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迫害

All

Latest

【立此存照】基督徒妻子被驱赶不许租房

编者按:四川一位基督徒的妻子徐苗壮发出租房公告,因丈夫信仰基督被刑事拘留,房东受到压力不再给她租房,她与她的四位孩子被迫寻求社会帮助求租房子。   相关阅读: 2019.03.01 为成都秋雨圣约教会紧急呼吁 2019.02.19 自由亚洲|求助外交官 成都基督徒遭传唤 2019.01.25 秋雨圣约教会紧急代祷信 #24 2019.01.13 自由亚洲 |成都「秋雨教会」被查封数十信徒餐厅聚会全被抓捕...

自由亚洲 | 中国收紧宗教政策 多位牧师入境被拒

中国政府正在收紧对家庭教会的政策。近期,先后发生美国、香港等地的基督徒试图与中国家庭教会联系,但被拒绝入境,虽有人成功入境,却遭身份不明人士殴打。据一位基督徒披露,有一位美籍牧师入境中国受阻,以往可通过熟人疏通,但现已行不通,并被关系人告知,政府将严厉打击家庭教会。11月上旬,数十名基督徒在浙江义乌开会,研究对策。中国基督徒其生存环境进入寒冬。总部在美国德州的基督徒人权机构对华援助协会11月27日称,两周前,浙江、福建、湖北、辽宁等各省市的“三自”及家庭教会牧师,在浙江省义乌举行会议,商讨各自教会所面临的生存环境,以及如何尽可能减少受到新一轮打压。期间,有来自三自教会的牧师披露,12月起,中国当局将进一步限制家庭教会发展,并将其列为宗教工作的“重中之中”。报道引述一位知情人士称,有三自教会的信徒称,北京高层正准备逐步取缔家庭教会。因此,数十个教会牧师在浙江开会商讨如果在当前的局势中,寻求发展。还称,目前已有家庭教会被地方官员约谈。广州广福教会牧师马可26日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最近又有当地政府人员在找他:“星期二(24日),我们正在祷告会,宗教局的人又找我。我说我很忙,你没有预约我,我没有时间,我说你有事情吗,他后来说,没事,路过这里,来看看。他们两个人。我们做祷告的时候,他就跟我们一个老人家聊天,就说你也是信主的等,说一些事情。我以为这是一个小小的事情,今天另外一个聚会点的管理处打电话给我,就说马先生,你在我们这里租的一个聚会的地方,你们发单张有一些问题,你过来坐一坐,我说我今天不方便。我这两天又接了几个电话”。据报,中国政府已在加紧限制海外牧师进入中国讲道,部分人已被列入禁止入境的“黑名单”。对华援助协会报道,不久前有美籍华裔牧师持有效签证进入中国时,被边检拦截,经过一番盘查之后,再被原机遣返。另有香港青年学生到贵州探访教会,遭到身份不明人士绑架及殴打。在香港,多年牧养大型国际灵恩教会的一位美籍牧师,11月上旬被中国禁止入境。一位信徒告诉本台:“他是香港一教会的创办人,他最近突然发现证件去不了,不准他去中国,就在这个月,他还想找以前帮他弄证的,让他可以进入中国的,那个人告诉他,接下来,可能很多中国家庭教会都会有一些严厉的打击。我们也去认识一写些在教堂里面两会的人,我就不告诉你具体是哪一个地方的,他告诉我,他们得到中央的信息,接下来会严厉的取消家庭教会”。广东肇庆一家庭教会的林姓基督徒告诉记者,惠州市惠城区基督徒李西洪租用的聚会场所遭人刁难,最近连通往教会的必经之路也被阻断:“他在惠州,他的麻烦是与当地租给他场地的场主,(场主)为难他们,所以他现在的施工都已停顿”。与李西洪相熟的广州信徒张先生说,该聚会点主要用来帮助吸毒者戒毒:“李西洪的聚会点主要有吸毒的,残疾人,他是在一个果园戒毒所被广东省一个什么所接管,所以他们另外找了一个海岛,与人签署十年合同,李弟兄投入了很多钱,还不到一年,当地的村民、村委会把他的路封了”。记者:是什么时候封的?回答:封了几个月了。(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何平)

自由亚洲|高智晟出狱后亲述遭酷刑及被关禁闭三年

美联社本周三发表今年1月对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的专访报道及视频。高智晟曾要求美联社,要求等他完成两部书稿并将其安全送出中国出版之后,才可以对 外发表这次专访。高智晟去年8月出狱后被送到陕西榆林老家,今年1月他在老家接受美联社独家专访,证实他在狱中再度遭受酷刑并被单独禁闭达三年之久。高智 晟在这次接受采访后,再度与外界失联至今。...

