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彬彬

All

Latest

BBC|文革受害者丈夫“拒绝宋彬彬道歉”

文革时红卫兵实施了各种非法暴行。 香港大公网援引报道说,文革时著名红卫兵人物宋彬彬不久前就其文革劣行向母校老师和校领导致歉,但当年被批斗致死校长的丈夫拒绝接受。 大公报旗下的大公网援引消息称,作为文革中遭红卫兵批斗及毒打后死亡的北京师范大学女附中校长卞仲耘的丈夫,现年93岁的王晶垚近日发表声明,指摘宋彬彬等人掩饰当年恶行,强调在妻子卞仲耘死亡真相大白之前,“决不接受师大女附中红卫兵的虚伪道歉”。 报道称,今年年初,“已入籍美国的”宋彬彬等人返回母校,向当年文革中遭受批斗的老师及校领导公开道歉。 宋彬彬是中共开国上将宋任穷的女儿、文革时是北京师范大学女附中红卫兵领袖。 “虚伪道歉” 1966年8月18日,当在天安门城楼上检阅红卫兵的毛泽东得知向他献红卫兵袖章的宋彬彬的名字是“文质彬彬”的“彬”字时说,“要武嘛”。 随后中国报章上发表了署名“宋要武”的文章《我给毛主席带上红袖章》。但宋彬彬否认文章为她所写,并否认曾改名宋要武。 大公报援引发布的王晶垚声明详细描述了卞仲耘被“惨无人道”殴打致死的具体细节,强调红卫兵是杀害卞仲耘的凶手、在卞仲耘垂死之际并没有予以抢救,要求将案件“真相大白于天下”。 指责宋彬彬和该中学红卫兵负责人刘进以“没有有效阻止”、“没有保护好”、“欠缺基本的宪法常识和法律意识”开脱责任, 进行“虚伪道歉” 大公网的报道也被新浪等中国网络媒体援引。 “反思和和解” 文革中红卫兵的打人之风很快由学校蔓延到社会。中国媒体说,1966年8月下旬至9月底,40多天里,仅北京一地就有1700多人被打死。 在今年年初举行的北师大女附中老三届师生聚会上,宋彬彬向当年遭受迫害的老师和同学做出道歉说,北师大女附中的文革是从1966年6月2日她所参与贴出的第一张大字报开始的。学校的正常秩序从此遭到破坏,许多老师受到伤害。 宋彬彬说,希望她的道歉能够引起大家的反思,并说,只有进行了真正的反思才能走的更远。 宋彬彬还说,她希望所有在文革中做过错事、伤害过老师同学的人,都能直面自己,反思文革,求得原谅,达成和解。 宋彬彬的举动是继中共元帅陈毅之子陈小鲁就文革劣行公开道歉后的又一次当年红卫兵的公开忏悔之举。 (撰稿/责编:立行) fullrss.net

