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粪

周筱赟 | 每个城市的最高气温都是机密

【周筱赟语录】文学即垃圾,文人即流氓。粪青则是更低级的流氓。我写的不是文学,我只陈述事实。对我陈述事实不满者,欢迎跨省追捕,欢迎黑帮暗杀,欢迎对号入座,欢迎对簿公堂。我要听慧慧的话,永远做一个正直、善良、简单的人。   每个城市的最高气温都是机密 济南高温接连热死8名民工无人收尸 文/周筱赟   核心提示:     济南持续高温,接连热死8名民工,且死后无人收尸。在医院登记的“死亡原因”一栏,他们的名字下都写着“中暑”二字。在他们的病历上,“所在单位”一栏均写着“无”,最多只是在职业一栏中写上了“工人”或是“农民工”字样。     有哪个城市公布过当天的气温超过40摄氏度,以至全市所有户外工作全部停工的呢?气象台公布的本地城市最高气温,总是在40摄氏度以下,比如39.9摄氏度。如果停工了,所以户外工作都停工,那建筑公司要赶的工期怎么办?所以,气温也就成了涉及稳定的机密了。     有人说起现在社会的不好,不是想着应该进一步改革开放,进一步发展民主法治,加强工人的谈判权,加大工会的力量,而是想着如果毛主席还在就好了。这些人,不是无知,就是别有用心。毛泽东时代去干活还想着拿高温补贴?     那些成天骂西方的左粪也不想想,在西方国家,如果发生持续高温接连热死民工且无人收尸,会造成多大的舆论压力,有多少高官要引咎辞职呢?在中国这个神奇的国度,死几个屁民,在官员看来又算什么呢? ======================================================================     据昨日(8月3日)新华社报道(《新京报》8月4日A18版转载),今年7月30日至8月1日,由于高温肆虐,济南市中心医院等3家医院收治了许多因中暑入院的户外劳动者,其中8人经抢救无效离开了人世。 7月30日上午,济南市最高气温达到了36摄氏度,一名至今还不知姓名的工友被发现倒在路边,随即被送往山东大学第二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临床检查发现,病发前他曾在高温下工作。截至记者发稿时,依然没有人来认领他的遗体。在随后的时间里,医院又收治了多名中暑的劳动者,其中5人死亡,他们病发前都曾在高温下工作。 在医院登记的“死亡原因”一栏,他们的名字下都写着“中暑”二字。中暑死亡的患者大都是因为脑损伤并发多脏器功能衰竭。 记者多方打探,想知道他们是谁,工作单位是哪里,没有找到答案。在他们的病历上,“所在单位”一栏均写着“无”,最多只是在职业一栏中写上了“工人”或是“农民工”字样。医院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当时随同120急救车来医院的陪护人都不愿意透露自己和病人的工作单位和地址。记者试图联系采访多位当时曾陪同病人前来医院就诊的工友或是亲属,但均遭到拒绝。 其实这也很容易理解,涉事单位不想暴露,而对于无助的死亡民工家属,维权意识不强,又没有人帮助,收到用人单位赔偿一点钱,就封口了。 山东电视台记者在8月2日上午曾和一位死亡农民工家属取得联系,对方承诺接受采访。