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

太阳报|中共干部跑官原始资料

中共官场多年来流行「跑官」。其背后有数之不尽、手法层出不穷的「买官卖官」、「结党营私」、「团团伙伙」、「利益交换」,是中共党政军体制腐败丛生的「核心腐败」。这个现象大家早已司空见惯,认为要想走仕途、当官从政,必须学会「跑官」且「善于跑官」也。「跑官」的手法和说法五花八门,明暗交错,或直截了当,或迂回包抄。最「明明白白」的是直接把所谋的「官位」讲出来。最近浙江温州瓯海区旅游局党组成员、纪检组长冯伟同志就「明明白白」、一点儿不客气、很轻车熟路的向陈书记发了一则「跑官短讯」。可惜发错了「收信人」,被上网疯传,结果经调查属实,被停职检查。这是一篇「我党历史」上干部「跑官」的原始资料,全文如下:【陈书记您好,本来不想打扰你,看来不打扰你又不行。今天发信息给你又要请您帮忙。这次纪委要下派,我不想下派,因为旅游局程立剑副局长马上退居二线,我想趁这次机会转岗为旅游局副局长,麻烦你跟叶部长和黄慧部长讲一下好吗?可能马上到位,时间很紧,谢谢关照。冯伟】这位陈书记应该是温州瓯海区党委书记。因为只有区党委书记才有权力「跟叶部长和黄慧部长讲一下」,从而让冯伟同志免于被区纪委「下派」,并「转岗为旅游局副局长」,而叶部长和黄慧部长应该是组织、人事部门的负责人,管「官帽子」的。冯伟发短讯「又要请您帮忙」,显示他和陈书记关系不一般,不止一次「跑官」或有其他「利益交换」。他早将陈书记「摆平」,陈也早视冯伟是自己人。冯伟是旅游局党组成员、纪检组长和副局长是同级,因而他说是「转岗位」。一般而言,官场中「转岗位」在同一单位内,比较容易。故无怪乎这样的「跑官」只发短讯「打扰」可也。来源:太阳报转发此新闻:

阅读更多

太阳报|当官不发财?中共官场涌动下海潮

转发此新闻: 「当官就不要想发财,想发财就不要去做官」,自从习近平提出这个号召之后,内地官场就涌动下海潮,不少厅处级官员不奔仕途奔钱途。精英阶层的转身,对中国的政治版图将产生微妙变化。据报道,山东济宁市市长梅永红日前辞职,准备前往深圳华大基因任职。梅永红曾任职科技部司长,五年前由中央组织部选派到山东挂职锻炼。作为重点培养对象,梅永红仕途大有可为,如今却主动辞职下海,说明自从中共第五代实施反腐整风之后,官员们对仕途已不像过去那样热衷。事实上,除了梅永红,近期还有多名厅局级官员辞职,比如山东菏泽市副市长张毓华辞职下海,出任太平洋财险深圳分公司党委书记。另外,国家卫计委体制改革司原副司长刘殿奎、国家发改委投资司原副司长张明伦最近也辞职,加入阳光保险集团。值得注意的是,这一轮下海潮与邓小平南巡之后的下海潮有很大的区别,当时的下海潮是政府主导推动,而今次则是官员主动选择。另外,这一轮下海潮的官员,很多都是实权部门的,例如中国证监会、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卫计委等,这些担负重要行政管理职能的官员们与市场关系紧密,甚至与当时的监管对象关系密切,他们下海进入这些公司,可以获得高薪与股份,收入往往是政府工资的几十倍甚至上百倍,在短期内就可以获得财务自由。官商勾结大发横财那些聘请这类官员的公司,其目的就是利用他们在政府的人脉及讯息源,为公司争项目、争资源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但这样也给官商勾结提供了温床。早前被抓的中国证监会处罚委原主任欧阳健生,辞职下海之后勾结中证监的处长刘书帆等人,大肆进行内幕交易,在股市上下其手,大发横财。正因为此,内地不少学者提出要规范下海官员,建议官员下海之后,三年内不能前往曾监管的企业任职,以避免这些官员辞职之后行使腐败期权,但当局却迟迟不动手,后知后觉,这为官场埋下了地雷。另外,官场精英纷纷离开体制走向商海之后,也为中国的政治剧变奠定了基础。过去体制内吸收了大量的精英人物,这种行政吸纳安排,使体制外无法形成有效的反对力量,对当局无法形成有效的挑战,但随着大批年轻官员下海,体制内外的力量开始慢慢改变,再过十几年,体制外恐怕就是另一番光景了。来源:太阳报转发此新闻:

阅读更多

外来客|中国一把手官员“夜夜难以入睡”

“夜夜难以入睡,几乎天天半夜惊出一身冷汗,醒来就再也睡不着,总想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出事。白天常常魂不守舍,省委通知开会,怕在会场被带走;上班时怕回不了家;上级领导约去谈工作,也怕是借题下菜。开会时在台上坐着,往往心不在焉,只得强打精神撑着;一个人时,唉声叹气,多次用拳头敲打自己的脑袋,发泄胸中压力。”这是原济南市委书记王敏写在《忏悔书》里的句子,非常形象地为我们描绘出一幅现任官员的生存图景。...

阅读更多

博谈网|中国版的纸牌屋

(博谈网记者欧阳剑编译报道)据《福布斯》3月19日报道,看来,Netflix公司出品的政治惊悚片《纸牌屋》已经迷住了美国和世界很多地方的观众,也让很多中国观众着迷。该节目在中国的受欢迎程度一定程度上得益于中国政府的帮助,中国政府乐见虚构的弗兰克•安德伍德(Frank Underwood)和很多其他剧中的人物将腐败和犯罪进行了深入的演绎,并成为了美国的民主也不比中国的一党制更高尚的佐证。(虽然中国的审查限制了对很多美国电视节目的访问,但是纸牌屋一直都可以看到) 不过,这种说法有所欠缺:你能够想象中国制作出反映高层腐败,败类这样的电视节目吗?你能够进一步想象,中国政府允许这样的节目播出吗?纸牌屋能够在美国制作并播出,恰恰反映了:1)它是小说,2)美国的言论自由是活生生的,3)美国政府看到民众观看反映美国高层政府官员腐败,凶狠的虚构电视节目并没有感到受到了威胁。 人们无法想象中国政府会允许中国版的纸牌屋出现的这个事实,很能说明两种不同的政治制度之间的差异。美国的政治体制通过制度的制衡,通过强大的反对派的和多种政治声音的存在,来解决人性的现实,其最关键的特点是透明度。这是因为美国的创始人知道,人不是天使,因此创建了一个解决人性弱点的制度。 习近平的反腐败运动,不仅是为了解决习近平视为破坏中共合法性的腐败,至少同样重要的是巩固自己的政治地位,以消除政治反对派。读着那些有机会流出中国的,关于中国一党制下各层官员的腐败程度的新闻,不禁想到中国的纸牌屋可不完全是虚构的,这或许就是为什么北京绝不会允许这样的电视剧出现,因为它会与现实太接近了。 事实上,中国共产党不仅竭尽全力的严格控制中国媒体报道中国政府和军队官员的腐败和劣迹,同时也试图压制包括纽约时报和彭博社这样的西方媒体对这些问题的报道。在2013年底,这两家媒体都被告知,如果他们继续报道中国权贵及其家人的金融劣迹,那么他们的记者就会被逐出中国。执政党认为这样的批评是一种威胁而显露出的过度敏感,凸显出了中国共产党认为其对权力掌控的脆弱性。 在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共,是否能够有效的控制腐败,以及处理好中国棘手的经济转型以及其他中国面临的国内和国际上的严峻挑战,是外界观察家们最具争议的话题。 不管外界观察家们对此问题如何争论,显然,北京害怕,中共不能够完全掌控权力,它的现实版的纸牌屋可能会轰然倒下。原文略有删节,点此阅读:China's House Of Cards  