俗士|关于道歉和真相的思考——读《暴力之后的正义与和解》

俗士 应特别注意,和解进程不能限定在一个狭小的社会阶层中进行。任何和解过程必须建立在深层和广泛的全社会的基础上,不同的阶层利益和价值标准都要发挥作用,并在和解的过程中,创立一种尊重人类差异性和人权的文化——这就是作为暴力文化对立面的一种和平文化。——安德鲁·格瑞比 这几天宋彬彬的道歉成了热门话题,加之前段时间陈小鲁的道歉似乎有一种要掀起对文革错误和罪行的道歉之风。对这样的道歉有没有意义,我想意义是有的,它说明对文革错误已成一种共识,无论左右都通过这种道歉的形式否定了文革的正当性。这似乎是陈、宋等人道歉唯一能看出来的意义。 在我看来,道歉与忏悔不同,虽然两个词都有请求对方原谅的意思,但忏悔更多的是忏悔者自身寻求内心能安的一种感情——获得心灵安宁比获得受害者宽恕的意愿更强烈,而道歉则更多的是出于礼节性的姿态。 我一直对近些年来这种刻意的“文革道歉”有一丝不详的感觉,虽然原因并不特别明白,但心里却直犯嘀咕。从某种意义上说,在改革开放之初文革就被否定了,当时对文革的定性是“十年浩劫”“十年动乱”,“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记得我当时在上中学,我们写作文的开场白经常是“在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期间……”“十年浩劫……”而结尾常常是“要把被文革损失的时间夺回来”“为四个现代化奋斗”,云云。“伤痕文学”就是当时文学、艺术、电影的主要内容。前不久央视播放的电影《戴手铐的旅客》就是那时的作品,如果今天说播放这类电影就是否定文革的一种姿态,那不更说明当时就已经否定了文革了吗?同样,现在以道歉的形式否定文革的正当性是不是多少有些滑稽呢? 或许是由于受当时的客观环境所限,官方似乎采取了否定但不深究文革问题的方式,而民间也似乎对未来寄予了很大希望,记得当时经常说“向前看”(后来被戏称为“向钱看”)。 实际上,当时以至今天,文革都是负面的形象,人们对文革这个词的用法本身就是对文革的一种否定。问题是,在文革已经被否定很多年以后的今天,我们反而要重新面对这个问题。当然,有人会说正是由于对文革的揭批不彻底,对文革的定论留有尾巴,所以文革得以死灰复燃。对于这种说法,我不反对,但这种说法也无法证实,在我眼里还多少有些逃避现实。 我认为,文革问题重新成为问题并不是由于对文革的批评不彻底,而是许多人并未享受到改革开放的成果,或者说一些人感到了不公平和失意,比如,国企下岗工人等。这些人,成为牺牲品会产生被抛弃的心理,虽然他们的实际生活比文革期间好得多,当然还有一部分人无论相对还是绝对都很不幸。老会使人怀旧,失意会使人消沉,对现实的不满会促使他们从过去找到某种心理平衡,因而有些人从文革中找到了寄托、安慰甚至激情。从某种意义上说,对公平的诉求是文革问题重新成为问题的原因,虽然那时候也存在着严重的不公。薄氏不过是利用了这种情绪,然而他就给中国添了那么多麻烦。 当然这只是其中的因素之一,一定还另有原因,但这个原因表面看得到,能被人理解。 另外一点,追求真相是否真的是必须的、有益的?如果历史真相令我们无法面对,我们是否一定要找出真相?对此,过去我们一直都是确信无疑的,即真相是和解的前提,人们常说没有真相就没有和解。但这个定论性的观点真的不容质疑吗? 针对这个问题,英国作家安德鲁·瑞格比在《暴力之后的正义与和解》里有一段话: “有一种观点认为,让个人讲述痛苦的往事予以公开承认是医治过去创伤的最好办法。而且,如果这个过程发生在引起往回忆的环境中,人们就应该学会在记忆中生活。这种方法消除集体或民族性苦难记忆,除非这个社会或民族认真面对它过去的痛苦,否则过去的鬼魂将再度缠绕他们,并阻碍未来的发展。根据这种观点,如果为后代着想的话,作为现在的我们就必须揭开过去的痛苦记忆,否则,我们就会重复导致昨天苦难的同样错误。” 我想这段话在中国一定会有很多支持者,这似乎就是人们寻求真相的原因和感情所系。然而,事实可能并非如此。 安德鲁·格瑞比接着说:“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同意上述看法,有的人宁愿回避往事,对过去沉默不语。当一切成为往事的时刻,忘却过去的痛苦,继续生活下去,这应该是更好的处理方式。1975年佛朗哥死后,西班牙就是按照这种方法,处理了佛朗哥时期遗留的问题。” 当我们揭露真相可能造成很多人不得不面对一些自己根本无法面对的实事时,揭露真相的正当性就面临挑战。比如文革已经过去几十年,文革参与者在当时又非常多也非常广,如今他们很多都年事已高,社会进步带来的人际交往也越来越难以厘清,这时候以寻找真相的名义去揭开历史的疮疤,难免会出现“有人突然发现在自己的公公婆婆或者岳父岳母也就是自己孩子的爷爷奶奶或外公外婆,原来迫害过人”等尴尬且难以面对的情况。 