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

All

Latest

强道逻辑 | 深切怀念副部级御前太监韦小宝(正部长级)同志

许多年以后,已官至抚远大将军,被御封为二等鹿鼎公享受人间尊荣的韦小宝,在面对御赐黄马褂的时候,已没有了当初那般高兴,但他还是会常常想起当年被任命为御前太监的那个下午。那是个阳关明媚的北方春日,紫禁城附近煤山上那颗歪脖子树已发新芽,几只喜鹊在欢快地叫,鸟屎也第一次幸运地拉到了自己头上,弄得自己的光头湿漉漉的,这一天,他的命运改变了,祖坟上冒起了青烟,从此青云直上,开启了他光辉的一生。...

端传媒 | 图解中国官员非正常死亡 基层官员超过2/3

过去5年媒体报道的中国官员非正常死亡共有247例,2013年反腐风暴之后,数字增长尤为猛烈。 依据媒体公开报道,自2015年10月23日至11月23日,30天内,发生了9起中国官员非正常死亡的事件。中国官员,尤其是基层官员自杀案例,自2013年反腐风暴至今,诉诸媒体的报道数量一直高居不下。(深度报导详见另文:《在中国做县委书记?“没有强大的心理素质,你去自杀算了”》)...

聂辉华:中国官员级别的政治逻辑

理解中国的政治经济问题,首先要理解中国政府官员的行为;要理解中国政府官员的行为,首先要理解政府官员的行政级别。为什么?第一,在官场,行政级别决定了资源和权力的配置方式。俗话说,“官大一级压死人”,说明级别是官场的明规则。第二,几乎所有官员都将级别的提拔和职位的重用当做职业奋斗目标。这对应于一句名言:“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因此,理解官员级别才能理解地方政府及其官员的行为模式。...

自由亚洲|中国大陆6400万人吃“财政饭”

中国媒体报道说,目前中国吃“财政饭”的公务员、事业单位人员及其离退休员工已远超过6400万,比英国的人口总量还多。有评论认为,中国近期可能仍难以精简政府冗员。中国官媒新华社主办的《经济参考报》9月17号刊登了对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北京改革和发展研究会会长陈剑的专访。针对当下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中的问题,陈剑建议,中国政府应该加大推进四项改革,包括:1、精简政府行政层级和机构设置,2、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3、进一步破解“审批难”,4、改革出租车行业。报道说,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的政府层级只有三级,即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和基层政府,而中国大陆的政府架构目前是五个层级,即中央、省市区、地市、县市区、乡镇和街道。中国政府层级多、人员多,行政成本很高。目前中国大陆大约是23个纳税人供养1个政府财政负担的人员,远高于改革开放初期的67:1和1995年的40:1。中国财政供养人员主要包括:党政群机关工作人员、各类事业单位人员、党政群机关和事业单位的离退休人员。除了这些有公务员编制或者事业单位编制的体制内人员,中国还存在大量的准财政供养人员。到2014年年底,中国财政实际供养人数远超过6400万,高于英国的人口总量。陈剑认为,如果让中国五级政府削减到三级,在短期并不现实。而削减一个层级,改为四级政府设置,通过努力是有可能实现的。现有的国务院机构设置,一些部委仍有调整的余地和空间。中共中央所属系列的机构也应当精简。美国托莱多大学政治系荣誉退休教授冉伯恭认为,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陈剑的建议,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共官方的改革意图。“中国很多所谓的民间组织、半官方组织,实际上负责人都不是纯粹的民间的领袖,多半跟政府有密切关系。所以我认为,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改革研究会副会长的建议,或多或少反映了中国政府现在的政策导向。”不过,现在美国的经济社会学者程晓农对此持不同看法:“谈不上反映了官方的态度。这个研究会只是一批退休的原国家体改委干部的活动场所,只有准官方身份。这个研究会本身就属于事业单位,就是他批评的要裁掉的事业单位,是财政养的。他自己就属于那种多余的人。”冉伯恭认为,精简政府行政层级的改革建议,恐怕短期内难以在中国实现。“根据我的观察,中国当局知道这些问题,也想改。例如,李克强一直在强调中央要简政放权。但做的情形怎么样呢?效果并不佳。原因在于,中国的政治体制对人民各方面的生活、各方面的活动管理过多,导致它需要更多的政府机构、更多的政府工作人员,结果使官僚政治尾大不掉。”报道说,陈剑认为,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必须制定政策细节,包括:调整优化国资布局,优化国资监管方式,完善职业经理人制度,并合理分配国资收益。现在美国的经济社会学者程晓农对此评论说:“现在讲的混合所有制经济,早在2000年左右就已经实现了,就是国企的部分私有化。中国通过国企上市,允许国企高管私人持股,用公款给他们个人购买股票,装入个人的腰包,已经完成了国企的私有化,很多国企的高管已经成股东了。国企的这种半私有化状态导致国企成了这批高管们的取款机。现在他并没有提这个问题,仍维持这种状态,只是想约束一下这些高管。”报道还说,陈剑还建议,应加快政府向公共服务型政府转变,各部门应向全社会公布政府的“权力清单”,提高政府的透明度和办事效率,以破解“审批难”的问题。他还指出,凭借准入门槛和经营资格的垄断,出租车行业一直把自己隔绝在真正的租车市场之外。在司机叫苦叫穷、市民难以打车过程中,出租车公司坐收巨利。主管部门应在进一步研究出租汽车行业定位、经营权管理、运价形成机制等各种因素后,加快推进行业法规制度建设,尽快出台出租车行业改革方案。(记者:林坪  编辑:嘉华)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