阅读更多

苹果日报|贾荃:可悲的中国官场

徐才厚因膀胱癌逝世,消息一出,民众的第一反应却是:“官方有没有怠慢徐的病情,有意导致他死亡呢?”会这样猜测的理由很简单,因为徐才厚一死,很多线索断了,关于他这一线的贪腐案就查不下去。所以,《解放军报》不得不翌日刊文辟谣,称“救治不力、政治迫害、同党灭口”均为不实指控。但是,民众对官方的不信任又是多么合情合理!因为所谓的“高调反腐”,明眼人都知道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假如你觉得中共目前的反腐是有希望的,那么只能说明你对中国历史认知不足,或者你对中国的官僚制度了解不够。目前中国的官僚制度,和过往数千年实际上没有本质区别。那就是:最高领导人集所有权力于一身,地方官员只能依靠自上而下的权力授权维系统治。由于没有获得广泛的民意授权,在民众眼中,官员的统治没有合法性,导致官员也人人自危。所以,在中国当官只有一个目的,那便是:在敷衍上级的前提下,竭尽所能寻找为自己谋利的空间。有人说今天的中国官场腐败,其实从古至今皆然。晚清有一本奇书,名叫《道咸宦海见闻录》,作者是道光九年进士张集馨。这本书,是根据他一生的经历撰成的自叙年谱,中间为官一段尤其精采。张集馨中举后,便在北京当官。有次忽然获得一个肥缺,是去陕西当督粮道。按照当时的规矩,走马上任前,张集馨要给各位在京的大老爷送“别敬”(表达离别之情的红包)——这是典型的中国官场陋规,京城的官员在天子脚下,无处贪腐,京官贪腐自古以来都是靠地方官员“孝敬”实现的。张集馨四处借钱,搞好“别敬”,这时候惟有去地方搜刮民脂民膏,才能填补亏空。张集馨到了地方任上,依旧不能摆脱各种陋规——陋规者,虽然丑陋得见不得人,但仍旧是规矩,必须遵守。例如,凡有各地官员途经陕西的,张集馨都要负责接待,准备宴席。上席五桌,中席十四桌,上席必须有海参鱼翅,每桌都要有一尺大活鱼一条,这些全都有规定。万一有任何一道菜马虎,就会传扬出去,说陕西督粮道小器。就这一句“小器”,等于给整个陕西官场抹黑,所有地方官就会把张集馨排挤走。甚至任意加菜也是不允许的,因为但凡上来的鱼多了二两,被外省官员知道,又是破坏陋规,将来的官员只能因循多二两处理,他们也会回过头来搞掉你。所以,新官员刚刚到任,往往要花重金购买前任官员的那本“账册”,上面对各种腐败陋规写得清清楚楚,明码标价。那么,如果你是个道德高尚的人,有没有可能在官场独善其身呢?贪污腐败跟道德完全没有任何关系,只要选择进入官场,如果你不参与腐败,根本干不下去。比如说,张集馨来到陕西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孝敬”陕西巡抚大人。而当时的陕西巡抚是谁呢?正是曾经写下“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民族英雄——林则徐。林则徐不是坏人,但他有办法做清官吗?如果他不收张集馨的红包,拿什么“孝敬”更高阶层的官员呢?他自己的官又怎么当下去呢?中国的官场,是自上而下的层层盘剥系统。除非中国的权力结构发生反转,彻底实现民主,令官员的权力来自民众,让官员真的惧怕民意,才有希望。如果这种权力体制不改变,腐败就根本没可能根治。当你掉进官场这个血色大染缸,被染红,难道还有商量的余地吗?政权来到今天这步,早已无人不贪。真要尽除天下贪官的话,也是亡党亡政权的命运。更何况,“反腐”从来都是官场用来党同伐异、打击异己的手段而已。作为平头老百姓,若真心相信习近平能救中国,岂不好儍好天真?不想玩这个游戏,唯一的办法,只有别加入官场。徐才厚已死,对他个人来说是一种解脱。惟那些活着的人,是提心吊胆的——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要被调查。接下来的重头戏,应该轮到郭伯雄登场了。但《解放军报》给徐才厚盖棺定论,称他的一生“可悲可耻”。徐才厚或许可耻,真正可悲的,应是中国官场。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