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德

All

Latest

吕频:教育部说要建高校性骚扰防治委员会,抱歉高兴不起来

米兔自下而上,以纯体制外的自发行动,制造再不能被忽略的民声,用无数志愿者的巨大付出和高昂的代价,将反性骚扰强行推入公共议程和决策议程。教育部被动回应了,虽然它从来都不会承认米兔的作用;然而它拖延迟缓并用虚词浮藻所包装的,却是要将性骚扰问题消化和纳入一个既有的威权管控体系,令其加入和背书一个全方位制服教师的布局,而去除性骚扰防治的权利保障真意。自下而上的运动诉求被自上而下的施政收编,这在中国早已是常态,无法被抱怨。反性骚扰不可能有体制洁癖,因为它就是诉诸一个既有体制的权力和能力。然而,米兔所要的性骚扰防治体制,已经迟到太多,不应被篡改太多。

【立此存照】这事儿咋能让外国人知道呢

1月8日,在北京市西城区宣师某附小“校工锤伤学生”事件后,有一网友记录了自己赶到现场后的见闻。期间,外媒记者的采访活动遭到警察及便衣的变相制止,一些旁观路人对外媒记者采访则抱以警惕。 相关阅读:...

京华时报 | 教育部年内为师德划“红线”

校长性侵幼女、教师体罚学生等事件,引发了公众对教师素质问题的广泛关注。针对此情况,教育部相关负责人昨天透露,今年内将出台教师师德考核评价规定,为师德划出“红线”,越线教师将受到严惩。 教育部将出规定给师德划“红线”...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