但到中午,事情却发生了变化,家属说已经和用人单位达成了赔偿协议。至于赔偿数额,“家属就告诉我说是十几万元,具体的不说,也希望我不要再去采访。” 今年已经过半,真是天灾人祸不断。干旱、洪水、地裂、爆炸、杀人、屠童……这几天,不仅北方持续高温,南方也是酷热。我所居住的广州,昨天(8月3日)是今年入夏以来全省气温最高的一天,达到38.6摄氏度。 中央气象台在昨天继续发布高温橙色预警,南方高温却将愈演愈烈。8月上旬,浙江、江西、湖南三省都有可能出现40摄氏度以上的高温天气。 在这种高温下,谁来保障这些户外工作的民工的生命权呢?济南热死的民工,死后没人收尸,当然是用人单位不想承担责任,肯定是没签劳动合同,没有登记身份信息,他们的家属,可能还在盼着家人打工寄回钱来养家糊口呢。 其实,各个省市都下发过应对高温酷暑天气的通知,规定高温天气下户外作业施工工地须限时停工,还有超过40摄氏度就必须停工。济南市城乡建设委员会7月初发了通知,规定高温天气下户外作业施工工地须限时停工,一个月就有民工接连被热死,为什么没人管呢?报道称:“施工单位如果问,‘如果我耽搁了工期,谁来负责?’”,济南市城建委一位工作人员说,“我们无法回答。” 这个问题问得好。有哪个城市公布过当天的气温超过40摄氏度,以至全市所有户外工作全部停工的呢?我不敢说绝对没有,但至少我还没查到。气象台公布的本地城市最高气温,总是在40摄氏度以下,比如39.9摄氏度。如果停工了,所以户外工作都停工,那建筑公司要赶的工期怎么办?广州的亚运场馆还在施工中,完不成了官帽怎么办?所以,气温也就成了涉及稳定的机密了。 本来,很多省市规定,户外气温超过35摄氏度,用人单位就要发放高温补贴,现在大部分室内工作的单位倒是做的不错,比如每天都在空调房间里办公的政府部门公务员,既有空调吹,又拿着高温补贴,多爽啊。而建筑工地的民工,能按时拿到工钱就不错了,谁还敢向老板去要高温补贴? 有人说起现在社会的不好,不是想着应该进一步改革开放,进一步发展民主法治,加强工人的谈判权,加大工会的力量,而是想着如果毛主席还在就好了。这些人,不是无知,就是别有用心。毛泽东时代去干活还想着拿高温补贴?毛泽东时代,大量的水库、堤坝等建筑,都是附近地区的老百姓义务劳动建造的,连工钱都没有。而且这所谓的“义务”劳动,都是“被自愿”的。谁敢不去呢? 那些成天骂西方的左粪也不想想,在西方国家,如果发生持续高温接连热死民工且无人收尸,会造成多大的舆论压力,有多少高官要引咎辞职呢?在中国这个神奇的国度,死几个屁民,在官员看来又算什么呢? 另外,我国现有的有关高温劳动保护的唯一一部全国性法规,就是1960年颁布实施的《防暑降温措施暂行条例》,至今已经50年了。根据这个条例规定:“夏季露天作业工人和农民,应使用宽边草帽或斗笠和白色宽大的服装。夏季田间作业,应在适当地点建立男女分设的简便厕所”,仅适用于“工业、交通运输业及基本建设工地的高温作业和炎热季节的露天作业”以及“田间作业”。毛时代如果真的关心工人农民,1960年颁布的条例,为什么到1976年的16年都不做任何修订,多给工人农民一点优惠呢?倒是高级领导,经常可以去北戴河、庐山开会休养。谁说毛时代没腐败呢?而且是系统性的腐败。只是那时是权力垄断一切,而现在是权力和金钱相勾结,通过权力攫取金钱,或者通过金钱攫取权力。

