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

外来客|中国一把手官员“夜夜难以入睡”

“夜夜难以入睡,几乎天天半夜惊出一身冷汗,醒来就再也睡不着,总想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出事。白天常常魂不守舍,省委通知开会,怕在会场被带走;上班时怕回不了家;上级领导约去谈工作,也怕是借题下菜。开会时在台上坐着,往往心不在焉,只得强打精神撑着;一个人时,唉声叹气,多次用拳头敲打自己的脑袋,发泄胸中压力。”这是原济南市委书记王敏写在《忏悔书》里的句子,非常形象地为我们描绘出一幅现任官员的生存图景。...

阅读更多

博谈网|中国版的纸牌屋

(博谈网记者欧阳剑编译报道)据《福布斯》3月19日报道,看来,Netflix公司出品的政治惊悚片《纸牌屋》已经迷住了美国和世界很多地方的观众,也让很多中国观众着迷。该节目在中国的受欢迎程度一定程度上得益于中国政府的帮助,中国政府乐见虚构的弗兰克•安德伍德(Frank Underwood)和很多其他剧中的人物将腐败和犯罪进行了深入的演绎,并成为了美国的民主也不比中国的一党制更高尚的佐证。(虽然中国的审查限制了对很多美国电视节目的访问,但是纸牌屋一直都可以看到) 不过,这种说法有所欠缺:你能够想象中国制作出反映高层腐败,败类这样的电视节目吗?你能够进一步想象,中国政府允许这样的节目播出吗?纸牌屋能够在美国制作并播出,恰恰反映了:1)它是小说,2)美国的言论自由是活生生的,3)美国政府看到民众观看反映美国高层政府官员腐败,凶狠的虚构电视节目并没有感到受到了威胁。 人们无法想象中国政府会允许中国版的纸牌屋出现的这个事实,很能说明两种不同的政治制度之间的差异。美国的政治体制通过制度的制衡,通过强大的反对派的和多种政治声音的存在,来解决人性的现实,其最关键的特点是透明度。这是因为美国的创始人知道,人不是天使,因此创建了一个解决人性弱点的制度。 习近平的反腐败运动,不仅是为了解决习近平视为破坏中共合法性的腐败,至少同样重要的是巩固自己的政治地位,以消除政治反对派。读着那些有机会流出中国的,关于中国一党制下各层官员的腐败程度的新闻,不禁想到中国的纸牌屋可不完全是虚构的,这或许就是为什么北京绝不会允许这样的电视剧出现,因为它会与现实太接近了。 事实上,中国共产党不仅竭尽全力的严格控制中国媒体报道中国政府和军队官员的腐败和劣迹,同时也试图压制包括纽约时报和彭博社这样的西方媒体对这些问题的报道。在2013年底,这两家媒体都被告知,如果他们继续报道中国权贵及其家人的金融劣迹,那么他们的记者就会被逐出中国。执政党认为这样的批评是一种威胁而显露出的过度敏感,凸显出了中国共产党认为其对权力掌控的脆弱性。 在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共,是否能够有效的控制腐败,以及处理好中国棘手的经济转型以及其他中国面临的国内和国际上的严峻挑战,是外界观察家们最具争议的话题。 不管外界观察家们对此问题如何争论,显然,北京害怕,中共不能够完全掌控权力,它的现实版的纸牌屋可能会轰然倒下。原文略有删节,点此阅读:China’s House Of Cards  

