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二代

[西安e报:517期]一场简单质朴的婚礼

关注这座城市,帮您读懂西安,本期e报截稿于5月23日。1947年的这天,祖籍辽宁鞍山的许鞍华出生了,他的母亲是日本人,5岁时全家移民香港。凭借在“越南三部曲”中对共产党统治下政治迫害、人性扭曲的真实刻画,奠定了许鞍华在香港乃至华人电影史上的地位。97之后,许鞍华作为一个“新香港人”,以香港普通人的生活为题材,拍摄了大量感人肺腑的电影,比如《天水围的日与夜》。

现在,请进入我们本期的e报周末图片版,为大家描述的是两个新西安人的一场简单而又感人的婚礼。

[1]就算远在从山西,也要参加你的婚礼

农历四月初十,来自陕南的小伙王俊(注:他的朋友一般都叫他的网名“龙典”)和来自河南的姑娘刘丹丹(注:她就是龙典嘴里的“丹丹”)要结婚了!他们还没买房,临时租住在朋友甘云剑刚刚为他们腾出来的一套房子里。

8:00,龙典的一帮朋友们就相约来到了他的新房里,准备去迎接新娘丹丹。经过一番紧张的忙碌,包括烟、酒、莲、肉在内的“四样礼”(via:华商论坛)都备齐了,每个人分别负责什么事务,也都分别确认好了。于是,大家就在楼下拍照留念,正式出发——

龙典和他的朋友们

作为一个“新西安人”,龙典的朋友也大多来自外地。照片里的这些人,没有一个是出生在西安的。最右边的这个叫徐晓波,是龙典多年的死党,5月22日下午,徐晓波和他的妻子(注:左六)愣是开着一辆“普桑”跋涉了7个多小时,从山西老家跑到了西安,为的就是亲眼目睹好友人生中最重要的这一刻。

[2]就算是借,也要帮你扎个势

9:30,这天的天气很好,和财大气粗的富二代、官二代们不同,龙典的迎亲车队没有清一色的“宝马”、也没有加长的“林肯”…这里面六辆车,有两辆还是朋友自己的。就这么一个简单的车队,也像模像样,开得整整齐齐、稳稳当当。不为别的,就为了这一份对婚姻的尊重、对幸福的期盼和向往,就算是借,也要把兄弟的媳妇稳稳地接回家…

龙典和丹丹的迎亲车队
简单却毫不散乱的迎亲车队

丹丹家也不在西安,于是娘家人就临时将“娘家”放到了他们住的大雁塔北广场的“慈恩客栈”里。谁知道,这慈恩客栈的保安却好不讲理,不让燃放结婚的鞭炮,激怒了张涛(注:图一左三),差点和保安打起来…最后双方都退让了一步,在慈恩客栈的外围,燃放了迎亲的鞭炮。

[3]就算把门挤烂,也要让你娶回媳妇

10:00,过了保安关,还有更难过的“抢亲关”,媳妇啊,得是抢来的、夺来的才行,咱们中国人就爱这个,不这样做,体现不出来亲家的诚意。于是乎,明明就要在中午时分正式结为夫妻的两家人,偏偏要在门口上演一场“抢亲大战”,双方你来我往,你嘲讽、我嬉笑,嘴上互不相让,手上也使足了劲,弄得这门板“嘎嘎”直响…

抢亲、挤门

[4]就算是跪下,媳妇你也要跟我回家

10:15,经过了一番努力之后,最终还是从门缝里塞了几个红包,里面的娘家人才放开了一条小缝,婆家的这帮壮汉们一头撞了进去…新郎龙典见到了娇滴滴、羞答答地在里面等候了多日的媳妇丹丹,别着急,按照流程,龙典老弟,你必须得跪下,哪怕是单膝下跪,求人家丹丹跟你回家!

