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话

权势语言

作者: 王馨语  |  评论(0)  | 标签: 语言 , 权势语言 , 力量 , 互联网 , 媒介学 , 新语 , 一九八四 , 乔治 , 奥威尔 , 诗歌 , 传播 , 修辞学 , 洗脑 , 控制 语言不只可以用来表达,交流,描述...它还可以用来:让人信,让人感受,让人服从,让人闭嘴... 语言不但可以描述现实,还可以改变现实,这是语言的实用方面,说白了就是作用于他人的大脑。有很多理论解释这一点,比如语言符号学家说的以言取效行为(Perlocutionary act)或以言行事行为(Illocutionary act),社会学家说的象征统治(或象征暴力)等。但是这些都不是我们这里的主题,这里想要了解的是语言如何获得力量。从信息策略的角度上看,有三种情况:1)语言从一个预先就有的关系中获得力量;2)从其有效的使用中获得力量3)或者仅仅从其存在和频率中获得力量。 在第一种情况里,A 说的(或写的)对听着的(或读着的)B产生某种作用是因为A拥有某种身份或权力让他可以下命令,或者他处于通过圣言或契约做保证的情况中... 简单说就是言论与既定关系的一致性对现实产生了一些改变。比如一个将军向手下下命令,一个神父主持婚礼,一个拍卖师主持一次拍卖等。 第二种情况,语言很有效,因为组织安排的很好。这样它就会造成一种说服效应或诱惑效应,修辞学基本上就是这样的原理。理想的修辞家既说服人又吸引人,说服会让人相信他所说的,吸引会让人喜欢他所说的甚至喜欢他本人,他可以比别人更好地运用“合适的”语言,所谓合适,意思就是使用跟听者(读者)一样的语言,因为听者(读者)理解的越好,他就越容易达到目的。 除了修辞,还有宣传,传统意义上的宣传就是把修辞带来的效果扩大化:给语言加上图像的力量和音乐的力量,使用合适的载体,懂得以重复的有效的方式触动听者(读者),让听者(读者)处于好的环境中接收信息,降低其防卫。 还有一种语言力量的形式就是诗歌:其传达的信息并非有效(比如:一朵玫瑰在格林威治时间昨夜23时开放...这个信息没什么意义),它的力量在于它可以给人许多意义许多感情的方式,让每个人可以有不同的理解(比如:亲爱的,让我们来看看昨夜绽放的玫瑰...这里至少会有两种理解吧)。但是不管是在宣传层面上还是在说服力层面上哪怕是在文学层面上,语言的“力量”只有在信息被听者(读者)精确地接收的时候才可以,因此毛泽东在对部队做动员的时候不能用诗歌。当然,即便是精确的信息也并不能覆盖所有人的语言,诗人可以使用偏僻的词语,宣传布道者可以使用多种花样的表达方式来维护自己的信仰,做广告的人喜欢时髦的语言。但是不管是谁,他们的首要目的是他们的语言被理解而不是被复述,要的是语言起作用,而不是被重复(诗人一定不希望其作品只是被人背诵,而是被人理解,并且是准确的理解,与诗人的意愿一致)。 第三种情况,可以通过传播一些语言习惯来对他人的大脑起作用,如提高一些词汇的使用频率,提高一些词的某种解读的出现频率,提高某些意群的出现频率。一个群体可以推广某个词汇的使用,颂扬其含义,或者贬低。比如新中国成立前后那些年中“同志”, “资本主义”等词,前者的褒后者的贬。这种对人脑的作用在“上游”,逻辑是:使用的词汇决定表达的思想,即“洗脑效应”。在这种情况下,广告商就很可能满足于复述了,比如对品牌名的复述,”天地人和,古井贡酒“,前面的天地人和没有实际意义,再比如口号”工人阶级要占领上层建筑“,上层建筑是什么并不要紧,不理解也无所谓,问题在于要占领 。 精确一点,一个权势语言,不管是被复述还是被传播,需要做到以下三点: -禁止:禁止使用某些论题或禁止外行(外人)理解。 -集中:在使用同样语言的人之间建立相似关系或亲密关系。 -分类:将某些现实或某些观念分成不同类别。 这样的现象并不少见。许多的群体都会用专门的行话或俚语。有些群体会搞出满足具体领域,技术的语言(如语言学中提到的社会方言和技术方言);还有一些群体,多为少数群体,他们最初创造某种语言的目的是为了保密,只有群体内的人也可以理解(黑话,匪话等),区别于他人(年轻人的语言)。在这两种情况当中,词汇禁止语言被所有人理解,这同时给群体内的人一种亲密感。有的时候,行话中甚至会传播意识形态,我们今天的人喜欢买“绿色食品”,买“废气排量少的”汽车...

