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卫平

All

Latest

争鸣潮|崔卫平:维稳年代的政治

是政治的就不是维稳的,是维稳的就不是政治的 将来的人们会用什么来称呼我们这个年代?“维稳”是再合适不过的了。“维稳年代”会变得如同“大饥荒”、“文革”、“改革开放”一样,用来标明某个历史时期。...

崔卫平:看不见的声音

萧轶按:崔卫平老师发来一篇谈论九十年代初诗歌界的文章,因崔老师不知如何发布,让我在此推送一下。据崔老师说,此文一直无法收录于其文集,编辑一致拒绝了此文。本次推送已获授权,版权属于崔卫平老师。...

东方历史评论|崔卫平:孟姜女的启示

万里长城如今被看作中国的象征,举世闻名。对于中国人来说,有关长城还伴随着一则凄美传说,我们自幼耳熟能详。在我还没有认字时候,从一辈子不认字的祖母那里,我听来了这个故事。...

【网络民议】崔卫平:“我们把这个国家视为自己的家园”

@北京崔卫平:当我的朋友遭到伤害,令我深切地感受到是我的国家遭受了伤害。他们是这个国家最为柔软的良心,也是这个国家最为坚强的脊梁。我们把这个国家视为自己的家园,谈论了一些家园的往事,回忆离去的亲人和同胞,将逝者看做我们民族不可丢弃的一部分。我们想找回人的尊严,认为这才是国家的尊严。 5月10日 17:29 来自微博 weibo.com 以下网友评论由数字时代编辑整理自新浪微博:...

自由亚洲 | “纪念六四研讨会”北京召开 学者难属吁还六四真相

上周六,民间“纪念六四研讨会”在北京召开,参与者有大学教授、人权律师、天安门母亲等。学者们在会上呼吁当局调查六四事件真相,还原历史本来面目。参加会议的张先玲告诉本台,如果国家想实现转型,让人民过上正常的生活,公布六四真相势在必行。 “六四”25周年即将来临之际,一些公共知识分子、人权律师、遇难者家属等上周六在北京召开了“纪念六四研讨会”。...

崔卫平:作恶还是反抗?——邪恶体制下的个人选择

我们不喜欢一个献身的人物,因为她/他身上的光亮过于强烈。但是,令人睁不开眼睛的强光,并不是她/他本人所为,不是这些人做了什么极端的事情,而是最终施加在他们身上的力量,剥夺他们生命的力量,是残暴和骇人听闻的。将对施暴者的印象,延展到了被施暴的人们身上,是不公平的。

许知远:在北京读哈维尔

建造这长城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人们模糊的觉得是为了防御北方的游牧民族,尽管他们从未见过这些野蛮人;人们也觉得,或许正是为了同胞手足,他们才如此齐心协力。也没人真的有兴趣探究原因,这是居住在遥远的京城中的皇帝才应思考的问题。但也没人真的在乎皇帝的心思,甚至搞不清现皇帝是谁、又处于那个朝代,更不在乎他们的命运与生死。人们被一种模糊、抽象的忠诚连接在一起,既渴望、又嘲笑这种忠诚。 撰文:许知远 一 亚当·米奇尼克深感困惑。...

崔卫平:经验的年代——从八十年代出发

蓝天里有一颗会唱歌的星 1978年春节前后某个星期天早晨,我同父亲一起出门准备上街,走到传达室被人叫住,“有你家一封信”。我清清楚楚看到牛皮纸信封的右下方印着“南京大学”的字样,但一时却想不起来这与我本人有什么联系,记得很清楚是父亲打开了信封。父亲是那种十分内敛的性格,有喜欢放在心里也不说出来。他一句鼓励的话也没有说,但是我能体验得到他内心的充实和满意。我分享了父亲的感受,也一句话没有说。...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