阅读更多

美国之音 | 一手在沪痛打乌有 一手在京禁茅发声

 2011年 7月 03日 一手在沪痛打乌有 一手在京禁茅发声 记者: 东方 | 华盛顿 据中国大陆极左派网站乌有之乡援引当事人的话说,乌有之乡的3名代表在七月一号中共建党90周年前夕,前往上海串联,希望上海人民支持他们公诉茅于轼的做法。 *左派被扁* 当这批左派前往上海人大递交公诉茅于轼的公诉书的时候,接待人员不但不予受理,反而叫来了警察。当乌有之乡的这3名代表反复向上海警方说明他们的来意:不是为了自己的个人诉求,是为了国家,为了党!然而,没有想到的是,“这帮警察恶狼一样的扑上来,把我们3人架上一辆大警车上,5个人把我按住,1个警察左右开弓打我的脸上。 在快要到派出所时,1个警察对着我的左眼就是一拳,当时我就左眼出血,耳朵嗡嗡直响……” 乌有之乡左派在上海被扁的消息迅速通过互联网传到海内外。海外一些观察家虽然对这批希望回到文革时代,发动公诉茅于轼教授的所谓“左粪”没有什么好感,但是认为他们也应该享有发表言论的权利,并且对警察打人提出批评。 不过,在上海警方打左的同时,北京却出现了截然相反的一幕。 *自由派学者受到骚扰* 美国华尔街日报七月一日报导了著名学者茅于轼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电视采访的前夕受到警方骚扰的新闻。 报导说,上周三,北京警方走访了茅于轼家。83岁的自由派经济学家茅于轼虽然也姓毛,但是和毛泽东没有亲属关系,并且高调批评毛泽东在世的时候所实行的主要政策。 警方告诉他说,他必须取消当天晚上参加美国之音电视广播同步播出的《时事大家谈》节目的计划,并且警告他说,今后不能继续就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的毛泽东有关的话题接受境外媒体的采访。 华尔街日报援引毛教授的话说:“当时我非常惊讶,我最近一段时期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 据华尔街日报报导说,毛教授还接了一些恐吓电话和电子邮件。七一前,试图鼓吹毛泽东复兴的网站乌有之乡上有人发起了一场万人签名运动,试图公诉这位最近出版了一本重新评价毛泽东的学者。 怎样看待这种中国政府伸出一只手打拥护毛泽东的乌有之乡左派,同时伸出另一只手,骚扰主张把毛泽东拉下神坛的自由派学者茅于轼呢? 中国著名学者陈奎德在代替毛教授参加参加美国之音时事大家谈节目的时候分析这种相互矛盾的现象说:“显然官方的意思还是想要把毛泽东这个事情再次捂起来,把它掩盖起来,不让公众来进行公开的评判和讨论。” *要把人们的嘴捂起来* 总部设在海外的《纵览中国》网站主编,前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中国学社执行主任陈奎德表示,中国政府这样做的目的, 当然是为了维稳。他分析说,因为中国政局正处于18大前的政权转换阶段,现在国内、国外各方面的局面似乎都不太好,所以目前一定要把人们的嘴捂起来。 陈奎德在美国之音时事大家谈节目中分析说,中国改革开放刚刚开始的时候,有过一段对毛泽东时代的大检讨。特别是1978年后期,中共内部有个批毛运动,大家对毛泽东的罪行也揭露了很多很多,包括务虚会议等,但是邓小平最后出来说话了,毛泽东的事情现在不可能说的非常全,非常彻底,必须等20年,等后人20年以后再来做一个客观的评价。 *好说歹说都不行* 陈奎德指出,现在20多年过去了,中国仍然是把对毛泽东的评价捂起来,任何人,都不能公开评价,包括乌有之乡的那些各种各样的左翼分子。陈奎德博士认为,支持毛泽东的左翼分子,如果这是他们的真实想法,他们也应该有发表他们想法的权利,有他们对毛泽东的所谓颂扬吹捧的权利。但问题是大家都要有这种权利,要有公开的言论自由来回顾那段历史时期,因为毛泽东作为一个公众人物,他必须接受历史的审判。 *历史夹生饭* 陈奎德博士说,但是过去中共这一点煮了历史的夹生饭,也就是把毛泽东时代的错误揭了一点点,然后就马上把它封尘起来,就像一个脓疮,外面用层层的塑料布包裹起来,不让大家内部去探索起来,不让做手术把它挖掉,这个脓疮这些年来反反复复,继续化脓,影响了中国人走向世界文明体这样一个历史进程,也影响了中国人在一个共同的更加开明的文明中的生存方式。这一点和当年所谓的盖着捂起来,把毛泽东这个脓疮捂起来有相当大的关系,也就是政治上煮了夹生饭。 *短视埋下动荡的伏笔* 陈奎德博士认为,毛泽东是中国人的宿命,必定绕不过去,必定要有公开的全民的大讨论,大揭露,大批评,然后历史才能真正往前走,否则毛泽东虽然死了,但是他仍然会搅动中国的各种各样的力量,成为官方很不愿意看到的中国所谓的动乱因素。陈奎德认为,中国政府不准在中共建党90周年的时候讨论毛泽东,是非常没有远见的,这是只图自己统治的这一段时间的一种所谓的稳定,而为将来的历史埋下的动荡的定时炸弹。 相关文章 中国警方阻止茅于轼参加美国之音电视访谈 几个月前因发表了一篇批评毛泽东的文章而备受关注的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受美国之音之邀,在北京接受电视和广播同步播出的访谈节目的连线访问,却在访问当天迫于有关方面的压力未能出席。 茅于轼再批毛泽东 诉茅者结束签名 提交评论 * 必须填写 名字 (任意) 国家 (任意) 发送人留言 字数限制在500 * 提交 提交对本文发表的评论表示您同意以下条款: 如果评论中出现与所评论文章无关的内容,或者评论中出现中伤、诽谤或粗俗词语,美国之音保留不发表您的评论的权利。由于篇幅或时间等限制,不是所有提交的评论都会被发表。 提交本评论表示您授权美国之音可以在任何美国之音媒体上使用您的评论 免责声明 RSSリーダーで見るために変換しています まるごとRSS

阅读更多

张宏良:当今中国之怪象——只能骂皇帝,不能评宰相

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所谓党内民主派的民主自由和言论自由,就是只能骂皇帝,不能评宰相。 整个事件正在进行中,最终会出现什么后果,还不得而知。目前官方部门已介入调查,炎黄春秋也再次发出了“诛杀毛左”的呼吁,几天前还挂在炎黄春秋的首页上,呼吁:“对 文革余孽和毛左,人人 …..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