Read More

央视连线讲官话 江西防汛官遭人肉搜索

在央视新闻频道《24小时》栏目的一段现场连线中,由于江西防总办副主任平其俊在介绍灾情时,没有直接回答主持人有关 “下游群众安危”的提问,而是大篇幅强调各级领导的“重要指示”,很多网友批评其“官腔浓厚”,致使他陷入了网络舆论声讨的漩涡。 近日正在江西采访抗洪的央视主播李小萌,28号早晨在新浪微博上透露:“平主任被人肉了!有人举牌要其走人;接匿名电话,精神恍惚,不敢回家;妻子哭泣,孩子不能上学”。这位平主任就是江西防总办副主任平其俊,他的同事也向南都记者证实了李小萌的上述说法。 据《南方都市报》昨天(6月29号)的报道,此前,在央视新闻频道《24小时》栏目的一段现场连线中,由于平主任在介绍灾情时,没有直接回答主持人有关“下游群众安危”的提问,而是大篇幅强调各级领导的“重要指示”,很多网友批评其“官腔浓厚”,致使他陷入了网络舆论声讨的漩涡,甚至有人编出“拍手歌”、调侃称之为“马屁精”。 至于李小萌在微博中提到的“有人举牌要其走人”,则是源自论坛上热传的一个帖子《要求马屁精官员平其俊立刻下岗!》,帖子中的照片显示,一名青年男子手举一块标语牌,行走于南昌闹市,上面写着“平其俊你应该立刻下岗,江西不再需要马屁官员”。与此同时 ,在过去的几天里,部分网络批评开始升级,人肉搜索和匿名电话也瞄向了平其俊,包括其家人也受到牵连。“他这几天都比较憔悴,特别是他的家里人,都以为他犯错误了”,与平其俊同在江西防总办公室工作的同事昨天也向南都记者证实,在过去的几天里,平确实收到了不少匿名电话,“妻子不知道他做错了什么事,只能在家里哭。小孩也不敢去上学,害怕人家议论”。 “他讲的这些材料是当时官方汇总的一个通稿,这不能代表他个人”,在这位姓李的同事看来,任何一个人在当时都只能那样介绍情况。江西防总办公室主任祝水贵也表示,很多网民因为不了解当时情况才产生了误解,“当时大堤刚刚决口不久,现场很紧张,确实没有下面情况的数据,换了谁也回答不上来”。他介绍说,由于此前多次采访都安排了平其俊回答,因此才安排他与央视连线。祝水贵还表示,这次网络争议应该不会影响到平今后的工作,“从领导的角度说,对他(目前的)工作还是非常肯定的”。 平其俊大学毕业后一直从事水利工作,2009年11月调任江西防总办副主任。他在发给记者的短信中表示不愿接受采访,不愿再被关注。 李小萌在微博的最后写道“网络的邪恶与正义拷问每一个人,我只问自己,如果我是平主任的话,不那样回答的可能性有多大”? 显然,她并不认同网络舆论对准平个人。李小萌的微博被广泛转发,引发热议,至记者截稿时,评论已过800条。部分网民对平其俊表示理解和同情,“只能说平主任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错误的场景里说了一通再正常不过的话”;“我可以认定,平主任一定是拿着那份用三号仿宋体工工整整打出来的文件念的,而且肯定是很多领导审查过的”。 也有网民在反思网络声讨风暴的本身,“就事论事为好,干扰到人家的生活就不好了”。“愤怒是应当的,批判是必须的,甚至该刺痛一些人的麻木才好。但这位官员并没犯法渎职,最多也只能算是‘不称职’的一类吧,那么,对其进行人身攻击、审判就过了”。 当然,也有网民强调了网络争论的积极意义。“即使他是照稿子念的也应该进行批评,惟其如此,这件事才有积极意义,以后起码会减少一些如此恶心的稿子”。 报道又说,不过,此前曾在电视连线中两度打断平主任官腔的央视主播邱启明却表示,他明确反对网民对平主任的人肉搜索和人身攻击。“动辄就人肉搜索,揪出别人的祖宗八代,是很不理性的,也缺乏宽容”;“网友对他的表现进行热议是可以理解的,这说明大家心中对这样一种言必称领导、带有官腔的汇报式介绍感到不满,希望改变这种现象”。但“盯住一个人是没有必要的”,在邱启明看来,重要的是我们的社会能够透过这种现象,进行理性的分析和反思。  

Read More

总说这些话,你就是领导了

学好这些排比句,你就NB了! 要增强自觉性、主动性、坚定性。要增强政治认同、理论认同、感情认同。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真正

Read More

官话尚且禁忌林立,真话稀缺实属正常_

想想真的挺可怕,即便一个刻意阿谀奉承领导即将做出的战略决策的发言,也要受到这么多禁忌的限制,可见在官场中说话有多么难。说什么、怎么说以及说到什么程度都要受到什么限制,可想而知,要是不说官话说真话该有多么难。 可怕,太可怕了! ... 留言千里友暖 添,遥遥不见有遗憾 思友近日安康否,友意浓情万里牵 ——————————————— 网络无限天地宽,一根光纤南北连 屏友万里翘首望,祝友身康意如愿 ——————————————— 一根网线两头牵,博海相识乐无边 互问勤访常交流,诚挚相处伴和谐 ——————————————— ... 效天博客 ...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