阅读更多

苹果日报|贾荃:可悲的中国官场

徐才厚因膀胱癌逝世,消息一出,民众的第一反应却是:“官方有没有怠慢徐的病情,有意导致他死亡呢?”会这样猜测的理由很简单,因为徐才厚一死,很多线索断了,关于他这一线的贪腐案就查不下去。所以,《解放军报》不得不翌日刊文辟谣,称“救治不力、政治迫害、同党灭口”均为不实指控。但是,民众对官方的不信任又是多么合情合理!因为所谓的“高调反腐”,明眼人都知道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假如你觉得中共目前的反腐是有希望的,那么只能说明你对中国历史认知不足,或者你对中国的官僚制度了解不够。目前中国的官僚制度,和过往数千年实际上没有本质区别。那就是:最高领导人集所有权力于一身,地方官员只能依靠自上而下的权力授权维系统治。由于没有获得广泛的民意授权,在民众眼中,官员的统治没有合法性,导致官员也人人自危。所以,在中国当官只有一个目的,那便是:在敷衍上级的前提下,竭尽所能寻找为自己谋利的空间。有人说今天的中国官场腐败,其实从古至今皆然。晚清有一本奇书,名叫《道咸宦海见闻录》,作者是道光九年进士张集馨。这本书,是根据他一生的经历撰成的自叙年谱,中间为官一段尤其精采。张集馨中举后,便在北京当官。有次忽然获得一个肥缺,是去陕西当督粮道。按照当时的规矩,走马上任前,张集馨要给各位在京的大老爷送“别敬”(表达离别之情的红包)——这是典型的中国官场陋规,京城的官员在天子脚下,无处贪腐,京官贪腐自古以来都是靠地方官员“孝敬”实现的。张集馨四处借钱,搞好“别敬”,这时候惟有去地方搜刮民脂民膏,才能填补亏空。张集馨到了地方任上,依旧不能摆脱各种陋规——陋规者,虽然丑陋得见不得人,但仍旧是规矩,必须遵守。例如,凡有各地官员途经陕西的,张集馨都要负责接待,准备宴席。上席五桌,中席十四桌,上席必须有海参鱼翅,每桌都要有一尺大活鱼一条,这些全都有规定。万一有任何一道菜马虎,就会传扬出去,说陕西督粮道小器。就这一句“小器”,等于给整个陕西官场抹黑,所有地方官就会把张集馨排挤走。甚至任意加菜也是不允许的,因为但凡上来的鱼多了二两,被外省官员知道,又是破坏陋规,将来的官员只能因循多二两处理,他们也会回过头来搞掉你。所以,新官员刚刚到任,往往要花重金购买前任官员的那本“账册”,上面对各种腐败陋规写得清清楚楚,明码标价。那么,如果你是个道德高尚的人,有没有可能在官场独善其身呢?贪污腐败跟道德完全没有任何关系,只要选择进入官场,如果你不参与腐败,根本干不下去。比如说,张集馨来到陕西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孝敬”陕西巡抚大人。而当时的陕西巡抚是谁呢?正是曾经写下“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民族英雄——林则徐。林则徐不是坏人,但他有办法做清官吗?如果他不收张集馨的红包,拿什么“孝敬”更高阶层的官员呢?他自己的官又怎么当下去呢?中国的官场,是自上而下的层层盘剥系统。除非中国的权力结构发生反转,彻底实现民主,令官员的权力来自民众,让官员真的惧怕民意,才有希望。如果这种权力体制不改变,腐败就根本没可能根治。当你掉进官场这个血色大染缸,被染红,难道还有商量的余地吗?政权来到今天这步,早已无人不贪。真要尽除天下贪官的话,也是亡党亡政权的命运。更何况,“反腐”从来都是官场用来党同伐异、打击异己的手段而已。作为平头老百姓,若真心相信习近平能救中国,岂不好儍好天真?不想玩这个游戏,唯一的办法,只有别加入官场。徐才厚已死,对他个人来说是一种解脱。惟那些活着的人,是提心吊胆的——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要被调查。接下来的重头戏,应该轮到郭伯雄登场了。但《解放军报》给徐才厚盖棺定论,称他的一生“可悲可耻”。徐才厚或许可耻,真正可悲的,应是中国官场。

阅读更多

太阳报|王荣背后贵人失势 前路崎岖

深圳市委书记王荣日前出任广东省政协主席,虽然成为正部级官员,却是明升暗降,政治上已被边缘化。纵观王荣过去十几年的仕途沉浮,不难发现他背后的贵人是关键。王荣贵人失势前路崎岖王荣仕途是从学校起步,曾担任南京农业大学副校长,之后转战官场,并得到快速提拔,先后担任无锡市长、无锡市委书记、苏州市委书记等要职,不到五十岁便出任江苏省委常委。五年多前他空降深圳,外界都认为他非「池中之物」,迟早成为封疆大吏。中共十八大前,一度盛传他要去福建或安徽出任省长,亦有传会出任教育部部长,但这些传闻都是只闻楼梯响。今次王荣虽然升为政协主席,但政协主席一职历来是给那些退居二线官员的酬庸,是政治养老院,权力的含金量与书记、省长根本不可同日而语。而且王荣现在仅五十六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这个安排显然并非很有利。事实上,广东省政协主席是一个高危岗位,前两任主席陈绍基、朱明国分别因贪腐被判死缓及被调查。值得关注的是,在王荣主政深圳期间,其力主提拔的深圳政法委书记蒋尊玉早前被调查,反贪部门发现蒋尊玉及其家人名下有四十二套住房,各种财物超过二亿元。在王荣提携下,蒋尊玉五年之内岗位三迁,要说王荣没有用人失察之责,恐怕难以让人心服。王荣的仕途高开低走,与背后推手的权势消长有密切关系。外界盛传王荣是江泽民夫人王冶坪的侄子,在上海帮当权时,王荣亦水涨船高,节节攀升,几年就一个台阶,所担任的职务都是实权岗位。在胡温时代,王荣又成为江苏帮的代表,尤其是江苏省委书记李源潮升任中组部部长之后,王荣更如鱼得水,被当作重点培养对象空降深圳。在这个阶段,王荣仕途走得顺风顺水,成为明日之星。但随着十八大召开,王荣背后的贵人先后失势,江泽民年老体衰,失去垂帘听政能力,连周永康、徐才厚等心腹都难以保全,又怎么可能顾及到王荣?而李源潮深陷令计划的丑闻,团派势力土崩瓦解,江苏帮的杨卫泽亦被调查,权力基础遭到极大削弱,自顾尚且不暇,又怎么可能再拉王荣一把?跟红顶白是中共官场的潜规则,跟对人、站好队是官员政治正确的关键,问题是谁能永远站好队呢?相比起杨卫泽等人,王荣还算是幸运的。来源:太阳报转发此新闻: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CDT周报】第46期:疫情将何时结束,没有答案,从何时开始,也没有

【CDT连载】Oozgur|新疆漫画:公交车里的阵营

【CDT敏感词周报】第40期:金马奖、国际女子网球协会、奥密克戎、加密货币交易平台

【网络话语馆】红色键盘侠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youtube频道: guanguan

微信公众号:它基金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