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精选

萝卜网 | 快递员自爆行业黑幕:用山寨机调包iPhone4s

我们寄的手机为啥变“石头”?快递员月收入真能过万?快递业的水到底有多深?2006年,31岁的罗平云(化名)从湖北洪湖来到广州投奔做快递的老乡,一转眼已在快递业干了7年。上个月,他从广州圆通快递公司辞职,拨通本报报料,向记者爆出快递业的种种黑幕。 快递有“盗”? 拆包取件并不少见 记者:有读者投诉寄快递丢东西,或者被偷梁换柱,这是怎么回事? 罗平云:最大可能是被快递员或快递相关人员拿了,或者换了。每天公司把快递件分发到我们手上,有些快递员看到破损包装里有东西,只要是看得上的,就会随便拿一些。至于自己上门收来的快递件,因为知道里面是什么,有快递员也会拿一点走,比如茶叶、水果、月饼等。 手机不是不敢拿,是没有机会碰到,要碰到也会拿。你寄苹果4S手机,我随便到街上花500元买个山寨机放里面,再封好箱子。曾经遇到有客户进了几大箱手机电池,就有快递员从每个箱里拿几块电池出来,然后再送过去让他们签收。 记者:这种现象普遍吗?快递员会拆包取件? 罗平云:我身边做快递的人都会拿过,但他们有些东西看不上,或者对自己没用,就不拿。我们一般私人的快递件很少去拿,主要是拿那些大宗货件。 明目张胆? 公司默许快递员拿东西 记者:顾客看到快递件破损拒签,或东西丢失投诉怎么办? 罗平云:假如要投诉,就要牵涉很多环节,但各个环节都在踢皮球,如果物品不是特别贵重,很多顾客不会花费太多时间去纠缠此事,况且取证也难。 另外,如果收件人真拒签,我们快递员就把快递件交给公司,公司再退回发件人就完事了。因为现行赔偿标准太低,凡是未保价物品丢失损坏的话,都只需按运费3~5倍赔偿。 记者:对于快递员行为,公司没有相关管理制度吗? 罗平云:对于快递员拿东西一事,快递公司这些情况都知道,但一般都持默许态度,东西不是特别大,公司不会去抓出某个快递员,已是潜规则、行规。 月入过万? 多数人月薪仅两三千 记者:网上有传言快递员月入过万,实际情况如何? 罗平云:月入过万的情况很少,大多数快递员每月收入只有两三千元,工作又辛苦,起早贪黑,很不容易。实际上,快递行业是一个暴利行业,但是不少钱都流入了其他人的兜里,快递员只是个做事的,全依赖把业务量做大靠提成挣钱。 记者:快递员的收入分成是怎样的? 罗平云:以寄一个同城文件8块钱来说,快递员从公司买一份面单3元,出货费1元,快递员提成1元,老板挣3元。3元钱的面单含2元的送货费,面单成本只有几毛钱,但这2元的送货费快递员一般只能拿到1元或者8角。比如,今天我收了1000元的货,可提成100元。 因此,对于快递员来说,业务量很重要。但是有大客户才有大业务量,月入多少取决于大客户。 黑色交易? 返点回扣拉拢大客户 记者:快递员如何给大客户回扣? 罗平云:方式很多,比如提高价格、虚增重量、空填快递单等,最终是一起合谋坑公司的钱。例如在我曾负责的某软件园信息港片区,有两家公司就一直拿回扣。比如一个电脑重3公斤,快递员写成5公斤,这样钱就多出来了。还有虚填一些空快递单,本来没有发这个件,为了增加快递费,就随便多填几张。多出来的钱,就返点给发件负责人做回扣。 除了这些虚构的回扣外,一般快递公司也要额外给发货负责人10%快递费回扣。比如,从2009年下半年到现在,就有3个快递员一直在给一家电脑经销公司做快递,这家公司一个月表面上有10万~20万元快递费,但实际上只有3万~5万元的货,这样快递员和发件负责人合谋,最终受害的是这间公司。 圆通: 快递员偷拿东西 这两年大大减少 昨日,记者致电圆通快递上海总部,该公司负责媒体采访的周先生对于读者报料作出回应称,快递员拿顾客东西的情况,这几年已大大减少。对于快递员(快递公司)和大客户发货人合谋拿回扣一事,周先生则称,据公司安全监察部门反馈最近没有发生过。 快递员真会拿顾客东西?周先生表示这种事情有时会发生,顾客也有投诉,不过最近抓得很严,这两年已大大减少。 昨日下午,记者致电广州圆通客服电话,负责媒体采访高小姐表示,如果有顾客投诉丢了东西,他们需要顾客提供单号,然后按照内部流程帮顾客查找丢件。“快递件延误等难以避免,是否有偷件、吃回扣的情况,公司很难回答。”高小姐说。 来源:http://news.xinhuanet.com/legal/2013-07/31/c_125093830.htm 突然就想起以前一篇文章叫: 网传EMS快递员月薪一万五

