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寺

All

Latest

盖饭人物ThePeople | 战狼是怎样炼成的

文 | 徐小茹 编辑 | 席骁儒 出品 | 盖饭特写工作室 结婚时,吴京和太太谢楠拍了张婚纱照,照片上的吴京西装笔挺,神采奕奕。他深情向谢楠伸出右手,眼神坚定,鱼尾纹里都透露着认真和温柔。...

新京报 | 这事 释永信积极表态

8月27日早晨,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中国嵩山少林寺方丈释永信发了一则微博。 释永信在微博中写道:“爱国,是佛教一贯的历史传统。每天我们所念颂的回向偈时时在提醒着四众:国土恩与父母恩、众生恩、三宝恩同等重要。爱国、报国土之恩是佛弟子的职责,也是我们为庄严国土应尽的义务。” 在释永信发微博前,少林寺举行了升国旗仪式。...

东网|乔木:少林寺方丈涉嫌淫乱的背后

在对郭伯雄的查处通报中,毫不意外地提到他收受巨额贿赂、卖官、纵容家属违法经营等,但是意外地少了贪腐官员的一项标准配置:通奸。什么原因,不得而知。其实军人贪财怕死不光彩,从人性的角度,英雄难过美人关,也能理解。释永信作为中国佛教协会的副会长,却爆出性丑闻,严重打击佛教声誉佛门清净地,性丑闻却发生在最不应该的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身上。在网上曝出的释永信的丑闻和涉嫌犯罪中,最火爆的就是他利用职务之便和一女子多次发生性关系、和别人生孩子等指控。随着事件的进展,警方对该女子的询问笔录被公布,该女子还网曝了关键的证据内裤,而且释永信一方从最初的否认反击,到后来被暂停出访接受宗教部门的调查。面对释永信的丑闻和一直以来少林寺的混乱问题,有网友调侃王岐山应该派中纪委进驻,在少林寺设立党委领导。表面上,由于党不直接卷入宗教和寺庙事务,缺乏监管,出现了问题。但在中国的国情下,却是由于党无孔不入的领导任命,放任、掩盖了宗教界的问题。要不是由于此次曝出佛家大忌性丑闻而让世人关注,还会一味隐瞒淡化。中国的寺庙和宗教人士,都是有行政级别和政治待遇的,中共又有统战、宗教、民族、旅游、公安等众多部门领导监管。像释永信这样的方丈,一方面是和尚,另一方面还是官员,或享受官员的待遇。他是登封市的政协副主席、中国佛教协会副主席、河南佛协主席、连任几届的全国人大代表。他在少林寺的领导地位,要组织同意认可。他在外边的职务,更是组织的包办奖赏。正是由于组织深深卷入宗教事务,干扰了佛门内部的吐故纳新、自我净化。寺庙内部的反对不满,外部社会的质疑监督,往往不起作用。宗教领导只要政治上合作、平时和组织搞好关系,取得信任,从社会影响和维护稳定的角度,其他事往往掩盖、淡化、不予深究。类似的,一个官员只要政治上不犯错,经济上不贪腐,单纯的通奸性乱,一般不会追究查处。像释永信这样的政治红人、经营能手、社会名流,如果不是此次舆论哗然,当局还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得过且过。当教育不正、司法不公、军队腐败,整个社会制度性的沦丧时,官僚化的宗教寺院,又岂能保持一方净土?本来僧俗平等,普度众生,六根清净,全世界的教堂寺庙,都没有行政级别和政治待遇,更少见高价卖票强制收费的,可是在中国,就是有级别,要收费。政治经济的干预和混乱,难免滋生宗教的腐败和丑闻。在一切为了稳定,宗教又是敏感的中国,不管多么乱像频生,类似释永信的淫乱丑闻,只能理解为个案。即使是个案,能给公众一个阶段性的交代也就不错了。千万别拔出萝卜带出泥,一僧带坏一寺,一寺搅乱整个宗教界。来源:东网 / 乔木 北京传媒学者转发此新闻:

腾讯|疑似释永信通奸笔录曝光 女方怀孕并堕胎

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被举报风波仍未平息。昨天14点42分,举报人“释正义”向华商报记者发来第6封爆料邮件,曝光“与释永信通奸女人的公安笔录”,称释永信曾向郑州警方报警称被该女子敲诈,因此被警方询问留下“笔录”。记者多方求证,仍未能证明该“笔录”真伪。 此外,登封市宗教局昨日凌晨也就释永信风波在其官网发出声明,称“将迅速核实情况,尽早查明真相,澄清事实,以正视听”。 “笔录”女子称发生关系“一二十次”...