中国经济网|中央纪委副书记刘金国不再担任610办公室主任

中国经济网北京5月26日综合报道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领导机构”栏目近日更新后的刘金国简历显示,刘金国现任中央纪委副书记,不再担任中央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国务院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主任。 据中国经济网部委人物库资料显示,刘金国于2014年1月起先后担任公安部党委副书记(正部级)、中央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国务院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主任等职。...

自由亚州|秘密监禁十四年 师恩祥主教在关押中逝世

在中国大陆,自2001年一直被当局秘密关押的天主教师恩祥主教近日在狱中去世,享年九十四岁。他是罗马教廷任命的中国河北主教。 天主教亚洲通訊社中文网(天亞社)日前报道, 天主教中国河北主教师恩祥的侄孙女师春艳1月31号对天亚社说,师恩祥主教家属30号上午接到中国河北保定市政府的死亡通知,但官员没有透露师主教的死亡时间和原因。 师春艳表示,师主教家属和教友们现在等保定当局把师主教遗体送回徐水县师庄,再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美国之音 | 三江教堂被当局全部拆毁

华盛顿 — 据网友消息,中国浙江省永嘉县三江教堂4月28日被当局全部拆毁。三江教堂成为浙江大规模拆除教堂浩劫中最新一座被毁的教堂。 三江教堂素有“中国耶路撒冷”之称,在中国基督徒心中具有特殊的象征意义。因此,这座教堂的命运在国内外受到格外的关注。 三江教堂邻近的瑞安县教友陈先生当天向美国之音证实了网友的消息。他说,4月28日晚上8点35分,三江教堂被全部拆毁。 记者:三江教堂今天是不是被全都拆了? 陈姓教友:今天晚上8点35分全部拆毁,这是事实。”...