媳妇,跟我回家吧

[5]就算是流泪,也是幸福和快乐的

10:20,别着急,媳妇答应走了,丈母娘却未必,这一关更难过。婚礼司仪示意丹丹妈妈向女儿说两句祝福和送别的话,丹丹妈妈眼看着女儿就要成为人家媳妇了,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的嘴角抽动着,眼睛红红的流泪了,丹丹走向妈妈,和她妈妈拥抱在一起…两个人热泪滚滚,却又无声无息。

丹丹和妈妈泪流满面抱在一起

[6]就算是抱,也要抱你回家

10:30,龙典也上去和丈母娘做了一次拥抱,龙典还说:“妈妈、舅舅,你们放心吧,我一定会和丹丹白头偕老,我一定会努力和她创造幸福生活…”唉唉唉!别哭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赶紧结婚过日子去吧~一番客套之后,龙典抱起丹丹就走了出去——媳妇,走,回咱们家!你看这丹丹乐得,嘴都合不上了~再看新郎这幅表情,让每个围观群众都想帮他提提劲——

媳妇,抱也把你抱回家

透露一个他们俩的小秘密吧,曾经有一次,丹丹不能走楼梯,电梯又坏了,龙典愣是把她抱上了27楼!

[7]就算是闯红灯,也要准时帮你完成婚礼

10:40-11:30,为了能够在“良辰吉刻”完成迎亲的任务,在回程的时候,车队走得比较急,不料,越是想快越快不了,徐晓波和周亮(注:图一左五)都遇到了意想不到的麻烦:

周亮一脸无奈
周亮穿着他媳妇(注:图一左四)给他特意买的“马来西亚富豪衫”,帅成嘛咧!

周亮这边,一辆挂着兰州军区牌照的车辆死活不让道,拐弯的时候还不打方向灯,剐蹭了周亮的车,下车经过一番理论,周亮反而给这个死不要脸、无理取闹的军车赔了400元,才得以脱身;

徐晓波这边,因为同车的张涛要赶在头车前面去酒店燃放爆竹,不得已抄近路猛开快行,这一路上,又是压黄线,又是闯红灯,估计也要被罚款400元…

[8]就算再大的风浪,也不把你的手放开…

11:50,好像所有的霉运都降临到了其他车上,头车却顺顺利利地抵达了举行婚礼的酒店。良辰已到,丹丹和龙典手拉手,走进了婚礼的殿堂——

执子之手,与子相悦
执子之手,与子相悦

[9]就算再大的风雨,也不和你分开…

12:00,婚礼开始了,新郎新娘喝交杯酒。此时此刻,全场掌声四起,这一对幸福的人儿,得到了全场所有人的赞美和祝福!

交杯酒

[10]就算有一万首歌,也要为你唱这首歌

闲暇的时候,龙典喜欢去K歌,丹丹最喜欢他唱王力宏的《在梅边》,因为,据说,比王力宏的原版还好,既然这样,我们听不到龙典的加强版,那就听听王力宏的版吧!

[后记]王俊,来自陕南的25岁男孩,刘丹丹,来自河南的21岁女孩,就在今天正式结婚了。他们的婚礼简单、质朴,但是又刻意地遵守了陕西的风俗和章法。来他们婚礼的客人也不多,总计才九桌。他们用简简单单的仪式宣告了一对夫妻、一个家庭的诞生。

其实,@在西安还有大量来自外地的年轻男女,他们的朋友可能还没有龙典、丹丹的多,他们的婚礼非常简单,甚至连仪式都省略了,更甚至,他们结婚了,周围的很多人都不知道…

王俊和刘丹丹都是互联网从业者,他们爱好音乐、旅游,将互联网作为安身立命的工具,如今,他们在这里安家落户,他们,也应该是这个城市的主人。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鸣谢]本期e报图片由“料理猫王”拍摄。

