印象作过一个调查,中国排在倒数第二(日本人是正数第一)。以至华人在海外住店,有酒店甚至“明言”:不接待中国旅行团。他们说:“以前接过一些中国团队,但这些团队在入住时经常出现吸烟把房间的地毯烧出洞来,在餐厅或电梯等场合大声喧哗的情况,引来其他客人投诉。酒店因此造成了很多损失,后来就不接了。” 据了解,目前相当多的欧洲酒店专门在会议室等场所专门辟出区域来供中国团队用餐。   所以,以至于许多中国大陆人去国外的,在能隐瞒自己国籍的情况下,都竭力隐瞒。比如称自己是韩国人,哪怕台湾人香港人也好得多。在西方,则还有个日本人可以冒充。   海外华人没有坚强有力的后盾   未出国门的中国人,总是天真的认为中国越来越强大了,但出了国门才发现,在国外讲面子,人家拼的不是GDP,而是这个国家的政府是不是真正的“为人民服务”。比如护照的免签,比如本国政府如何处理国人被绑架。   这些年,中国外交部很忙,但你见过中国外交部有一句哪怕装门面的硬话吗?除了没完没了的抗议、谴责、敦促,你还见过它还会用什么词汇?那些在海外被绑架或劫持的中国人,永远也别指望中国如美国方式一般:派出特种部队营救,绑架者被爆头,甚至美国借清剿恐怖分子名义驻军。   再看看中国护照在海外所受的歧视,持有中国护照的大陆华人到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必须办理签证手续。就是说当今世界大约有200多个独立主权的国家,我们一个中国公民几乎去任何一个国家都需要申请签证,且签证手续十分繁杂,各类担保书、邀请信、无犯罪证明等材料,一份也不能少。   在国外的机场,经常看到各个国家的人,爱尔兰人,加拿大人,美国人,拿着护照登机,几乎对方扫一眼就过,畅通无阻,但拿着一本中国护照,简直寸步难行。甚至一些国家还要求中国人如果在到另一个国家途中在他们国家过境时也必须办理过境签证,而且还不准走出机场。简直把中国大陆公民当成恐怖分子那样严厉防范。   另外不得不说的是,中国的那些贪官、高官的子女们,他们在国外往往一掷千金,挥金如土,这也是造成外国人对我们的印象不好的一个原因。因为外国人也知道,这些人在这摆阔充富,他们的钱多半不是正道上来的。另外,国际上对我们的制度的普遍的不理解。全世界奉行我们这种制度的国家,比如说,朝鲜、古巴,、在国际上给人们的印象,普遍都比较差,甚至可以说是极差。人们对制度反感,对人也就不容易建立起好感。(文/风青杨)       【转载】干部瓜分数百万集体资金 村民上访被打死   2012-06-27 08:58: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字号大中小  订阅 本文转载自a辉 《干部瓜分数百万集体资金 村民上访被打死》 干部瓜分数百万集体资金 村民上访被打死 广东湛江龙头镇山塘村2002年起实行养殖承包,10年共计租金255万元。承包人将钱支付给了村干部,村民称分文未得,政府称这笔钱被用于抵扣工程款、诉讼费、修路费、教师节费等开销。2012年3月,30余名村民去镇政府上访,遭到数十人围殴,导致1人死亡4人重伤。   死者谭德超的妻子李月英感叹“自己的天都塌了” 眼前的巴调垉已成为数千村民心中的痛 村集体800亩虾塘10年租金255万元,7000余名村民却分文未得,反而在“告状”中被殴一死四重伤!今年3月20日,发生在广东省湛江市坡头区龙头镇山塘村的这一惨剧,至今仍是很多村民心中抹不去的痛。 对于这255万元的租金,各有各说承包人说,钱都给了各村,分文不少;村民说,我们分文未得;镇政府说,这笔钱被各村集体用于抵扣工程款、诉讼费、修路费、安电费、教师节费等开销。 当地官员感叹:由于村民小组长“失控”,才酿成悲剧。 租金未得,倒贴良田 巴调垉,又名山塘、绿水垉,是一块绝佳的海水养殖基地,面积800余亩。该垉由湛江市坡头区龙头镇山塘、绿水村委会辖下11个村民小组共有。其中山塘辖下新屋、山塘、山塘仔三小组占35%,赤沙、坡岭、油横、后塘四小组占30%;绿水辖下山口、姓钟、姓莫、大岭四小组占35%。 