事实上这种担忧并非没有依据,在1991年原东德采用了公开档案的方式揭露极权统治时期的真相,这种情况就非常严重。安德鲁·格瑞比说:“公开档案也可能出现使无辜的人遭受痛苦的危险(确实如此),仅仅根据一些捕风捉影的证据,大量德国人就被新闻媒体炒得沸沸扬扬、耸人听闻。另外还发生了自杀事件,一些人的生活和人际关系遭到彻底毁坏。”我们中国有着更深厚的复仇文化,同时我们中国人也缺少宽容之心,因此我想,伴随揭露真相的过程会有各种流言蜚语、羞辱和谩骂,甚至暴力冲突,这些情况将会比德国的情况更严重。也许,这几天关于“道歉”的话题及相关讨论,这一情况已经非常令人担忧——人们嘴上说的是要真相,其实心里想着的是清算,或者仅仅是因对现实不满而借机发泄。 如果追求真相的过程会伴随这些问题,那么追求真相也将可能演变成为一种新的迫害,由于人与人之间关系和利益错综复杂,这种新的迫害难免成为一场灾难。安德鲁·格瑞比在书中引述了前波兰团结工会活动家和思想家亚当·米赫尼克(米奇尼克?)的一段话:“首先清洗昨天的敌人、旧政权的同伙,接着清洗反对党——现在反对复仇思想的人。最后清洗那些拥护者。复仇和怨恨的心里不断膨胀,报复的机器一旦开动就不能停息下来。”表达了这种担心。 在有关真相与和解的问题的思考中,许多人比较喜欢用南非的真相与和解运动作为参考,我个人以前也是一样。但在对这类问题作了较深的思考以后,我认为南非的经验未必适合我们。由于南非的情况受害者和加害者有着明显的界限,即黑人与白人,而我们国家则没有这一特点,受害者和加害者非但没有明显的区分标识,而且,有很多人既是受害者同时又是加害者,或者同一家庭既有受害者也有加害者。再加上,南非真相与和解运动是在黑人登上政治舞台以后随即展开的,而中国,文革亦是四十多年前的事了。显然,从复杂程度方面看中国的问题要比南非的问题更艰难,也更需要政治智慧,甚至更需要借助时间来治愈创伤。也就是说,暂时搁置对过去的真相追究,把真相留给时间、留给后人也不失为一种选择。这一点,西班牙的经验也许更值得我们借鉴。 不是要怀疑揭露真相的正义性,而是说如果揭露真相会导致新的伤害的是时候,揭露真相的正义将与回避可能出现的新的伤害的正义产生冲突。如何看待和面对这种冲突并没有一定之规。这一困境却考验着我们的政治智慧,同时也挑战我们如何面对历史和未来的勇气。 总之,在我看来这是一件困难且不可轻易触及的事情,至少我们得有触及这一问题的准备,包括对可能产生的风险的应对。 2014年1月18日 星期六 注:本文中引用的安德鲁·格瑞比的话均引自他的《暴力之后的正义与和解》一书(翻译:刘成,译林出版社,2003年12月 第一版) 相关日志 2014/01/18 -- 徐友渔:认识文革,反思文革 ( 本文免翻墙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01/18 -- 一句道歉不能令人心安 ( 本文免翻墙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01/18 -- “文革”的双重性:国家之罪与平庸之恶 ( 本文免翻墙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01/18 -- 徐内达:“宋要武”的道歉 ( 本文免翻墙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01/17 -- 追究卞仲耘慘案真兇 ( 本文免翻墙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01/17 -- 个体的“被和解”与历史的“被消解” —— 关于红卫兵的道歉 ( 本文免翻墙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01/17 -- 女孩们的暴力 —— 看待宋彬彬道歉事件的一个角度 ( 本文免翻墙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01/17 -- 《纵览中国》道歉不能为文革反人类罪结案 ( 本文免翻墙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01/17 -- 读《卞仲耘之死》 ( 本文免翻墙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01/16 -- 刘自立: “平庸的恶”再次展现 ――关于“道歉”戏码登台的一些分析 ( 本文免翻墙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记者刘向南 | 王晶垚 : “对这个道歉 不能简单接受”