共识网 | 美国人的少林:武林江湖还是商业陷阱?

1992年,当21岁的美国人马修·波利站在少林寺的门口时,发现想象中那个与世隔绝的武林圣地已经变成了旅游中心。到处都是游客,他找不到身着橘色长袍的和尚。他很沮丧,因为他从普林斯顿大学休学,是专程来少林寺学习功夫的。   最终,马修在电子游戏室发现了和尚的身影。他留下来,在这里待了两年,见识了传说中的轻功、铁砂掌、二指禅、铁裆功,跟扫地僧学成了铁臂功,还在几次比武中获胜,在江湖中小有名声。   他还深谙中国的关系之道,精通划拳陪酒,并通过中间人向现任少林方丈释永信献上红包,成为其弟子。   马修写作回忆录《AmericanShaolin(美国人的少林)》也正是源于释永信的建议:告诉西方社会一个真实的少林。而在中国人看来,中译版的书名《少林很忙》更符合当下人们对少林寺的想象。在他幽默的文字里,可以看到中国巨变之中的一个缩影,也可以看到少林名利场长久以来的热闹。    师傅释永信   888和1111,中间人给出两个大吉大利的数字供马修选择。但中间人让他自己决定红包里是装美元,还是人民币。马修有些犹豫,当时的黑市汇率是八点多。   “拜师是有政治目的的,永信就是下一届方丈,他跟北京的大人物们关系很好。”中间人告诉他。1990年代初期,释永信已是少林寺的主持,也是政治红人,还当上了全国人大代表。他那辆奔驰轿车据说就是北京一位政治家送给他的,他为此雇了私人司机。   此前,马修远远地见过释永信,在一次面向高级领导的武术表演上。陪在领导身边的释永信“长着跟佛祖一样的大肚子”。“永信是寺里最有钱有势、关系门路最广的和尚,但也是最惹人非议的。”   马修选择了1111元的红包,但他还是没舍得包美元。释永信接过红包,往桌子上一扔。简单的仪式之后,马修正式拜入他的门下,也成了少林寺第一个老外弟子。   释永信并没有教他半点武功,“师傅”只是一个名号。对此,他们都心知肚明。不过,释永信倒是建议他写写少林,向全世界传播少林的名声。   1111元只是马修在少林寺巨额花费的九牛一毛。每个月1300美元是少林寺武术中心向他开出的学费价格。这让马修很震惊,这差不多是他兜里所有的钱。他原以为像功夫电影里那样,弟子们付给老师的是汗水和泪水。“没有什么比一个没钱的老外更没用的了。”   1992年的少林正处于极度凋敝之后的疯狂复兴之中,到处混杂着金钱、欲望与暴力的味道。通往少林寺大门的道路上,轿车、旅游大巴、驴车挤在一起。几十家小饭馆密密麻麻地排在路两边,都是些危房,到处是水泥裂缝和灰泥碎渣。   在马修看来,这里是廉价的迪士尼乐园,功夫只是卖点和噱头:冒充毛泽东专机的拉货飞机,伪装成千年木乃伊的死猴子,还有六七家名字雷同、真假难辨的功夫学校。   马修的学费大都被领导收入囊中。和尚们很穷,睡在稻草铺成的大通铺上,经常要饿着肚子练功。他们追看《北京人在纽约》,幻想有朝一日移民国外。他们趁着出国演出兜售一些与武术有关的小玩意儿攒钱办护照,还有的借机“叛逃”,滞留国外。   在当了四个月的冤大头之后,马修决定按照中国人的方式进行侃价:价格取决于关系的亲疏远近。既然有个只待半个月的德国学员每月学费只要550美元,那他这个长期学员的学费就不该比他高。为了保全领导的颜面,他还杜撰了父亲断绝经济支持的谎言。最终,他胜利了,他得意地总结说:“中国人凡事都要争个面子。”   后来,马修发现少林寺一直都是商业化的,并给予理解,“和尚也是要吃饭的”。当谈及关于释永信的诸多争议时,他对本刊记者说:“在与当地政府的博弈中,释永信为少林寺争取了更多的利益,让和尚们过上了好日子,我很开心。他非常成功。”    铁砂掌、铁裆功   尽管与想象的差距甚大,但马修还是被少林的功夫征服了。“轻功十分了得,能克服重力的影响在墙上走上五六步,像个蜘蛛侠。”他心甘情愿地掏出了一张张美元。   少林寺里高手出没。武术中心的门房就是位退隐的武林前辈。他的绝学是铁砂掌,能一手把巴掌大的鹅卵石劈成两半。他日复一日地练习,以至于右手比左手大出一半来。