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自杀

All

Latest

自由亚洲|《求是》副总编疑抑郁上吊自杀 官方严控报道

朱铁志(资料图/拍摄日期不详)曾被称为中共意识形态风向标的《求是》(原《红旗》杂志)副总编朱铁志,周日(24日)凌晨上吊自杀。这是继4年前人民日报副刊《大地》主编徐怀谦之后,又一起意识形态文宣高官的自杀事件。而体制内人士认为,很多文化人沦为意识形态文宣工具之后,心理压抑状态非常严重。人民网周日晚发布消息称,北京市杂文学会常务副会长、《求是》杂志副总编、著名杂文家朱铁志,周日凌晨不幸辞世。全国各地杂文学会及诸多杂文家,纷纷表示极大震惊和沉痛。而财新的报道则透露,朱铁志是自缢身亡,同时还援引朱铁志身前友好的说法称,其自杀原因可能与抑郁症或理念和现实的差距有关。但除官方通稿外,包括财新在内的自采报道很快遭删除。据知情人在微信圈透露,自杀前10天,他参加了一次杂文研讨会,并对杂文如何统一党性和人民性做了发言。周六晚9时许,他从家里来到单位,26日凌晨1时左右在单位地下车库自缢身亡。媒体评论人士贾平对本台表示,按照其文章的表现,这是一个相对开明的体制内宣传人士,但其目的依然是为了维护党的地位,也并不会就尖锐的社会表态。即便如此,在越来越左的《求是》内部,他实际已被边缘化。贾平说:他主要的就是体制内的一个意识形态宣传工作者,主要的这种观点也就是“要比较宽容啊,包容,“对民生要关注”,最终目的也是维护共产党的领导啦。算一个相对开明的体制内的老人吧。但你知道像他这种,社会稍微激烈一点的冲突、你要问题稍微尖锐一点,他肯定要回避的。不能指望他对这个体制有更多的批评。而且《求是》杂志现在左得不得了,你看他的好多内部的职务,越来越边缘,基本就是一个坐冷板凳的。对意识形态文宣系统的自杀事件,原云南省委党校经济学老师子肃认为,体制内一些头脑清醒,还保留一点点良知的人,都会为成为党的工具而痛苦。这种漫长的折磨容易让人陷入抑郁,并最终以死亡的方式决裂。他说:根据他的写作和现在的资讯看来,他是憋闷而死。作为一个头脑清醒的人,就是在那种岗位上,完全被党做工具,他非常痛苦,所以自杀了。这种慢性的折磨,让很多人确实失去了活下去的盼头。89年6.4以后,我们学校一个老师,也是搞文字编辑工作的,他也是抑郁,很痛苦,很快就肝癌,就去世了。有大陆记者对本台透露,中宣部周一(25日)已发布禁令,禁止媒体采访报道此事,只能一律采用官方的通稿。本台记者致电《求是》杂志编辑部,但该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求是》杂志是中共中央机关刊,和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并称为两报一刊,曾一度代表中国最高权力意志的风向标。朱铁志是吉林通化人,今年56岁,毕业于北大学哲学系。一直在该杂志社工作,并官至副总编。