1999年12月,龙头镇政府牵头,对巴调垉养殖承包进行公开招标(当时离上一个承包期结束还有两年)。该标最后由当地村民谭康弟、谭康富中标。双方约定承包期限从2002年1月1日至2011年12月31日,每年租金25.5万元。承包方在正式合同签订之日起五天内一次性交足前两年的承包金51万元,余款在每年的12月31日前交足下年度的承包金25.5万元后,方可继续经营一年。 “由于租金一下子提高了七八倍,村民们当时都很高兴。”去年刚刚被选举为赤沙村村民小组长的谭亚云回忆说。 然而,事与愿违。谭亚云说告诉记者:“10年总计租金255万,到2011年合同期满,我们村民分文未得。”山塘村委会书记莫恒勋,龙头镇委书记詹平,坡头区纪委监察局第二纪工委副书记、龙头信访维稳督办指导工作组成员张文光均告诉记者,10年租金确实没有发到村民手中。 不仅如此,在10年承包期内,位于巴调垉上游的新垉内农田多次被咸水淹浸,颗粒无收,至今没法复耕。龙头镇政府有关领导告诉记者,核算被淹的面积为180亩。村民估算损失为200多万元,要求对方补偿。不过,一直没有得到落实。 抵扣租金,村民被瞒 村民一直认为谭康弟、谭康富没有支付租金。谭康弟则告诉记者,10年租金一分没少,“钱都给各村民小组长了,他们收钱都有单据,我已经提交给区里的工作组,他们会查清楚我有没有说谎”。 龙头镇政府最新清算结果显示,至合同期满,承包者已支付给各村承包金2246354.74元,剔除镇政府30万管理费,仅欠各村3645.26元。该清算报告显示,村民小组长以各种名义借支承包金,如教师节费、安电费、修路费、修水闸费等,承包金成万能金库。 其中,光一个土地权属争议官司,9个村民小组长就先后借支近77万元,都从租金中抵扣。对此,山塘村村民谭细佬称,之前知道有打官司,但压根就不知道居然花了这么多钱。   记者向有关村民小组长求证“官司费”,姓钟村小组长钟虾仔、山口村小组长戚敏丰等告诉记者,官司具体由谭康弟、谭康富操作,“每次开庭村干部或村代表出庭,每人可得50元误工费”。另一位村民小组长告诉记者:“每次都是谭康弟、谭康富他们说花了多少钱就是多少钱,这当中包括路费、饭费、还有送礼的钱。” 但村民对上述抵扣却毫不知情。张文光告诉记者,维修合同和官司支出费用收据,都是村民小组长私下与承包方签订的,村民并不知情。龙头镇政府领导也指出,“各自然村都没提供关于巴调垉承包金收支使用情况具体清单”,“大部分也未就承包金具体收支召开过村民大会或村民代表大会”。   收管理费,却不管理? 承包合同显示,“每年上缴镇政府部分资金(叁万元)人民币由镇政府向乙方提取。”换言之,巴调垉每年25.5万元租金当中,每年需上缴镇政府3万管理费。 “2002年下了一个文件,不让镇里收管理费,我们也就不敢收了。”詹平告诉记者,除头两年包括在51万元租金中的6万元,之后就一直没有收过。 谭康弟则告诉记者,自己曾打过一个报告,申请减免每年3万元的管理费,后来镇政府领导考虑到经营户经营困难,就批准了。“具体在哪一年打报告,我不记得了,只记得是前任书记詹建标批准的。”龙头镇时任镇委书记詹建标告诉记者,确实有过此事,当时主要是考虑到承包人没有赚到钱,其又向镇政府提出了减免管理费申请,具体什么时候批准的则不记得了。詹平及龙头镇领导则没有提及过此事。 “他们有没有收管理费,只有他们双方知道,我们不知道。我们当初是愿意给镇里管理费。我们给了管理费,那是不是履行管理职能呢?至于减免不减免,那是镇政府的事情。”村民谭建才说,“即使我们不给管理费,政府对这种欺行霸市的行为也应该站出来制止。” 村民为了讨回虾塘租金,几年来数十次向各级政府反映过情况,但一直悬而未决。 “镇政府并没有不管。”龙头镇多名官员告诉记者,“我们也成立过工作组,让各村民小组长汇报财务情况,但他们不配合,导致工作无法开展。” 去年8月才上任的龙头镇委副书记郑剑奇告诉记者,他上任后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即由巴调垉承包者拿出5万多元,镇政府再从相关资金筹措10万多元,补偿给四个受损村庄。“山塘、山塘仔、赤沙三个村都同意了,就新屋村不同意,这事又黄了。” 