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计

All

Latest

不是官话 | 局长 你裤子拉链没拉上!

大清早,局长头发锃亮,背着双手,迈着四方步走进办公大楼,裤子的拉链竟然没有拉上,裆部像个惊讶的口大张着,露着里面红红的内裤——那年局长49岁。 门卫保安是第一个看到的。这个农村来的小伙子身强体壮,但反应却很迟钝,在他涨红着脸还没有想清楚到底该不该跟局长说一声时,局长已经迈着四方步上了楼梯(为了保持健康,局长从来不乘电梯)。...

BBC | 中共中央巡视组:重庆“苍蝇腐败”突出

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公布十个中央巡视组的巡查结果,其中重庆被指“苍蝇式腐败”问题突出。 中纪委称各巡查组已经把各地区和单位的贪污腐败线索上报。 中纪委星期六(9月28日)的公布还称,重庆市存在的问题包括对一把手管理监督不到位;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四风”问题的顶风违纪案件还有发生。 公布称,负责重庆的第五巡视组还收到反映一些领导干部的问题线索,并已转中纪委、中共中央组织部有关部门处理,但没有说明与哪些官员有关。 此前,原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案审判会否追究他在重庆的“漏罪”受到许多分析人士关注。 薄熙来上周被山东济南中级法院以受贿、贪污和滥用职权罪一审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一些报道称他已提出上诉。 第五巡视组还提到,重庆市存在干部选拔任用工作不规范,选人用人的一些习惯做法不当,个别领导干部信念动摇、思想滑坡、道德失范,国有企业存在腐败隐患等问题。 不过,巡视组并未提及问题的具体内容,以及应由哪些人为这些问题负责。 全国抽查 中纪委是在5月份宣布今年将派遣十个中央巡视组到指定地方政府和单位巡查,中纪委书记王岐山亲自担任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组长。 这次接受巡查的包括内蒙古、江西、湖北、重庆和贵州五省区,以及水利部、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国出版集团和中国人民大学五个机关的党政部门。 中新社指出,这是中共党内巡视机制正式运行的第10年。 中纪委星期六列举的问题清单显示,除水利部和人民大学外,余下八个地区和单位都发现了贪污腐败问题;全部10个地区和单位都发现了干部任用问题。 中纪委没有说明在重庆查获的腐败问题与薄熙来在任期间有否任何关系。 其中,巡视组称,湖北省存在个别领导干部以权谋私,贵州省少数领导干部搞权钱交易,内蒙古矿产资源配置、工程招投标等领域腐败问题突出,江西有领导干部及其亲属插手工程建设项目谋取私利,进出口银行有利用信贷全谋取私利的情况。 用人问题方面,江西被揭发超编制配备干部、个别干部“带病提拔重用”;湖北个别地方和部门违规突击提拔干部。 观望成效 不过网民意见似乎都倾向于质疑巡查结果的可靠性。 山东济南新浪微博网友“道德君子”说:“腐败在中国司空见惯,权钱交易是官场上惯用手法,只要是认真查,可以说没有一个地区的官场幸免,中央巡视组所查到的只是冰山一角。有一个组没查到问题,那是他自己有问题。” 广东江门腾讯微博网友“看看大世界”批评:“巡视组,避重就轻,随便抓一把都是贪腐的官:市政府、区政府、镇政府、村官。” 浙江宁波网民周礼红问:“这么多的问题,巡视组手会软吗?中央政府还有决心查下去吗?” 北京网民“心来观海007”说:“这巡视组一撤,这腐败就又开始了,如何制定一个长效机制才是关键。” 中共中央编译局当代马克思主义研究所所长何增科对中新社评论说,如果巡视组反馈和转交了相关问题和线索,对象单位和纪检部门却没有动静,缺少积极的回应、整改和查办,那么巡视的最终效果就要打折扣。 他说:“发现线索转交给中纪委,这是个例行的工作程序,公众对于这一点的极大关注,反映了社会对于本轮巡视工作‘后续动作’的高度期待。” (撰稿:叶靖斯 责编:萧尔) 网友如有评论,请用下表: 联络荐言 * 须填写项目 你的反馈 联络办法 姓名 国家、城镇 你的电邮地址 * 电话号码 你的信息 评论 * (最多字数:300字) 声明 我愿意让网络制作人员与我联络 fullrss.net

