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暴力

All

Latest

萤火体验 | 伸出手,他们拉回了“悬崖”边的家暴受害者

伸出手,他们拉回了“悬崖”边的家暴受害者 | 萤火体验 作者:朱诗琦    来源: 益视频工作室 △2018年,监利县某建筑顶层,一名女性以跳楼相威胁,要求离婚 家暴受害者小杨来的那天,挎着一个被撕烂了的皮包。她把包递给万飞,讲着丈夫如何撕烂她的东西,拿刀扎破她的电动车轮胎,以及打她。她像是一个溺水的人,本能地死死抓住外界递来的帮助。她是蓝天下的救助对象之一。后来,在公益组织的帮助下,她成功与丈夫离婚。 体验官 | 朱诗琦...

押沙龙:贾平凹他们的真正的问题还是没把人当人

旭阳写的一篇文章《在我老家,女人小孩不上桌的家庭更兴旺》。这类文字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作者怀念过去农村的那种秩序,长幼有序,尊卑有别,他们觉得这种环境其乐融融。 但是很多人在这个环境里并不其乐融融,如农村妇女自杀率一度高的吓人,但是他们身为男人,也不觉得这有什么了不起。

女权之声 | 反家暴法2周年特稿:我在庇护所的一夜

我遭受的暴力,是民警口中的“家庭纠纷” 在经历了家暴和无数的隐忍的痛苦之后,我终于于去年找到机会成功逃离了原来生活的地方。 逃命般地离开了丈夫的控制之后,我最先想到的是寻找亲友求助。可是无论我落脚在哪,总能被不肯死心的丈夫找到,最终就连好心收留我的亲友也被施暴的丈夫追上门打伤,受到各种连累。我内疚之余只好慢慢减少和亲友的联系,转向寻求公安的保护。 谁知道当我去报警时,民警只是简单问询信息,把我的情况登记成普通家庭纠纷,之后再是劝我回去找亲友求助。当地的妇联我也找过,也是劝回,说去找亲戚朋友解决。 那之后的几个月里,我换了很多次工作,这些工作的一个共同点就是包吃住,可以节约生活成本。但总是不幸地被丈夫的流氓混混团队找到,在他们各种骚扰威胁之下,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也都泡汤了。

剥洋葱people | 孙晓梅:反家暴法背后的女人

在法院的卷宗里,孙晓梅见过最典型的家庭暴力。一名被丈夫殴打的妻子,头上裂开一条长约5厘米的伤口,法医鉴定的尺子比在旁边测量。“头上打这么大的口子,这得多疼啊。” 这种情况大多发生在农村。...

土逗公社 | 农村母亲被家暴的一生

祖母辩解道,“要是你是男孩,你爸肯定不这样” 作者 | 张若水 “爱”是那个说要用刀捅自己妻子的父亲吗? “我岂止是要打她,我还要拿刀捅她!”电话那头传来这样歇斯底里喊声,然后就是“嘟嘟”的忙音。...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