[IN推]想和我们一起记录西安的时时刻刻吗?如果你有坚持不懈的毅力、有独立思考的能力,那就来吧~


阅读更多

写在中国社会溃败之前

作者:阜远 | 评论(11) | 标签:社会溃败三论之一

在开始全文之前,我们必须首先厘清一个概念,什么叫社会溃败呢?孙立平教授说:“社会溃败是社会肌体的细胞坏死,机能失效。”(参见《中国社会正在加速走向溃败》)也就是说,中国社会正在失去提供人类结成社会所希望得到的基本福利的能力;中国社会会变得无法顾及大多数人的利益,会变得缺乏各个层面的利益交流。所造成的结果是,中国可能跌入——说得直白一点,实际上正在跌入——不逊于中世纪历史的黑暗。

不远的将来,特殊利益集团会变得更加肆无忌惮,网络•手机会实名,一切言论和舆论的自由都会被限制。而官员的财产却不须阳光,富人的财产勿须报税。社会结构完全板结,底层的人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改变生存状态;官二代、富二代、新生代农民工…这样的标签将代代传递下去。工资性收入占GDP的比重会持续下降,至少不会提高;则广大人民的生活将会更困难。因此贫富差距会继续扩大。医疗、教育等资源总是向财富聚集,就算普及了保险,人民的教育和卫生状况的改善也会大大落后于科学技术的进步。

为什么我会得出这样的预期?有人批评我,“这样想有意思吗?想要在不到30岁时解决人生的问题,可能吗?”

我说,当今中国大体有三类人。一是彻底盲于目,觉得天朝盛世无限美好;二是不当睁眼瞎,看到国家的问题,痛彻心扉;三是彻底盲于心,看到了当做看不到。第一种和第三种都是“幸福”的人,遗憾的是我属于第二种。因为我对今天的中国有自己的看法,我觉得这样的看法不是个别的或者偏执的,而是有一定代表性,能引起共鸣的。基于这样的判断,我做出我的预言。愿意和一切读者讨论。

一、当今中国究竟是怎样的

当今中国,权贵资本主义已经形成、巩固,并在加速发展。

“权贵资本主义”这一概念,最初由吴敬琏先生提出。从构词看,它是一个复合名词,由“权”、“贵”和“资本主义”组成。“权”指政治权力,其代表为掌握中国政治资源与政治权力的阶层。“贵”指富贵,其代表为掌握中国经济资源和社会财富的阶层。资本主义则指社会财富分配的基础是按资本分配。但中国又不典型地按资本分配社会财富,而是主要地按权力分配。所以中国社会,最巨大的力量,依旧是政治权力。于是,中国大量的资本都被凝聚于官家、当局手中,或是被少数商业巨头所垄断,而广大的中小企业主或民营企业主则并没有多少社会权利资源。实际上,在中国独特的政治与社会语境下,中国的资本状况都充满了浓厚的当局意识和权力意识。这个就是权贵资本主义。说的直白一点,实际上就是吴敬琏努力避免而我们都耳熟能详的那个“官僚资本主义”。

现在举凡钢铁、化工、煤炭、石油、民航、公路、金融、证券、保险、邮政等等几乎所有有利可图的领域,都是国有经济独大。而国有经济的决策和运营,毫无民主可言,也不对名义上的主人——人民负责,一切都是几个寡头在说了算。最为暴利的房地产业呢?据全国工商联在2009年《我国房价为何居高不下》一文称:调查显示,在房地产开发的总费用支出中,流向当局的部分(即土地成本+总税收)所占比例为49.42%。中国的房地产行业可能是世界上最典型的当局与民争利产业,而且是腐败高发领域。从征地拆迁、土地出让、调整土地用地性质、规划审批,到项目选址、施工监理、工程验收、调整容积率、产权登记等环节,充斥了权钱交易。这不是权贵资本主义又是什么?