旧案未了,又添新堵 2011年12月31日,巴调垉承包期到期。村民们等待的新一轮招标却迟迟未见,不断追问才发现,巴调垉以7.8万元/年的价格租给了谭康富、谭土平。11个村民小组,已有9个村民小组长签字盖章,另外两个村也有村民“代表”签字。 村民谭振华说,现在的物价涨得这么厉害,不管如何反对,谭土平和谭康富却可以把承包金由原来每年25.5万元降到每年7.8万元。“都是村民小组长与 谭康富、谭土平私下秘密约定的,你说天底下哪有这样荒唐的事?” “谭土平曾逼迫、威胁我签字,但我不同意签。”赤沙村新任村民小组长谭亚云说,“我作为赤沙村的村小组长,代表村民的意见,没有签这个所谓的续包合同。”谭亚云还透露,该村其他村干部却利用作废公章在合同上面盖章。 新屋村有6名村民“代表”在续包合同上签字,但村民小组长陈轩拒绝签字盖章。陈轩说:“谭土平和其他几个村干部私下约定,大部分村民都不知情,如果村民知道,肯定不会同意。” 后塘村村民小组长谭水贵则表示没有受到任何威逼利诱。 张文光告诉记者,调查发现新承包合同的签订也是村民小组长私下与对方签订的,没有召开过村民大会。“现在棘手的是,即便发现他们私下签订合同,但是政府无法追他们的行政责任,因为法律只管到村委会一级,对村民小组干部这一级则属于监管空白。最多只能通过法律途径,把合同作废,但相关村小组干部则无法追责。” 广东大同律师事务所主任朱永平告诉记者,村民小组长不属于行政官员,他们的违法违纪行为, 确 实无法追究他们的行政责任,但是可以通过司法途径,追究他们的民事及刑事责任。 村民举报,被殴致死 今年3月20日,在谭亚云和陈轩的带领下,谭德超等30多名村民乘坐两辆汽车,前往坡头区政府表达诉求,要求政府尽快对事件作为出处理。 由于坡头区当天正在召开人大会议,无法接待,区政府便让他们找镇政府,他们掉头前往龙头镇政府反映情况。下午2点40分左右,村民们在镇里反映情况后,坐车返回。可谁也没有想到,一场危险正向村民逼近。 当车行驶到卢村村口路段,前面突然来了3辆小轿车挡住去路,后路也被两辆小轿车紧紧卡住,其中3辆车的车牌被厚布遮蔽。“30多人手拿电棍、钢管等凶具,对我们就是一顿暴打,恶骂声、嘶叫声、哭喊声,乱成一团……”谭亚云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仍不寒而栗。“这肯定是早就策划好了的,他们的针对性很强。我们去政府反映情况,结果被打。” 狂殴中,59岁的谭德超重伤身亡,4名村民身受重伤。 “自己的天都塌了,留在这个世上也没有多大的意思。”谭德超妻子李月英近日对记者说,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帮人怎么下得了这样的狠手。 坡头区副区长、坡头公安分局局长刘奔泉对记者说:“我们已把这个案件列为‘三打两建’第一要案来处理,此案不管涉及什么人,只要与案件有关,将严查到底,不管有什么样的保护伞,都将坚决打掉!” 对话 龙头镇委书记詹平: 村民小组长 政府难管理 羊城晚报:村民追讨虾塘租金,为何一直没有结果? 詹平:租金是交给了村民小组,只能追问小组长。同时,我们也多次召开会议要解决此事,但村民小组长不配合,不愿意提供详细单据。 羊城晚报:800亩虾塘租金到底是否支付?支付了又用于何处? 詹平:我们专门成立了三个工作小组,从调查的情况来看,这个租金是交了,只是还差村民租金3000余元。而对于镇里的3万元管理费,只是收了两年。这些钱,都是被村集体用于修水闸、修路、教师福利费,以及上访、打官司的诉讼费用支出。 羊城晚报:虾塘租金用于这些方面,合不合理? 詹平:这些钱是属于村集体的,是村里的内部事务,他们该怎么用,我们也不知道。但按道理是应该召开全体村民大会。 羊城晚报:召开了吗? 詹平:没有。村民小组长提供不了这个证据。 羊城晚报:这样的情形算不算违规? 詹平:合同是这样约定,租金是交给村民小组长(注:按合同约定是把租金交给村委会),这样做是不是违反合同,就很难说了。   羊城晚报:镇政府有没有去调查? 詹平:没有。这是村里的事。