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媒喉舌

自由亚洲|陈破空:“配合社会治理,知识分子应带头”?

批评和监督政府,从来就是知识分子的天职,也是知识分子良心的体现,这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常识。中共的“新观点”,企图颠覆常识,意在让知识分子放弃其天赋的批评与监督职责。

古代封建帝王尚设立“谏议官”,尚主张“文死谏,武死战。”文官为进谏,说真话,不惜撞死阶下,被视为国士,有国风。当今红朝,连古代封建王朝的气量都不如,又谈何“发展”、“进步”、“前行”(该社评用语)。

用“片面”和“不负责任”等字眼,来否定知识分子批评的主体精神、及其促进社会进步的主流价值。反射的,恰恰是中共本身的“片面”和“不负责任”。

社评里,中共将知识分子的批评讥讽为:“通过某个激进的举动吸引一些眼球,博得某个圈子里的喝彩”;“张扬分歧,用制造不和谐哗众取宠,彰显自己的存在”;甚至是“热衷于带头挑战社会秩序,以不配合国家稳定为荣。”

阅读更多

张鸣:答时代周报记者问,关于开明官员

伍皓的开明并不代表整个云南官方的开明,也不代表云南的媒体真的很开放,这是很难说的。他的行为只代表他个人,而不代表整个云南省。   张鸣:其实,他的态度也有问题,他还是把媒体当做喉舌。   时代周报:对像伍皓这样的开明官员有着两种直接对立的观点,一种认为他们是政府改革的先行者,是政府信息公开的推动者;但也有一种观点认为他们是在作秀、炒作,赢取政治资本。您如何看待这两种观点?   张鸣:这个不好说,因为这些都只是推测,没有一个确切的依据,所以不好判断他是否是炒作,或者是推动,但是我觉得他的态度比完全不开明肯定要好,但好到什么程度,以后会有什么发展,他能代表什么东西,这个很难说。   时代周报:有人认为不必管他的动机是什么样的,只要他的行为上做到了就可以了。   张鸣:对,动机是不重要的,他至少比不开明要好一些,这体现了他的气度,还能够接受一些冲击,比那些一惊一乍,破口大骂的要好多了,   时代周报:这些所谓的“开明官员”,他们到底能够为推动社会的民主进步和政府信息公开起到多大作用?   张鸣:应该是可以起到一些作用的,关键是要看他们的力量对比,他们的意见是否是占上风,或者说整体的官场作风,这不是看个人,目前来看,像伍皓这样的开明官员还是很少,我对他基本上还是肯定的,但是有保留的肯定。 舌省报不代表整个云南官方的开明,也不代表云南的媒体真的很开放,   我们的政府如何才能培养出更多的开明官员? 张鸣:我觉得官员应该要有这种辨别能力,能意识到这种时代潮流的到来,要把媒体当做媒体,正视它的功能,而不是把它当做喉舌,这需要一种思想的根本转变,要尊重人权,尊重每一个个体,让所有人都可以自由表达自己的声音,媒体还可以对政府进行监督。如果意识到媒体是第四种权力的话,这样就好办多了。完成这个转变,不是说单培养几个官员,这样不会起作用,而需要一个根本观念的转变。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