在权贵资本主义社会,贫富差距越来越大。这个无论从心理感觉还是统计数据上都如此。《人民论坛》载:有关机构统计,2009年全国最富有的3000个家族财富总值16963亿,平均财富5.654亿。如果将“富榜”扩大到前1万个家族,财富总值达到21057亿,平均财富值2亿元。所谓1亿元意味着:一个农民21500年的收入,一个普通职员3500年的年薪,一个北京低保享受者2万余年的生活费。而同期全国居民储蓄不过21万亿多。如果继续调查这一万个家族与当局的关系,我想结论定会更加触目惊心。经济学上经常用 “基尼系数”来衡量一个国家贫富差距。按照国际惯例,系数在0.3以下为最佳状态,在0.3至0.4之间为正常状态,超过 0.4为警戒状态,达到0.6则属于社会动乱随时会发生的危险状态。据有关资料统计,这个系数在我国的发展情况是:1978年为0.18,1988年为0.382, 1994年为 0.467,2008年基尼系数为0.65,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社会公众的收入达到一种严重不均的状态。中国的贫富差别已大大越过了警戒线,达到了非常危险的程度!

更要命的是:这种贫富分化丝毫没有外国出现过的先扩大后再缩小的迹象。《瞭望》载,浙江省社会科学院杨建华教授十多年持续关注、调研财富分配问题。他说,根据库兹涅茨1995年提出的著名的收入分配差距“倒U”型假设,即在经济发展过程中收入分配差距的长期变动轨迹是“先恶化、后改进”。发达国家的经验显示,在人均GDP在1000至3000美元之间时,收入分配差距会恶化,当人均GDP超过3000美元时,收入差距开始缩小。目前中国的情况并非如此。浙江省人均GDP已经超过6000美元,但收入差距非但没有缩小,反而在拉大。无论城镇内部、农村内部,还是城乡之间,收入差距确实过大。杨建华说,现在中国的社会结构不是橄榄型,也不是金字塔形了,而是呈现倒‘丁’字型,底层庞大,很少拥有财富,拥有巨富的一竖很小。

如上文所说,在权贵资本主义社会,工资性收入在GDP中的比例极低,而且逐渐降低。人民工资的涨幅不要说够不着GDP,甚至够不上CPI的增加。随着房地产价格疯涨带动的人民币的事实贬值,虽然生产在持续,但人民的财富不是增加而是在日日夜夜地减少。

教育改革全面失败,知识不能改变命运。公务员招考制度、军官选拔制度充斥着腐败。甚至以吉林省松原市为代表的一些地方,高考制度都被权钱交易破坏殆尽。低社会阶层人士想要改变命运,无疑异常困难。

在权贵资本主义社会,个人所得税、经济适用房等本该造福低收入人群的措施全部适得其反。这个都已经成为常识嘛,不需要证明了。

其他官员的腐败,对资源竭泽而渔及买办式的开发,对环境肆无忌惮的污染。说都不用说。

如果社会发展的惯性不被扭转,能逃出文章开头的那个预期吗?

二、面对权贵资本主义,中国思想界和爱国者的思考

毛泽东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当然生活往往更复杂,反抗未必就来得那么快,那么普遍。但当今中国社会的畸形,至少已经引起了非常广泛的思考,思考者涵盖左、右两个方面。中国的左派和右派有一个共同点,他们看到的问题往往是相同的。只不过解释论不一样。比如腐败问题,左派认为改革过头了,计划经济时代没有腐败;右派认为改革不够,民主社会没有腐败。诚如孙立本教授所说:“权力和金钱两个看起来不能结婚的两个人组成了一个小家庭。这时,左派和右派的分歧形成了,一派说,你家的丈夫是个好丈夫,妻子是个坏妻子;另一派说,他家的妻子才是好妻子,丈夫是个坏丈夫。并为此吵得不可开交。殊不知,人家小两口日子过得甜甜蜜蜜。”其实很有可能左右两派都错了。中国的权贵资本主义是人类历史上罕见的变态社会结构,用任何一种理论和模式似乎都难解释得尽善尽美。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要想中国社会改变现状,持续发展,打破权和钱的紧密联系是必须的。在这个意义上,左派和右派中的大多数都是爱国者。而那些麻木不仁的人却在尸位素餐,看着左右相争的好戏呢。

三、怎么办?中国将会向何处去?