我们只是要求村小组长向村民公开财政收支情况。 羊城晚报:公开了吗? 詹平:村里没有这样做,应该公开村里的财政收支,但没有做到。 羊城晚报:村民小组长不听镇政府的话? 詹平:村民小组长很难管理,因为有个什么村民自治法。 羊城晚报:不公开村务,是否能追责? 詹平:这怎么追?都是些村民。农村的事情很复杂,如果村小组长不是党员,就没有什么法律能管到他们的。 (本文来源:金羊网-羊城晚报 作者:马灿 陈强) 责任编辑:NN044 2012-06-26 15:39:27 来源: 羊城晚报       特色体制治理下的特色国情、特色国人、特色国事——中山因小孩抢芒果一事引发暴动 (父亲儿子皆被暴打致死!)   2012-06-27 09:50: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字号大中小  订阅 【转载】中山因小孩抢芒果一事引发暴动   2012-06-27 09:33: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字号大中小  订阅 本文转载自荷叶 《中山因小孩抢芒果一事引发暴动》  现场人报料一:    立石的一个十二岁的小孩儿在广东沙溪,和沙溪本地联防队的小孩儿为争芒果,沙溪小孩没争赢,回家告诉身为联防人员的老爸,老爸伙同另个两人联防队员的为自家小孩儿出气,把立石小孩绑起放在麻袋里面在沙溪政府门前打,把小孩打死了。政府没人出面制止,我省在中山务工人员不服到政府要人,政府出动防暴队人员,见人就打,然后120的车停在一边,打伤了就拉进医院治疗,沙溪所在的隆都医院都住不下打伤的人员了,并且死了三四个人。政府放话:防暴人员打死一个,政府出十万。现在四川人不服,在政府围观的人增加到两万多,所有的记者不准进。中山本地人把外省人不放在眼里,以为有钱了不起,几条人命就这样说没就没了。事情还会越演越剧烈,可能死的将不止这几条。。。。。  现场人报料二:    今天晚上发生了一件另全部四川人都愤怒和寒心的事情,事情发生在广东沙溪镇豪吐市场,一小孩十三岁左右小孩居然被当地治保会的人殴打,(注:是几个人人用米口袋把那小孩笼起来打)!!!!后群众看不下去与治保会发生冲突现已导致十多人受伤,其中有两名重伤。看到这种情况后在当地的四川人团结起来与之抗衡,现中山已出动几千名武警及协警对群众进行镇压,而且还颠倒是非黑白说群众围攻武警还派假记者来忽悠群众,真是寒心啊!       不知道看到此文章的朋友们有何感想,           事情到凌晨4.00才结束。。最后还又抓了好多人,,,还有几个被伤的特严重。。还不知道有没有生命危险, 2012年6月25日晚—————2012年6月26日凌晨   现场人报料三:最新消息'小孩身亡,爸爸也死了,妈妈也不知怎么样了,'一定要严惩犯罪者                                     毛左们的错误认识及事实证明:老邓要想继续死守的那种体制肯定也错了!   实践证明,他“就是历史的罪人”!   2012-06-27 07:08:45|  分类: 人物 |  标签: |字号大中小  订阅     本博点评:腐败的泛滥的问题不是由究竟是“姓社”还是“姓资”就能决定的!相反,目前大家所看到的恰好是西方某国官员贪污数万就成了震惊全国的大事件,而中国呢?贪污数亿也是司空见惯!再看“社会主义国家”朝鲜,难道那不是一种无与伦比的“极权腐败”吗?!所以说:老邓也错了(他的改革思想没错,但是改革内容和方式错了!特别是想要保持的那种公权不被民权制约的“特色体制”大错特错——这种体制导致了中国无数的悲剧......)! 要彻底的解决腐败和各种社会矛盾,只有让极权和公权接受民权的监督制约,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民主选举、宪政法治、人民联盟监督制约制才是根治腐败、化解矛盾和共建和谐社会的无上“良策”!     本文转载自社会糗事大百科 《我就是历史的罪人 预言完全正确》 我就是历史的罪人 预言完全正确  