他还要把手放进中药罐里长泡。   马修因为习武受伤而与他结缘。老前辈不仅用老鼠皮熬成的中药治好了马修的伤,还传授了他铁臂功。“那根该死的木棍根本不是我铁臂男孩的对手。”马修在外炫耀武功,不幸的是,被老前辈发现了,从此再也不教他了。   在各种硬功里,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铁裆功。在一次武术表演上,一位董姓和尚双腿张开,撅着屁股等人去踢他的裆部。另一个和尚向后一退,啪地一声踢向他的腹股沟处。他纹丝不动。   “你在开玩笑吧!”台下的马修不禁站起身来尖叫道。他们邀请马修上去踢。已经练了一点功夫的马修拼尽全力给出一脚。然而,董和尚还是纹丝不动。马修感到脚趾隐隐作痛。“他的腹股沟比我的脚还硬。”这让马修很恼火,他一次次上去踢,直到双脚都麻木了,也没让董和尚移动半分。   事后,董和尚向马修演示了自己训练的过程。董和尚裸着下身,把自己的两个睾丸放在木桌上,每隔一段时间,他就用右手掌重重地击打自己的阴囊。这只是训练的一部分。   董和尚还要强化这个部位的肌肉。他用一根绳子将一个巨型石质滚轴系在自己的“小弟”上。这个滚轴至少有四五百斤重,他用他的生殖器拖着滚轴一步步向前走。   尽管有了这项绝活会很受女性欢迎,马修还是毫不犹豫地放弃了:“虽然我是受虐狂,但我也是有底线的。”他向记者保证这一切都是他亲眼所见,他确实上去踢了,还挫伤了双脚。   作为武林泰斗,少林经常受到来自世界各地武术界的挑战。马修也多次代表少林在比武中获胜。至今,他每周都要练习武术。回美国后,他还收了一些徒弟,先后送了大约50人回少林学功夫。“这里的和尚是最厉害的。”    艾滋病、同性恋   1990年代初期,尽管已经开放十多年,但中国人对于世界的看法还是充满懵懂。尤其是在少林寺,马修作为方圆几十公里以内唯一的老外,总是受到极大的关注。总有姑娘赤裸裸地向他投怀送抱,但又担心外国人普遍患有艾滋病。   马修也不敢轻举妄动,因为在这里,一个老外如果和任何一个中国女人在深夜被发现共处一室,都会自动被认为是嫖娼。更何况,他原本也打算练武期间要禁欲的。当然,他最后还是破戒了。   马修发现在公共场合,同性之间可以通过身体接触表示亲昵,而异性之间则多少有些禁忌。有一天,一个和尚尴尬地问他:“美国真的有同性恋吗?”“有啊,中国也有啊。”“不,我们才没有。有伤风化!”   可是马修发现65岁的兴明和尚很明显是同性恋,但大家都视而不见。第一次见到马修时,兴明和尚用假声说了句,“你真可爱”,聊着聊着,用指尖轻轻滑过他的手。他还为马修唱了一首芭芭拉·史翠珊的歌。   功夫之外,马修还学了一项绝活:划拳——在中国乡村社会,这是男人必备的技能之一。作为当时寺里唯一的老外,每次有贵客来,领导都会带上马修去参加饭局,让那些贵宾们享受跟老外划拳并取胜的新鲜感,还有看着一个老外强咽白酒时的快感。   为了自己的肝脏,马修拜了划拳高手为师,总结出四大诀窍,比如突然调整自己出拳的节奏,比如假装自己陷入了某种出拳规律之中。自此,他便开始纵横中国的酒局,更何况他还会用汉语讲黄段子。   马修也学会了跟中国人在酒桌上谈事。当和尚们出国表演时,他打算担任随团翻译,顺便再倒卖印有武术动作的文化T恤。他以2美元每件的价格在河南批发了两千件,计划到国外以20美元的价格售出。   他请经销商喝酒,在觥筹交错间谈好了生意。然而当他付完钱,收到货打开一看却傻眼了:每个箱子只有上面一摞是L号和XL号,下面都是中国人的S号,这相当于美国的童装。他原以为自己已经靠喝酒搞定了经销商,没想到还是上当了。“来少林寺前,我想象中,这是一座风雨飘摇中的寺庙,结果却发现这里到处是商业陷阱。”   2003年,当马修再次从美国来到少林寺,发现除了寺庙,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当年的那些和尚也大都风流云散,在世界各地开起了武馆。他的师傅释永信则不出意料升座为方丈。这一次,他没有见到释永信,因为方丈在北京。

