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人员

All

Latest

苹果日报5月22日:牽連兩代 艾母大哭;艾未未妻子称:我是公司法人代表 逃稅應找我

苹果日报 2011年5月22日报道 「我是公司法人代表 逃稅應找我」艾未未妻捨身頂罪救夫 牽連兩代 艾母大哭 【本報訊】「我是公司的法人代表,說公司逃稅應該找我!」北京當局以經濟罪名政治強姦艾未未,激起艾的妻子路青不滿,她昨日挺身而出,表示願以法人之職為艾未未工作室所謂「鉅額逃稅」頂罪,呼籲當局釋放艾未未和其他被扣員工。內地律師指,以經濟罪名整治異見是中共慣用手法,但若艾未未「逃稅」罪成,將面臨最高七年監禁。中國組 艾未未被北京當局以經濟罪名政治強姦,激起艾的妻子路青不滿。《壹週刊》圖片 自從4月3日艾未未出事後一直保持低調、被艾家人形容為「膽子小、非常單純」的路青,昨日接受本報長途電話專訪時,以前所未聞堅定語氣,表達「捨身救夫」之願望。她直指,自從4月3日艾未未被帶走,之後當局又用非法方式帶走多名員工,「我作為公司法人代表,到現在沒有收到任何通知,更不用說法律手續」。她說,「發生這麼大的事情,但從來沒人跟我說過,到底發生甚麼事,為甚麼要用這樣方式,對待我的公司?」「我是法人代表,如果公司有甚麼問題,應該我來負責,該怎麼樣,就怎麼樣。」 員工家人求助無援 路青指,連艾未未在內,公司有四個人被關在裏邊,40多天沒有音訊,其中艾未未被關已49天。她呼籲當局放了他們:「我是公司法人,但我到現在都不知道,他們為甚麼被帶走,關在甚麼地方。」路青又指,公司被帶走的其他三人,情況可能比艾未未還慘,「他們的家人都跟我說,不知怎麼找人,連線索都沒有」。 談及艾未未,路青表示作為妻子迄今未收到任何正式通知,「他到底是甚麼情況,是被逮捕了?還是拘留?抑或是被監視居住」。她指,新華社說艾未未被監視居住,「法律規定監視居住應在家裏執行,艾未未在北京有家,為甚麼不讓他在家裏監視居住?這不是違法嗎?」 路青指,艾未未有高血壓要長期服藥,但當局一直拒家人給他送藥,顯然是另給他用藥,為安全着想,她曾要求當局告知改的是何藥,但一直不獲答覆。她呼籲依法辦事:「放了他,放了他們,我是公司法人,我會承擔公司所有法人應該承擔的責任!」 被艾家形容為「膽子小」的路青,昨以前所未聞堅定語氣,表達「捨身救夫」之願望。 發課文化營業執照顯示,艾妻路青才是公司法人。 逃稅補交可免刑罰 新華社前日透露艾未未面臨兩項指控:「鉅額逃稅」和「故意毀滅會計憑證」,北京律師劉曉原指,根據內地刑法前者最高可判監七年,後者最高可判五年,但逃稅補交可免刑罰。他又指,以經濟罪名處罰政治人物是中共整治異見的慣用手法,本案的政治色彩路人皆知,故很難預料當局最終如何處理,「不排除各種可能性」。 牽連兩代 艾母大哭 2011年05月22日 【本報訊】「我媽媽今早接到姨媽從佳木斯打來的電話,說到艾未未和表弟張勁松被他們關了 40多天,兩個都快 80的老人,在電話兩頭大哭了一場!」艾未未的家姐高閣昨對本報講到艾家和張家兩代人的遭遇,令人聽後欷歔長嘆。 向姐姐說對不起 高閣指,當局因要治罪艾未未,還扣押艾未未公司多名員工,包括表弟兼司機的張勁松,張的父親當年反右時,因支持艾未未父親艾青受牽累,被發配到黑龍江,艾青平反回京,特地把他的兒子接到北京一起生活。 「勁松是個很老實的孩子,一直陪我爸,直到送終。艾未未搞工作室把他叫去幫忙,沒想到,未未出事把他也牽進去, 40多天不見人影。我媽媽在電話中跟姨媽說,沒想到張家兩代人,都受艾家牽累,一說『對不起』,兩個老人都哭了。」 高閣直指,當局迄今仍扣查艾未未工作室多名員工,包括義工文濤、會計胡明芬、設計師劉正剛,她說:「很明顯,他們就是要找理由治罪艾未未。現在理由找到,那就請他們快點公佈事實,把證據和真相告訴大家,把人放出來好了。」

