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

All

Latest

墙外楼 | 黄钟:纳粹德国是怎样控制舆论的

美国著名记者夏伊勒在1940年2月的日记里提到这样一件事:有一天,一名德军飞行员的母亲接到通知,说她的儿子已经失踪并被认定为死亡。可是几天后,英国广播公司公布的德国战俘名单里却有她的儿子。次日,有八个朋友和熟人来信告诉她这个信息。可是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这位母亲向警察告发这些人收听敌台,于是他们全都被捕了。...

思想潮|焚书

来自微信公号:思想潮(ID:sixiangchao) 本文摘自《当图书进入战争:美国利用图书赢得二战的故事》(莫里·古皮提尔·曼宁...

三辉图书 | 今天,为何民族主义精英仍具有说服力?

民族主义对民主转型国家的精英来说,是个有吸引力的学说,但是它看上去却难以向公众推销。大多数实例中,在民主化发端之时,多数民众并没有很强的军国主义倾向。如我此前提到的,民族主义诉求常常是在虚假或夸大的基础上,被自利集团提出,旨在从公众合作的果实中攫取私人利益。民族主义的计划也常常对于公民权利的充分赋权有着公开敌意。而且,对他们来说,采取军国主义计划可能产生代价不菲的与邻国的冲突,并非秘密。在很多民族主义冲突中,斗争结果之一是各方均铩羽而归,甚至煽动者也不得不承受大量死亡、严重经济崩溃以及偏离政治目标的后果。卢旺达的胡图族凶手在扎伊尔肮脏的难民营里备受煎熬。在前南斯拉夫地区,塞族已经因为他们挑起的“种族清洗”战争而尝到苦果;经济被战争和制裁完全毁掉,塞尔维亚人的领袖被定为战犯。类似还有,纳粹德国和日本帝国——激起一边倒的国际反对势力,迫使他们最终停战,人民大众承受了沉重负担,而他们曾经为民族荣耀或种族优越而奋斗。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