Read More

唯色 | 山寨布达拉宫与文成公主神话(附英文译文)

Today, Lhasa has become a big stage where grandiose projects that aim to change our history by imitating the past are being played out. A big stage where casually dressed plain-clothes police lurk on rooftops of the city’s monasteries and private residences, sometimes even pretending to play with Tibetan beads. But, even when the smallest whispers have been silenced, this big stage fails to hide the countless fears that exist in this city….

Read More

纽约时报 | 中国山寨 由“劫富”到“劫贫”

不论我们是否愿意面对,在对于当代中国的描绘中,“山寨”都已然成为一个无法回避的重要词汇。它对于中国生活的影响是全方位的,科技、建筑、生活方式、意识形态……,无一不涉。美国《连线》杂志就曾经做过一篇报道,记者探访了上海火车站附近的手机市场,对当中的巨量山寨手机进行调查,惊叹之余竟总结出了颇为乐观的结论:中国人的山寨行为其实在客观上也正革新着自己的科技水平,照这样的步调下去,不出几年就会赶英超美。处在这样一个社会里,人们对于山寨的态度变得暧昧不明。我们蔑视它,嘲笑它,又将它视为合理的本土文化构成,心安理得享受它带来的廉价和便利。我们对山寨施以各种反讽的调侃,却逃避严肃的批评,山寨既是发展产生的毒草,又理直气壮地充当着通向发展的偏门和灵药。 山寨浸染时尚业由来已久,经历了由仿冒名牌到模仿小众设计师的阶段,尤其是山寨黑手伸至稚嫩的中国本土设计,就像寄生虫攀附上了毫无抵御能力的婴孩。那些刚刚起步的中国本土时装设计师们猛然发现,在自己和全世界其他年轻设计师一样,以薄弱的财力和经验周旋于寻找创意、开发面料、寻找加工厂、拓展销售渠道之时,又要着手解决一项可能仅仅存在于中国的棘手难题——对抗山寨。 从英国留学归来的设计师刘清扬于2009年创立了个人品牌Chictopia,主打醒目可爱的原创印花图案,带有强烈的辨识度和传播性。然而,也正是这传播效应,五年不到的时间,她已成为中国设计师中最为被山寨所累的一个。在淘宝网以“刘清扬”为关键字搜索,跳出的页面就有84个,99%的都是假货。而外贸小店的橱窗里也经常悬挂仿制Chictopia的连衣裙,原本刺绣图案被简化成了印花。随着山寨手法的日渐多元化,对刘清扬的抄袭也愈见“创意”:有的专仿制她的特色图案,印制在设计师从未生产过的款型和产品上;有的在一款裙装的基础上开发出不同的颜色;有的则专抄她的过季款……。蝗虫般的山寨大军携带五花八门的山寨手法而来,这个台面下的体系,简直比台面上Chictopia本身的规模和出产还要大得多。 两年前,我认识了一位朋友,较为深入地体会一下台面下的山寨体系。这位朋友因为担心来自行业内的报复要求匿名。他服装生意的核心产品便是山寨时装,涵盖了前期生产、中期批发和后期零售。在他的指引下,我参观了深圳的一家大型山寨批发市场,在这里,英国品牌“Burberry”甚至拥有自己的专门店面,而那已经是过时款山寨客的目标。在更稍稍时髦的铺头上,随便一翻,都是美国设计师品牌“Alexander Wang”、瑞典品牌“Acne”这样的新锐品牌。朋友告诉我,如今的客人慢慢也从买大牌过渡到了买款式,为了追赶日新月异的市场,他们也不断寻找新晋设计师,“我们很多抄版的原单货都是去香港Joyce买的”,他说。Joyce是起源于香港,以贩售最顶尖先锋设计而闻名的买手店。在竞争日趋激烈的市场环境下,依附于原创的山寨一再扩大搜索网络,正在升温中的中国设计师在所难逃。 如今的中国原创设计愈发受到追捧,名人效应衍生出巨大的利益驱动力,也为山寨提供了温床。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夫人彭丽媛第一次出国随访时穿着由“例外”定制的长款大衣,曝光几个小时后就在淘宝催生了铺天盖地的“第一夫人同款”。