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

All

Latest

德国之声 | 诺贝尔替代奖得主:巴勒斯坦人权律师苏拉尼

本周一(12月2日),巴勒斯坦律师苏拉尼(Radschi Surani)因在"异常艰巨的条件"下致力于维护人权获颁诺贝尔替代奖。他说,该奖将"激励他不放弃希望"。 (德国之声中文网)这是一个重要的国际奖项,而他是荣获该奖的第一位巴勒斯坦人。尽管如此,在两个多月前的9月26日上午10点从斯德哥尔摩得知荣获诺贝尔替代奖的消息时,拉吉·苏拉尼(Radschi Surani)并没有欣喜若狂。他说,他当然感到高兴,因为这是一个鼓励,但是,"该奖对加沙地带以及被占领土的人们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把目光投向了我们。"他还说,对巴勒斯坦人来说,最糟糕的就是国际社会对以色列占领巴勒斯坦领土习以为常,并且越来越不关心 巴勒斯坦人的命运 。 作为律师,59岁的苏拉尼几十年来致力于加沙地带和约旦河西岸的人权,并在他创建的组织"巴勒斯坦人权中心"(PCHR)的支持下,为人权受到侵犯的人及其家属伸张正义。他说,"我们的情况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糟糕。我们正处于一场恶梦中。" 在数条战线上斗争 也许只有和苏拉尼有相同经历的人才能真正理解这位获奖人矜持的反应。这位律师每天都在数条战线上作战:一方面是让巴勒斯坦人日子变得不堪忍受、常常触犯基本人权的以色列占领者。苏拉尼说,这关系到行动自由、教育、医疗以及工作权利等各个方面,最终关系到结束47年占领的问题。 另一方面,巴勒斯坦人权中心也要面对让人们的生活难上加难的当地 哈马斯 ,比如他们不给巴勒斯坦人颁发旅行许可或者当地法院不久前对一名引渡回来的人判处死刑等等。在约旦河西岸则是言论自由受到限制,警方威胁恐吓居民,自治当局腐败以及以权谋私等问题。 多次入狱 苏拉尼曾在贝鲁特和亚历山大攻读法律,目前生活在加沙市。他为无数狱犯和被告作过辩护。苏拉尼说,他不怕在任何法庭说出自己的想法和观点。但为此,他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他自己多次被关押并遭受酷刑。1979年他首次被捕,在以色列被关押了三年。之后又多次被判刑入狱,被禁止出境长达13年时间。他的办公室和住家一次次遭到突击搜查,此外还相当于被禁止从业,因为不准他去拜访委托人。 巴勒斯坦自治当局也曾将他逮捕,因为苏拉尼不断对 奥斯陆协议 下建立的新的法律体系进行批评。1995年,苏拉尼成为巴勒斯坦自治当局的首位政治犯。当时他表示,我以为反对占领的斗争是最困难的,但是,在自己的政府中为民主、正义、法律和人权斗争,则更为困难。 获释后,苏拉尼成立了巴勒斯坦人权中心。多年来,有64名工作人员的该组织在加沙城、拉姆安拉等地赢得了声誉。他们的工作不仅限于法庭辩护、请愿,也对侵犯人权的事件进行追踪和记录,并为阿拉伯世界的律师组织学习班。在国际舞台上,苏拉尼也扮演了重要角色。他和联合国、欧盟、国际红十字会以及国际刑事法院合作。苏拉尼说,我们希望巴勒斯坦自治当局能够签署《罗马规约》,这样我们就可以将巴勒斯坦侵犯人权的案例提交国际刑事法院。 苏拉尼在美国也不受欢迎。他的名字被列在一份黑名单上。但奇怪的是,他却是罗伯特-肯尼迪纪念奖的获奖人-一个美国最重要的正义和人权奖项。这位两个孩子的父亲说,他对此并不在乎。同样, 过去几十年来的打击也不能阻挡他走自己的路。他说,"这并不太容易,但是我们没有权利放弃希望。" 作者:Ulrike Schleicher 编译:乐然 责编:李鱼

金融时报 | 东盟秘书长:南海可能成为“巴勒斯坦”