谁不爱自己的母亲,用那滚烫的赤子心灵?广大的爱国者们不会坐视祖国的沉沦。总是要——至少希望有人能——做些什么改变现状。

有一派人寄希望于“中央头脑清醒,胸怀开阔,善于动员一切支持的力量,通过保障民权改善民生、挽回民心。”他们要求:停止“国进民退”,开放新闻监督,人大代表直选,社会正义运动,等等。(参见胡星斗:坚定不移地继续推进改革开放)

不客气地说,此路不通。他们把整个特殊利益集团人为划分为几部分,好似特殊利益集团是一群人,地方当局又是一群,中央又是一群,希望他们互相制衡。殊不知,这完全是空想。自古疏不间亲。在你仰望星空时,“心无疵兮”先生片刻没停下他那争权夺利之手。想要与虎谋皮,哪里能够?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变为权贵社会主义。也就是体制内的少数权力者和人民形成合力,一定程度上通过调整分配结构,改善基本群众的医疗、教育、住房问题。当然,这个运动的发动者会取得更大的威权。也就是说,社会可能转型为,国有经济垄断进一步加强,权贵在社会中的地位进一步提高,但分配较现在公平一些的形态。类似今天的新加坡。这个问题,我还没有想清楚,在此先稍稍提及。

可能性比较大的,还是沿着现在的轨迹,无可避免地滑向类似中世纪的深渊。因为一如孙立平文中说的,现在“僵硬的稳定压倒一切的思路,使我们这个国家健康起来的努力被消灭在萌芽状态”,而“稳定已经开始演变为维护既有利益格局的一种手段”了。如果真如此。大局的好转必然需要很长时间——我认为80后、90后一代看不到了;有人认为需要时间远长于此,可能要考虑几百年的历史大循环尺度。所以我寄希望于我们的民族。我们民族历经艰难险阻,但仍然走到了今天;估计今后一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期,也不会遽然灭亡。有民族在,则民族的历史会得到流传。今天我们——爱国者的殷忧,将来总有人能够理解,就像我们会理解郑观应他们一样。今天权贵们的暴虐、贪婪和无耻,总会被历史鞭挞。

四、还有一种可能

虽然我们知道,国内的统治秩序是牢固的。但社会生活中的矛盾又是复杂的。国内和平,但国际不一定和平。

美日想肢解——至少遏制中国,是不可避免的大趋势。只有外交部的老爷们才相信中美双赢。近日,美国大使说中美关系像恋人。我说就算是恋爱关系,那中国也是辛苦买房,然后不得不把房产登记到女方名下的傻男人。

近年以来,美国一再对人民币汇率问题施压。有识之士纷纷意识到,美国对中国“金融狩猎”的号角已经吹响了。

如果单纯考虑人民币汇率升值对中国外向型经济的影响,可谓思维尚停留在重商主义时代。简单来说,就算中国对美出口全没了,美国也不会自己生产轮胎、鞋子等物。因为美国资本的国际食利性,不可能改变了。美国狙击人民币汇率的真正目的,在将中国制造业中的资本挤出来。制造业如果不行,中国的股市又是如此样子,那么资本在中国唯一可以选择的投资领域就是房地产市场。中国已经甚嚣尘上的房地产热将进一步升级。到时美国的国际热钱再涌入,做局……仿佛玩击鼓传花游戏,等倒几次手,中国老百姓高位接盘时,再抽出资金。楼市和整个经济泡沫破裂,改革开放几十年积累的财富易手。