奇闻录 | 释总在硅谷

3月19日,少林寺方丈释永信带领少林文化代表团,来到位于加州硅谷Mountain View的谷歌总部;对诸多谷歌工程师发表演说,在全球互联网的创新圣地弘扬佛法。 上午10点半,释永信与一众少林僧人来到谷歌总部,对台下近百名谷歌员工发表了大约半小时的演说。他的演说主要以介绍少林文化为主。据一位在场的谷歌工程师介绍,穿着传统黄袈裟的释永信在演讲中对谷歌大加赞赏,称赞谷歌的诸多科技成果,为人类进步做出了巨大贡献。他还提到,谷歌对互联网信息自由带来的贡献,是与佛法中众生平等的观念具有相同的理念。 据介绍,释永信是用中文发表演说的,他的演说要义是借助一位临时女翻译传达给诸多美国工程师。但由于释永信的演说包括了诸多佛法词汇,而这位翻译似乎并不太精通佛学翻译,因而常常出现卡壳的情况。而台下也有不少中国工程师,当听到诸如“大千世界”此类词汇,看到女翻译努力用英文表达时,全场不时爆发出笑声与掌声。 整个演讲过程充满了欢乐祥和的氛围。一位名叫肖恩~伊维思科(Sean Ivester)的谷歌工程师表示,通过释永信的演说,自己对关注与自律有了更深的了解。 演讲结束后,释永信还接受了谷歌工程师的现场提问。一位谷歌员工表示,自己很希望去少林寺短期修行,释永信随即表示,非常欢迎他来中国少林寺。而当一位听众询问少林寺是否不欢迎女修行者,是否对女性存在性别歧视时,释永信非常耐心地解释,佛学修行者有在寺庙的出家者,也有在家修行但居士;有男性和尚,也有女性尼姑;佛家并不存在性别歧视的问题。 六名身着灰色袈裟的少林武僧还在台上表演了数分钟的少林武术。有趣的是,他们表演时的音乐却是电影《加勒比海盗》中的经典配乐《他是一个海盗》,这种中外文化的混搭令全场充满了喜感。很多谷歌员工纷纷拿出手机,记录这精彩的表演。一位来自中国的谷歌工程师表示,自己在那一刻有一种穿越的感觉。 演讲结束后,释永信还走到台下,与诸多谷歌工程师进行了亲切交流,向硅谷的码农们介绍少林寺。随后他在谷歌高管的陪同下,参观了谷歌园区,并在知名的谷歌食堂进午餐。 释永信此行是来美国加州参加“少林寺日10周年”的系列纪念活动的,他与诸多少林僧人还将于3月22日在旧金山进行少林功夫演出。而邀请知名文化人物来总部演说,是谷歌、Twitter等科技公司的一项传统。 来源:新浪科技 猜你喜欢 真土壕金 神桶 屁股炸弹造成首都机场恐慌 “大肆煽动和宣传分裂主义” 一日段子荟萃 2-27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