香港獨立媒體 | 中國:利用“惠民”活動監控藏人

中國:利用“惠民”活動監控藏人 干部工作隊進駐鄉村收集政治情報、監查民間言論 2013年06月18日 人權觀察組織 http://www.hrw.org/zh-hans/news/2013/06/18-0 (紐約)-人權觀察今天說,中國政府借口改善農村生活水平,已派遣逾2萬名黨政干部進駐藏區鄉村,負責對人民進行侵入性的監控、普及政治再教育、並建立黨的安全單位。這些手段是對藏人的歧視,認為他們可能不忠誠於國家,並且限制了他們的宗教和言論自由。 超過5,000個黨政干部工作隊已在政府“強基惠民”活 動的名義下,進駐西藏鄉村。這項活動於2011年10月10日由西藏自治區黨委宣布啟動,預計以三年完成,現已進入中期。根據官方媒體報導,其目的是改善 西藏自治區農村的生活水平,為民眾帶來富裕。但人權觀察的研究發現,這些工作隊同時也按照宗教和政治觀點對藏人進行分類,並建立一套監視藏人言行的機構。 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說,“很難看出數千場的政治教育活動、基於政黨立場的准治安勤務和政治觀點審查,對人民有何‘惠’可言。在一個人民早已受到嚴密監視的地區,這項針對鄉村的活動,加上在城鎮和寺院中推行的類似措施,實際上是要將藏族人民置於無法避免的國家監控之下。” 這項活動是西藏自治區自2011年開始推行創新社會管理的三大體制之一。自2012年起在西藏城鎮地區實施的網格化管理體制,是一種高度強化監控與監視功能的行政網絡。2011年11月在藏區寺院開展的“六個一”活動,則是一種新的情報蒐集系統。 這三種體制據官方表述都是為了加強“維護穩定”,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曾在2013年3月指出,這是西藏自治區“壓倒一切”的首要任務。“惠民”活動的目標即是要做到“三個不出”(大事不出、中事不出、小事也不出),也就是要防止一切示威或表達異議的舉動。 在藏族地區,尤其在2008年春天開始的騷亂風潮以后,中國政府將所有異議一概視為“受到西方敵對勢力和達賴分裂集團的煽動”。在2013年2月14日的一次重要政策講話中,中國主管少數民族和宗教事務的最高官員俞正聲揚言要“堅決粉碎”支持達賴喇嘛的各種勢力。因此,藏區自2008年以來,已有數以百計被懷疑支持達賴喇嘛的藏人遭到逮捕、判刑和各種懲戒。 “北京著魔於所謂的‘維穩’,導致這些迫害,”理查森說。“它在刻意壓制藏族公民的言論自由等基本權利,並灌輸恐懼感。” 雖然干部工作隊的確改善了某些鄉村的公共設施,但“惠民”隻是這項活動五大任務的最后一條。工作隊收到的指示說,他們的優先任務首先是在藏區鄉村拓展基層黨組織的角色和規模,其次是通過“舉辦揭批達賴集團的活動”以“維護穩定”。這些措施,據報導也在西藏自治區以外的某些藏區推行,已導致言論自由和宗教活動遭受限制。 舉例而言,根據人權觀察訪談一位村民得知,拉薩市達孜縣的一個駐村工作隊曾約談他們村子裡的所有居民,包括小孩子,將他們分為三類:希望發財致富而 支持現有體制的﹔偷偷崇拜並支持達賴喇嘛但不會公開抗議的﹔和“拒絕接受再教育,對祖國和黨沒有信仰的”。完成分類以后,屬於第三類的大約135人於 2013年3月被“帶到縣民活動中心,接受45天的再教育”,據這位受訪者說,同一期間還有來自那曲縣的大約500名村民也遭到拘留再教育。另一位受訪者 則說,墨竹工卡縣也有73名村民在同一時間被送去再教育。 昌都地區(西藏自治區的七個行政區之一)某個駐村工作隊的工作報告,足以証實上述受訪者所說的,工作隊負有摸清村民社會關系網絡的任務。該工作隊還接到要求,將村子裡的“重點人員”編造名冊,隨時“密切警戒他們的舉動”。“重點人員”通常是指被認為可能引發政治騷亂的人。 根據相關官方文件指出,這項活動的首要任務是在西藏自治區的鄉村地區增強和擴建共黨組織。每個干部工作隊必須通過在村中成立黨支部,鼓勵“致富能手”入黨和擔任村領導,使每個村子都變成反分裂的“戰斗堡壘”。 活動的第二大任務,據官方報告說,包含三部分:加強“維護社會穩定”﹔對達賴喇嘛的追隨者“深化斗爭”﹔“強化僧尼管理及再教育”。