这番预期,已经是除了宠物经济学家外的经济学界的共识了。而且这番预计,并不是凭空想象的,人们还可以通过考察日本泡沫经济破灭和失去的二十年来印证。遗憾地是,我们太乐观。事实是,泡沫经济前日本具有的优势我国没有,日本的软肋我们更甚。例如,日本有很多工业专利权。纵使制造业不景气,虚拟经济崩盘,很多日本企业靠转让专利都能从国际市场赚到足够的钱维持生计。中国企业呢?日本泡沫经济时期,财富的增加几乎是从大老板到出租车司机为止全社会都享受到的;日本的泡沫经济解体后财富缩水的也是相对全民性的。而中国改革开放几十年,财富主要地集中到了特殊利益集团;而一旦经济崩溃,痛苦一定会被转交到大众身上。日本是普及社会保险的国家,中国的社会保险尚在建设中。所以美国真要发动对中国的金融绞杀的话,中国的失败简直是注定的。在这种情况下,社会的动荡不可避免,动荡的结果有可能是新的更好的秩序的建立。

就台湾、西藏、新疆而言。相当一部人想独立,那是铁板钉钉的事实。究其原因,固然有美国等西方势力的干预。但只要学过毛泽东哲学的人,都明白外因必须通过内因作用的道理。如果大陆政通人和,台湾未必不想回归。如果新疆政策亚克西,怎么会闹出如此大的骚乱?只不过权贵资本主义和人民的基本矛盾,在台湾表现为所谓民主和飞弹之争,在新疆表现为民族之争,这种特殊的形式而已。如果大陆持续这个样子,台湾必然会想独立。这点非常好理解。我们如果有移民的机会,不想走的肯定不多。现在两岸三通,非但没有如预期使台湾同胞随着对大陆了解的加深,产生回归的想法。反而是台胞愈了解大陆腐恶的现状,愈庆幸自己走了出去。

一旦台湾独立。如果当局不加干涉,就会政治总破产。如果全面战争,那么美国绝对会介入。这是美国的既定国策,有国内法《与台湾关系法》规定的。美国介入,中国失败的几率更大。不要迷信现在中国军备如何。军队,归根到底要靠拿武器的人,而不是武器。现在中国军队的腐败情况,真是让人不忍卒言。简单归纳一下,就是基层士兵等着退伍,退伍之后就是无业,要想提干送钱上来。大家不妨看看魏巍的《我也为退伍兵崔英杰说情》,就可明白。这样的军队还能打仗?何况美国的武器只有更先进,战略战术也更高明。

如果出现那样的局面,诚如列宁所说,帝国主义战争就可以被国内革命所取代。这无疑是非常恐怖的,中国可能仅仅剩下相当于宋代的版图。但责任绝对不在于革命者,而在于特殊利益集团。鲁迅先生说,“把沦为异族奴隶之苦告诉国人,是很必要的,但是切莫使人得出结论:那么,我们倒不如做自己人的奴隶罢”。现在当局做的,正是用当异族奴隶的痛苦恫吓人民。动不动就是“被利用”、“敌对势力”,使人民甘为他们的奴隶。

有志于改变中国面貌的爱国者要切记,从古至今,从东汉太学生诣阙上书,到清末公车上书,再到五四运动、一二九运动,所有的学生运动,都是爱国的和正义的。固然时有外部势力参与进来,但完全到不了被评价为受敌对势力利用的程度。那种投鼠忌器的态度,一如十月革命时的护国主义者,名曰不革命,其实就是反革命。爱国者要敢于做出类似《布列斯特条约》的妥协,只要有利于中国社会的长远发展。清末革命党人说,大乱者治中国之良药也。我再次发出感慨,如果大乱能促进社会的进步,这个代价也是值得的。因为美国对中国的围猎,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只能利用机遇,促进社会转型,这是社会得到改善的另一种可能。