明星范冰冰、白百合、陈乔恩等女性都在公开场合穿过刘清扬的Chictopia裙子,往往在她们亮相后不出几日,“xx同款”这样的形容词就立马冒出,成为淘宝的热门搜索词条。两年前,本土设计师Vega Wang(王在实)设计的一条裙子也因为范冰冰的穿着而成为淘宝热门仿制款式。 在中国,灵药或毒草,似乎都是可以相互转换的模糊概念。有一种说法是,山寨货虽然可鄙,但它毕竟也算是帮助本土小众品牌在大众市场进行传播,从而也提升了大众审美。可事实果真如此吗? 在正规进货的店铺里,刘清扬设计的单品通常由人民币一千多到三千多不等,而山寨品的价格则大多只在两三百元。中国设计师集合店栋梁的合伙人之一Tasha认为,山寨与原创设计区隔出了两个消费市场和群体,它们彼此之间其实并无重叠:“我们接触到的客群都是从前端渠道获取信息,从而去追捧这些设计师的。淘宝客的审美应该要打引号,因为审美并不只是外观上的形,还应该包含质感的美,两样东西缺一不可。栋梁的客人是在乎后者的,美感首先要入眼,价位和品质也要跟自己的消费习惯和地位相符。那些在淘宝上花200多元购买假冒Chictopia的人,即便是刘清扬的真品放在他们面前,他们也不会去买的。如今的现象只能说明,第一,明星效应在中国的确很厉害,第二就是中国广大族群的消费能力还是偏低的。这是两个不同的市场。” 刘清扬自己则认为,山寨“极大地损害了品牌”。目前的山寨形态主要分两种:一种是直接贴设计师自己的品牌标签,伪造成真品鱼目混珠,其质量参差不齐,极不利于品牌形象。另一种则是将本土设计师的设计取来,冠以国际知名品牌的商标。在外贸小店里,刘清扬标志性的娃娃头连身裙摇身变成了意大利品牌Docle&Gabbana的出品;设计师云稀在栋梁里热卖的长裙则被贴上了Celine的商标。这样的状况让刘清扬很是愤慨:“这种抄袭,跟仿制LV或者Gucci概念还是不一样的,起码那些人还是冲着品牌的名气去买的。而不少人买了我的设计,只是单纯地觉得图案好看,根本不知道这个品牌的存在。这对于正处于成长阶段的品牌和设计师是很致命的打击。” 曾供职于媒体的马啦啦于几年前创办了LC风格网,作为一个媒体型消费导购网站,LC帮助大众在令人眼光撩乱的网络世界作出选择。淘宝,正是LC的重要导购平台之一。马啦啦说,买山寨的选择和坚持正品的选择在消费的角度各自背后有价值观。对此,她既不歧视也无评判。而站在时尚行业从业者的角度,她支持原创,在筛选推荐时亦会刻意避免仿版、抄袭现象,不推荐A货。尽管如此,一不留神,LC有时也受到山寨货的弥彰。不久前,LC在其新浪的官方微博发布了一条讯息,推荐一双印有火烈鸟图案的平底鞋,正是仿造了中国设计师小炳炳的设计。小炳炳第一时间在微博上作出回应,LC的编辑随即删除了该条推荐。面对躲不掉的山寨之祸,马啦啦认为,本土设计师本身在于媒体、网络沟通时仍显薄弱。传统品牌往往以新闻稿及发布会等形式让媒体在第一时间了解新品及背后故事。而在不断涌现出来的本土设计师产品面前,媒体的信息是有限的,这就会造成一款新设计并不容易掌握出处、来源,如何构建更好的信息渠道,减少信息不对称,都是需要思考和改进的。 很多年前,北京秀水街和上海襄阳路市场都因为云集的山寨大牌货而名声大噪,一度成为热门旅游景点,也接待过不少来淘便宜货的外国友人。后来,秀水街和襄阳路市场都被改造了,人事易变,山寨却依然屹立不倒。然而,从抄袭大牌到抄袭本土新锐品牌,俨然已经从“劫富”到了“劫贫”,有些穷凶恶极、不顾后路。刘清扬告诉我,如今,甚至有进驻大商场的本土商业品牌也公然原样拷贝了她的设计作品。这让我想起,在那个山寨市场的“Burberry”专店里,店主拿起一件仿制外套,口气中是掩盖不住的成就感:“你看这件衣服,三种不同面料拼接的,我们研发了快半年才做出来,做出一件好东西不容易啊!”一切讽刺到几近不真实,而这就是现实。在创意、生产、资金等等环节还未能理想对接的情况下,如果不抛开麻木和投机心理,重塑行业责任感和道德感,中国设计,恐怕要在本就难行的道路上被自己人不断啃噬。 唐霜曾供职于时尚媒体,现为自由撰稿人。

Read More
  • 1
  • 2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