艾未未工作室大刚喝茶记(2011.5.18)

艾未未工作室大刚喝茶记 喝茶时间:2011.5.18 下午16点—21点20分 喝茶地点:苏州市公安局 这次喝茶在我意料之中。 之前两位警察叔叔分别跟我通过电话,唱双簧。一个好话说尽表示很关心我,一个严肃义正言辞,叫我把以前我在北京草场地的工作自己说清楚,老实交代,不要骗他。 问讯时长五个半小时,重点是茉莉花事件。 期间他们问起我怎么会去北京,怎么会去艾未未工作室。我说在推特上看到有人问起艾老师成为他的助手得具备什么素质,我就在后面跟推。后来艾老师回复让我过去他看看,我就去了,结果留在工作室了,是今年2月份去的,总共呆了一个多月。又问我做什么工作,有什么见闻。我说我学机械的,是高级钳工,正好这边有些艺术作品要用到机械加工,其他的我做过一些文档,有个《平安乐清》的纪录片,我把录音整理成文档。见闻嘛,平时工作室会有来访,多是学生,外地来京的来拜访一下。 他们特别提到二月二十号我在哪里,做了什么,知不知道茉莉花事件。 我说这个我记得很清楚,二十号那天我就是在村里买了些东西,然后又去了附近的乐天玛特超市。关于茉莉花集会,之前推上有看到过,有号召让北京、上海、广州等地的人去某些地点集会,北京我看到集会地点是王府井。这些信息当时遍布推特的时间线,据说是推上的秘密树洞首先发出来的。我说这个明明就是个玩笑,谁有这么大的号召力能召集起来这些大城市的集会。 他们对于我的陈述表示不相信,辱骂似的说我这天一定去过这些集会地点。他们重点提到一位推友魏强,问我认不认识、是否见过等等。我说二十号这天这位推友去过王府井,这天早上他给我发了很多彩信,第一张就是王府井地铁入口的照片,其他照片就是王府井当天的街景。警察叔叔问我认识魏强吗,我说推特上认识的,同在北京就相互留了电话,他说有时间来找我玩儿。他们问我是怎么处理那些彩信的,我说按照我的想法,我认为他应该是拍了照片无法用手机上传,让我帮忙传一下吧,就在推上发了,标注是这位推友拍摄。 他们反复问我这个是不是我和他之间的分工,我回答我已经明确说了,我是按照自己的理解帮他上传的,没有分工的这种事情存在。 三位警察轮番问我,工作室的成员当天都去哪里做了些什么。我说当时是周末,我怎么可能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做了些什么,我们在就是把所谓的茉莉花集会当成一个笑话看的,怎么可能跑去集会。他们就是不相信我的说法,咬定我们有明确的分工,当天参加了集会,意在说明老艾是幕后主使。 我又把上述所言再说了一遍!他们问我说艾未未知不知道我上传魏强发来的彩信一事。我说他怎么可能知道,这是个人私事。以上所说,三位警察反复追问,同样一个问题他们三个人分别问、想起来就问,我还是同样的回答。问讯进行到这个部分他们是用的威逼恐吓、凶狠的语气。 问了几个小时下来,我始终是同样的说法。之后就语气和缓,循循善诱,聊了无关痛痒的话,劝我做个好孩子。看了笔录没问题,我画押走人了。 大刚 2011年5月19日 来源:http://goo.gl/UCkp7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