@记者刘向南 :在文革中遇难的北师大附属女子中学副校长卞仲耘的爱人王晶垚的家,正屋桌上摆放着这样几幅画。老人说,他们家人并非基督徒,而耶稣“也不仅仅是一种信仰”。我们的理解是,卞校长有如慈母,却被她疼爱的学生背叛并殴打致死,她当年的这种受难,令王老先生永不能忘记,而冤案也终会有昭雪的一天。...

王思想家 | 文革与日本侵华,谁该道歉?

文革与日本侵华,谁该道歉?       继陈小鲁道歉之后,宋彬彬,这位因毛泽东赐名宋要武的传闻而名扬全国的文革干将,也为自己在文革中的行为道歉了。她的道歉在微博上引出文革全面道歉的争论。     宋彬彬的道歉对象,是文革首位遇难者——被红卫兵女生打死的北师大女附中副校长卞仲耘。对宋彬彬的道歉,有人表示赞扬,有人表示质疑。质疑者认为:宋彬彬的所谓道歉,其实是推卸责任,她说自己的责任不是亲手打死卞仲耘,也不是指挥人打死卞仲耘,而是说没有能够阻止人打死卞仲耘。     @叶恭默 :权贵家庭本属文革要打倒对象,宋彬彬们却踊跃参与打斗。1978年后他们大多优先升学出国经商当官,从此大抵非富即贵。数十年后道个歉,没有真相,却要扮演无辜者和不明真相者,还能感动中国,获得致敬。固然没有宽恕没有未来,但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把道歉当恩典和施舍,是不是太贱?     我认为:仅道歉是不够的,但道歉总比不道歉强,比起为文革招魂者,更是强了百倍。       很快有人指出,宋彬彬固然是在为自己辩护,但也并非完全瞎说。打死卞仲耘的,是一位姓邓的女学生。据说卞仲耘的丈夫王晶尧接受澳大利亚SBS电视台采访,直指邓*是行凶人之一。据说卞仲耘刚被打死之后,邓*就要医院证明卞不是被殴打致死。还有人牵出了高干子弟刘**。         陈小鲁宋彬彬的道歉,引出人们的继续追问:     李讷何时道歉?李讷(化名肖力),原解放军报实权人物,1968年在所谓阴谋绑架肖力同志反革命案中,打残十人逼疯五人、25人被投入监狱。她在军报工作期间,军报被打倒的人占总数的六成。后来调查解放军报造反派文革罪行的证据,指称他们打人工具多大105种刑讯方式高达72种。李讷本人退休后一直享受中共中央办公厅秘书局正局级干部待遇。     毛远新何时道歉?毛远新是否是杀害张志新的主要决策者,尚无定论,但清晰的事实是:张志新被杀时,毛远新主政辽宁。在行刑前,残忍地割断张志新的喉咙,是谁下的命令?后来中共为张志新平反,但未惩办杀人凶手。若干年后,化名李实的毛远新,游走全国,竟然受到某些官员的热情接待。在湖南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大会和文艺晚会上,毛远新竟然是座上宾。     大家注意,陈小鲁、宋彬彬、李讷、毛远新,以及宋彬彬牵出的另外两位……这些人都是文革时期顶级官员的子弟。这并不意外。文革时期,高干子弟这个群体是非常活跃的,是冲在前列的造反干将,绝非他们后来所形容的,好象他们一个个都是无辜的受害者。好象他们当时是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清纯少男少女似的。     文革是个大伤疤,一个给整个民族造成巨大伤痛的大伤疤,一个从未得到彻底清算的大伤疤。有人想捂着这块大伤疤,但是捂不住,随便一个小事都可以触痛机关。     现在,是当年的红卫兵一代在中国政局的各个级别全面接班的时候,陈小鲁、宋彬彬的道歉,让另外的红二代如何感受?某些人试图继续拒绝否定文革,人们的追问,能否使得局面有所改变?          就在宋彬彬道歉的同时,甘肃警方拒绝向发帖被拘少年道歉。事情起因于,2013年9月17日,甘肃省张家川县初三学生杨辉发微博质疑该县一名男子的死因,被当地警方刑事拘留,后转为行政拘留7日,后来因为微博反应太强烈,所以警方找了个借口,说因杨辉年龄太小不予执行拘留。杨辉的父亲随后起诉,要求赔偿7元钱。现在,杨辉父子收到了张家川县公安局的刑事赔偿决定书,以及 天水市公安局的行政复议决定书。两份决定书对杨辉的请求全部驳回。 刑事赔偿决定书称不赔偿,不道歉。行政复议决定书则称,维持对杨辉行政拘留7日、不予执行的处罚决定。     中国文化传统中充满了自我辩护,完全缺乏忏悔、缺乏道歉。但是在要求别人道歉的时候,中国人总能理直气壮。最常用动作,就是要求日本为当年的侵华战争道歉。     我发了一条微博:他们不为60年前的内战忏悔,不为50年前的反右忏悔,不为饿死3000万忏悔,不为40年前的文革忏悔,却要求日本为80年前的战争忏悔。     日本应该为侵华战争道歉吗?当然应该道歉。日本为侵华战争道歉了吗?已经道歉了,并且,道歉多次了。某些人又说了,光嘴上道歉有什么用,他们参拜靖国神社就是死不改悔。     本人声明:坚决与党中央保持一致,谴责日本人参拜靖国神社。但同时,我想强调几个问题:     1,日本参拜靖国神社,是向他们心目中的烈士致敬,那我们那300万抗日英魂,我们的远征军英雄,好歹在云南有一块小小墓园,那我们的常德保卫战英雄、衡阳保卫战英雄、长沙保卫战英雄……他们的墓园在哪里?我们每年在哪里祭奠他们?不祭奠自己的民族英雄,你们还有脸指责别人祭奠?     三年前,2010年10月30日,日本卸任首相安倍晋三抵达台湾进行访问,竟然去参拜供奉抗日英雄的台北忠烈祠。         2,我坚决要求日本政客停止参拜靖国神社,同时,我呼吁向蒙古人民共和国提出:禁止他们纪念成吉思汗。当年,成吉思汗这个侵略者,杀害的中国人,数量远远超过日本侵化所杀中国人。     还有一些愚蠢的中国人把成吉思汗当作中国人的英雄呢。这些人难道不是民族败类吗?不是汉奸吗?     3,我们要求日本人道歉,要求蒙古人道歉,都不如我们要求文革暴徒道歉的意愿更强烈。文革暴行,惨绝人寰,刽子手个人必须出面道歉,有关机构也必须出面道歉。          人类需要忏悔,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忏悔。     日本人早已经忏悔、道歉了,中国人何时忏悔、道歉? 链接:  《毛泽东对中共的最大贡献是什么?》  