Read More

安康强制引产续:郑吉元欲上京遭截被打

安康7月孕妇强制引产事件曝光后,当事人及其家人并没有就压力停止与当地政府的抗争。当事人丈夫郑吉元妹妹@郑吉彩持续在自己的腾讯微博更新事情的最新发展。今日@郑吉彩在腾讯微博称,郑吉元因对当地政府的反复欺骗无法忍受而准备去北京接受媒体采访,不想半路遭到当地政府人员的拦截,郑不服以致于遭受了毒打:

Read More

崔卫平:哪有什么平庸可言

不时有一些灾难性消息传来。翻开报纸或者打开网络,各种恶性的事件持续不断。从个人到社会,从小作坊业主到品牌企业,从区区村干部到执掌一方的政府高官,涉及国民生活的方方面面,不胜枚举。尤其是,事情的发展已经完全超出人们的想象,离奇古怪、五花八门,奇技淫巧,令人咂舌。

Read More

美国之音 | 中国官方调查强制引产,责任人被停职

陕西省镇平县孕妇冯建梅被强制引产一事引发各方关注后,当地政府负责人探望了冯建梅夫妇,并承诺惩处责任人。当局对事件的专项调查目前仍在进行。 *邓吉元:希望官员引以为戒* 被强制堕胎的冯建梅的丈夫邓吉元对美国之音记者说,安康市的专门调查组正在对这一事件进行调查。邓吉元说:“他们在调查事件的经过,还有就是那些干部的作风的问题。” 在被问道政府处理这一事件的方式是否满意时,邓吉元起初表示,有调查人员在场,不方便回答,但他后来表示:“我认为是这样,反正事情已经到这样了,就是 说,相关责任人的直接责任人肯定要受到惩罚,其他的附带的,这些就中国有句话嘛,得饶人处且饶人,每个人都会犯错误的,只要他把这次的事件引以为戒就可以 了。” 冯建梅被迫引产时,7个月胎儿的体重已经5斤8两。在病床上已经失去生命迹象的胎儿照片流传到网上,引发多方关注,批评中国计生部门野蛮执法。 *镇领导人被停职* 安康市政府6月14号在官方网站发布公告说,对镇坪县人口和计划生育局局长江能海,镇坪县曾家镇镇长陈抨印,曾家镇人口和计划生育办公室主任龙春来停职调查,待事件查清后对相关人员追究法律和纪律责任。 邓吉元此前曾经对美国之音表示,希望当局将镇长陈抨印和计生局名叫袁昌勤(音)的官员作撤职处理。 安康市副市长杜寿平6月14号晚上去医院看望了冯建梅一家。他要求镇坪县解决冯建梅一家生活上的困难。邓吉元表示,目前还没有得到赔偿,也没有得到具体的补偿承诺。 邓吉元告诉记者,妻子冯建梅的身体恢复得还可以,估计还有十多天可以出院。 *强制引产因交不起4万罚款* 6月2 日,怀孕7个月的镇坪县孕妇冯建梅被当地计划生育部门工作人员强行带到医院,进行强制引产。丈夫邓吉元当时人在内蒙古,无法及时返回。 镇坪县政府曾经在官方网站上说,冯建梅因为户口没有迁入当地,没有办理生育证,不符合再生育条件,引产决定是在“该镇干部反复做思想疏导工作”后得到了冯 建梅的同意。但是冯建梅夫妇说,引产是强制进行的,违背了他们的意愿。邓吉元还说,当地政府曾索要4万元的“社会抚养费”,但是家里一时拿不出这么多钱。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