文末,请允许我引用时寒冰的几句话:“我恳请,长辈们把我视为自己的孩子,一个永远长不大会犯很多错的孩子,一个努力想做好事又经常会打破杯子的笨手笨脚的孩子;我恳请,比我年龄大的朋友,把我当成一个小兄弟,一个动不动就热血沸腾、激情四射,缺乏城府和戒心的永远不成熟的小兄弟;我恳请,比我年龄小的朋友,把我当成一个可以倾诉的兄长,我会如同对待我的亲弟弟和亲妹妹那样,做一个称职的兄长。”

在被称为转折之年的2010,想到我国家和民族所受的不可胜数的苦难,想到我们每个人都必须面对的黑暗前景。不禁呜咽哭泣,不能够言语。希望我的估计,大部分都是妄想。

阜远的最新更新:
  • 左、右政治主张浅析及左派的任务 / 2010-05-13 20:50 / 评论数(4)
  • 阅读更多

    下跪是一种什么样的武器?

       (《南方都市报》历史专栏)

     

    就在上个月,辽宁省大连市所属的庄河市人民政府门前,上千名村民齐刷刷跪下来,要求市长出面接待,向市长反映村干部涉嫌腐败的问题,但遭到拒绝。这个消息被报道后,很显然,给市长的上司丢了脸,给和谐社会抹了黑。庄河市长被大连市委、市政府责令辞职。可见,有些时候,下跪也是一种武器。

    那么?庄河市长果真是被民众“跪倒”的么?而下跪,算一种什么样的武器呢?回顾发生在近五百年前的一起著名的“下跪门”事件,或许能引发对这一问题做一点思考。

    明嘉靖三年七月(公元1524年),紫禁城东边与东华门相望的左顺门前,黑压压跪着一群人,有的人大哭流涕,有的人大喊“高祖皇帝”、“孝宗皇帝”,乱得一塌糊涂。下跪的人可非寻常小老百姓,全是京城的官员,算是大明朝的精英,总计二百二十九人。这左顺门是明代文武官员在此等候皇帝批示的地方,是帝国具有政治象征意义的区域。在如此要地搞出群体性事件,那么事情肯定非同小可。

    左顺门群官下跪事件,是明嘉靖年间最大的政治风波“大礼议”中,君臣矛盾发展到不可调和地步的必然。简言之,“大礼议”的问题要害就是嘉靖皇帝的父母该是谁。荒唐皇帝正德帝死后,没有子嗣,也没有亲弟弟,按照血缘的远近,他的堂弟、孝宗皇帝的亲侄子嘉靖从湖北藩邸进京做了皇帝。可帝系是不能变的,嘉靖必须成为他伯父孝宗皇帝过继的儿子,即位才名正言顺,而自己的亲生父母(兴献王、后)则成了叔父、叔母,这对一般人来说,情感上说不过去。他委屈地对群臣说:“父母能改来改去么?”这世上不缺马屁精,观政进士张璁为代表的另一批官员,极力迎合嘉靖帝,反对杨廷和等所提出的考孝宗、叔兴献王的主张,认为这是一时之论,是嗣不是统。嘉靖帝乃兄终弟及,是继统。因此张璁等主张称兴献王为皇考,称孝宗为皇伯考。