大中华在线|南京龙:官场党媒精英自缢身亡事件令人震惊

改开以来通过高考鲤鱼跳龙门的两个标本刘小华、朱铁志先后自缢身亡,比此前跳楼、擦窗子成自由落体、落水、撞死、喝死、累死……众多死于非命的官员更具有标本意义,因而激起不小的舆论波澜。刘小华1959年生人,1978年高考状元,进入中山大学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学习,荣任过湛江市委书记,死前职务为广东省委副秘书长。6月12日,他在家里书房自缢,公安机关初步确认其为自杀。与刘小华关系密切的一位同学认为,一个农村娃,凭着自己的努力,高考成功,进入政坛,一路升迁,主政地方,都是顺途,调回省委后,身份的落差,自信的消失,传闻中的被谈话,种种压力汇聚,最终将他压垮。自杀前夜,刘在班级群里发了最后一条微信,“羡慕冬松”。冬松是他的大学同学,不在官场。是否与反腐利剑即将落在他的身上不得而知,是否为保护攫取的巨大不法财物而牺牲我一个也不能确定。总之,根据该人最后微信那个存世的表达,可以用上红楼梦第二回里智通寺门联“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来点评,倒是很贴切的。学中文的而不将这个道理领悟透彻,实在是一个大大的遗憾。由此可以得出一个消极的认识,即两千多年专制社会积累的生存经验——由儒佛道术语解读的那些陈词滥调还有不小的现实意义。当代人切不可无视这些发霉的典籍所阐发的浅陋道理,到了21世纪也并不因为它们的简陋和低俗而显得过时,中国特色就特在这里。贵为求是杂志副主编的朱铁志1960年生人,1978年考入北大哲学系,毕业后就被分配到求是的前身红旗杂志,但却以杂文家享誉于文学界。因为是甩笔杆子的,留下了一些值得玩味的他生前的声音。死前10天,他在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北京市杂文学会和《检察日报》社在京召开“互联网时代的杂文创作暨老土《牛头马嘴集》研讨会”上说:要把党性与人民性有机统一……写杂文好比建筑工人高空作业,要注意安全,不能从脚手架上掉下……研讨会上,朱铁志自称重感冒,会后没有吃饭匆匆离去。6月25日,朱铁志没有上班,晚上9时许却从家里来到单位,26日凌晨1时左右在单位地下车库自缢身亡。朱在不同场合均表达过,“作为知识分子,最可怕的是缺乏独立人格、独到见解、独特表达”。在给友人的信件中,他曾对当前一些人有意无意把人们的注意力引向意识形态争辩感到忧虑,他认为这种做法如果不是出于对既定话语的迷恋、对自己一生得益于此道的迷恋,起码是对大势研判的糊涂。在他看来,意识形态的争辩固然可以在一定范围内进行,但相比之下,改革发展问题更加重要,特别是教育、医疗、就业、住房、养老、保险等一系列群众普遍关心的民生问题更重要,严重影响党和政府与人民群众互信的腐败等问题更重要。这些看法可以进入“黑话”集,与文革前期挨批的燕山夜话黑的程度相近。可是,经他手的求是文章绝不会渗入这些看法,除非是他不要命了。有朱铁志的身前友好认为,朱铁志自杀的原因可能是抑郁症或者理念与现实的差距。这个说法不无道理,上述他的发言就是对眼下极其敏感问题的较为主流的解读,却流露出无奈、卑微的犬儒心态。不这样,他能怎样呢?这是否可以排除该人生前政治上站错队或者经济上贪腐行迹东窗事发呢?谁也无法断定。但有一点,与刘小华一南一北两个在改开中一跃而起的精英陨落了,他俩的冉冉上升又戛然而止的人生却让人在一个仅仅30多年的社会变故中领悟到,与信息时代、文明时代文化格格不入的人生无常等古老、陈旧意识的依然有效。

端传媒 | 柳州市长坠江身亡,为何中国“官不聊生”?

广西柳州市长肖文荪(右二)。柳州中小企业网图片 广西柳州市公安部门通报称,柳州市长肖文荪于11月4日晚落入柳江河中,经搜救打捞上岸后,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截至6日下午,当地警方尚未公布其死亡调查结果。 5日上午,广西媒体圈传出的一则消息称,事发时肖文荪与其秘书孙德强一起“在柳江河边散步”,秘书也同时落水且生死不明。但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6日报导称,从柳州市政府部门核实了解到,“市长秘书并未落水,现在正在上班”。新华社的报导并未指出该秘书的姓名。...

新浪财经|总裁陈鸿桥自杀 国信暂无回应

新浪财经讯 10月23日消息 新浪财经获悉,国信证券(16.80, 0.31, 1.88%)总裁陈鸿桥在家中自杀身亡。截至发稿,国信证券并没有就相关事件进行回应。 陈鸿桥加盟国信证券后,曾大力推进券商互联网金融业务。今年上半年,他在媒体举办的金融年会上表示,互联网+是最好时代。他建议应该更多关注一级市场,关注企业股权投资,关注定向增发这样的一级半市场。通过资本支持实体经济和新兴产业来获得更长期更有盈利空间的投资回报。...

法广|中共欲平息官员自杀潮

在一系列中共官员因受查而自杀事件发生后,中国最高检察院8月6日夜间发布8项禁令,禁令包括对导致官员自杀的办案人追究责任。此举被认为是中共当局意图遏制两年来的官员自杀潮。...

明报|中组部急查官员自杀状况:需填自杀方式地点

今年元旦过后,全国多省区的党政机关、高校以及企业事业单位,都收到中组部关于「十八大以来党员干部非正常死亡情况统计表」。专家指出,十八大后中央加大反腐力度,官员自杀数字飈升。统计将有利中央更好掌握反腐动态,为推进反腐提供依据。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