法广 | 陈永苗:宋彬彬的道歉是骗取眼泪和掌声的表演

中国文化大革命期间的标志性人物,曾经在天安门城楼给毛泽东佩戴红袖章的北师大附中学生宋彬彬本月12日回到母校向“文革”中受到伤害的老师和同学郑重道歉,有报道说,年近七十的宋彬彬在发言过程中数度留下了眼泪,引发中国舆论不少积极的反馈。宋彬彬是中国开国元勋宋任穷的女儿,是名副其实的红二代的代表。 去年十月,另一位红二代代表,前中国外长陈毅之子陈小鲁也回到母校,向曾经被自己批斗过的老师们公开道歉,此举也曾经引发国际舆论的高度关注,有专家预测这可能会成为中国官方认真反思文革历史的一大导火线。不过,中国国内却有不少学者对此表示谨慎,北京宪政学者陈永苗甚至批评这是红二代们在作秀。

【CDTV】我雖死去(Though I Was Dead)

卞仲耘是文革開始初期第一個被打死的校長,她的丈夫冒著危險,拍攝了她的遺照,並將她的血衣保存至今。四十年後,這位老人講述自己和妻子投身革命的經歷。導演還訪問了卞的女兒、學生和同事,通過不同的方式,追溯當年的經過。 胡杰 Director: 胡杰

【网络民议】“这是人类历史上多么最黑暗的一页!”

@稗官野记:66年8月5日,北师大女附中副校长卞仲耘被批斗打死的第二天,卞的丈夫王晶尧到王府井百货,花去家中所有积蓄买了一部120相机,把妻子惨死的情形保留下来。08年采访他的人员问他为何想到去买相机给死者拍照时。老人沉默良久,忽然抬头说道:“我就是要让后来的人看看,这是人类历史上多么最黑暗的一页!” 以下评论由数字时代编辑选自新浪微博与腾讯微博: 谢71:这位丈夫在巨大的悲痛中,仍能保有强烈的历史感,是位知识分子。...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