人權觀察所做的訪談顯示,為執行這些指令,干部工作隊比以前更加積極蒐集村民支持達賴喇嘛的情報,並且建立各種情蒐和監控機制,企圖消除對達賴喇嘛的支持。 2013年2月28日,西藏自治區維穩總指揮郝鵬要求武警部隊“切實做到沒有盲區、沒有縫隙、沒有空白點,不給敵對勢力任何可乘之機”,而且要“加大明察暗訪力度”。 這項活動的范圍、規模和成本都是前所未見的。已經有大約2萬1千名干部──據一份官方報告指出, 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以來,省級干部被派往鄉村比例最高的一次──以至少4人一組進駐到西藏自治區的全部5,451個村級單位,做為這項3年計劃的一部 分。活動每年耗費14.8億元(將近2.27億美元),佔自治區年度預算的25%,外加100億元(將近15億美元)用於鄉村基礎建設。 干部駐村工作隊還有責任要為村民“解決困難”,促進經濟發展,媒體報導描述這些工作隊幫助村民清理積雪、開鑿水源、造橋鋪路、引太陽能、開識字班、 添購娛樂或通訊設施、乃至其他形式的實質經濟支持。每個駐村工作隊每年可分配到至少十萬元(約合1.6萬美元)的經費,用於村中工作。 “如果政府和黨真心要改善藏人的日常生活,他們必須先解決持續性的人權侵犯,包括對於宗教自由、言論自由、和獲取信息的限制,”理查森說。“這才是更能有效‘強基’的途徑”。 “惠民活動”背景說明 駐村隊負責蒐集情報 根據官方媒體報導,駐村工作隊的首要任務之一,是在西藏自治區全境蒐集維穩信息,對鄉村家戶與個人進行登記建檔。為了解“每一個村的情況”,駐村隊奉命挨家挨戶走訪調研,登記村民的姓名、年齡、住址、家庭成員經濟收入及其他個人詳細信息。每名駐村工作隊員必須“重點聯系3-5戶群眾”。駐村隊蒐集信息的這些方法,涉及侵犯村民的隱私權利,帶有強迫性質。 通過對一些村民的訪談可知,駐村隊所蒐集的信息主要是村民的政治觀點和社會關系。昌都地區的一些村民被問到他們的社會網絡,另一區域的一位村民告訴人權觀察,她被問到是否有親戚朋友在西藏境外、她對達賴喇嘛的看法、她的親朋好友中有沒有任何人參與過2008年的抗議行動、以及她有沒有違反禁令收聽美國的藏語電台廣播。 達孜縣一位村民說,工作隊首先問村民對2008年的一次示威活動有何意見,然后查問家中每個成員的行蹤和政治記錄,然后又問他們對達賴喇嘛的看法。據這位村民表示,有些駐村干部會問所有10歲以上的孩子知不知道達賴喇嘛,然后“他們會繼續挖下去…追問他們是在哪裡聽說達賴喇嘛的、是誰告訴他們有關他的事情等等。”因此,這位村民說,“村裡的人變得和以前不一樣了,必須隨時隨地小心翼翼,大家互不信任。” 一位原駐村干部在2012年1月接受人權觀察訪談時,証實他所在的工作隊曾被要求逐一查問村民的個人信息。他說他當時必須詳細記錄所有曾參加“分裂”活動者的動態,而且每周都要將這些信息向上級匯報。官方報導明確提到,駐村工作隊還要負責對進出村中的僧人進行登記備案,分析他們的背景並監視其行動。 一位村民說,地方官員告訴她,如果她不接待四名駐村干部暫住她家,她“會有麻煩”。她說,村子裡的工作隊輪流到每一戶人家去暫住,每次住兩三個星期。她們全家“在干部暫住期間,不准把家裡任何一個房門上鎖”,干部還在每戶人家的裡裡外外拍照,搜查他們的房間,顯然是要看他們有沒有私藏政治性的文件或達賴喇嘛的相片。另一位受訪者告訴人權觀察,他認為駐村工作隊的監控方式是刻意讓村民“感到刺眼”,以便“提醒他們背后隨時有人在盯著。” 村級安全單位 官方媒體關於“惠民”活動的報導說明,駐村工作隊負責在村子裡建立新的安全系統和“維穩合力”,做到“人人是哨兵、村村是堡壘”。這是在形容新成立的由村民組成的治安系統,如聯防隊、護村隊等。這些組織的成員必須由黨員中挑選,並且要宣誓反對達賴喇嘛、愛黨愛國,由此可見,其進行監 控、搜索或拘押的標准不是違法與否,而是政治立場。況且,將駐村干部的職權擴大到維持治安,將大大提高其侵犯人民隱私、或因標准含糊籠統而剝奪村民自由的 風險。 舉例而言,在西藏自治區的阿裡(Ngari)地區,活動開始一年之內就組建了140支“維穩巡邏隊”,共執行9,720次巡邏巡查,“排查”外來人員4,640人次。同一期間,山南(Lhokha)地區組建了1,080支“護村隊”,那曲(Nagchu)地區則動員了3.68萬人加入各種村級巡守單位。 