    这真是瞌睡来了有人送上枕头,嘉靖帝很高兴,就照这建议推行,但多数大臣包括首辅杨廷和坚决反对。嘉靖和张璁等几个大臣成了少数派,在年轻气盛的嘉靖看来,这是朝廷中那些老资格的文臣们抱成一团,欺负自己这个湖北来的乡巴佬,也不愿意妥协,坚决要追赠自己的亲生父母为皇帝、皇后。矛盾激发了,六部、九卿、詹事、翰林等官员,相继上疏抗争,皆被留中不发。为避免官员们纠缠,嘉靖帝宣布罢朝,斋居文华殿。翰林修撰杨慎言道:国家养士百五十年,仗节死义,正在今日。这杨慎乃首辅杨廷和的儿子,是真正的官二代,二十四岁在科考中取得进士第一即俗称状元的佳绩,可谓前途一片光明。编修王元正、给事中张翀将朝内文武群臣堵在金水桥南,说:万世瞻仰,在此一举。今日有不力争者,共击之!吏部右侍郎何孟春、少卿徐文华进一步鼓动号召,于是九卿二十三人,翰林二十二人,给事二十一人,御史三十人,以及吏部、户部、礼部、兵部、刑部、工部、大理寺等共二百二十九名朝廷命官,都到左顺门跪下。这一举动,意味着文官共同体在和手握皇权的万岁爷争夺礼法解释权—–这也是官僚团体制约皇权最重要的武器,哪能拱手相让?其他文臣若不加入这个集体维权的行列,那就会被视为叛徒。这下子,连两位内阁大学士也加入了下跪的行列。嘉靖皇帝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这位少年皇帝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出动锦衣卫,以强硬的手腕解决这起群体性事件。命太监将跪伏官员的名字全部录下,并逮捕了丰熙、张翀、余宽、黄待显、陶滋、相世芳、母德纯等八人入狱。然而这并未能制止下跪行动。杨慎、王元正撼门大哭,百官也伏哭不止,哭声震动宫阙。

    大臣为什么拿“下跪”作为武器?皇帝为什么恼怒群臣下跪?这就要从皇权时代的政治构架来分析。百代犹行秦政法,皇帝乃至他授权的官府至高无上,公开地挑战皇权,那是叛逆行为。如果皇帝或官老爷太不象话,臣民们又不能任之听之,如何反抗呢?以自虐的方式来制造悲情气氛,在舆论上给皇帝或官员增添压力,逼其让步,则是最佳选择了。于是,从“跪给你看”到“死给你看”,成为忠臣们的流行行为艺术,这就是贾宝玉十分鄙视的“文死谏”。

    这种“跪给你看”、“死给你看”的内在逻辑是:下跪者或自杀者自甘处于弱势地位,他们承认强者的合法地位,只是希望强势一方要遵守自己订的规则。即使绝望了,他们也只能通过自己了断生命,来让强势一方感觉到道义上的压力。比如传统社会中一些妻子遭遇丈夫的暴力,往往会用服毒、上吊的方式来报复丈夫,但很少有胆量公开宣称混蛋丈夫不值得爱了,应该和他离婚我自己单过。明代天启朝大臣高攀龙在阉党逼迫下投水自杀,留下的遗书上写道:“臣虽削夺,旧系大臣,大臣受辱则辱国,故北向叩头,从屈平之遗则,君恩未报,结愿来生。臣高攀龙垂绝书,乞使者执此报皇上。” “跪给你看”、“死给你看”,这类行为中表露的是一种逐臣、弃妇、贱民心态,对中国文化影响至深。

    这种靠强势者迫于道义、舆论的压力,而良心发现的抗议行为,作为非常有限。比如嘉靖帝那样神经坚强的人,你下跪也罢,哭喊也罢,只要不怕身后骂名,那么就可以用霹雳手段对待之。左顺门下跪事件中,被廷杖打死了十七个官员,杨慎等人充军。嘉靖帝完胜,如愿以偿追赠自己的生父生母为皇帝皇后。

    阅读更多

    摇滚乐和网络民意(下)-以梦为马-搜狐博客

    自己的利益维护不了,没有言论自由,社会就成了政府的一言堂,政府如果不关注民生,不回应公民的要求,政治冷漠就会降低政府的公信力,合法性。当今,经济发展的速度和程度值得我们骄傲,但是,离政治文明还有相当大的距离。 如今社会压力越来越大,民间渐渐 … 政治改革势在必行,民主就是钥匙。 如今贫富分化越来越严重,而且通过个人奋斗在如今的社会环境中难以改变自我现状。“官二代”“富二代”,通过特权和先天优势已成社会上新的特权阶层。美国精神“美国梦”的魅力就在于,通过个人努力和奋斗能够实现梦想。 …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