东盟最高层外交官警告,南海纠纷可能成为“亚洲的巴勒斯坦”,即形势不断恶化,酿成一场武力冲突,使国与国之间形成尖锐对立,破坏整个地区的稳定。 即将离任的东南亚国家联盟(ASEAN)秘书长素林•比素万(Surin Pitsuwan)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亚洲正进入近年来“最具争议的”时期,不断崛起的中国主张其对几乎整个南海拥有主权,与菲律宾、越南和其它国家发生矛盾。东盟有10个成员国。 比素万表示,如果有关国家不付出更大努力化解(而非加剧)紧张局势,“我们必须记住一个事实,即南海可能演变成又一个巴勒斯坦。” 随着中国在经济上和军事上变得更加强大,北京方面在坚持自己的南海领土主张方面也变得更加强硬。南海蕴藏着巨大的石油和天然气储量,还拥有丰富的渔业资源和关键的全球贸易航道。 越南、菲律宾、文莱、马来西亚和台湾都宣称对南海的一部分拥有主权。在与越南和菲律宾发生海上冲突后,中国作出了激怒邻国的进一步举动:新版中国护照印有凸显中国庞大海上主权主张的“九段线”地图。 越南已采取回击措施,在入境的中国人护照上加盖“无效”印章,同时另行签发签证表格,而非在中国护照上盖章,以免被视为默认中国的主张。 针对越来越强大的中国,美国的回应是将外交政策的焦点重新转向亚洲,并且与昔日的敌手(如缅甸和越南)打造更紧密的战略和军事联系,这些国家也担心潜在的中国在亚洲实行霸权主义的后果。 比素万是一名泰国外交官,他在担任东盟秘书长5年后,将在下月离任。他表示,夹在美中这两个大国中间的东南亚国家,除非保持团结,否则将受到越来越大的压力,要求它们“站队”。 他提出,南海形势恶化是“中国内部局势”的结果,北京方面专注于坚持本国的主权和领土主张,具体原因包括最近的领导层换届,中国越来越富裕,以及中国方面有关建国过程仍在进行中的意识。 作为亚洲唯一的安全问题高层论坛,东盟在今年陷入混乱。菲律宾和越南曾试图在如何应对中国强硬姿态问题上达成共识,但中国的密切盟友、东盟轮值主席国柬埔寨破坏了这方面的努力。 “柬埔寨不得不在越来越强烈的大国角力背景下把握自己的立场,”比素万表示。“我认为柬埔寨做了它不得不做的事——你必须从他们的视角来看待这个问题。” 他补充说,避免冲突的最佳希望是由东盟和中国达成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南海行为准则,阻止有关国家为了坚持自己的领土主张而试图夺取岛屿、油田和渔场。 但是,相对于亚洲不断增长的经济实力,该地区的政治机构和争端解决机制仍极不成熟,有鉴于此,要达成行为准则是颇具挑战的。 译者/何黎

香港獨立媒體 | 遠在香港,為何與加沙的巴勒斯坦人並肩?

(獨媒特約記者報導)正如 難民稻子 所說,每當以色列四年一度大選臨近,就會對加沙手無吋鐵的巴勒斯坦平民瘋狂的轟炸,今年更以聖經山埃及記耶和華站在雲柱的比喻,於11月14日始,展開所謂的「雲柱行動」空襲。然而,就連以色列本地的民眾,也看清這次行動是選舉的政治手段 (political spin),其目的是要以巴勒斯坦人的 血染出選舉宣傳 。 過去兩天,面書上不斷傳來了孩子被射殺的照片,從天上掃射下來的機關槍如雨水般酒下,面對電腦屏幕,遠在他方,被無力感壓得透不過氣。不過仍有約四十位朋友參加了昨天(11月18日)「與加沙戰爭受害者並肩而行」反戰遊行,到以色列領事館抗議。多年來一直關心以巴衝突的立法會議員梁國雄也是其中一員。 遊行的發起人為William Fitzgerald和Tom Grundy,居於香港的外國人,沒有政治背景。William說,在新聞裡頭看見加沙被轟炸,覺得需要做點甚麼,又看到無人發起活動,在朋友Tom的提議下,他們決定充當遊行的發起人,透過Facebook及呼籲朋友參與,本來預期只有二十人左右,現在的人數是意料之外,對此他們感到是鼓舞的。若以色列仍不停止對加沙的攻擊,William說他們可能會每個星期繼續遊行抗議。 遊行裡有一位在耶路撒冷出生、西岸長大的巴勒斯坦人Melkar Muallem,他現在於科技大學讀書。他認為哈馬斯和和加沙的自由戰士,是被迫進行自衞反抗,而他自己則希望透過這遊行表達希望以巴停火、和願望,他強調,加沙與西岸那裡的巴勒斯坦人最需要的是基本的尊重。 Adeel Malik是在香港長大的巴基斯坦人,也是一個穆斯林。他希望能藉這遊行讓香港人知道,遠在他方有這麼一個的巴勒斯坦,希望香港人對社會關注的視野不要只局限於香港以及中國,而是更遠。此外,他對對西方媒體的報導感到憤怒,認為都是偏幫以色列,例如報導以色列時是會說有人被殺,但報導巴勒斯坦人則只說有人死亡,仿佛巴勒斯坦人的生命只是一個數字。 也有為數不少的香港人參與是次遊行。阿杰在網上看到是次行動,認為以色列以大欺小,希望站出來反戰。另一名香港的示威者Stella,則希望透過參與,了解香港人對於這事的反應及觀點,也希望藉此多點了解以巴的事情,亦希望戰爭可以早日結束,兩國能和平共存。 遊行的口號包括「Free Palestine」、「Break the Silence」、「End the Occupation」。隊伍抵達位於金鐘海富中心的以色列領事館樓下,示威者代表向負責的領使館人員宣讀聲明及遞信,要求以色列停止轟炸和非法佔領巴勒斯坦的領土,指責以色列殺害無辜巴勒斯坦平民。領事館的代表並沒有作出回應。 是次遊行,警方調動了大約五十人,以一對一的比例,跟足全程,甚為「重視」。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