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山童养媳案

马泮艳 | 九岁成孤后,我的命运就掌握在恶人手里。

我不爱笑,最近身体不好,有关心我的朋友问我是不是得了抑郁症,我并不是抑郁症。我笑不出来,是我的确回忆起了一些往事,和我的童年、成年到至今一系列的遭遇有关,并不是我有抑郁症!

我想起来一些,之前一直没有在新闻里提到过,却真实发生在我身上的悲惨的事情——我被卖到陈学生家后的经历。

这样的日子持续到我20岁后,直到我从陈学生家逃跑了才摆脱他们!我之所以会逃跑,是因为,我智力正常,我不认命,当时20岁,多多少少还有点精力,如果我认命了,或者我被他们打成了智障、残废,我多半会被他们活活打死了。

阅读更多

凤凰读书|远子:重庆罪人

一时之间,她似乎真的成了千夫所指的罪人,好像只有她离开了这座县城,人们才能继续他们的中国梦。如果不是记者的坚持,她都要连夜买票逃回深圳了。令她没有想到的是,采访结束后的第二天,记者连招呼都没打就退房离开了巫山。走出宾馆没多久,她便发现有人在尾随。她想大声呼救,可路上的行人一个个都遵循着既定的轨道,脸上挂着幸福满足的表情,就好像这世上一切的卑鄙、阴暗和痛苦全都不存在一样。他们真的生活在同一个时空里吗?莫非她和母亲一样也已经精神失常?

阅读更多

端传媒|微博禁言到“清真圣母”,体制内外如何围剿中国女权

中国大陆网路上规模最大的女权自媒体“女权之声”,在今年全国“两会”前夕,从2月20日开始被禁言30天。禁言的跨度恰好在“两会”召开的时间段里。

尽管目前“女权之声”已经解禁,但中国女权行动派正面临更多压制。这些压制未必直接来自政治手段,而是以更“社会”的形式体现出来。

以往“两会”召开之前,女权行动派们会开始写建议信、游说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提交和妇女权益相关的建议案。这样的行动,至少持续了5年,每一年,她们都能成功争取到不少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拿着这些青年志愿者们的呼吁到北京提建议。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CDT播客第16期:郑州洪灾:真相是他们在全力掩盖真相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推特账号: 推特小红旗 @Xhnsoc__Redflag
推荐理由:时事讽刺推特账号,口号是“向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美好明天加速前进”。

“推特小红旗”转发图片

人权组织: 国际人权服务社(ISHR)
推荐理由:致力于加强国际人权机制,支持人权捍卫者,以实现人权的保护和改善。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