在昌都地區的八宿(Pakshoe)縣,建立了208支護村隊,由1,717名“年輕精干的黨員”及其他“愛黨、愛國、反對分裂”的人員組成。據媒體報導,這些“護村隊員”配備著公安作訓服、紅袖章、以及手電筒、鋼管、木棍、帽子等工具,平時要參加巡邏值班。 一些關於駐村工作的官方報導指出,各地工作隊要求家戶和社區領導簽訂名為《維穩責任書》的文件。該文件的第一條就提到要“反對分裂”和“維護團結”,第二條則要求簽名人“尊重黨的民族與宗教政策,自覺地避免傷害國家安全或破壞民族統一。” 政治教育 駐村隊也負責在村裡實施政治教育,鼓勵藏人“感恩黨、聽黨話、跟黨走”,“筑牢反分裂斗爭的群眾基礎”,並且“深入揭批達賴集團”。這些會議,尤其是在一旦缺席就可能遭到地方當局的迫害的情況下,侵犯了表達、言論、隱私和宗教自由等權利。 拉薩附近堆龍德慶(Toelungdechen)一個駐村工作隊在年終報告中說,在村中舉辦了六次“揭批達賴集團陰謀”活動,並進入寺院舉辦九次愛國主義教育活動。這些活動主要在批判達賴喇嘛“政治上的反動性、宗教上的虛偽性、手法上的欺騙性”。山南地區在活動第一年舉辦了近4,000場批判達賴喇嘛的會議﹔昌都地區在同期間舉辦了7,017場。這些活動包含宣揚法制意識和共黨恩德的演講與展覽,據官方媒體說法,光在拉薩全市各村就有37萬人參加,包括27,000名“青少年及學生”。公開活動之外,干部還進行數萬次的“家訪談心”,借以“提高群眾的思想覺悟”。 一位曾在以往類似活動中擔任工作的拉薩居民告訴人權觀察,官方媒體總是說村民自動自發參加這些政治教育集會,但實際上,任何一戶人家如果一個人都不出席,可能會碰到“嚴重問題”。一位前工作隊成員接受人權觀察訪談表示,在這些活動中分發給村民的讀物全是在說“黨的政策好”和“達賴集團壞”。 “活動通常進行很順利,”他說,但是當干部開始批評達賴喇嘛,“大部分村民會覺得難受,常常全場頓時安靜下來。他們甚至不願和我們〔台上干部〕四目相接,”而且村民對政治教育活動的反應都會被記錄下來,任何一個村民如果“沒有認真學習”,就要另外“補課”。那曲縣黨委2012年5月發出的一份關於鄉村思想教育的通知說,各個駐村隊裡面的“輔導員(befrienders)”必須“給那些沒有認真學習的村民特別額外上課…做到不漏一戶、不漏一人。” 干部在這項活動第一年度所做的工作,還包括組織活動促進愛國主義和對黨的忠誠。工作隊分送中國國旗、毛澤東和其他中共領導人的裱框照片,以及標語橫幅等等,供每個家庭、學校、寺院和其他場所懸挂。在活動的前七個月,僅僅拉薩市就裝裱了9萬多幅毛澤東等領袖像,購買近7萬面國旗,統一發放到全市所有民家、辦公場所和學校、寺院。在“農奴解放日”等重要節日,會放映“教育影片”、組織照片展、舉辦黨員茶話會。干部還必須組織集體唱“紅歌”、播映愛國題材電影、以及在居民家中懸挂領導人畫像等活動。官方媒體的英文新聞報導說,群眾自動自發懸挂這些畫像,但一位村民告訴人權觀察,是干部要求她在家裡挂上毛像。 據報導,在西藏自治區之外的各個藏區,也有類似“惠民”的較小型活動。四川省藏區爐霍(Dranggo)縣2012年發生示威后不久,政府官員就到 各村落進行家訪。2012年3月,四川省阿壩(Ngawa)自治州派遣工作隊進駐51個被歸類為“矛盾最集中”的村落,每個工作隊由10名干部組成,負責 在村中實施政治教育。根據一則官方媒體報導,這51個工作隊“走訪群眾11.4萬人次…召開群眾大會862場”。 這個為期三年的活動,和另外兩項農牧區行政與安全措施的重大變革有關:干部常駐寺院政策,2011年末開始在藏區實施﹔以及首度在村級派駐全職政府官員,這是一項全國性的方案。自從2008年以來,這些“村官”已經進駐西藏自治區大約四分之一的村子。和西藏自治區在城鎮中建立的“網格”系統一 樣,村官系統也將使政府行政機關較過去更深入社會基層。雖然西藏自治區“惠民”活動預計隻進行三年,但有些當地人認為,其目的是做好准備,以便將來在每個 村子派駐村官和常設的政府機構。如同一位接受人權觀察訪談的村民注意到的,“工作隊在村裡成立辦公室以后,他們常說以后會永遠留在村子裡。” 更多人權觀察關於中國的報導,請瀏覽:http://www.hrw.org/zh-hans/asia/china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