纽约时报 | 中国宣布对地方政府债务展开全面审计

香港——周日,中国国家审计署宣布将对政府性债务进行全面审计,这个最新迹象表明,中国政府担心地方政府及其附属机构庞大的借贷规模将对国家经济构成整体威胁。 中国审计署的声明只有一句话,表示进行审计是国务院的要求。 据西方经济学家估计,中国的地方政府性债务总额在2万亿到3万亿美元之间,而且还在不断增加。 通过举债实施的大规模政府支出计划,中国逃脱了最近这次全球金融危机的大部分影响。这个刺激计划包括各种项目,比如全国高速铁路网,以及各直辖市、城镇和乡村建造的大量道路和桥梁。 上个月,审计署财政审计司副司长马晓方在人民网的采访中说,中国的整体经济形势,尤其是政府财政收入情况,从去年开始就“不太乐观”。 “在这种情况下,怎样防范财政风险就比较迫切,”马晓方说。 马晓方表示,出于这种考虑,审计署在2011年地方政府性债务审计的基础上,今年又审计了36个地区的债务情况。他说,“我们更要看到当前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中存在的问题和风险隐患。” 多年来,中国一直在定期对地方政府债务的规模进行评估。然而,审计署周日的声明太简洁,根本不足以判断这项最新举措的规模将会如何。于本月开始的底特律市破产程序让很多中国人感到震惊和警惕,促使人们再次为中国城市和乡镇的金融健康感到担忧。 中国政府在国家层面拥有数量可观、未曾利用的借贷潜力,以及三万亿美元(约合18.39亿元人民币)的外汇储备,尽管如此,中央政府帮肆意挥霍的地方政府摆脱困境的任何举措都会在中国国内引发政治争议。 出于实际原因,利用外汇储备偿还地方政府的债务也是非常困难的。央行主要通过向中国各家商业银行借款来为购买外汇储备提供资金,因此必须保证自身的偿付能力。 北京方面从根本上对地方政府的借贷资格施加了很多限制。但地方政府一直在通过特设的融资实体来为自己借款,在很大程度上规避了这些限制。 很多地方政府还拥有企业,并且利用政治关系来帮助这些企业从国有银行获取贷款。这进一步增加了地方政府本身面临金融负债的可能性。 这些政府的收入往往严重依赖于向开发商出售政府土地的长期使用权,开发商随即用土地来建造公寓大楼、工厂、商场及其他工程项目。 开发商通过这些租约获得的利益往往具有很强的周期性,房地产市场兴旺时,利益猛增,房价下降时,利益骤降。由于北京方面过去几年一直在限制房地产投机行为,以期提高住房承受能力,开发商对获得更多租约持较为谨慎的态度。 很多地方政府还为受政治支持的领域的贷款人提供了担保,比如太阳能组件制造业。贷款人因此能够以极低的利率获取贷款。鉴于中国的很多产业都面临产能过剩和利润率下滑的困境,地方政府就承受着一种持续存在的风险,如果贷款人违约,地方政府会蒙受巨大损失。 马晓方表示,“对于这些问题,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应当采取有效措施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 储百亮(Chris Buckley)是《纽约时报》记者。 翻译:陈柳、许欣 纽约时报中文网

许一力 | 广东地方债需政府不吃不喝400年才能还清

这两天有消息称,国务院发特急明电,要对全国政府性债务进行审计。审计署暂停所有项目开始培训,下周进驻各省市。地方债问题可能很大,解决的方法上可能要变一变了! 联想起前一阵的美国汽车城底特律破产,美国州政府和中央政府“做台看大戏”充耳不闻。这让大家浮想翩翩,咱中国政府能不能也这样子弄呢?...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